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握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个小时的晚餐时间很快就过去,因为今夜天气清朗所以提供郫筒酒和生啤。

    这不等晚餐食客一走,小店外面就已经被小贩们包围了,全是各种叫卖的声音。

    夜晚的桃溪路更加的热闹起来了,此起彼伏的声音,和摩肩接踵的人群。

    “老板,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周佳拖着程璎边往外走,边和袁州道别。

    “你们两个路上小心点。”袁州点头,然后走到门口,照例目送两人立刻拥挤的桃溪路。

    “袁老板,我上去收拾一下。”申敏还是和往常一样有些腼腆的说道。

    “去吧。”袁州点头,然后又回了厨房。

    “袁老板吃过的甜水面,走过路过别错过。”

    “来来来,尝尝袁老板都说好吃的烧烤,错过就没有别家了。”

    “又冰又凉的夜啤酒来一份了。”

    “零点一个袁评价的烧烤,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快来吃吃看了。”

    热闹的街道上不断传来这样的叫卖声。

    几乎每一个叫卖声都和袁州有些什么关系,什么袁州吃过的,袁州评价过的,甚至连袁州路过的都算是卖点了。

    没办法,袁州小店夜晚喝酒的名额哪怕是在挂牌后也没提升,还是只有那么几个位置,虽然不限制抽到红色乒乓球的人带人来吃,但地方也太少了。

    由此就催生出了许多人在袁州小店望眼欲穿的景象,而小贩们也发现了商机就来的越来越多了。

    并且因为井然有序的原因,和袁州以及街道办的原因,这里已经算是合法的夜市街道了。

    当然有个必须要遵守的规定就是收摊时候必须清理走自己摊位产生的垃圾。

    所以这样也没加大那位天天一大早来清理的老婆婆的工作量,这才让袁州放心。

    只是,现在袁州可不在店里,他习惯做完菜就上楼洗漱一番,自然他现在是上楼洗漱了。

    但哪怕袁州小店里面灯火明亮,没有一个人,但也没人敢进去做些什么。

    毕竟街道上可热闹的很呢。

    不一会收拾好的申敏下楼,这时候那些酒客也陆陆续续的来了,申敏领着人进入樱虾墙景门,然后带着人往二楼走去。

    “袁老板这里就是好,一进这露天的酒馆就凉快的很,微风习习的舒坦。”有人一进入竹林环绕的酒馆就忍不住说道。

    “冬子你又不是第一次来,才知道。”陈维不以为意的说道。

    “没办法,我得多说两句好听的,一会说不定袁老板一高兴就让我多喝点呢。”冬子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很是坦白的说道。

    “想多了,那是不可能的。”方恒直接道。

    “也不一定,你小子也快说两句。”方恒刚说完就被自己老爹打了一下头。

    是的,现在方恒他爹也常来袁州酒馆喝酒了,他本意是来拉儿子回去的,谁知现在自己也离不开袁州的好酒了。

    来喝酒的基本也是熟客,几人这下子就直接聊开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而申敏则认真的准备着他们的酒和点好的唯二下酒菜,很是认真。

    另一边袁州顶着微湿的短发下楼了,袁州这次换了一身藏蓝色的短袖常服,衣襟上是暗银色的荷花纹,下面则是腰带绑好的片裙,下摆也有暗银色的荷花纹。

    因为腰部系的很紧,而袁州又习惯挺直腰背,是以袁州整个人看起来长身玉立的,面容严肃,颇有些威严的感觉。

    袁州一手在前一手放在腰后,一步步走下楼梯直接来到厨房。

    这时候本该空无一人的店内却站着一个曼妙的身影。

    “殷雅?”袁州疑惑的看向站着隔壁前的人。

    这时候的殷雅和刚刚吃饭的时候穿的一样,看起来没换衣服,就连身上的包都还是工作用的那个黑色小包。

    并且殷雅的额头还有些细汗,明显就是刚刚才到店里,但人却没往二楼酒馆走去,反而是看着袁州一步步下来。

    “嗯。”殷雅声音轻缓的点头。

    “来喝酒?”袁州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殷雅摇头。

    “找我有事?”袁州迅速思索起他有没有答应过殷雅什么事情。

    “嗯,是有事,你过来点。”殷雅笑了笑,然后温和的说道。

    无怪乎殷雅这么说,因为袁州说话的时候距离殷雅还挺远的。

    因为殷雅站在弧形长桌的隔板外,而袁州却还离隔板有一臂的距离。

    听殷雅这么说,袁州下意识的就走近了几步,然后也站到了隔板后面。

    “把手放上来。”殷雅露出一个更加温柔的笑容,轻声道。

    “怎么了?”袁州皱眉疑惑,但还是把手放到了隔板上。

    说实话,这话要是姜嫦曦说,袁州能立刻离姜嫦曦一丈远,谁知道姜嫦曦又要怎么整人。

    但殷雅说就不一样了,殷雅一向性格温和,也从不调侃他,并且也没想着要他请吃饭。

    想到请吃饭,袁州瞬间想起个事情,那就是说了这么久他还没给殷雅倒水。

    “等下。”就在殷雅要伸手的时候,袁州突然缩起桌上的手,然后微微弯腰拿起一个杯子放了一杯清水快速的推到殷雅的面前。

    “喝水。”袁州对于殷雅刚刚要伸手的行为毫不知情,认真的看着她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请客,不要钱。”

    “谢谢。”殷雅深吸一口气,然后端起水喝了一口。

    “现在你再把手放这上面来。”殷雅敲了敲隔板,然后道。

    “哦。”袁州依言把双手放了上来。

    袁州的手是很漂亮的,骨节纤细修长,骨肉匀称,手指健康白皙,手臂结实肌理分明。

    但现在袁州放在桌上的手是个手指的指尖都通红,尤其是食指和大拇指,上面还能隐约看到血红的泡。

    袁州自己不以为意,看着殷雅,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殷雅却伸出自己的手直接抓住了袁州手,然后拿起来看着那好似被烫伤严重的十指:“你烫伤了,为什么不擦药。”

    殷雅说话的时候眉头微皱,雪白的脸上泛着担忧和不满,而袁州直接傻眼了。

    身为一个母胎单身到现在的纯正单身狗,袁州除了幼儿园时候和女孩子手拉手以外,这还是第一次和除了女性长辈以外的人手拉手。

    平时对着镜子练习的面瘫脸都用不着了,因为袁州被手里细腻温软的小手直接整懵了。

    现在别说殷雅在说话了,就是乌海这个饕餮来了,袁州也很难有反应,只顾着手里翻来覆去试探性轻抚他手的殷雅的手指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