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袁州的第一次失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用说,你这绍兴黄酒也是不会给我喝的对吧。”袁州心里还是挺想尝一尝的。

    毕竟绍兴黄酒实在是有名。

    “你说这绍酒在南北朝时期,就已经被列为贡品,还有各种赞颂的诗句,其中花雕更是被誉为女儿红,你说说你喂鹅的是哪种。”袁州好奇的问道。

    系统现字:“绍兴酒的优劣一个重要感观标准为质厚薄与否,最开始花雕特指陈年绍兴酒。”

    “在古时绍兴有风俗,在女儿出生之后,封存坛装绍兴酒以备嫁妆,至女儿出嫁时,将封存绍兴酒取出,在坛面上塑雕上各种彩色花鸟图案,随稼而出,故名花雕又称女儿酒,最后人们就将陈年绍兴酒专称花雕。”

    “所以你说这鹅喝的是陈酿绍兴酒!”袁州忍不住翻了翻鹅肚子。

    大概是在找寻鹅肚子里还有没有酒,这种好酒袁州也值听过而已。

    现在地域保护政策很多,就是说在在外地别说好的黄酒,就是正宗的都很难买到。

    比如茅台酒,袁州就知道除了出产茅台的茅台镇外,其他地方都酿不出这样的酒。

    据说有日本科学家曾经秘密偷过茅台的配方与酒窖泥土,用来自己研制,但却失败了。

    只是因为茅台土壤里的细菌并不能适应那边的环境,然后死亡。

    所以说袁州很想喝一口尝尝。

    系统现字:“是的,此鹅选自净鹅刚刚达到500克的鹅,并且每日食用优质稻谷。”

    “作为宿主,我强烈要求这样的饮食。”袁州一脸严肃的说道。

    “而且我认为这是合理要求。”袁州想了想又补充道。

    系统现字:“请宿主努力升级,以后会开放这样的饮食条件。”

    “我跟你说,一个厨师的心情很重要,我要是吃不到好吃的,心情不好怎么能做出美味呢,对吧。”袁州习惯性的以为系统又是拒绝,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然后才发现,好像和想象的不一样。

    “你居然回答不一样,说好的套路呢,突然不按套路出牌我很不习惯啊!”袁州扶额,一脸无奈。

    袁州说完,这才仔细看了看系统刚刚的回答。

    这一看袁州就开心了,立刻问道“你这意思是升级后就可以了?那么几级可以?”

    系统一片安静,又回到了不回答的状态。

    “又是这样,关键时刻就不回答了。”袁州一脸无语。

    耸了耸肩,袁州不在关注系统,而是动手处理鹅肉。

    一般来说清理干净之后就会斩去鹅掌及翅尖,但袁州并没有这样。

    “还是先清洗吹气。”袁州拿起清洗鹅,直接开始清洗。

    “哗哗”的水声在袁州小店里响起。

    系统提供的鹅,只在腹部有一道长约一寸的开口,内脏就是从这个小口里取出,这样也能最大限度的保证鹅身的完整。

    而袁州就直接把微冷的梅雨水用来洗鹅的腹腔,当然这也是出自系统的提供。

    一会儿这个鹅需要炭火炙烤,性冷的天雨水不可用,大寒的冰水自不可用,而露水味道虽然也甜,但却性凉,也不适合。

    只有梅雨水,味道微带甘甜,性平,用来洗鹅最好不过。

    直到血水全部洗净,袁州把鹅直接架了起来,用来沥干水分。

    一边沥干一边袁州用吸水的棉布轻轻擦拭鹅的表面。

    “你说我要不要亲自给它吹气,反正是我自己吃的。”袁州好似在问系统,又好似在自言自语。

    他说的自然是关于给鹅吹气的事情。

    烧鹅必须吹气,然后使空气慢慢进入入鹅体皮下脂肪与结缔组织之间,使整个鹅胀满。

    就在袁州纠结的时候,系统突然现字了。

    系统现字:“系统提供的气枪在柜子里。”

    “好的吧。”袁州耸肩,然后拿出气枪准备打气。

    用手轻轻的将鹅头向上扬,接着把气枪的气嘴从鹅颈杀口处伸入颈腔,再用左手将颈部和气嘴一起紧紧握住,然后右手直接开始按压气枪,将空气慢慢打入鹅的身体。

    “唿唿”随着空气被压入鹅的身体,本来干扁的鹅身开始慢慢膨胀,直到胀大到八分的时候,袁州才停下。

    这时候大锅里的水也“咕噜咕噜”冒泡,滚了起来。

    袁州一手拿着鹅,一手拿着勺子,开始用滚水开始烫鹅,随着鹅慢慢适应温度,在整个下锅,开始焯水。

    期间袁州非常小心的不碰到鹅的胸脯,以免留下凹痕,破坏鹅的整体形象。

    随着鹅被烫热,一丝丝鹅的香气和极淡的酒香就弥漫开来。

    “还真香,不愧是吃酒的鹅。”袁州感慨。

    不过马上袁州就注意到另一件事情。

    “系统你这空气就是蓉城的?咱们这里可是有雾霾的。”袁州稍稍一空闲就开始询问系统。

    系统现字:“此空气出自有世界心脏之称的塔斯马尼亚洲岛的惠灵顿山。”

    “那里靠近南极,却不接壤,这片陆地也有世界尽头的称号,取自那里冬季摄氏十度的空气干净无污染,微微带着一丝冷雪的味道,适应用来给鹅打气。”

    “早知道我应该先吸一口,看会不会醉氧。”袁州直接吐槽。

    吃的是陈酿花雕,住的是惠灵顿山,这真的,袁州觉得自己活得不如一只鹅了。

    为了能超过一只鹅,努力升级是王道。

    还好这时候轮到鹅出锅了,袁州也没心思和系统说话,开始专心致志的侍弄鹅。

    这时候,袁州用夹子拎出滚烫的鹅,开始在它身上浇上冷水,这样热胀冷缩之后皮质脆嫩,全无腥味。

    等到冷水浇过,鹅肉不在冒热气,袁州才开始给鹅上自制的脆皮水和往鹅肚子里塞东西。

    塞的时候,袁州用的瓷质勺子,一勺一个,快速而精准的塞进去。

    塞完肚子刷表面,脆皮水必须要均匀的刷上一层,不然鹅肉烤出来后表皮色泽会不一致,从而影响美观。

    “现在就只剩下晾干了。”袁州缝好鹅肚子,把塞进去的东西包裹好,就把鹅挂在了专用沥干的地方。

    鹅肉需要吹干后烧出来才会有“皮光肉滑”的绝佳效果,是以袁州绝不吝惜时间。

    “这应该是工序最多的菜了。”袁州看着堪堪完成一小半的烧鹅,有些自豪。

    ……

    ps:不好意思,愚蠢的菜猫修文没注意时间,一下子超过了十二点。(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