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神荒龙帝

正文 第326章 岂能退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雨柔,发生了什么事情?”上官婉儿询问。

    “姐姐,青牧哥哥死了,爹爹也重伤,他身中魔气,只怕也要不行了。”上官雨柔哭着说道。

    “什么!”闻言,上官婉儿焦急无比,“怎么会这样?”

    “在十天前,帝国涌现了诸多古魔,各族都受到波及,便是陛下,也与一尊古魔大战而重伤……”上官雨柔说道。

    南荒变了。

    古魔现世,开始祸乱天地。

    凌飞听后立即施展大神通,那眼眸开阖,便是看到了南荒大地那古魔横行,屠杀人族的场景。

    “古魔现世,当中还有大魔将出!”凌飞忧心忡忡。

    因为那些被封印的大魔,那散发出的气息,连他都感到心惊。

    可此时,上官婉儿将要临盆了,凌飞根本就脱不开身。

    上官雨柔住在这里。

    数日后,又有人来访。

    却是元崇来访。

    “老祖死了!”

    “太上长老也死了。”元崇眸中带泪。

    元淳大丹师死了,凌云宗诸多长老都死了。

    现在,南荒各派已经岌岌可危。

    “都死了吗?”听得一个个故人殒落,凌飞也是感到伤感。

    “凌飞,你可要为老祖报仇啊!”元崇语中带泣,拉着凌飞的衣袖,说道。

    “元淳大丹师!”凌飞眸光闪烁,往事浮现心头。

    当年,他年少时,凌云宗这些长者,为了他可是没少出力啊!

    不想,这些长者一个个殒落,让凌飞心中悲痛。

    “若我当初前往了凌云宗,他们是否不会遭到此劫?”凌飞愧疚不已。

    只是,他眸光一转,瞧得那肚子越来越大的妻子后,又是一阵迟疑。

    如今的他,俨然陷入了两难之地。

    这两天,他不时陪上官婉儿散步,却又缄口不言。

    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凌飞独自遥望虚空,那蹙眉的模样,却被上官婉儿看在了眼中。

    “你什么时候离去?”这一天,月夜之下,上官婉儿回头,向旁边的凌飞,极为平淡的说道。

    “离去?”凌飞一怔。

    “你虽然没有说,可我知道,你是想去捍卫凌云宗,守护那些故人,去征战八方。”上官婉儿笑道。

    凌飞不语,瞅向上官婉儿时却是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也唯有这个女子,才能如此明悟他的心吧!

    无需言语,却已经明悟所有。

    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

    “本来,我也是极为不舍,不想你去征战八方,因为我不想我们的孩子出生后看不到他的父亲。”上官婉儿道,“只是,现在想来,是我自私了,这古魔来袭,我们能避得了一时,岂能避得了一世?”

    “不错。”这时,凌飞说道,“男儿在世,就当守护亲人,就得捍卫正道,如今,我的故人正危,我岂能坐视不理?纵使我力薄,也当血战八方,守护这片天地,为了我的亲人朋友战到最后。”

    “唯有如此,我的孩儿出生后,才有可能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当中。”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上官婉儿嫣然一笑。

    现在,她只能将心中的不舍压制下来。

    “我会好好活着的!”凌飞轻声,旋即在上官婉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翌日,凌飞出山,前往了大唐帝国,为上官虹驱除了魔气。

    而后,他又前往了凌云宗,手持龙骨笔,与那些师兄弟一起镇压邪魔。

    他那真龙之眼所过,所向披靡,一时间,将诸多邪魔击退。

    凌飞的身影所在之地,邪魔溃退。

    ……

    可是,那被封印的古魔出,神魔海的大魔现。

    南荒彻底陷入了危难中。

    神府境强者都被瞬息秒杀。

    仅仅只有凌飞一人可与的大魔一战。

    这一天,南荒各派的人据守一起。

    邪魔大军终于是杀了过来。

    在前方的虚空,一尊尊高能有三丈的邪魔凌空而立,在他们身上,魔气缭绕,如同幽雾席卷天地。

    这些邪魔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远远超过了神府境的强者。

    南荒当中,各派的掌门已经殒落了不少。

    在这些邪魔面前,神府境的强者都不堪一击。

    如今,剩下的人,退守到了凌云宗,希望凌飞可以力挽狂澜。

    可是……

    望着宗门大阵外的这些邪魔,凌飞一脸凝重。

    “这八尊邪魔都有着道宫境的修为,甚至为首的那尊巨魔还超出了道宫境,非我一人之力可挡啊!”望着眼前那些邪魔,凌飞深深吸了口气,如今的他,也仅仅只是道宫境,想要力挽狂澜,难!

    “凌飞哥哥,我们退吧,退到神荒去,在那里,有诸多强者,无惧这些邪魔会杀过去!”在凌飞身边,雪汐蹙眉,颇为焦急的说道,她们曾经去过神荒,知道了一条前往神荒的安全之路,有机会撤退。

    此时,在她身边,上官婉儿正怀抱着一个婴儿,她瞅向凌飞时也是充满了担忧。

    这个时候,俨然不是凌飞所能左右南荒的局势了。

    “撤吧!”上官婉儿抿动着嘴唇,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道。

    虽然她知道凌飞不愿意撤退。

    可此时若不加以劝说,凌飞留下,只能送死。

    在凌飞身后,还有着许多的凌云宗弟子。

    这些人,却是满脸期许的盯着凌飞。

    他们在绝望之时,也是希望有人可以站出来,带领他们驱除邪魔。

    “撤?”凌飞回头,瞅向雪汐和上官婉儿。

    此时,前方大阵光纹泛起阵阵涟漪,仅仅是那邪魔散发出的气势便已经冲击得凌云宗的阵法颤抖。

    可是,凌飞依旧战意凛然,并没有要撤退的意思。

    “我们可以去神荒,去神荒请人,让他们来驱除邪魔。”雪汐说道。

    “可是,当我从神荒来时,南荒,还有人吗?”凌飞说道。

    若是他退了,只怕他身后这近十万的凌云宗子弟就都将沦为邪魔口中之食。

    这十万余人皆是盯着凌飞。

    在他们眼中有着渴望,却又有着无奈。

    他们很想活下来。

    可众人也明白,此时的凌飞也是独木难支,也就没有苦苦哀求凌飞了。

    可是,虽然众人无声,可他们那眼中对生存的渴望,却是无法掩饰。

    感受着这种气氛,凌飞的心情无比的凝重。

    此时的他,怎能舍弃这些故人独自离去?

    他岂能退?

    “你真的还要一战吗?”上官婉儿泣声道。

    “此时,我岂能退?”凌飞正声道。

    他这似在对上官婉儿说,又好像在自语。

    “若是你死了,我们的孩儿怎么办?你还没有给他取名字呢?”上官婉儿看着襁褓当中的婴儿,眼角当中那泪如雨下,她是真的不想看着这一幕,甚至,她很想让凌飞不要管这些事情,就此离去。

    凭借凌飞的实力,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砰!

    而此时,前方的邪魔出手,那大手裂空,直接将凌云宗的阵法撕裂。

    一股滔天魔气席卷开来,涌入了凌云宗的虚空。

    嗷!

    也就在这阵法被破时,在那几尊邪魔身后,一尊七尺高的魔狼出现。

    这魔狼咆哮,那声音刺耳,震荡虚空。

    啊,啊!

    音波冲击而来,凌云宗内,立即有人惨叫。

    只见得在凌飞身后,一个个青年口鼻流血,就此从那虚空当中坠落而下。

    显然,他们是被音波冲击而死。

    “若是我身死,就能换来南荒的平静,我也是死得其所,至于我儿,我相信,他一定会理解我的。”见得这一幕,凌飞回头,瞅向那襁褓中的婴儿,一字一句的说道,在此刻,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一股战意冲天。

    在这种时候,他不站出来,又还有谁能站出来了?

    “婉儿,是我对不起你,还请你保护我们的孩儿!”凌飞眸中带泪,满脸不舍的说道。

    当他话语落下,一只雪白小兽出现,它那小爪子牵引,演化神通,将上官婉儿和雪汐传送了万里之外。

    而后,凌飞眸光一闪,手持宝剑,向前迈步而出。

    杀!

    低沉的声音响起,凌飞便是杀向前方。

    吼!

    在他体内,龙威震荡,头顶有真龙凝聚。

    除此外,他那眼瞳光纹闪烁,一颗真龙之眼浮现。

    在这眼瞳当中有着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弥漫开来,那道纹流转,似有毁天灭地之威。

    刷!

    只见得凌飞长剑裂空,有真龙扑向前方。

    与此同时,他眼瞳当中,神芒裂空,直接将那尊魔狼的身子洞穿。

    而后,凌飞杀向了前方。

    在他身边,一只金雕浮现,如同雕龙一般杀向那些邪魔。

    可是,对面那尊古魔大手拍来,直接就将凌飞击飞,他那真龙攻击,全部溃散。

    便是凌飞身穿龙骨,掌有真龙之眼,可在这古魔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

    “蝼蚁!”那古魔冷哼一声,张口一吸,凌云宗内,一个个修者被他引入了虚空,就此吞没。

    啊!

    啊!

    惨叫声响起,一个个修者殒落。

    贺天鸣被吞。

    方媛被吞。

    赵凡被吞!

    “凌飞老弟,救我!”元崇惊呼,此时他的身子也被那古魔大口演化出的道纹牵引而去。

    可是,他的声音才传出,就没入了那魔口当中。

    而后,凌飞再也听不到那元崇的声音。

    “不……”望着那一个个熟悉的人影被吞,凌飞悲呼。

    他目眦欲裂,眼角都忍不住有着泪水流下。

    这些人,都曾经见证了凌飞的成长。

    对凌飞而言,这些人是记忆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此时却都殒落了,让他难以接受。

    若任由这邪魔如此下去,南荒乃至大唐帝国的人全部要死。

    这是一场灾难。

    “可恶,若我的实力在强些,岂会如此?”凌飞悲呼,那牙关紧咬的同时也是感到一阵无力。

    “此时,尚一法可扭转局势。”在凌飞悲呼时,一道声音响起。

    却是龙骨当中传出。

    【汗一个,很多人说昨天的章节是老妖喝醉了写的,我戒酒很多年了呀,再者,我也不会提前完本,到现在,这本书才露出冰山一角罢了,你们看接下来的章节,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顺便求下票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