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请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郑友这话一说,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两位会长都是一副赞同的样子。

    还有其他年轻厨师开口幽默的说道:“郑主厨这话说的在理,要不这就和那人大代表似得,无缘无故的就把咱们这些厨师给代表了。”

    “这厨神这名号,可不是随便就能叫的。”其中一个留着一圈短须的男人也点头说道。

    “确实,我看那袁主厨对咱们贵省菜系就不了解,哪里能直接叫厨神了。”

    “袁主厨年轻气盛说不定只是没考虑道,说一声改了也就是了。”

    “确实年轻了些,听说今年才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的厨神也确实是年轻了,哈哈哈。”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口说了起来。

    大部分的厨师对于袁州取的店名有意见,但对袁州本人那还是没有意见的,毕竟有真本事的人大家都还是比较宽容的。

    但都认为袁州应该改店名,听到这样的附喝,郑友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抬头看着邓宣和林蕴再次开口:“两位会长,刘老以为如何?”

    “让你他妈狂的没边,刚刚挂上的店名就得改,看你还狂的起来不。”郑友脸上笑嘻嘻,心里恶狠狠的说着。

    郑友脸上的表情是很笃定的认为两位会长和刘喜会出头的,是以他很自信的看着三人。

    其实他以为的确实没错,只是邓宣正要开口的时候却被刘喜打断了。

    刘喜眉头一皱,脸上的皱纹都隆起了,直接开口道:“你怎么知道那袁州主厨对咱们贵省菜系不了解?”

    “你见过?”刘喜不等郑友开口,再次问道。

    郑友心里咯噔一下,但脸色不变的继续道:“这袁主厨的店里的菜单网上都有,我还是认真看过的,那菜单里确实没有咱们贵省的菜品。”

    “并且是一道都没有。”郑友肯定的说道。

    “你倒是有闲心。”刘喜神在在的说道。

    刘喜人老成精,哪里能不知道这郑友是什么意思,只是他却没有配合的心情。

    毕竟他这人是出了名的爱才,虽然不是自己菜系的厨师,但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手艺,那爱惜一下倒也是不错的。

    是以,刘喜这是有压郑友的意思,并且他这也是提点两位会长别做出头鸟。

    “身为厨师,对于别人的拿手菜都求知若渴,希望能多学点手艺。”郑友打蛇随棍上,好像没听出刘喜的话,反而自夸道。

    郑友这么一说,刘喜倒是不好多说了,只是眉头皱紧了,毕竟说多了怕是在坐的年轻厨师得有意见,毕竟他是贵省的老师傅。

    而邓宣和林蕴则认真的思考着,没有开口的意思。

    “我听说那袁主厨也是个非常严谨的人,只有他擅长的有把握的菜品才会出现在菜单上,而现在他的菜单没有咱们贵省的菜品,不能说他不会,应该是没有川菜那么好。”郑友说这话的时候转头看向了在座的所有厨师。

    “他这个规矩我也听说过。”络腮胡短须的男人点头肯定道。

    “这么是说没错,但上次我听说有个海鲜联盟的挑战他,被那袁主厨直接一挑好几十家完胜了。”有人有些迟疑的说道。

    “就那虾兵蟹将的哪里叫挑战,那些人我一只手都能把他们打趴下。”立刻有厨师不屑道。

    “你是不知道内情,据说那什么海鲜联盟的是因为挡着袁主厨做生意,袁主厨才接受他们挑战的,要不然那些人哪有资格和袁主厨打擂台。”

    “那也不能大意。”保守派还是摇了摇头,然后道。

    见大家讨论的差不多了,郑友再次站起来,满脸温和的开口了。

    “各位,我们不是要和那袁主厨比赛厨艺,咱们只是好心提醒一下,咱们西南三省的关系一向不错,不能伤和气。”郑友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想到哪里去了,咱们这是提醒这招牌不对,又不是要去比拼厨艺的。”络腮胡短须男人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也是想偏了。”

    “提醒一下也好,郑主厨说得对,咱们和川省云省的关系一向是不错的。”

    听到郑友这话,就是刚刚的保守派都露出了笑容,连连点头附喝。

    袁州现在就相当于战略性武器,即使什么举动都没有,都不容忽视,并且还十分重视。

    “不知两位会长意下如何。”郑友再次转头看向邓宣和林蕴。

    这次郑友避开了刘喜,没问他,毕竟他刚刚态度已经说明了。

    “这提醒一事按说不该咱们来,毕竟那川菜的张焱就在蓉城,并且咱们的总会长周会长也在蓉城的。”邓宣开始和稀泥。

    本来总会是安在京城,但自从周世杰发现了袁州小店后,就在蓉城的办公室,办事居多。

    “是的。”林蕴点头。

    “咱们有越俎代庖的嫌疑,不妥当。”邓宣慢悠悠的说道。

    “那咱们就这么被代表了?”郑友一副心急的样子,语气也生硬起来。

    “话不是这么说的。”邓宣不赞同的说道。

    “那会长您什么意思?”郑友追问道。

    邓宣看了看郑友又看了看场下略带不满的年轻厨师,然后笑呵呵的开口道:“这袁主厨和你们一样是年轻一辈的厨师,咱们这是老一辈的要是伸手去做这事肯定不妥的。”

    邓宣这话一说,在场的厨师就反应过来,听懂了他的意思。

    “会长这话倒是在理,要是突然伸手管这么一下好像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确实,那这怎么办就任他这么挂着?”

    “我心里感觉有些不舒服。”

    “可不是,咱们这研究了一辈子贵菜也没说挂这么一招牌。”

    这下子场中的年轻厨师对袁州开始心生不满起来。

    “我们承认你川菜是很厉害,并且还是牛到天上去,但也不能挂个厨神的招牌来误导别人,那不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就是在场所有年轻厨师的想法。

    眼见火候差不多了,郑友再次开口:“会长说的有道理,那不然由我代表咱们贵省年轻一辈的去挑战袁主厨如何。”

    郑友的话让大家的眼神都看向了他。

    “既然他挂了这招牌,那咱们就已贵省菜系才比拼,若是袁主厨胜了那我自然无话可说,承认了这厨神小店的招牌。”郑友继续道。

    是的,这就是郑友的目的,以自己擅长的菜系才打败袁州,然后踩着袁州现在的名声上位。

    如同马克思所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将大胆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的罪行,甚至冒着绞首之险。

    战胜一次袁州,何止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更何况还不犯法,这也难怪挑战袁州之人会前赴后继。

    “谁让你挂什么不好,非要挂个厨神两个字。”郑友面上凝重,心里暗道。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