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然,这番自欺欺人的话袁州没听见,而那番甜蜜的表白袁州也没听见,这倒是很遗憾。

    只是遗憾的不止这一件事情,没去跑步的袁州拿着手机看起来新闻,看到一条推送消息心里闪过一丝遗憾。

    那消息是和厨艺界有关的,上面说有位黔菜大师今日来蓉参加厨艺交流。

    这位大师年纪很大,比周世杰还大十几岁,得有七十多了,已经许久不出山,这次据说是应邀前来交流的。

    “要是能见一见这位黔菜大师,交流一番说不定会对现代黔菜有更好的理解。”袁州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然后放下。

    毕竟袁州可不认识这位大师,也不是说交流就交流的,这样的大师一般都有自己的徒弟有经验肯定是交给自己的徒弟,而不是他这样的外人。

    另一边站在大厦门口的殷雅等脸上的温度散了后,也快步走进了大厦,准备上班去了。

    只是在等电梯的时候,殷雅看了看手里的盒子忍不住走进了大厦一楼的洗手间去了。

    等殷雅再次出来的时候,本来披散的长发已经被一支木簪挽了起来。

    黑色犹如丝缎般的长发被一支深紫色的木簪挽起一个小小发髻,露出了殷雅小巧白皙的脸庞,因为挽的松,耳边还自然散落着几丝俏皮的短发,衬的脸庞更加小巧莹润了。

    本来挽发会让女孩子看起来成熟干练的,但因为殷雅头上那簪子实在好看又精致倒是让殷雅多了几分明丽。

    是的,殷雅头上的那露出来的簪头是孔雀的样式,那活灵活现的孔雀头,细看甚至能看到孔雀黑亮的眼睛。

    而孔雀开屏的尾巴则慢慢隐没在黑色的发髻里,搭配殷雅今天的裙装很是迷人。

    走进电梯的时候,殷雅下意识的抚了抚耳边的碎发,心里既有些忐忑又有些甜蜜。

    殷雅就这样顶着这样的发型上了一天的班,因为用了袁州做的发簪心里有些忐忑的原因,哪怕今天是她生日,中午她也没去袁州小店犒劳自己,而是随便吃了些餐点。

    到了晚上还没等殷雅想去哪里吃饭就被几个知道她生日的同事叫走,说要一起庆祝。

    走的时候殷雅下意识的看了看繁华热闹的桃溪路街道,这才离开。

    而这时候的袁州小店也开始了晚餐的营业,凌宏和乌海一进门就看了看门里没看到殷雅就看向袁州。

    “没来?”凌宏问道。

    “没来。”袁州肯定道。

    “啧啧,看来任重而道远啊。”凌宏道。

    “袁老板你不是送了礼物吗,她没接受?”乌海好奇道。

    “接受了,很开心。”袁州闷闷的声音从口罩里传来。

    “那怎么?”乌海纳闷道。

    “我还收到了回礼。”袁州强调道。

    “既然接受了又很开心,还有回礼那说明还是没问题的。”凌宏又换了说法。

    听了凌宏的话,因为殷雅一天没来有些不安的袁州心里瞬间安定,然后直接转身回了厨房。

    “既然都这样为什么不在一起,佳佳点餐。”乌海边说边叫周佳来点餐。

    一旁抓心挠肝一整天的程璎也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在一起。”

    “你想和她上床,她也想和你上床,你们都知道总有一天你们会上床,但不知道你们会在哪一天上床,这就是最好的时光。”凌宏意味深长的说道。

    “咳咳咳。”程璎被这直白的话呛的咳嗽起来。

    一旁的周佳则是脸红了起来,直接转身给别的食客点餐去了。

    倒是一旁的乌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而竖着耳朵偷听的袁州则心里一片无语:“果然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凌不打折。”

    因为凌宏的这一席话,大家也不再好奇袁州和殷雅的进展,开始认真的吃起晚餐来。

    晚餐还是照例两个小时,时间一过袁州洗手往酒馆后院走,当然没忘记端几个菜过去。

    而蹭吃蹭喝的乌海这次难得没来,这到不是乌海改好了,而是他在吃饭的时候想着凌宏的话,然后有了灵感,一吃完就连跑带走的直接上楼画画去了。

    是以,已经连续被蹭饭三天的袁州难得和连木匠、马晓两人吃了饭。

    “那乌画家没来还是挺好的,他吃的太快。”吃完后,马晓摸着肚子一脸满足的说道。

    “可不是,那小子吃饭跟抢似得,老头子我都来不及夹。”连木匠难得赞同自己徒弟的话。

    “他画画去了,所以没来。”袁州道。

    “难得他还记得他是画家,不是食评家。”连木匠道。

    “就是。”马晓点头附喝。

    袁州点头没说话,过来一会心情不错的连木匠再次开口:“你这碗架这就算是全部做好了,到时候你自己装,明天开始我可就不来了。”

    “好的,师傅。”袁州点头。

    “行,碗架做好了,饭也吃了,那就走吧。”连木匠说着直接站起身就要走。

    “我还真舍不得师兄的饭,下次有这样既能近距离看珍宝又能吃到师兄亲自做的饭的机会再叫我。”马晓美滋滋的说道。

    “好。”袁州点头应下。

    “那就先谢谢师兄了。”马晓立刻顺杆爬的道谢。

    “光想着吃。”连木匠鄙视的看了自己丢人的徒弟一眼。

    “嘿嘿,没办法师兄的饭太好吃了。”马晓摸了摸头,憨厚的道。

    “行了,快走吧,天色不早了。”懒得看自己徒弟犯蠢的连木匠催促道。

    “师傅,师弟稍等一下。”袁州叫住要走的两人,然后快步转身离开去了酒馆一楼。

    连木匠看着袁州去的地方,心里闪过了然,倒是马晓好奇的看了看,然后又开始美滋滋的回味起嘴里的美味,和空气里萦绕的淡淡黄花梨木的香味。

    “这几天真的过得美。”马晓心里暗道。

    “踏踏踏”袁州脚步快速的走回两人面前。

    “师傅,这是我雕的木盒子,您留着。”袁州拿出左手的大约长二十三厘米的木盒交给连木匠,然后拿起右手小了一半的约十五厘米长的木盒递给马晓。

    虽然都是盒子,但与送给殷雅的盒子区别非常大,毕竟袁州看到过一句话: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殷雅还是不同的,盒子里面的东西,一个是木屑一个是木钗,区别更大。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