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色素对人体的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因为殷雅并没有说什么时候来带袁州去摄影师那里,但确定的是明天肯定会去。

    是以,袁州送完殷雅后没再留着店内,而是直接上楼去了。

    楼上袁州的床上依次排开放着五个半透明的长方形丝绸布袋边上还有略小一点的盒子,想来是配饰,床下则是对应着鞋盒,这是下午时分汉服店送来的制好的汉服。

    而袁州还没时间拆开看过,包装都还完好无损的。

    “既然明天就要拍照,那我得先选好拍照的衣服,总不能五件都拍,那样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袁州摸着额头,脸上带着一点高兴的神色,轻声自言自语道。

    丝绸布袋略略有些透明,看不清里面衣服的花纹,但颜色还是能分辨一些的。

    “这个颜色还真鲜艳,还好我皮肤白,应该能压得住。”袁州伸手就拿起透出红色的丝绸布袋。

    “我先看看着配饰是什么。”袁州放下布袋,转而打开边上的小盒子。

    “啪”这盒子都做的很精致,上面绘着汉服店的标志一个锦鲤游弋在一朵莲花下面,一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好几样配饰。

    一条叠放整齐的绦带,边上是绣着荷花纹的红色荷包,上面的荷花颜色深深浅浅的配着正红色的荷包底色,很是漂亮。

    因为知道袁州不喜欢戴帽冠之类的头部装饰品,所以里面并没有这些。

    “都是红色。”袁州放下盒子,开始打开丝绸布袋。

    这一打开立刻被一片红色晃花了眼,丝绸布袋是玉白色的,和里面深红色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还好中衣是白色的。”袁州看着里面露出的白色中衣放下了心。

    穿汉服,哪怕是礼服,袁州也是很有心得的,是以他开始穿戴了起来。

    哪怕是试穿,袁州也认认真真的从中衣开始穿的,作为一个资深的强迫症,袁州穿一件汉服的时间很久,大约十五分钟才穿好一整套,包括鞋子。

    袁州自己的房间是有个全身镜的,袁州看着镜子里那个穿着深红色,腰饰整齐,衣领袖口一丝不苟的人,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看是好看,但这好像是婚服?这么红。”袁州对于汉服不说很了解,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

    这衣服的式样明显是改良的明制婚服,穿这个去拍怕是不合适。

    “不过婚服有了,现在只差个新娘了。”袁州抚了抚袖子,喃喃自语道。

    因为这套不合适,袁州又脱了下来,换上了另一套黑色的汉服,想着黑色应该庄重一些。

    万万没想到,这黑色的居然还是婚服,没错因为袁州强调的喜庆场合,汉服店直接给袁州做了两套婚服。

    当然,两套的颜色和花纹、配饰都不同,但也不能掩盖它们都是婚服的事实。

    袁州脱下接着拿第三套衣服,这次的配饰盒子要比前两个大些,一打开一条皮质革带就呈现在袁州的眼前。

    “看来这套衣服是圆领袍。”说着,袁州立刻打开了边上的丝绸布袋。

    果然,里面是一套天蓝色带银色暗纹的圆领袍,下摆以及衣领部位都是荷花纹。

    圆领袍的穿着比起前面的两套婚服简单的多,是以袁州花了十分钟就穿好了。

    镜子面前的袁州穿着黑色皂靴,天蓝色圆领袍,腰间黑色皮革,金色装饰的革带系着劲瘦的腰身,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百倍,很有一股子帅气的感觉。

    “无论怎么看,我都还是很帅的。”袁州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很是满意。

    “这套待定,看看下一套。”袁州心满意足的开始试下一套。

    这次一打开,里面是一套中规中矩的朱子深衣,宽袍大袖的非常庄重。

    袁州眉头微皱,看了镜子半响,还是脱了下来继续试穿下一套。

    最后的一套汉服袁州一打开就有些愣了,因为这是一套上黑下红的玄端。

    “额,我的表达能力可能很有问题。”袁州深深的反省了一下,然后才试穿了起来。

    没办法,由不得袁州不怀疑,这五套汉服,三套都是婚服,这玄端虽说不是只能做婚服,但在现在来说用它来做婚服的更多,是以袁州才会怀疑自己的表达能力。

    最后穿完玄端的袁州还是没能决定好穿哪套衣服,但酒馆的时间却结束了,他站在二楼窗口看着申敏离去,然后拉上窗帘继续折腾。

    一直折腾到午夜十二点半,袁州才放下手里的衣服,开始洗漱准备睡觉,毕竟明天还要开店的。

    这一晚上向来睡觉安稳的袁州再次做了个噩梦,梦里因为他的厚此薄彼衣柜里的衣服全部都活了过来,追杀了他一整夜。

    因为这个噩梦,早上跑步的时候,袁州都是旷的,整个人都有点呆。

    还好,早餐时间和午餐时间殷雅都没来,袁州想着应该是下来会来,就打发了程璎先行回去。

    等到下午两点殷雅到的时候,店里就只有袁州一个人。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殷雅进门就问道。

    当然,进门前殷雅摸出镜子照脸上有没有睫毛这种小事就不用特意交代了。

    “准备好了。”袁州点头。

    “你就穿这个,不用换衣服?”殷雅贴心的问道。

    袁州穿的衣服是他有了店花荷花后,第一次定制的汉服,那汉服保管的很好,样子并不旧,但能看出不是新的。

    “不用。”袁州摸了摸袖口的荷花道。

    “我听说你最近新做了好几套汉服的。”殷雅纳闷道。

    “咳,那是以后穿的。”想到那三套婚服的新衣服,袁州难得有些不自在。

    “那行,我今天开车带你去。”殷雅点头,然后道。

    “麻烦了。”袁州郑重的道谢。

    “不用客气,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作为回报的嘛。”殷雅俏皮的笑了笑。

    “会请的。”袁州点头,认真的说道。

    “那吃饭前不如你先请我吃个,就那里的那个。”殷雅笑着指着街对面那卖彩色的摊位。

    “食用色素食用过多的话,有可能引起人体的肠胃过敏、斑点、还有可能诱发癌症,红色红曲红还有可能诱发麻痹血管运动枢等这些危害。”袁州看殷雅越来越黑的脸色,连忙停住了口。

    但袁州停住后,殷雅的脸色仍然不好看,袁州只能开口安慰道:“不用担心,我做的没有这些。”

    这句话是重点,记下来,要考。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