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多做事和少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闹的袁州小店,中午时分人来人往。

    “乌海听说你要办画展了?”凌宏和乌海还是能说到一起去的。

    “还有一个礼拜。”乌海喝下一口紫菜汤。

    “那你还不走?”凌宏一脸嫌弃。

    “关你什么事。”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走了我就能天天来了。”凌宏也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乌海点头应下,并没有说什么时候走。

    然而昨晚先行一步的郑家伟已经来催过了。

    乌海没走也很简单,因为他还没学会做菜,不过这个标准是按照袁州的水平来衡量的。

    “袁老板,你还欠我半天。”乌海吃下最后一口饭,认真的看着袁州。

    “恩,今天下午继续,你买好材料。”袁州想了想应下。

    “还是素菜?”乌海皱眉。

    “你还指望学会肉食?”袁州毫不客气的反问。

    “好吧。”乌海耸肩,表示明白了。

    两人刚刚说完又有人起身,换了新的客人进来,还是算常来的,一个是吴安路手下的销售员马伟,另一个也是长相方正的年轻人,两人正愉快的说着话。

    “房超这里的东西真的好吃,不过就是有点贵,你自己付钱。”马伟指着价目表说道。

    “看不出来这一个小店还这么贵。”被叫做房超的年轻人看了看价目单有些心有余悸。

    “没办法东西好吃。”马伟拉着房超坐下,然后点了一份炒饭,才转头问房超吃什么。

    “我也要蛋炒饭。”房超客气的对着暮小云说道。

    两人点完餐,就开始聊天,马伟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开口就是抱怨。

    “你刚来不知道,老乌龟最烦了,你可要小心点。”马伟煞有介事的对着房超说道。

    “怎么了?”房超侧头认真的听着,作为新丁,前辈的经验还是应该听一听的。

    “你说我们一个销售员,给公司拉装修大单,根本不需要了解那些材料,但是老乌龟还非要我们背下来,还他妈计入业绩考核,说什么为了顾客省钱。”马伟说起来就停不下了,好像加特林,突突突的没完。

    “给顾客省钱,我们会有回头客吧?”房超这话在嘴里转了两转还是说出了口。

    “什么回头客,以前我给别人带个单,那些搞装修的公司哪个不巴结我,现在可好看到我就和仇人似的,说我不帮忙。”马伟摆手,一副你不懂的样子。

    “但是公司的业绩提高了,工资都涨了,对吧。”房超不同意马伟的说法,但也不好直接反驳只能说出一些好处来和稀泥。

    “还不是老乌龟多管闲事,老子现在都能背出一堆装修材料的资料,看到什么墙纸地砖的就开始计算价格,简直有病。”马伟并不领情,还愤愤不平的说道。

    “你这样的销售员还是早点退休,学到了知识反而还怨老师。”乌海突然皱眉对着马伟说了一句。

    “额……”马伟有些尴尬,毕竟背后说人长短还取了难听的外号。

    “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和你没什么关系,当然也不是和你说话。”乌海极为不满的看了马伟一眼,直接说道。

    说完直接走出大门,并不给马伟反驳的时间。

    乌海和吴安路喝过好几次酒,他的想法就是培养自己的员工,以后能独当一面。

    好心变成驴肝肺,说的就是吴安路。

    很多人总是看不起老人古板,但如果古板包括知恩图报,那么年轻人真该和老人学学。

    路过大门正好看到了袁州唯一挂在外面的规矩,这块牌子却是两个从未说过话的人无声的交流。

    乌海看了看牌子再看了看还在里面滔滔不绝些什么的马伟,哂笑一声直接回了自己的画室。

    因为郑家伟这个万能经纪人走了,乌海只能亲自去买菜,不过作为一个艺术家,买菜这种小事情当然难不倒他。

    是以下午袁州来看到的菜就是一些很奇怪的搭配。

    “你买芦笋和西蓝花装在一起是准备做什么?”袁州指着装在一起的西蓝花和芦笋好奇的问道。

    袁州表示他真是只是好奇,绝不是想掐死这个智障。

    “芦笋汤和清炒西蓝花。”乌海机智的说道。

    “那好,这个你怎么说。”袁州指着一大困的芫荽问道。

    “这个新鲜,还有泥土。”乌海摸着小胡子认真的说道。

    “确实挺新鲜的,这样你今晚就生吃这个吧。”袁州也异常认真的说道。

    “那就不用了,这个不是用来调味的嘛。”乌海表示他还是懂的。

    “呵呵,那这样我最后教你两道菜,你学一下。”袁州懒得和乌海扯,指着芦笋和青菜说道。

    “芦笋做汤吗?”乌海好奇的说道。

    “嗯。”袁州点头。

    “那就好。”乌海放心的点头,其实买的时候他真不知道这东西叫芦笋,只是觉得样子不错,又新鲜就买了。

    买蔬菜当然是新鲜最重要,这个乌海还是知道的。

    作为厨艺大宗师级别的袁州,在指导乌海的时候肯定是能动嘴绝不动手的。

    好在袁州已经使用巧妙的办法改掉了乌海的颜色认知,不需要担心炒单个蔬菜的时候他会心血来潮的加个颜料调色。

    “芦笋只有顶部一寸和中间一寸半能吃,其他全部去掉。”袁州开始指挥乌海摘菜。

    “加一些蒜用来调味,蒜只能拍不能切,不然伤味道。”每次指挥的时候袁州总会说一些小技巧,也就只有乌海这样学画的不在意,若是其他厨师肯定会随身配备小本子用来记录。

    这边热火朝天的教学,那边姜嫦曦却正在打电话。

    “白师傅,你今天没出车?”姜嫦曦出门就没看到常做的出租车。

    “是小姜啊,今天我喝了点就没出车。”电话那头传来白师傅的声音,显得特别开心。

    “这么高兴?”姜嫦曦有些好奇的问道。

    “确实高兴,今儿个老婆准许我和老友去方家酒馆喝了一杯,那酒的滋味绝了。”白师傅回味无穷的说道。

    “那方家酒馆哪里有袁老板的好喝,改天请你喝一杯。”姜嫦曦笑着说道。

    “下次下次。”白师傅笑呵呵的应道。

    “怎么怕老婆说?”姜嫦曦语带调侃。

    “嘿嘿,有机会再说。”闻着酒香就知道袁州小店的酒是极品,他当然想尝试一番。

    “行了,挂了。”姜嫦曦说完就挂断电话。

    “这酒鬼喝酒都不赚钱了。”姜嫦曦笑着摇头,不再多想打了别的车回家。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02 10:06:28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