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天影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意外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是的,大雪山上的那只天狼,还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阿土那只蠢狗的便宜老爹,身躯庞大如山丘的恐怖上古神兽,曾经委托陆尘回到中土后为它向一个名叫铁壶的家伙传一句话。

    天底下叫铁壶的人当然是没几个的,只要不是傻瓜脑残的大概都知道一个词叫做“避讳”,类似的情况正如死光头威名赫赫名动天下后,就不可能会出现许多名叫“天澜”的小孩,反而如果有人名字中有“天澜”二字的,为了避免麻烦,很多时候是要改名的。

    跟一位位高权重高不可攀的化神真君同名,也许没事,也许会惹来很大的事。

    所以,陆尘几乎不需要太仔细的调查就能够确定天狼所要传话的那个人必定就是如今真仙盟六大化神真君中的铁壶真君,除了上述理由之外,其实还有一个也很简单的原因,那就是天狼这种可怕恐怖的上古凶兽,大雪山又是何等凶险的绝地险境,普通人哪里可能靠近?

    想来想去,剩下的唯一一个可能的人选,也就是铁壶真君了。

    从大雪山回到中土这里后,已经过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包括陆尘来到了真仙盟总堂所在的仙城。在此期间,他也曾见过铁壶真君数次,但几乎都是在有许多外人在场的场合,并且大多数时候天澜真君也都在场。

    陆尘身为天澜真君的唯一传人,正在迅速地融入浮云司体系之中,逐渐成为真仙盟里掌握权势的那种人。与此同时,他当然也能感觉到天澜真君与铁壶真君这两人,包括浮云司和天律堂这两大堂口之间的暗流涌动。

    在这种情况下,陆尘当然不愿意做出什么让天澜真君有可能误会的举动,比如自己莫名其妙地跑去和铁壶真君单独见面,说了几句没人知道的话语等等,或许天澜真君不一定会怀疑他,但这纯属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所以,陆尘本来是想着先将这事压着一段时日,等这两位大佬的争斗稍微平静些,大家都风平浪静了,不那么敏感冲突了,自己再找个机会过去传个话。反正天狼那货远在大雪山,当初分别的时候好像也没限定什么期限,拖上一些时候应该也没关系的。

    听着陆尘口中的述说和解释,天澜真君面上神情渐渐平复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后,倒是没见他有什么生气或是异样的目光,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陆尘,道:“这事没什么,我准了,你去找铁壶说吧。不过……”

    他晃了晃大脑袋,似乎有些好奇地问道:“我倒是有些奇怪,你本来的想法不算错,等一段时间再说也可以的。为什么现在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陆尘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刚才想了一会,心里有种感觉,你们大概是不会再好了。”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总是我正式答应了天狼的,虽然那货不是人,但只有比人更可怕,我思来想去,干脆还是将此事早完早了,免得挂在心上。”

    天澜真君看了他半晌,忽然间笑了起来,点头道:“好一句早完早了,行吧,你去找他好了。”

    陆尘“嗯”了一声,对天澜真君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便要离开。

    不过,在他才走出两三步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天澜真君的声音,道:“对了,天狼让你给铁壶老儿传什么话来着,能说吗?”

    陆尘犹豫了一下,那一刻心念转动,按理说,别人请求传话的内容,一般情况下自然是比较私密的,不过当日天狼在跟他说的时候,似乎也没有特意说明要将这话严守秘密。除此以外,在他面前站着的这个死光头,很明显的,并不是一个一般人的存在。

    所以陆尘很快就认清了形势,点点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话,可以说的。”他顿了一下,道:“天狼让我对铁壶说:当初从它那里借走的那片叶子,应该到了还给它的时候了。”

    天澜真君眉头一挑,似乎有些意外,好像一时没听明白这句话,带了一丝诧异道:“叶子?”但只过了片刻,忽然间他脸色一变,却是双眼中精光大盛,猛地往前踏出一步,沉声说道:“你是说,魔教传说中的那一枝二叶一种子的四神器中的一片叶子,就在这仙城天龙山上,就在那铁壶老儿手中?”

    这句话说到最后,他的神色已然有了几分严厉肃然,似乎这件事对他来说,竟是显得出乎意料之外的看重。

    ※※※

    陆尘显然没有预料到天澜真君在听了这句话后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也有些错愕,愣在当地。

    不过,他面上虽然看上去有些僵持,但在那一转眼的工夫,他的脑海中已然如旋风般急速旋转起来,瞬间就将这件事从头到尾又细细想了一遍。

    事实上,当初刚听到天狼对他交代的这句话时,陆尘也曾经在心中猜测过,天狼口中所说的那“叶子”,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魔教流传下来的四片神树残片之一。因为不论是天狼还是铁壶,这两个人的地位层次都太高了,除了传说中的神树叶子,他完全想不到世上还有什么“叶子”值得这两个家伙去特意商讨追债。

    当然了,至于为什么魔教的叶子会在天狼的手里,而身为正道真仙盟,又是魔教死敌的铁壶真君居然会去借走这片叶子,又是一笔复杂无比且说不清的糊涂账,里面搞不好就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但是现在对陆尘来说,这一切都暂时不重要,他要面对的是天澜真君的追问。

    所以在迟疑了片刻后,陆尘决定照实说话,道:“说实话,我不知道,天狼跟我说的时候,并没有明说是魔教的神树叶子,但是我自己猜是很有可能的。”他看了一眼天澜真君,心中一动,随即又补了一句,道:“其实也是因为我有这个怀疑,所以在去找铁壶真君之前,思来想去的,还是决定要跟你先说一声,看看你有什么看法……”

    天澜真君凝视陆尘,过了一会缓缓点头,面上露出一丝欣慰之色,随即目光深沉,望向远处。陆尘看了过去,发现那是天律堂的方向。

    过了片刻后,只听天澜真君淡淡地道:“你还是照旧过去,对铁壶老儿说这句话,并且只说此事为了对天狼守密,并未告知我,且看他到底是何反应吧。”

    说完,他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却是浮起了一丝笑意,略带森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