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付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乌海一走这地方就恢复如常起来,钱师傅看看袁州又看看乌海,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头看向桌子对面的姑娘。

    “尝尝。”袁州伸手示意道。

    “给我们吃的?”姑娘隐蔽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淡淡的问道。

    “对,你们吃包子,我吃点烧烤,可以吗?”袁州前半句回答的姑娘,后半句则是询问的看向钱师傅的。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钱师傅立刻道。

    “吃吧,尝尝怎么样。”袁州再次示意。

    说完话的袁州自首先拿起烤串,也不在意那烤串已经凉了,就那么吃了起来。

    “吃吧。”钱师傅也看出姑娘想吃的心,怕她不好意思就自己拿起包子,然后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姑娘抿了抿嘴,道完谢才伸手拿包子。

    白白胖胖的包子大约有一个成年男人的拳头大小,散发着热气和香味。

    包子顶上有十八个漂亮的褶子,细看就能发现那些褶子一模一样,用手捏起包子的时候那绵软的手感让人感觉那不是包子,而是一团棉花。

    并且看起来滚烫刚刚出锅的包子,捏在手上却是温热,并不非常烫,是拿着吃刚刚好的温度。

    “咕咕”闻着包子的香味姑娘的肚子发出的饥饿的叫声。

    “居然会感觉饿?”姑娘惊讶道。

    “怎么了?你是胃不好?”钱师傅紧张的问道。

    袁州也不着痕迹的看向姑娘,等着她回答。

    “不是,我是胰腺癌自从查出来后就很少感觉到饿。”姑娘摇头道。

    “那还是可以吃的,只要你想吃。”钱师傅道,然后还补充了一句:“会饿就好。”

    “可以吃点试试。”袁州沉声道。

    “嗯。”姑娘点头,然后小小的咬下一口包子。

    一口下去感觉咬在了云朵上一般,非常柔软,面皮外层光滑,里层暄软是发酵的很好的包子皮。

    “嘶,有点烫。”姑娘忍不住嘶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直接咬下包子吃了起来。

    因为这一口直接咬到了包子馅料,那里层内馅的香味更加浓郁起来。

    “唔,是蟹黄的味道?”姑娘边吃,边道。

    “用的胜芳蟹的蟹肉和蟹黄整个剔下后然后调制的。”袁州点头道。

    “这么多蟹肉得多少螃蟹?”姑娘惊讶道。

    “不多,一个包子一个蟹,还加了些猪梅肉调味。”袁州道。

    “难怪这么香。”姑娘点头,然后继续吃了起来。

    这次的包子皮袁州做的格外软,这包子哪怕不用力就那么捏着,也有凹陷的指印,虽然凹陷了但吃起来却一点不会变得死板,反而好像棉花一般入口即化,留下麦子的香气。

    而一丝丝的蟹肉和手工剁成的软嫩猪梅肉结合在一起,吃起来鲜美无比。

    猪肉的肉香味,蟹肉的鲜美,以及点睛之笔的蟹黄,加上外皮纯粹的麦子香,一起入口的感觉那真是美妙极了。

    特别是那馅料包裹的紧紧的,但咀嚼的时候却能嚼出汤汁来。

    想来这汤汁是全部被包裹在了馅料里,咀嚼的时候才好像爆爆蛋一样在嘴里爆开,露出里面极其鲜美香甜的味道。

    一个包子,如果是没生病前的姑娘拿来当早餐再加杯牛奶就差不多了。

    但生病后因为胰腺紊乱后,时常没有饿的感觉,这样一个包子,在姑娘不逼着自己吃饭的情况下一天也就能吃两个。

    那还得是早晚吃,中间一整天她都不会吃的。

    因为今天日子特殊是去西和大桥的日子,姑娘其实是提前吃过自己爱吃的椰子鸡的,但现在却能快速的吃完一整个的包子,并且还有一股再来一个的冲动。

    “好吃。”姑娘满足道。

    “肯定好吃。”袁州理所当然的点头。

    “真的非常好吃,就是少了点。”钱师傅忍不住砸吧了下嘴回味道。

    这样大小的包子钱师傅本来一顿饭就能吃好几个,这么一个确实不够吃。

    “唔。”姑娘清丽漂亮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眯了眯眼睛后,拿起桌上的擦手纸,细细的擦拭自己白皙的手指。

    慢条斯理,认认真真的擦完手后,姑娘才一脸认真的开口。

    “谢谢你的包子,真的非常好吃,很幸运在这样的……”姑娘一字一句特别认真感谢地说着。

    但话的内容却让人听起来有些悲伤,不过姑娘话还没说完就被袁州打断了。

    “一共338,谢谢惠顾,转账或者现金都可以。”袁州板着脸,严肃的说道。

    “哈。”

    “啊?”

    袁州左右两边的人,钱师傅和姑娘二脸懵逼。

    钱师傅是惊讶的,忍不住再次砸吧了下嘴,回味一下三百多的包子什么味道。

    而姑娘则是纯粹的傻眼了,刚刚酝酿的告别情绪一下子就散了。

    “螃蟹是当季最新鲜的胜芳蟹,胜芳你们可能不知道,那我换个说法。”袁州看还是懵逼的二人,体贴的说道:“能稍微有资格和胜芳蟹相提并论的是最顶级的阳澄湖大闸蟹,但最顶级的阳澄湖也比不上这个包子里的胜芳蟹,这么说懂了吗。”

    说包子的时候,袁州指了指那空空的蒸笼。

    “嗯。”“嗯嗯”两人听到问话,连连点头。

    “而我这个包子用了一整个胜芳母蟹,三两五钱重一只,然后整个包进包子里,其他的猪五花什么的就不算,单单是三两五的螃蟹你们知道多少钱吗?”袁州道。

    “不知道。”姑娘想了想,然后愣愣的说道:“但我以前吃过最好的螃蟹,是5.0两公蟹3.5两母蟹各4只,然后2288元一盒。”

    这么算起来,她吃过的螃蟹,平均来算,一只就得286一只,姑娘很清楚她吃的还并非顶级的阳澄湖大闸蟹。

    况且刚才这老板也说了,他用的螃蟹比顶尖阳澄湖大闸蟹还要好得多。

    是以,无论怎么想,338的包子确实不贵。

    至于怀疑袁州的话?在坐的两人都毫不怀疑,这么好吃的包子那只有顶级食材大师手艺才能做出来,这点根本不用怀疑。

    但是有个重要的疑问,姑娘也直接问了出来“这包子难道不是你请我们吃的?”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