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被狗追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反正小袁是我看中的川菜接班人。”张焱撂下这句话就打开门走了。

    想必是赶着回去办理那乡厨大赛的事情。

    “这老家伙还是一样固执,小袁连我这会长都不愿意,哪里会愿意做你这个川菜协会的会长。”周世杰摇头道。

    而另一边的张焱自然不知道周世杰的感慨,走到楼下刚一上车,张焱就直接对司机开口道:“回协会。”

    “好的,会长。”司机应声,然后平稳的驶出离厨师协会。

    就在张焱回去处理乡厨大赛事情的时候,袁州那里也接到了一个越洋电话。

    “楚枭?”袁州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纳闷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你好,袁州。”袁州开口道。

    “你好,我是楚枭。”楚枭也几乎是同时开口。

    这么一说两人都停顿了一下,然后袁州才开口:“什么事。”

    “看你举办了个活动。”楚枭道。

    “嗯。”袁州点头。

    “舍得参加活动了?要不要来法国参加一个品鉴会。”楚枭道。

    “不去,太远,走不开。”袁州立刻拒绝。

    “开店和见识同样重要,考虑一下。”楚枭道。

    “最近没有出国的打算。”袁州还是拒绝。

    “这个品鉴会参加的都是米其林三星的厨师,是一个内部的品鉴会。”楚枭道。

    “谢谢,不用了。”袁州先是道谢,然后再次拒绝。

    “好吧,再见。”楚枭说完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这次挂电话的速度还超过了袁州。

    “这家伙专门练了挂电话的速度不成。”袁州瞪着手机,一脸无语。

    只是没多久,那边就传来了面汤凶悍的叫唤声。

    “呜汪,汪汪汪汪。”面汤后腿绷直,站着地面上冲着乌海不停的叫唤。

    “乌海又被面汤追了?”袁州起身,打开隔板朝外面走去。

    门外乌海正被面汤追着跑,一人一狗就在袁州小店门前的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跑着。

    面汤就始终一如既往的追着乌海的脚后跟,也不咬他,就不停的叫唤,要是乌海停下面汤就开始龇牙,一副凶得不得了的样子。

    乌海跑到袁州小店面前,到头了后又吭哧吭哧跑回自己的滑梯下,一人一狗就这么跑着。

    是的,是又,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面汤天天追着乌海跑,每次一到饭点就开始,一天得追两次才会罢休。

    因为饭点这么追,有几天乌海都错过了第一的位置,后来乌海发现规律了,面汤每天都会追两次,然后就无视他。

    所以,乌海现在是会固定在吃饭前下楼被面汤追两次,这样就不会在他排队的时候打扰他了。

    这不,又开始了一轮的人狗大战了。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过来,我就打狗了。”乌海指着面汤,气愤道。

    “汪汪汪汪。”回应乌海的是面汤更加凶猛的叫声。

    开玩笑别不把我泰迪当回事,想当年老子的祖先可是猎犬,面汤的狗脸上露出人性化的蔑视。

    “我告诉你,我不打你,不是我打不过你,是看着米饭的面子上,为了不让你在你老婆面前丢脸,知道不。”乌海边跑边回头指着趴在一旁的米饭,对着面汤说道。

    “你咬不过面汤。”袁州站在门口,淡淡的道。

    “袁州你来的正好,面汤疯了。”乌海立刻跑回袁州面前。

    “面汤没疯,让你作死。”袁州言简意赅的说道。

    “汪汪汪汪汪汪汪。”乌海还没来得及回答,面汤再次追来。

    “卧槽,面汤你是不是疯了,我真的会打狗的。”乌海无奈,再次跑远。

    乌海和面汤的战争围观的可不止袁州和米饭,还有街边的商店和路过的行人。

    “这是怎么了?”这是第一次看见的人这么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情,乌海这家伙吃了袁老板的烤全羊还带走了骨头。”有热心的店家立刻开始解释起来。

    “这袁老板店里不是不能打包吗?”行人奇怪的问道。

    “打包当然是不能打包的,但这吃完的骨头也没规定不能带走,这不乌海就带走了。”热心店家道。

    “带走羊骨头和面汤有什么关系。”行人指着被面汤围追堵截的乌海,更加不明白了。

    “这面汤该不是真的犯狂犬病了吧,这可是流浪狗。”行人一边猜测,一般往后退了一步。

    “胡说八道,人面汤聪明着呢。”热心店家没好气的说道。

    这次不等行人发问,热心店家就直接开口:“还不是乌海拿着羊骨头去逗面汤,然后就被面汤追了,这都追了好多天了,面汤从来不咬人的,估计就是吓吓乌海。”

    “吓人?现在的狗智商都这么高了?”行人有点怀疑人生。

    “别的狗不知道有没有这么高,但面汤肯定是有的,都成精了。”热心店家嘟囔了一句,然后继续看戏去了。

    “那还好,袁老板面前的就没普通的。”行人放下了心,也开始看戏起来。

    因为又到乌海再次作死的时候了。

    “怎么样,气不气?你就是追着我,也吃不到我的羊脊骨,就不给你吃。”乌海开始拿着羊脊骨逗面汤。

    面汤的回应是更大声更凶恶的一连串汪汪汪汪。

    是的,乌海手上出现了一根洗干净,洁白如玉的完整羊脊骨。

    要说这羊脊骨的来历就是那天袁州端午请客乌海最后啃的那根,听说袁州要喂面汤,乌海毫不犹豫的就把骨头带走了。

    并且理由还很充分,说是要炖汤。

    “炖汤需要清淡点,别加颜料了。”当时袁州还语重心长的对乌海说了句这个。

    炖没炖汤袁州不知道,他就知道第二天乌海跑去还在啃骨头的面汤面前炫耀他的这根羊脊骨,然后就开始了被天天追的日子。

    也不知道面汤是不是发现了他啃的羊骨头里没有的脊骨就是乌海手上那根。

    是以,每天面汤追乌海的前半段乌海指着面汤各种威逼利诱,后半段就是乌海的花式作死。

    这样的程序快一个月以来一直都没变。

    “乌海这家伙就是太无聊了。”袁州摇头,然后进门准备食材去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