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二章 袁州感兴趣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覃小易和高凡边走边说。m.。

    “乌不要脸够厉害的,今天还去?”高凡有些担心。

    “怕什么,咱们就点蛋炒饭,不好抢不说还经济划算。”覃小易斗志昂扬的说道。

    “但是他的菜我们都抢不到什么的。”高凡想起上次他就从乌海手里夹到了一筷子蚂蚁上树,其他完败。

    “别担心,咱们可是练习过合击技的,今天就用出来,这次咱们抢光他的菜。”覃小易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行吧,等会你看我眼色行事。”高凡心里也有些不甘,点头同意了覃小易的方案。

    说着话两人就来到了袁州小店。

    是的,他们两人练习的合击技能是高凡负责指挥,覃小易负责气势镇住乌海,可谓是分工合理。

    然而乌海是那么好对付的?

    开玩笑,能对付乌海的人,是不存在的,哪怕是两人。

    而晚餐时间来的不止有覃小易和高凡、乌海他们,还有固定来的开电动三轮车的老头。

    但好吃的太多,老头每个月也就能来一两顿,所以每次都显得比较纠结,这也想吃那也想吃。

    但无奈的是,囊中小钱钱不够,但老头是想得比较开的,就好像他讲故事的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有多大的锅,就下多少米。

    所以排队的时候纠结是会纠结,但等到店内却不犹豫,点想吃的东西——

    “一杯柠檬水、一份千层馒头、最后一份熏鱼银丝面。”老头会尽量点不同的菜,并且盘算着,是不是攒点钱,吃药一次东坡肘子。

    毕竟一个东坡肘子2080一份,相当于老头骑一个月三轮的薪水。

    生意好的时候能挣到三千多点,但那在一年之中也是少数。

    “好的,马上就来。”周佳点头记下了菜肴,然后转身招呼其他没点菜的客人。

    “老爷子来了?”

    “今天生意好不好。”

    “等你好久了,上一次你说的那个挡路鬼,我怕了大半个月,这次可不能是灵异经历了。”

    看见老头,不少人转头打招呼,有不少食客挺喜欢看见老人的,因为听老人的故事下饭,别有一番风味。其中有一个胆小的壮汉,虽说有健美冠军的肌肉,但胆子就鹌鹑蛋大小,他最喜欢听老人讲故事,每次都听得特别认真,上次就是讲一个灵异的故事,把他吓得半死不活的。

    老头精神头很好,笑呵呵的回应,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每天“锻炼”,然后时不时的还能吃到好吃的,怎么会身体不好。

    柠檬水、千层馒头,熏鱼银丝面并不复杂,所以没过多一会,周佳就端着菜上来了。

    “爷爷您慢慢吃,然后说慢点。”周佳虽然比起一般餐厅服务员来说,要轻松非常多,但毕竟还是很少有空闲的,所以老爷子讲的故事经常很多听不到。

    而好几次,老爷子都会私下再跟周佳讲一遍,是以这一老一少,关系一直挺好的。

    “小佳,下班之后帮我一个忙。”

    在周佳转身的时候,老人突然说,周佳点头。

    “老爷子今天要给我们讲点什么。”胆小的壮汉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熏鱼银丝面,先让老头子吃两口,早就听说很好吃了。”老人早就馋,就差口水流出来了,面上来之后先塞两口,再喝上一口面汤。

    熏鱼银丝面的汤乃是高汤做得,一口喝下去胃里立刻就暖了起来,接着才是一种鲜美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来。

    这个鲜美不同于其他的汤,它温温和和的,好似吃了一口鲜嫩的鸡肉,鲜甜的感觉一直留在嘴里,咽下之后王老头觉得嘴里很是舒服,不像其他的汤喝完嘴里立刻发干还口渴。

    那明显就不是什么高汤,还是袁老板这里正宗,王老头心里暗叹,虽说价格非常可观,但除此之外,上哪去喝如此正宗的高汤?

    “啊,这味道真是不错,可惜没孙女,不然嫁给袁老板就太好了。”老人再次喝了几口感慨。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吃货不分国界,更加不分年龄。

    胆小的壮汉也就在旁边一直等到老头吃上了好几口,终于听到了想听的故事。

    “大概三四年前,我骑车晚上拉客,然后看见一男一女在争执。本来这不关我的事情但中间还牵扯到一个孩子,我担心是人贩子之类的,所以留了一个心眼,骑车靠近了。”

    “等我靠近了,才大概听明白,原来男的是卖艺师傅。”老人道:“就是你们经常在电视里面看见,民国时期街上卖艺的卖艺师傅。那个半大小子是他的学徒,而女的是小子的妈,之所以发生矛盾是因为半大小子学艺,受不了苦。”

    骑三轮的老人的老人也是一个奇人,在听明白不是人贩子之后,把车骑到了一边,没走,而是等着卖艺师傅。

    在不认识的情况下,请了卖艺师傅喝酒撸串,然后知道了更多事情。

    “华夏古典戏法四大绝学,剑丹豆环,剑是吞剑,而丹是吞铁球,豆是仙人摘豆,环是巧套连环。师傅会剑和丹,吞剑真的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弄一个伸缩的剑,而是从小开始练,小时候用一些无毒的异物,习惯呕吐,然后用大葱往喉管里面插,然后再慢慢换成木条,木剑,最后才能是吞真剑。”

    周围的食客听了不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真的这种练法,好痛苦。胆小的壮汉真的是胆小,他感觉浑身不舒服。

    而吞铁球也就是把一颗铁球吞在肚子里,然后运气在喷出来。

    老人讲述的很清楚,还说了很多表演的趣事,看得出来,他请卖艺师傅吃饭真的是吃了挺久的。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戏法练的是真功夫,不说其他,就吞剑这种练法,现在那个当妈的舍得孩子去学?反正我有孙子或者是孙女的话,我肯定舍不得。”老人道:“所以师傅说,现在会吞剑算上他不足百人,而会吞铁球的,不到五十人。可能再过个一辈,剑丹豆环就只剩下豆和环了。”

    周围的食客,不少人觉得可惜,胆小的壮汉也嘀咕一句,挺可惜的。

    “可惜?以后你的孩子送去学。”有熟识的客人调侃。

    壮汉连连摇头:“太苦了,我不想我孩子受苦。”

    “那不就行了。”

    众人听着三轮老人继续讲,其实之前老人还有一点没讲,戏法除了辛苦,练成之后也没有多好的出路。想想又辛苦,又没什么好出路,为什么要学?所以光可惜没用,很多手艺,都是在可惜中失传的。

    老人吃东西吃得慢,所以讲完卖艺师傅的事之后,还能再讲一件事,而这有一件事,却让厨房的袁州都兴趣十足起来。

    而乌海都很感兴趣的听着,都不和一边的覃小易他们比拼眼神瞪杀了……

    ps:第二更送到了,菜猫求票来啦~月票和推荐票都需要,拜托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