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两百四十三章 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fontcolor=red><b></b></font>

    袁州憋着的这句话直到四人上了飞机,都坐下后才有机会开口。

    郑家伟买的自然是头等舱,袁州和连木匠坐在第一排,而郑家伟和乌海则坐在后一排。

    袁州的座位后整好就是郑家伟。

    “郑家伟你还有弟弟或者哥哥吗?不用特别优秀,就和你差不多就行。”袁州转头看着郑家伟,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个还真没有,我是家里的独生子。”郑家伟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哦。”袁州点头,然后准备转回去。

    “等等。”乌海侧身过来看着袁州道。

    袁州没说话,看着乌海等他说话。

    “郑家伟虽然没有兄弟,但是我有妹妹。”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深沉的说道。

    “你妹妹就算了。”袁州想起乌琳单手举起乌海的事情,立刻道。

    “我只是说我妹妹可能认识郑家伟这样的人才。”乌海道。

    “哦,谢谢,不用了,我就是问问。”袁州说完立刻转回了头。

    没办法,乌海说的太奇怪了,他要的是郑家伟这样全能型的辅助,而不是乌琳这样的输出型战士。

    何况古语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乌琳这个输出型战士认识应该也是同样类型的才对。

    “真不用?”乌海站起身,趴到袁州椅背上问道。

    “不用了。”袁州肯定道。

    “好吧。”乌海颇为失望的点头,然后回身坐下了。

    “好啦,小海你睡会,等你醒了就到地方了。”郑家伟直接把乌海的安全带系好,安慰道。

    “好。”乌海点头,果然直接就闭眼睡去了。

    “你这小子,没如意吧。”连木匠揶揄的说道。

    “嗯。”袁州点头。

    “那乌海是画家,也是傻人有傻福,你平时专研厨艺,倒是不需要那些。”连木匠想了想又安慰了一句。

    “嗯,谢谢师傅。”袁州道。

    “行了,人老了,不多说了,我睡会。”连木匠见袁州没有失望,也满足的闭上眼休息去了。

    虽然这次的行程郑家伟安排的很好,但连续走了这么几天,连木匠还是有些累的,闭上眼不一会就睡过去了。

    而袁州则拿起毛毯轻轻的搭在连木匠的胸口,这才坐下做自己的事情。

    袁州拿出一本关于陶艺的书看了起来,同时他的手边还放着一本中药辩证大全。

    既然学习了营养学,那关于中药的药理知识也得懂一些,毕竟中餐一向讲究药食同源,有些食材根本就是药材,而有些药材也是食材。

    这样的情况下懂一些中药知识就很必要了。

    飞机上的六小时袁州就看书度过去了,这次的行程郑家伟安排的是中午十点上飞机,然后下午四点到达蓉城机场。

    这样回去之后还能各回各家吃个晚餐,可以说是个很不错的安排了。

    照例的,出了机场就有车来接,一辆七座商务车,装下四人和行李后空间还是很大的。

    先送连木匠回了自己家,然后再送袁州和乌海回了桃溪路,郑家伟是最后才乘车回去的。

    “圆规圆规,今晚一起吃饭。”乌海一下车就一脸期待的看着袁州问道。

    “我吃面。”袁州淡淡的说道。

    “没事,我爱吃面。”乌海立刻道。

    “清汤面,你也吃?”袁州道。

    “吃,你做的都吃。”乌海砸吧了一下嘴里残留的肉味,然后点头。

    “那行你晚上过来。”袁州一脸无奈,点头道。

    “那我回去放个行李就过来。”乌海兴致勃勃的说道。

    “不用,先各自洗漱一下再说。”袁州立刻阻止。

    “好,我七点过来。”乌海点头,背着包就直接转身倒回去了。

    这就是郑家伟刚刚放心回去,并且没有给乌海点晚餐的原因,因为他相信乌海的脸皮。

    是的,刚刚乌海是跟着袁州往桃溪路的后巷走的,就为了自己晚上的口粮。

    “汪汪。”面汤和米饭联袂而来,一左一右的霸占了袁州的两只脚。

    不过这面汤和米饭都没有蹭袁州,米饭是围着他的腿打转,而面汤则高冷的蹲坐着,抬头看着袁州,看着两小只可爱的样子,声音温和的开口道:“怎么样,这几天肉干还够吃吧。”

    “汪汪汪。”面汤叫唤了几声,好似在回答。

    而一旁的米饭则机灵的叼着后门口自己的碗过来了。

    那青瓷碗里干干净净的,好似洗过一般,当然在袁州走之前,那里面装着满满的肉干和袁州自制的一些狗粮。

    “吃的很干净。”袁州看到这碗就想起了乌海。

    “汪汪。”米饭很是高兴,好似被夸奖了一般,叼着碗又回去了。

    倒是一旁本来高冷面汤,突然起身,也把自己的碗并着一个防水布袋子叼了过来。

    “啪”就往袁州脚边一放,然后抬头看着袁州。

    “嗯,面汤你吃的也很干净。”袁州看着面汤这行为,忍不住笑道。

    “汪。”面汤听完袁州话,又叼着东西回去了。

    “既然你们的粮食都吃完了,那晚上吃面。”袁州点点头,然后道。

    “汪。”这次是米饭娇气的叫声,它很是开心跳了两下,然后乖乖的蹲坐在酒馆的后门口了。

    “那我先进去了,晚餐等会给你们送来。”袁州认真的交代了几句,这才打开后门走进几天不见的小店。

    等袁州一进门,不用按开关,厨房就瞬间明亮起来,就好似在迎接他这个主人似得。

    厨房就和袁州刚刚走的时候那样,干净如新,一尘不染,琉璃台还干净的反着光。

    “离开的时候不觉得,回来倒是有些亲切。”袁州环视了厨房一圈,这才单手拎着行李箱上楼。

    回到楼下,袁州放下行李箱来不及整理箱子就直接拿出换洗衣服洗漱去了。

    毕竟已经整整八个小时没洗漱了,强迫症的袁州都感觉有些受不了了。

    洁癖有时候也可以后天养成,比如只需要像袁州一样,起床洗一次、运动完洗一次、早中晚三餐前后各洗一次,一天洗个五六次,这洁癖也就养成了。

    就是每次只是冲洗一遍,洗个油烟味也能养成洁癖。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