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两百一十九章 河豚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袁州快速打开隔板,三两步就走到了殷雅的面前。

    被逼近的殷雅这时候才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红了脸:“怎么了?”

    殷雅声音轻柔,表情疑惑,袁州直接把手上的芦荟膏递了过去,认真的说道:“我不能要。”

    “为什么?”殷雅眉头微皱。

    “这个芦荟膏是你平时用的,对吧。”袁州语气肯定道。

    “对,怎么了,我用过你就不能用了?”殷雅有些生气的叉腰,柳眉皱起问道。

    “不是,既然是你平时用,而且你带来的又是用过的,说明你也只有这一支,给我了你用什么。”袁州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话一说,殷雅立刻气弱了下去,有些不好意思道又强硬的说道:“让你拿着就拿着,我又没受伤。”

    “不行。”袁州摇头。

    “你怎么这么犟,不过是一支芦荟膏我再让人给我带就是了。”殷雅直接伸手把芦荟膏推回袁州怀里。

    袁州脸上红了红,但还是坚决的说道:“不行,我用了你最近就没有用的了。”

    殷雅看着袁州认真的脸,心里既好气又好笑,但更多的是一些甜意,就好似吃了一颗果味的水果糖,滋味丰富。

    “那这样,你不是说你自制的那个膏药好用的很,那我们换。”殷雅叹息完,立刻想到了注意。

    “换?”袁州手上还有殷雅留下的温润感觉,反应有些迟钝。

    “就是你用这芦荟膏,然后你给我你自己做的那个膏。”殷雅温声道。

    “好。”袁州捏紧了手里的芦荟膏没多考虑就点头道。

    “你在这里等我下,我马上去拿下来。”袁州不等殷雅说话,立刻就转身噔噔噔跑上楼去了。

    直到袁州人走过了楼梯的转角,殷雅才露出笑容忍不住嘀咕一句:“还真是死板的要命。”

    话虽然是抱怨,但语气却格外温柔而带着甜蜜。

    而袁州则是认真的把芦荟膏放到自己床头柜上,换了三次位置才放下后,这才拉开抽屉拿起一个白色的陶罐下楼了。

    白色的陶罐大约巴掌大小,广口的瓶口上用蓝白的花布封着,蓝白花布则用棕色的细绳系紧了,边缘处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整个陶罐看起来简单大方,拿在手上也很漂亮,袁州就捏着这样一个陶罐再次来到殷雅的面前。

    “这个就是,叫紫草膏。”袁州递出捏的温热的陶罐,语气淡淡的说道。

    “紫草膏是专门治烫伤的吧。”殷雅接过带着袁州体温的陶罐好奇的问道。

    “本来是,但后来我加了些别的中药调制,你可以每天睡前抹一点,皮肤会变好。”袁州点头,然后道。

    “好的,那我就谢谢啦。”殷雅笑眯眯的拿起陶罐道谢。

    “不客气,要是你要方子我也可以写给你。”袁州看殷雅高兴的脸,以为她很喜欢,立刻认真的说道。

    “好像女孩子都喜欢能让皮肤变好的东西。”袁州心里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更加认真了。

    “我才不要,你做了我来换就是了。”殷雅难得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拿着陶罐直接转身就走了。

    殷雅脚步飞快,好像怕袁州什么,等袁州站到门口时候她人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了。

    而袁州看着殷雅的背影缓缓勾起一个笑容:“谢谢,其实不用换也可以的。”

    当然这话袁州说的很轻,轻到除了袁州自己就没别人听见了。

    袁州转身回了厨房,站在隔板前顿了好一会才突然开口:“既然涂了药那今晚就不碰刀,看书好了。”

    这样想着,袁州又举起手看了看,每个红彤彤的指尖都被抹上了一层透明的亮晶晶的芦荟膏。

    那冰凉的芦荟膏由指尖渗透到心里,明明是冰冰凉凉的但却让袁州感觉到了暖意。

    这一晚袁州就捧着书看了一晚上,当然时不时的还会看看自己的手,甚至有强迫症的他都没换本书就洗手,而是等到睡前洗漱的时候才认认真真的洗了手。

    当然躺在床上的时候,袁州没忘记再次擦了一下芦荟膏。

    擦完后,袁州看着自己的手指,忍不住道:“居然没有那种温温热热的感觉了。”

    叹了口气,袁州把手放在薄被外面,闭上了眼睛睡觉去了。

    殷雅说的没错,第二天一早袁州起床的时候手指已经没那么红了,那些细小的擦伤也痊愈了。

    一半可能是芦荟膏的药效,另一半则是因为袁州经常剥茧,手指已经有了自己的固定恢复期。

    第二天,殷雅一整天都没来店里,但袁州还是心情愉悦,等到了晚上,酒客们一进门,周世杰就掐着点过来了。

    不过这次来的人不止周世杰,还有李研一,是的李研一也来了。

    要说李研一为什么来了,那自然是因为连木匠的原因。

    这李研一本来和周世杰是不熟的,但因为袁州两人也慢慢相熟起来,但那熟和一见如故是不搭嘎的,反而是两人为了袁州的菜会时不时的呛几句。

    这点连木匠不知怎么知道了,然后特意告诉了李研一这件事,这不他就跟着周世杰来了。

    连木匠想的很好,他作为袁州的师傅那自然是不好意思和周世杰抢吃的,那多丢份,多对不起他袁州师傅的名声。

    “周叔,李叔两位好。”袁州笑道。

    是的,私下里李研一早就要求袁州叫他李叔了,说的次数多了,袁州也就那么叫了。

    毕竟这两人确实对袁州很是照顾,就犹如袁州是他们自己的小辈一般。

    “小袁你小子又洗漱过了?”周世杰一眼就注意到袁州身上带着的微微水汽。

    “你也太爱干净了,这一天至少洗五六次澡,小心洗的脱皮。”周世杰不等袁州回答就一边调侃一边坐下了。

    “你以为都和你似得,不修边幅的就来吃美食了。”李研一臭着脸,冷哼一声。

    “你看不惯就别吃,反正人小袁也只请了我。”周世杰直接放下会长的架子,开怼。

    “想一个人独吞?那是不可能的。”李研一立刻坐到一边。

    “两位都欢迎,等我洗个手就开始吧。”袁州笑着打了个圆场。

    “等等,今天有西施乳吗?”李研一直接问道。

    “有的。”袁州点头。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