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神荒龙帝

正文 第719章 力不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牵引天地之力为己用!”

    “这手段不凡啊!”见此,冯天冥和冯天炎皆是露出惊讶之色。

    “这老鬼居然还有这种手段!”欧阳震山也是满脸诧异。

    “继续出手,我就不信,凭借他那重伤之躯,能支撑多久。”冯天冥冷哼。

    “好!”欧阳震山和冯天炎也加入了破阵中。

    一时间,三个道宫境的强者出手,那攻势之凌厉,使得那片虚空都寸寸崩碎。

    那本来气势惊人的大阵,光华逐渐暗淡了下来,再也没有了刚才那种压制性的气势了。

    朝山宗内,莫云的脸色也是变得极为苍白了起来。

    “可惜,若不是我被袭伤,完全可以将这些家伙抵御在外。”莫云微微一叹。

    只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再者,身边出现了叛徒,他就算一直龟缩在宗门内,一样也有被袭杀的可能。

    毕竟,一个同级的心腹铁了心要杀你,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想活命,太难了。

    要知道,那欧阳震山也是一尊道宫境的强者啊!

    带着几分无奈,莫云宗主不断出手,催动大阵牵引天地之力巩固护山阵法。

    这大阵,得修炼五行之道的人才可以催动。

    一般的人根本无法催动。

    所以此时也只有莫云一个人主持这个主阵了。

    时间在不断流逝,莫云所牵引来的五行之力也是越来越薄弱。

    “哈哈,这老鬼看来真的重伤了!”见此,冯天冥等人狰狞一笑,只要等莫云血气耗竭,他们就可以破阵而入,那朝山宗唾手可得,他们也就可以完成云山公子的任务,以后那前途,不可限量。

    带着几分狂喜,冯天冥等人不断出手。

    “完了,宗主似乎真元在不断耗竭,要支撑不了多久了。”望着那气势不断减弱的护山阵法,朝山宗的人开始慌了,连宗主出手都没有用,那还有谁可以来力挽狂澜?若朝山宗被破,他们该立于何地?

    “难道真的要投降吗?”许多人心思开始动摇。

    ……

    此时,在南山剑崖一处山巅上,云山宗公子身前浮现出一面古镜,当中光纹闪烁,演化出一个画面。

    那是冯天冥等人攻击朝山宗的画面。

    “这冯天冥等人攻击了那么久,那个神秘人还没有出现,恐怖真的如那欧阳震山所言,那只是一个神府境的修者,所以,他就算出面也无法扭转局势,不然,他若真是归墟境的强者,只怕早就出手了。”在云山公子身边,一个男子说道。

    “若他知道南山剑崖背后有我,真想对付我,也可以直接出手,根本无需躲在背后下黑手才是?”云山公子一脸沉吟。

    他之所以迟迟不出手,就是怕那归墟境强者是要伏杀他。

    可仔细一想,这种可能太小了。

    首先,他身份尊贵,就算一般的归墟境强者也不敢伏杀他。

    再者,那归墟境的强者真要杀人,也不必这样磨叽,直接出手就是了。

    “看来是我多虑了。”想到这里,云山公子眸光一凝,旋即沉声道,“走,去朝山宗!”

    当低沉的声音响起,他乘坐着一辆被两尊雪白翼兽所拉着的飞辇便向着朝山宗的区域飞去。

    ……

    噗!

    在朝山宗内,那五行大阵当中,莫云宗主口中吐血,他此时脸色苍白,却依旧在维持阵法运转。

    “看来朝山宗,我是保不住了,可惜,三千年基业,毁在了我手啊!”莫云长叹一声,满脸愧疚,若朝山宗毁掉,他们这个氏族想要崛起,就更加难了,可现在,他却真的没有了一丝办法。

    “好在我族还有一个天之骄女,只要轻语活着,我族的传承就不会断。”提及这个孙女,莫云那老眼当中不由有着几分希冀的光芒闪烁,他们这一脉人很多,可惜,许多人都不惧五行之体。

    不惧五行之体,修炼天赋又不及他人,根本无法堪当大任。

    可这莫轻语却不一样,她虽是女流,可仅仅是二十一岁就已经达到了准道宫境。

    她更是凝聚了五行神台。

    对于莫云而言,他简直如看到了该族崛起的希望。

    也是这样,他才会破裂立一个女流之辈为少宗主。

    可惜,欧阳震山的背叛和南山剑崖的出手,让他这一切希望都破碎了。

    “让轻语立即离开朝山宗!”很快,莫云传讯,让紫兰和莫轻语离开。

    本来,他已经传讯给莫轻语。

    只是莫轻语在闭关,隔绝了一切消息,想要通知就必须进入她的修炼密室才行。

    “宗主也无法抵挡了吗?”紫竹园紫兰在接到传讯后,她那眼睛当中不由露出几分无助之色。

    “事已至此,也得离开了。”她喃喃一句,那心神弥漫开来,开始感应凌飞所居住的屋子。

    “不在?”可是,她一番反应,并没有发现一丝气息波动。

    事实上,从南山剑崖来犯时她就感应过凌飞的气息。

    可仔细感应,并没有发现。

    本来,她以为凌飞已经悄悄离开了朝山宗。

    可是她查过,今天根本就没有人离开朝山宗。

    因为此时的朝山宗被阵法护持,任何人想要离开,就必须得到守阵的人许可才行。

    哪怕是手持宗门腰牌,此时也无法离开朝山宗了。

    所以在她看来,凌飞应该无法离开朝山宗才是。

    可她仔细感应,却又偏偏没有发觉凌飞的气息。

    “算了,先去通知小姐!”紫兰皱了皱眉,便是向着朝天峰后山的一个洞府飞去。

    此时莫轻语还在闭关。

    ……

    也就在紫兰离开后不久,凌飞所居住的那间屋子当中有着一阵涟漪泛起。

    却见得光纹蠕动,乾坤鼎直接没入了凌飞的体内,他的身子则是从那虚空当中浮现而出。

    “神台境,是神通凝时,要转化化道的一个过渡期,也是在为铸就自己的神通大道立下根基。”当身子浮现后,凌飞低语,此时在他识海当中,那魂海之上赫然有着一个缭绕着朦胧光纹的神台悬浮。

    这神台缭绕着朦胧的光纹,上面有着无尽玄妙的道轮烙印。

    若一眼看去,神台如天,当中有着种种神通沉浮。

    在这神台上,正端坐着一尊神魂。

    这自然是凌飞的神魂了。

    神魂盘坐,简直如盘在道台上,上面那道纹缭绕在神魂上,使之多了几分得道的超然之感。

    这就是凝聚神台之后的特殊之处。

    “这朝山宗似乎遇到了大麻烦啊!”在低语一句后,凌飞的心神便从识海退出,只是他才一感应,便是发觉了此时朝山宗的局势,这使得他的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这南山剑崖来袭的速度超出了他的预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