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捡了几个师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真叫师弟?”袁州心里暗爽,面上一派严肃的问道。

    “等什么时候他们有你的本事自然就不用叫。”连木匠冷哼一声,直接道。

    “那一切依师傅所言。”袁州点头,也没多说。

    “踏踏踏”虽说连木匠催了下,但实际上两人脚步不紧不慢的,还时常说话聊天。

    当然聊的都是对于木工的了解,连木匠有心教,而袁州认真学,那自然气氛好的很。

    快到中间院子的时候,连木匠突然道:“小袁啊,我看你做的木活都很严苛完美,是吧。”

    “是的。”袁州点头。

    “这完美也就是满,月满则亏的道理小袁你也要好好想想。”连木匠不等袁州回答又继续道:“有些时候这木活不用做的那么满。”

    “没事,亏的我可以补上。”袁州却摇头道。

    “你小子。”连木匠转头看了看袁州的神色,只能摇头叹气。

    从刚刚的谈话就可以看出袁州是个有时候性格很执拗的人,比如袁州刚刚做的那些木工活,不论是从外表选材还是其中细微零件的雕琢都显得尽善尽美。

    但做事做的这么满却未必是好事,毕竟水满则溢月盈则亏这是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因为袁州还年轻,连木匠就想劝一下袁州,但看他这么有自信的样子,反而是不好多说了。

    只是连木匠心里想着以后多看着袁州一些也就行了。

    说话间两人进了中间的院子,连木匠大声开口道:“手里活计都放放手,有事情说。”

    连木匠本来就不是一个爱笑的人,平时严肃的很,而且脾气也很是暴躁,今天说话的时候却格外温和,听的院子里的大小学徒和徒弟心里忍不住一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院子里的七八个人下意识的就绷紧了神经,头皮都有些发炸,没办法连木匠的脾气那真是谁相处谁知道。

    “师傅您请说。”说话的是个高高壮壮的中年男人,这人放下手里的木头,脸色严肃的开口道。

    这人显然就是上次和连木匠一起去袁州店里测量柜子,最后还被罚了那个男人。

    “马晓你过来。”连木匠直接道。

    “好的师傅。”被直接叫名字的中年男人立刻走到袁州和连木匠眼前。

    “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名叫袁州。”连木匠等人走到面前,也不废话,直接大声介绍道。

    “你不是厨师吗?”马晓看着袁州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不怪马晓惊讶,自从上次被罚了之后,他心里始终有点疙瘩,也就时不时的会关注一下袁州,也实在是袁州太有名了,报道太多了但越看越是有些佩服起来。

    马晓知道袁州在厨艺界非常有名,并且有一期的报道还专门写了袁州是如何的刻苦。

    作为白手起家的家具厂老板,马晓比别人更知道要努力得吃多少苦,是以那点子小怨气早就没了。

    但骤然一听道连木匠说这个消息,还是把他惊了一大跳,也就忍不住开口了。

    “是的,我是厨师。”袁州点头。

    “不是吧?袁州不是那个名厨吗?”

    “可不是,怎么突然被师傅收为徒弟了?”

    “难道袁老板要改行了?”

    “不能吧,我可是知道那店生意好成什么样的,怎么可能。”

    一听连木匠这消息,再听马晓爆出了的事情,本来觉得袁州面熟的人立刻想起袁州就是那个川省名厨袁州,院子里的人立刻纷纷议论了起来。

    “安静。”连木匠大吼一声。

    对于这些徒弟连木匠可不像对着袁州那么温和,直接脸色不善的大吼,这一声立刻让院子里安静下来。

    “你们管人家是不是名厨,现在我只知道人家带艺拜师那手艺还比你们这些笨蛋好。”连木匠毫不客气的说道。

    “所以我告诉你们,你们全部都要叫袁州为师兄。”连木匠转头盯着每人都看了一遍。

    “这不能吧,好歹我也是熬过六年的人。”

    “师傅是不是有点偏心了。”

    “可不是,名厨我认,但这木匠活你总不可能比我。”

    “师傅的事情你别管,不过这厨师比我们木匠活好,我是不信的。”

    “对对对,我不信。”

    本来安静的小院被连木匠这话一说又开始热闹起来了。

    倒是马晓沉默了一下后抬头看了看连木匠的脸色又看了看袁州小心的开口问道:“你又学木匠活了?”

    关注袁州的人自然知道袁州曾经打败过冰雕大师杨树心,而那时候没人觉得袁州一个厨师会赢,但他就是赢了。

    而袁州的多才多艺那不是吹的,都是实打实的,是以马晓很是怀疑。

    “最近想自己做些餐具就自己瞎琢磨了一下。”袁州点头谦虚道。

    “师兄。”马晓一听,立刻干脆的喊道。

    “哼,还是你小子见机的快,不过你手艺倒是比袁州好些。”连木匠脸色松了松,哼声道。

    “谢谢师傅夸奖。”马晓立刻笑道。

    “有什么好高兴的,人家袁州不过学了几个月,你都学了七年了才比人家好一点。”连木匠立刻泼冷水。

    马晓瞬间噎住,袁州在一旁淡笑,没插话。

    “知道你们这些皮猴子不服气,那都来看看人家随意做的木碗摆件。”训完马晓,连木匠就一把拿过袁州手上的木盒子,直接叫人过来看。

    在这个院子里的木匠至少手上也有七八年的功力,看袁州做的木碗和摆件自然是能看出功底来的。

    这下看完的人都沉默了,呐呐的不说话了。

    只是大家看向袁州的眼神很是奇怪,好似袁州长了好几个脑袋八只手一般。

    “人比人气死人,你说说你们,老子平时多用心教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鹌鹑样。”连木匠不管三七二十一再次开骂起来。

    站在那里年纪至少都三十的男人被训的个个抬不起头来,当然除了开始就站过来的马晓和一旁从没被连木匠骂过的袁州。

    马晓冲着袁州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

    袁州也笑着摇头表示无奈。

    好不容易等连木匠训斥完,已经二十分钟过去了。

    “师傅,我晚上还需要开店,那拜师宴的事情……”袁州见连木匠停下了,立刻上前开口,只是还没说完就被连木匠打断。

    “拜师宴的事情你别操心,就按我说的来,帖子我发你来给我做顿饭就行。”连木匠道。

    “谢谢您师傅。”袁州弯腰,认真的道谢道。

    “行了快走吧,马晓送你师兄回去。”连木匠不耐烦的挥手,同时扭头冲一边的马晓开口。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