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吐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世杰是想了许久才开口的,这话一问出来他就仔细的看着袁州的表情,等着他的回答。

    “木匠?暂时没有。”袁州本想直接说没有,但想到系统任务,还是没把话说满。

    要是哪天有什么菜需要木雕作为装饰,说不定强迫症的系统又会来个学习木匠的技艺。不要觉得这不可能,袁州看过一本书,民间有一种宴席叫木匠宴,传闻是明朝木匠大师发明的宴席,这位大师参与过金陵宫殿的扩建,是以德高望重。

    在他六十四岁做的最后一件作品,就是木匠宴,宴请了许多木工好手,出现了很多让人大开眼界的菜肴,敲核肉、拔牙馒头、百转千回菜心等等,而这些菜肴全部都是建立在精巧的木器上。

    袁州看了很是眼热,虽说厨艺一门,依靠外力是不行的,但外力锦上添花是没问题的。

    “我应该和连木匠搞好关系。”袁州心里开始未雨绸缪起来。

    “小袁,这木匠可不能练习刀工,这木匠活重,对手腕不好。”周世杰语气严肃的开始说起木匠对手的伤害。

    袁州闻言点头,很多时候看见菜谱上面都是些盐少许、糖少许,而这个少许到底是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之所以会这样,并非故弄玄虚,放调味本就全靠厨师一双手,轻重都是手的掌握。

    是以,如果真的获得了木匠宴,要学习木匠,必须慢慢来。

    周世杰见袁州神游太虚,继续苦口婆心的规劝:“你这手到时候还得做些精细雕刻,要是伤了手腕就太不好了。”

    “周坑你说什么,又在贬低我们木匠行业,怎么我们木匠就伤手了,你会不会说话。”连木匠一进门就听见这最后一句,立刻气愤的吼道。

    “你个老坑,我一不在你就诋毁我,下次别想要什么别的趁手家具。”连木匠瞪着周世杰一脸不满。

    “不是这个意思,我这是和小袁说道说道厨艺的事情,你是耳朵上面长猪毛了?不知道瞎听的什么。”周世杰一脸正气的说道:“而且厨艺的事情,你有什么插嘴的资格。”

    周世杰这样子完全没有被抓到背后说人的心虚,反而还倒打一耙说连木匠妨碍他说教了。

    “真没有?”连木匠狐疑的看着两人问道。

    “当然没有,我是那种背后诋毁别人的人?”周世杰抢先说道。

    边上的袁州默默站在,不说话,毕竟这个时候拆谁的台都不好,袁州选择沉默。

    毫不犹豫的,连木匠不相信周世杰,也不知道周世杰到底做了什么。

    两人又吵起来,袁州见状无奈,这暂时又走不了。

    先说袁州真的不是偷听,只是因为他听力太好,两老声音又太大,袁州倒是听到了一个消息。连木匠嚷嚷着下个月的生日,他是绝对不会去的,请他也不会去,周世杰嚷嚷谁请你是孙子之类的。

    下个月周世杰五十九岁生日,正所谓男办九女办十,也就是说下个月是大寿。平日周世杰是很照顾他的,所以大寿的时候,是不是要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

    袁州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等攻克示范店,再静下来想想该送什么礼物。

    心中想完这些,袁州见两老丝毫没有停止的举动,这才开口,他还要回去开店。

    “那个……会长,连师傅,时间不早了。”

    “小袁收拾好了?”周世杰咽下到嘴边的讽刺,转过脸来和善的看着袁州问道。

    “嗯。”袁州点头,其实他早就收拾好了,而且这话已经问了两遍了。

    “那行,袁小子咱们就说好了,明天去你店里量尺寸。”连木匠也点了点头,然后道。

    连师父这话也说了两遍了,但袁州还是要保持客气:“麻烦您了。”

    “不麻烦,我这是领了报酬的。”连木匠指着留下的盘子说道。

    “这报酬可不便宜,失传的三香放海,你得做好点。”周世杰立刻见缝插针,以前还不觉得,现在看来周会长倒还挺絮叨的。

    只不过周会长的这种絮叨,是向着袁州的。

    “老夫出手的还有孬货不成。”连木匠自信道。

    对此周世杰很赞同,没再多说。

    “连师傅明天见。”袁州点头道别,然后和周世杰一起出门。

    “行了,就别送了,看着你徒弟去。”周世杰挥了挥手,头也没回就走出了门。

    踏出门,周世杰也愣了愣,刚才自己说的话有点耳熟,不过也没想这么多,现目前重要的是离开金发市场。

    周世杰走路的速度很快,就怕袁州看上什么奇怪的地方,然后对木匠产生兴趣。

    “谁要送你。”连木匠嘀咕了一句,但人还是跟着出了店铺大门,目送两人走到转角才重新回到店里。

    “这袁小子真不错,就是个做厨师的,要是学木匠肯定也有天赋。”连木匠感叹道:“现在这种又沉稳,又肯专研的年轻人真的太少了。”

    说完连木匠转眼看着自己的弟子,怎么看怎么不满意,大声训斥。

    周世杰知道袁州父母已经过世,是以有时候见面就会忍不住把他当成自己的小辈那样教导爱惜和关心。

    而袁州也是知道的,每次都听的很认真。

    “那就好,你现在年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你自己的厨艺,只有自己掌握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周世杰关心道。

    “嗯。”袁州点头。

    “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有事情可以找我。”周世杰边走边问:“虽说我们之间或许有代沟,但很多事情,我还是能给出意见。”

    “周会长如果您有一位熟悉的人,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熟悉,常见面,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朋友,但有一天,他突然传来噩耗,再也不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特别不舒服,好像失去了亲人一样,但明明关系没有这么好?我说得可能很乱,周会长您能明白吗?”袁州沉默了很久才说出这段话。

    这件事情,在袁州心里憋了很久了,不知道问什么人,也不知道给什么人说。从前什么时候都一个人扛下来的袁州,今天终于对一个不是长辈却胜似长辈的人,吐露了这种情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