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两百一十八章 有奸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袁州小店里,系统调试的灯光一点都不昏暗,反而明亮的很。

    正因为明亮,袁州更能看得见殷雅脸上的担忧。

    殷雅和袁州距离很近,殷雅上半身往袁州的方向倾斜,头微微低着看着袁州的手指。

    而修长白嫩的双腿则交叠在一起后靠着弧形长桌的下摆部分。

    袁州本来是站的笔挺的,但自从双手被殷雅拉住后,他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站立不稳,只能不着痕迹的也靠着桌子。

    从远处看来两人都微微倾向对方的方向,头距离的很近,并且因为殷雅长发的原因,打卷的发尾更是距离袁州不过只有一个手指头的位置。

    并且两人的手虚虚的握在一起,其中更纤细白嫩的手不断翻转着另外两只明显大出一号的手。

    “问你话呢,烫成这样怎么不擦药。”殷雅的语气似嗔似怪。

    这样的语气让袁州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就算袁州努力绷也没绷住。

    直到殷雅抬头横了袁州一眼,袁州这次反应过来,忍不住缩了缩手道:“不是烫的。”

    “不是烫的那是怎么了?通红一片还有泡。”殷雅感觉袁州缩手本想放开的手又直接握的更紧了。

    这下袁州脸色爆红,一句话都没法说了,但就是这样也能看到他脸上眉毛皱起,一副严肃的很的样子。

    只是这非正常一般红润的脸色出卖了袁州紧张的心情,要不然袁州看起来还是很淡定的。

    “手别放下去,我拿烫伤膏。”殷雅抓了袁州的手一会,见袁州不反抗的,这才试探性的说道。

    “嗯。”袁州点头轻声应下。

    殷雅这才松手,然后把自己背着的小包拿到隔板上翻找了起来。

    而袁州则保持着被殷雅放开的姿势一动不动,只双眼定定的看着殷雅头顶的发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殷雅边找边开口:“我看你手臂小伤口不少,肯定是平时做菜时候弄的,也要注意一点。”

    “嗯。”袁州应声。

    “不过你手臂上有伤口,这手上倒是没有疤,就这烫伤挺严重的。”殷雅摸出一支翠绿的芦荟膏,然后抬头好奇的看着袁州问道。

    “手上会专门处理,有些食材需要敏锐的触觉才判断优劣。”袁州认真又耐心的解释道。

    “那你怎么不处理一下手臂,你看看这么多烫伤和小伤口的痕迹。”殷雅一把拉过袁州的手臂,指着上面许多的疤痕道。

    “手臂不用碰食材。”袁州认真道。

    “败给你了,那你这手是怎么回事。”殷雅没好气的指着袁州通红略肿的指尖道。

    “也没见你处理,你说明天怎么办。”殷雅不等袁州回答,径直道。

    “这不是烫伤。”袁州被殷雅抓着手,说话更加一板一眼了,见殷雅又要开口,连忙继续道:“这是昨晚剥掉了老茧,然后今天做的木工多了然后摩擦的。”

    袁州难得说这么长一段话,说完后忍不住吸了口气,这才看向殷雅。

    “摩擦的?”殷雅这才仔细的看向袁州的指尖,在那里看到丝丝的血痕。

    “刚刚说的这么爱惜你的手,怎么没见你好好的擦药。”殷雅没好气瞪了袁州一眼。

    “我准备睡前擦的。”袁州道。

    听了这话,殷雅低头拧盖子的手差点打滑,脸色扭曲了一下,这才抬头看向袁州满脸笑容的问道:“那袁老板你是觉得我现在是多管闲事了?”

    殷雅发誓要是袁州敢说是,她就立刻把袁州打死然后喂面汤,这样大家都别吃饭了,哼!

    “没有。”袁州警觉的立刻摇头道。

    “没有就好。”殷雅微笑点头然后道:“那我给你擦点药,没事吧。”

    “没事,随便擦。”袁州干脆的说道。

    “哦,对了你平时用什么擦手?”殷雅边擦边问道。

    “自己做的药膏。”袁州老实的说道。

    “我这是芦荟膏应该可以擦吧。”说着殷雅挤出透明略带翠绿的膏体轻柔的摸在袁州的指尖。

    “可以,晚上我再擦自己的做的膏药就行。”袁州道。

    听到这话殷雅忍不住捏紧了袁州的指尖,袁州感觉到一阵刺疼,倒是没说话,毕竟没擦药的时候这手指一直在疼,现在只是更疼一些而已。

    没办法,这话听起来好像在说殷雅是在做白工。

    要知道这芦荟膏可是殷雅看见袁州手的烫伤后特意快点吃完饭回家取的,因为家里这支是别人国外带回来的效果非常好。

    匆忙到殷雅都没换衣服就穿着白天的工作装就赶来了店里,就是为了让袁州快点擦药。

    还好殷雅早就习惯袁州的说话方式,也知道他的话不是字面的意思,按下心情换了话题问道:“怎么要剥老茧?”

    “因为手指需要试探一些炸物的油温和一些带刺食材的处理,时间久了就会形成老茧,但茧会影响手指的敏感度,所以需要剥离。”袁州边看殷雅擦药,边道。

    听到袁州这么一说,殷雅这才发现袁州这手指的皮肤都特别薄,甚至能看到青色的血管。

    而殷雅清楚的记得袁州以前的手看起来并不如此皮薄的,心里微微一揪,面上却没露出什么只是默默擦着药。

    殷雅一手抓着袁州的手掌,一手用指尖挑些滑腻的膏体涂抹在袁州的指尖。

    袁州的手微凉但手掌宽大,并且因为特意保养而显得并不粗糙,但却骨节分明,说是殷雅抓着袁州的手,实际却是袁州的手大的多,反而像是袁州包裹住了殷雅的手。

    “那下次脱茧之后先别做木工,做些其他的,要是老这样手指变粗了不是得不偿失。”殷雅耐心劝解道。

    “知道了。”袁州点头。

    “真知道才好,这芦荟膏虽然是针对烫伤,但对伤口愈合的效果也挺好的,而且不留疤。”殷雅一个个的指头给袁州涂匀。

    “嗯。”袁州眼神柔和点头应道。

    “行了,这支就留给你用,明天早晚再擦一下就差不多好了。”殷雅放下袁州的手,然后把芦荟膏推到袁州手边。

    袁州只觉得温软的小手离开,一时没察觉也不知道殷雅说了什么下意识的就应下了。

    等袁州回神的时候,殷雅都要走出门口了。

    “等等。”袁州连忙出声叫住。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