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肥肠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门外的食客们纷纷猜测起来,好在没等多久就听到了周佳如般的请大家进店用餐的声音。

    是的,每到用餐时刻周佳的声音都会变成,而到了晚上变成的自然就成了申敏了。

    “呼啦”一行十四个人直接涌入店里各自找了位置坐下的坐下,站着的站着,就等着周佳过来点餐了。

    “今天吃什么,闻着真香。”说话的是陈维,他也是凌晨就赶来开始维持秩序到现在了,自然是饥肠辘辘了。

    “早餐是肥肠粉,有辣和不辣两种。”袁州回道。

    “这东西好,够饱。”陈维立刻欢喜的点头。

    “肥肠粉?腥不腥?”作为一个非川籍妹子殷雅,虽然在川读了四年书加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有些东西她还是不能吃的,比如兔头这些。

    而肥肠她平时也吃的很少,无他觉得味道不怎么样很腥气,并且外面的饭店不管怎么做都有种腥味。

    “不腥,你可以试试清汤的,很鲜。”袁州认真道。

    “那好给我一碗清汤的。”殷雅点头,直接点道。

    “是我先进来的,我还没点。”边上的乌海幽幽的打断两人的对话,直接强势插进来说道。

    “周佳给乌海点餐。”袁州看都没看乌海,直接叫周佳。

    “好的,乌先生今天早餐是肥肠粉有清汤和红汤你吃哪个?”周佳偷笑一声,立刻上前专业的问道。

    “红汤,当然是红汤,肥肠粉吃清汤的都是异端。”乌海骄傲的说道。

    “哦?看来乌海你对我的清汤有什么意见?”殷雅还没说话,边上的姜嫦曦立刻笑眯眯的伸手搭在乌海的肩膀上。

    “没有。”乌海很有野兽直觉的果断摇头。

    “哎呀,不知道乌海你对处男这个词怎么看?”姜嫦曦冲乌海眨了眨眼,一脸清纯无辜的说道。

    “姜姐你高兴就好。”乌海认怂那叫一个干脆果断。

    “哈哈哈哈,活该。”边上的凌宏立刻幸灾乐祸。

    “哼,算你识相,不然我有一百种鉴定处男的方式,可以和你说说。”姜嫦曦冲乌海调侃一笑,然后收回了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掌。

    “对了袁老板,就是那个床技感兴趣吗?我也有很多宝贵经验可以传授呢。”姜嫦曦一手捂脸故作害羞的冲着袁州笑道。

    “请稍等,餐点马上就来。”袁州匆匆对殷雅丢下这句话,立刻转身回厨房去了。

    “要是回答了姜嫦曦的话谁知道后面有什么阴谋等着自己呢。”袁州很是机智的为自己的战略性撤退找了个理由。

    接着袁州开始准备肥肠粉的时候就听周佳报出一道道的点餐单,红汤清汤都有。

    一般熬夜了的殷雅、姜嫦曦和漫漫等女士都点的清汤,而男士都基本是红汤。

    袁州听过耳然后记住了多少碗清汤和红汤,直接开始准备了起来。

    首先这肥肠粉的第一步就是打碗碟,袁州一字排着在流理台上十四只三两大碗。

    每一只大小相同的大碗都是玉白色的瓷底,碗边绘着清淡的荷花纹,袁州直接一手拿调料碗,一手拿勺子开始准备作料。

    第一个添加的就是鸡粉,袁州用的鸡粉不是鸡精而是熬制的浓鸡汤加入小河虾碾制成的曾鲜粉,不过这个粉袁州只在红汤里加了小半勺。

    “唰唰唰”袁州一手换盒子,一手不同的舞动洁白的井盐少许直接撒入每个碗里,接着转动碾磨瓶现磨胡椒也飘进了十四个大碗里。

    新制刚刚放凉的红油辣子,切的细细脆脆的芽菜沫,还有些蔗糖水全部依次加入大碗。

    接着就是色泽饱满的秋油每个碗里添了一些,当然这些调料袁州每个碗放的都不一样,都是根据个人的口味浓淡来放的。

    十四碗肥肠粉袁州昨晚就已经炖上了汤底,剩下的刚刚已经完成,最后就剩下切肥肠和烫熟红薯粉,这样做起来自然快得很。

    袁州把用温水泡开的红薯粉直接下到刚刚煮滚的汤底里汆烫,汆烫用的是细网竹篾,漏斗样式的。

    大长筷子那么一夹就是大半漏斗,红薯粉直接全部浸入汤底,这时候有小小的一片白云一般的猪肺浮了起来。

    这猪肺袁州灌水洗净了许多遍,最后从昨晚一直小火熬制到今天缩小变成了犹如白云一般的洁白细软的样子。

    期间还有猪骨的骨髓油脂被煮出,冒着白白的蒸汽,虽然闻不到味道汤水看起来也只是泛着清淡的白,但也能感觉到很香,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最奇怪的是同时汆烫这么多红薯粉那汤底还是那样清亮亮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外面小店那样浮出的白沫。

    大约一分六秒后,袁州按照个人软硬不同的口感开始往大碗里盛肥肠粉。

    “哗哗哗。”只见袁州右手拎起竹篾的长把轻轻一抖那汤汁瞬间就不滴了,配合着左手冲汤的同时直接把红薯粉倒入碗里。

    是的,袁州是一手倒粉进碗一手用勺舀汤冲匀刚刚碗里放的作料,这样冲匀作料的同时也能保证刚刚进碗的红薯粉能充分的沾到作料保证每一根的口感和味道。

    特别是红油汤碗的时候,袁州左手的热汤往里倒,那红亮亮的油带着白色焦香的芝麻浮起,这时候晶亮略带灰色的红薯粉加入进来,那油亮的红油直接裹住进碗的粉丝,配合的恰到好处,视觉效果勾人之极,让人人不咽口水。

    每一碗袁州都是这么做的,包括清汤的肥肠粉。

    红薯粉刚刚倒入碗中,袁州立刻捞起汤锅里煮过然后卤制的肥肠开始切了起来。

    “咄咄咄”刀和案板发出轻微的接触声音,不一会肥肠就被切成了大小相同的小块。

    切的时候袁州全程没有用手碰到肥肠,一个是为了干净不沾染味道,二一个则是这非常还滚烫着根本不能用手拿。

    “唰”切完后,袁州刀尖一挑,案板上的肥肠就乖乖的落入汤碗里,激起一阵小小的波浪,但汤汁没有洒出一滴。

    这就是出刀重,落地轻,所以不会洒出汤汁。

    每一碗肥肠的数量都是一样的,每一碗红薯粉的数量也是一样的,从开始做到做好,也就只有袁州能把一道简单的肥肠粉做的犹如艺术一般既美观又严谨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