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程璎的无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袁州说话的声音很轻,轻到边上的程璎都没听清。

    “师公,您今天雕什么?”程璎好奇的看着桌面摆着的东西,很有些奇怪。

    程璎是陪袁州去买过菜的,一般买的都是根茎类或者是瓜类的菜,这样的菜才能雕刻。

    而现在袁州平时摆放雕刻食材的桌面上却摆着一截青绿的竹筒,一块手掌大小,但却深厚的石块,还有一截看不出是什么树木的木头,甚至那木头的外皮都还在上面呢。

    “非食材类的雕刻。”袁州道。

    “咱们做厨师还要会这个吗?”程璎表示吓住了。

    “我需要会。”袁州道。

    “可是,这个和厨艺好像没什么关系?”程璎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些可以练习手腕力量,手腕的灵活度,以及对各种软硬不同食材的掌握,并且可以当做美食的器皿。”袁州难得说出这么一整段的长句子。

    “可是师公你的雕刻已经非常非常厉害了。”程璎真心实意的说道。

    “不,还差得远。”袁州摇头,想起了那还没着落的雕工下篇。

    “师公,你对自己的要求真是太高的。”程璎佩服又感慨的说道。

    “这样才能进步。”袁州开始一手拿刀一手拿起一只竹节,准备雕刻。

    “师公加油,师公是最厉害的。”作为一个只差袁州三岁但却只会一点西点的咸鱼,程璎果断的开始喊起了666来帮袁州加油。

    袁州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观察手里的竹节。

    这竹节想来是竹子中间的位置,粗细约有袁州的手腕大小,一共是两个竹筒,中间有一个明显的略带浅黄色的竹节。

    切割处很是平整没有木屑,外层的绿色也鲜艳的很,摸起来还略带水润的触感,应该是刚刚切割下来的。

    袁州用手捏了捏试探了一下竹筒的软硬程度,然后就在手上把竹节翻转了个个,再次仔细的看了起来。

    每次面对新的食材,或者是雕刻材料的时候,袁州都会仔细的观察,做到心里有数这才会开始雕刻。

    而现在袁州观察这个竹节的时间就比平时久一些,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雕刻竹子。

    “用浮雕的手法做成一个两头可用的容器。”袁州心里的想法渐渐成熟。

    “我千年前的同乡苏轼可是说过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那就雕些雅的。”袁州拿起竹子第一个浮现的就是这句诗,心里也就决定了雕刻什么样的图案。

    袁州右手握紧神迹菜刀,左手虚虚的握住竹筒,毫不犹豫的直接开始下刀。

    锋利的菜刀切割在竹子表面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顺利的隔开表层的绿色竹皮。

    其实竹刻也称竹雕,这项技艺主要流行于我国南方各地,并且在明朝的时候发展到鼎盛,也由此诞生了两个派别。

    一派是以金陵竹刻为代表的金陵竹刻,另一派则是以魔都为代表的嘉定派。

    当然在这两大派别之下还有许多的派别,但以这两派为代表,而系统给袁州的可不光光是竹刻,还有木雕、石雕、骨刻等等这些。

    是以袁州吸收这些技艺的时候是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来首先练习,那就是留青的雕刻手法。

    留青的雕刻手法是平雕,这个手法是袁州常用也最熟悉的,而留青的意思就是用竹子表面一层青皮雕刻图案,把图案之外的青皮铲去,露出竹肌,这样的雕刻手法称之为留青。

    因为使用了对于袁州来说简单熟悉的雕刻手法,是以袁州在选择雕刻图案的时候选的就是难的人物雕刻。

    是的,袁州准备雕刻苏东坡吟诗图。

    “唰唰唰”竹子的青皮随着袁州的手起刀落而慢慢的堆在了他的脚下。

    而身后的程璎则瞪大眼睛,认真的看着袁州动作。

    雕刻是个枯燥的事情,或者说练习任何技艺的时候都是很枯燥的,但袁州却耐得下心,认真的练习。

    就这样两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程璎都脚麻的换了十几个站姿了,而袁州却还是维持着刚开始的姿势,就连笔挺的脊背都没弯下一点,手上的菜刀还在有力的挥舞着。

    只是挥舞的幅度越来越小了,因为雕刻已经开始进入尾声了。

    “师公真是太厉害了,随随便便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还不带换姿势的。”程璎再次换了个姿势,心里感慨。

    “唉。”突然袁州轻叹了口气,然后刚刚的竹筒就直接被扔进了脚下的垃圾桶。

    “师公!”程璎瞪着垃圾桶里精美的竹雕一脸不可置信。

    “哦,时间到了该准备午餐了。”袁州倒是才反应过来,开始收拾了起来。

    “不是,师公这,这竹雕……”程璎指着垃圾桶里露出一面精美图案的竹筒,激动的话都说不全了。

    “雕坏了,不能要。”袁州淡淡道。

    “额。”程璎表示噎住了。

    程璎以自己五点五的绝好视力保证,那竹雕完美的很,那上面一个穿着飘逸长袍的男人正站在一片青翠的竹林中仰头望天,手举酒杯,一手背在身后。

    这时候好似一阵风吹来,长袍飘起,竹叶落到青石板的地上,竹林掩映之间甚至还能看到一弯明月的半个影子。

    整个画面漂亮的简直就像是乌海的画作一般,而这样的完美的雕刻袁州却说雕坏了。

    “你该回去吃午饭了。”袁州搬动桌子的提醒道。

    “哦对,午饭,不对!师公现在不是说午餐的时候,这竹雕我看到了的,这么漂亮这么精致,这么完美,根本没有瑕疵啊!”程璎先是愣愣的点头,然后立刻追着袁州说道。

    要知道这竹雕在程璎看来不光没有瑕疵很完美,就是有一丁点瑕疵但这可是自己师公在那里坐了两个小时的成果,怎么能说丢就丢呢。

    “那头发有一捋断了。”袁州放下桌子,然后道。

    “只是一点头发……”程璎下意识的就要反驳,但看袁州认真的脸色,又吞回了嘴里的话。

    程璎想起来自己师公是个强迫症了,并且还是究极进化的强迫症。

    如何程璎记得没错,袁州在开始雕刻没多久,那儒士巾帽外的头发就断了一捋,但他还是把竹雕雕完了才扔的。

    强迫症就是这么执着,就是错了也要雕完一整个画面再扔。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只有强迫症,才能够这么厉害?!”程璎发出来这样的疑问。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