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句话的杀伤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厨师们就在刘同各种夸奖袁州做鱼本事中,慢慢的走向交流会场。

    交流会场就在世纪凯悦酒店的宴会厅。

    这次的宴会厅和平常的布局完全不同,宴会厅中央的位置摆出了一个椭圆形,用的是一张张料理台隔开的。

    料理台后面站着的都是穿着整洁簇新厨师服的厨师,每张料理台的对面都摆着一张桌子。

    食材则是在厨师们的后面,这样方便取用。

    桌子是实木的,颜色就是自然的木头颜色,上面现在摆放着品尝用的东西。

    筷子、筷架、漱口杯、五个蘸料碟子等一系列的用具,椅子就是配套的木质椅子。

    这样的布置显然是方便各位厨师的品尝。

    除了这样一圈椭圆形的琉璃台和餐台外,四周还摆放了一圈的椅子,看起来像是给人临时休息的地方。

    “摆放的还真整齐。”袁州眼力很好,看着桌上的摆设和桌椅之间的距离,不由嘀咕一句。

    “啧啧,今年这个桌椅,肯定是强迫症摆的,感觉每一张桌椅,除了厨师以外都是复制粘贴的,真是整齐。”乌骏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说道。

    然而他的话被人直接无视了,还好这时候日方负责接待的人到了,这次来的是厨人协会的会长。

    “各位好,辛苦各位远道而来,请多见谅。”日方的会长年纪看起来和周世杰差不多,穿着传统的日式和服,上面绣着的浮世绘很是精致,说话的时候微微点头,表示歉意,一副很是诚恳的模样。

    当然,这位会长说的是中文,只是不像接机的成田一郎那么标准。

    “麻生会长客气了,周会长让我代他向您问好。”这种场合出面的肯定是周世杰的大徒弟,李明辉。

    “李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周会长客气了,下次去华夏的时候还希望能够切磋切磋。”日方的麻生会长笑眯眯的说道。

    “当然,您的想法也正是周会长的想法。”李明辉自然的应道。

    “好了,既然招呼完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由成田君带你们转转。”麻生会长达到目的,立刻说道。

    “好的,麻烦了。”李明辉点头应下。

    紧接着,又是一阵寒暄,但袁州却没有心思看了,他根据好奇这些厨师的厨艺。

    “不知道这些厨师都擅长什么。”袁州抬脚就准备往厨师那里去。

    他可是看见每张桌子上都有一个小卡片类的东西,上面写着什么,正准备去看看。

    “几位先生,您要是试吃完了记得回到那边的椅子休息。”钟丽丽最先发现袁州和其他人的意动。

    “嗯。”袁州随口嗯了一声,至于其他不爱交流的厨师早就往那边去了。

    是的,不止是袁州一个人不喜欢那些寒暄,还有好几个都不喜欢,包括话痨的乌骏,还有脾气不小的灰色头发中年男人等。

    在钟丽丽说完这句话后,这边的人就剩下李明辉、刘同、钟丽丽和日方代表。

    “果然是介绍。”袁州走到桌子前,拿起桌上的卡片,这才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小小的卡片上面只写着四样信息,比如袁州眼前这张。

    姓名:松本清

    年龄:39

    厨龄:19

    擅长:料理河豚

    “这厨龄还真是吓人。”袁州小声嘀咕一句。

    “这有什么吓人的,要知道今天能踏进这个会场的厨师,都是两国顶尖级别的,这个厨龄只算一般。”乌骏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袁州身后。

    “嗯,你快去试吃。”袁州不咸不淡的应道。

    “知道知道,一会说评价简短点就行了。”乌骏说完,这次没在缠着袁州,而是直奔吃的去了。

    袁州并没有一开始就试吃,而若是没坐下,厨师也不会开始做菜,因为这次交流会做的过程也是需要厨师看着的。

    绕着椭圆形的桌子整个儿转了一圈,每一张卡片,袁州都拿起来看来看。

    卡片上的内容大同小异,其中一个厨龄最大的有35年,擅长的却只有一道料理,就是三田牛料理。

    这个三田牛,袁州还是了解是什么的,其实就是普通意义上所说的神户牛肉。

    但神户其实是个都市,根本不养牛,那些牛是来自于神户周边的农村,其中最好的就是三田牛。

    这里的牛看质量好不好是看一张证书,一张名为子牛登记证明书的东西。

    这纸张上会追溯牛的三代,包括其饲养人、和其人工受精师的姓名电话都有记载。

    这样一头牛,在证书颁发的十四个月到二十九个月后还需要再检查一次。

    颁发子牛登记证明的协会每年还会举行比赛,这样到时候得到头奖的牛,一颗精子都得数万日元。

    “啧啧,真是命不同,下辈子做牛去算了。”这是袁州刚刚了解这个牛的时候,发出的感慨。

    “居然还有拉面,这个不是咱们的兰州拉面才有名吗。”袁州拿起最后一张桌子上的卡片,心里吐槽。

    是的,这张卡片上记录的这位厨师擅长的是拉面。

    袁州第一个试吃的不是拉面,不是牛肉,而是鳗鱼,蒲烧鳗鱼。

    做菜的师傅是一个中年男人,厨龄有二十年,擅长蒲烧鳗鱼、和鳗鱼手握。

    “您好,吃什么。”厨师见袁州坐下,立刻问道,他的中午非常别扭,还好袁州能听懂。

    “这个,吃这个。”袁州拿起介绍牌,指着蒲烧鳗鱼说道。

    “请稍等。”这人这次说的是日语,但袁州理解的意思应该是稍等,也就安心坐下了。

    然而从这位厨师开始处理开始,袁州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没松开过。

    鳗鱼身体无鳞片,身体滑腻,不好拿捏,此人用一张干净白布擦拭一把剖鱼刀,然后左手抓住鳗鱼,直接生剖。

    滑腻不好拿捏的鳗鱼就好似黄瓜,被人任人宰割,动作也流畅自然。

    然而,袁州心里却一直在否定这样的做法。

    “铁器破坏了鱼鲜味,动作粗鲁,刚刚刀都歪了。”别人流畅自然,犹如行云流水,看在袁州眼里却处处是破绽。

    异于常人的五感给予袁州的是挑剔到极点的严苛。

    是以,等到吃完厨师准备的两片蒲烧鳗鱼后,袁州直接回到了休息区的椅子上。

    而这时候,也刚好开始说起了自己品尝的食物。

    “这位先生觉得怎么样?”成田一郎笑着开口问刚刚回来的袁州。

    这样问,其实成田一郎就是等着夸奖,毕竟蒲烤鳗鱼他是专业的!

    袁州则想起了钟丽丽所说的,不是自己主场不能说太多,要低调,是以袁州把刚才发现的不足总结了一番,点评:

    “除了做的不好吃,其他都挺好的。”

    ……

    ps:菜猫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这种天气,大家开空调的时候注意温度,别太低,不然一冷一热很容易感冒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