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袁州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不不,应该不会坑,早就听说这个老板的刀工好的很,这样也不算什么的。”由桑不忧桑立刻摇头,甩掉不好的想法。

    这边由桑不忧桑正在仔仔细细的找袁州不完美的地方,而袁州则已经开始进行下一步的处理鸭子了。

    不过这次袁州先是给自己洗手,只是不是用水洗的,而是用盐巴,没错就是用盐洗的。

    “卧槽,这是做什么?”由桑不忧桑一脸惊讶。

    要知道用盐巴洗手可不舒服,何况袁州因为要保持手相当的敏感度,可以说更加不舒服,甚至有烧灼感。

    并且这是明显可以看见的,袁州的手在用盐洗的时候,已经慢慢变得通红了。

    就是因为发现了这点,由桑不忧桑这才很是惊讶。

    “大惊小怪,作为一个厨师,首先要保证的不是味道,而是干净,用盐揉搓鸭肉之前自然要用盐先搓干净自己的手。”李研一没好气的白了由桑不忧桑一眼,一脸淡然的说道。

    “但是,手会吃不消吧。”由桑不忧桑皱眉。

    “这是袁老板做菜的原则,在这方面他从不马虎。”李研一并没有多说。

    这下由桑不忧桑不开口了,默默的继续看袁州。

    “呼”袁州心里呼出一口气,然后这才开始给鸭子撒上干净的盐,开始按摩。

    一时之间,小店里传来一些轻微的啪啪声,那是鸭子和木盆接触发出的小小声响,而袁州则是认真的给鸭子做着按摩,当然在鸭腿和胸腹这些肉厚的地方,还多按摩了一下。

    最后就剩鸭子的内里了,按摩内里的时候,袁州在盐里加入了一下茶叶。

    直到盐巴被完全融化,而搓熟的茶叶在内腔散发淡淡的茶香味后,这才算处理完这个鸭子。

    一只鸭子需要这样处理,由桑不忧桑坚定的内心产生了动摇,红彤彤的手,这得多疼!

    袁州拿起一个光滑的木制钩子,用缠颈的方法把鸭子固定在上面,然后打开一个柜门,直接挂了上去。

    当然这个木制钩子,用的木料是樟木的,这样才不会错味。

    挂上鸭子后,袁州拿出了一个新的鸭子,这才是由桑不忧桑一会要吃的。

    毕竟一只鸭子需要腌制十个小时,要是现做的话,就得等到明天才能吃了,是以柜里一只有两只鸭子备着的。

    也就是说一天有两个人可以吃到樟茶鸭。

    拿出的鸭子是已经熏制好的,只需要稍微蒸制就可以了。

    在蒸煮的时候,袁州拿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面团,直接开始揉面了。

    “给我也来一份樟茶鸭。”李研一看到袁州做的面食,立刻也点了这个菜。

    开玩笑,袁州做的肯定是荷叶夹,那么这道菜就算得上是有菜有饭了,标准的吃法不说,而且还是他没吃过的,简直是完美。

    “好的,请稍等。”周佳点头,然后叫菜去了。

    刚刚叫完菜,周佳这里就碰到了难事,有人在大声的说话,不过这也算是常事了,因为来的人不是吃饭的,而是求画的,来求乌海画作的人。

    此人穿着一身条纹的西装,看那笔挺的样子而柔软的面料就知道不便宜。

    说起这人和乌海还有点像,那就是他留着一把大胡子,只是这样子配着身上的西装都不那么和谐了。

    这人排队进来后,第一目标就冲着乌海去了,三两步就走到乌海面前了。

    “乌先生,晚上好。”这人说话声音挺大的。

    可能是怕直接被乌海无视吧,毕竟乌海这样的事情做的多了。

    这边大胡子冲着乌海去了,由桑不忧桑也立刻转头看了过去,毕竟在他心里乌海可是个托,那么有人找托,不是真有事,那就肯定又是一场大戏,为了这小店名声来的,是以由桑不忧桑看的很认真。

    “你又来了?”乌海转头一看,立刻皱眉。

    “是的,这不是您没答应嘛,我这不得不来叨扰您了。”大胡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没时间,不画。”乌海干脆的说道。

    “别拒绝啊,我还有新的条件,您听听,关于吃的。”大胡子也不卖关子,直接就说道。

    “你先说,我听着。”乌海并没有太大兴趣。

    “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在法国混的还不错,一听说您要作画,特意给您留了个位置,是那楚大厨亲自做的法餐。”大胡子说起楚大厨的时候,语气很是自豪。

    毕竟楚枭的预约可不好弄,能弄到可不是一般的艰难。

    “楚枭的预约?”乌海一脸古怪的看向大胡子。

    “对对对,您放心,肯定是真的,我可不会骗你。”大胡子以为乌海不信,立刻拍胸脯肯定的说道。

    乌海没说话,看了看大胡子,又转头看了看袁州,脸上的表情很是高深莫测。

    “啧,这么一看这人还有点大师的样子了。”由桑不忧桑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楚枭是谁他还是知道的,那是史上最年轻的米其林三星厨师,还是个华人,关于他的新闻,由桑不忧桑还亲自打过假。

    当然,不是楚枭假的,而是有人谣传楚枭不好的信息。

    而现在这人居然说出了楚枭,这让由桑不忧桑不得不嗤笑,一个托儿全身上下不超过五百块,还想吃楚枭的菜。

    这就和开玩笑似得。

    不过令由桑不忧桑奇怪的是边上的食客全都一点不惊讶,甚至是用着看大胡子笑话的心情在看他。

    关键一点,由桑不忧桑觉得这个大胡子有些莫名的熟悉。

    “不去,没时间,别来了,等着吃饭呢。”乌海再次出声还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这样,我给您加一百万,您考虑一下,这是我的电话。”大胡子并未持续纠缠,而是拿出了名片。

    “去给郑家伟,我不收这东西。”乌海手都没伸,直接说道。

    “好的,谢谢乌先生给这个机会。”大胡子松了口气,然后礼貌的道别,毫不留恋的走出小店。

    “看你每天这样分分钟赶走好几百万,我都觉得嫉妒了。”凌宏一脸促狭的说道。

    “那当然,老子也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人。”乌海摸着小胡子,认真的点头。

    “对了对了,那人好像是收藏圈子的林鑫,爱好油画,有一副价值一千万的生命赞礼。”由桑不忧桑突然大声的说了一句。

    “你疯了?”李研一对于他突然的大声,很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然而由桑不忧桑并不管这些,只是紧紧的盯着乌海,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

    “姓乌,而且有两撇小胡子,还有林鑫上门求画,这TM难道是天才画家乌海?!”由桑不忧桑脱口而出的说道。

    “叫我干什么。”乌海听见有人叫自己,回头看了一眼,目光直勾勾的盯着。

    “……”由桑不忧桑呆了,他感觉这次自己可能脑残了。

    ps:啦啦啦啦,菜猫的更新来了,久等了~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