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宅男之武道苍穹

正文 第1005章 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爷,您可来了。大小姐已久候多时了。’见到吴若棠,在门前的一个护卫连忙打了声招呼。这几个护卫专门负责大门的守卫,对吴若棠这个大红人自然十分熟悉。?

    吴若棠点头了点头,道:‘大小姐在何处?快领我去见她。哦,对了,这位是我的朋友,能否让他与我一起去见大着,指了指身旁的卞停。?

    那护卫逡巡了卞停一眼,忙道:‘林爷的朋友,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大小姐和淡月小姐在大厅等您呢……老张,你带林爷和他的朋友进去。’?

    吴若棠眉头微微一皱,想起淡月的身体不是很好,而温家如今又是一派混乱的局面,若是被她瞧在眼中,只怕又要担忧伤神。这般想着,心中不禁甚是焦虑。他与卞停紧随着那姓张的护卫往内院走去。一路行来,虽见各处均有护卫巡逻,可巡逻队伍稀稀落落毫不严整,甚至有些人还在队伍中嘻笑玩闹,全然不知危险已悄悄逼近。若说想依靠这样的防卫力量保卫温府,那只能是笑谈了。?

    吴若棠苦笑着摇了摇头。暗想,以杨四的谨慎,应该想得到他们突袭天山剑派之后,温家本部必然会遭到报复,可是为何他没有对温家的防守作稍微像样一点的布置??此时的吴若棠自然不知,温家真正的核心并不在温府而在隐龙战舰上,温府只是一个幌子,即便被人捣毁,对温家也无实质上的影响。?

    ‘张大哥,现在府里的情况怎么样?’吴若棠拍了拍前行带路的护卫的肩膀,低声问道。?

    那护卫受宠若惊,恭谨地答道:‘回林爷,自昨夜大公子暴病而亡,府里就有些乱糟糟了。老爷和二公子也无故失了踪,现在府里的一切都是大小姐在打点,只是大小姐向来不大理事,这一时之间哪里能够理得清楚?’?

    吴若棠早已猜到是这种局面,也不在意,他真正关心的是另一件事。他继续问道:‘那你知道现在府里的护卫共有多少人吗?’?

    那护卫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原本这府里的护卫共有百来余人,分为日夜两班值守。只是……只是经过昨夜的变故,很多人都走了,剩下的大概只有五十多人了吧!’?

    五十多人?未免太少了啊!吴若棠皱着眉头问道:‘变故?什么变故?’?

    那护卫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卞停欲言又止,终于道:‘据说……我也是听人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我并不知道……据说大公子并不是得暴病死的,而是二公子胁迫孟老三下毒毒死的……’?

    吴若棠打断道:‘孟老三?孟老三是谁?’?

    那护卫道:‘孟老三是惜月楼的护卫之一。这个人平时看起来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好赌,想不到……昨夜大公子死了之后,老爷大雷霆,为了逼问元凶,接连杀了好多人,连小莲那个小丫头也无辜受到牵连。等到孟老三扛不住出时,地上已经横七竖八躺了十几具尸了……嘿嘿,孟老三害死了这许多人,最后自己也自杀了,随后老爷便失了踪。大家都说,老爷是受不了这种刺激才失踪的……虽说事后老爷给每个死去的人抚恤金三百两银子,可经过这件事之后,很多人都心冷了,纷纷离开这里另谋生路。毕竟,再多的银子也换不来一条活生生的命啊!这淡淡的一番话说来,直听得吴若棠毛骨悚然。可以想像当时的场面是何等血腥,更可以想像那些护卫是为了什么而离开温家的。?

    卞停突然开口说道:‘你家老爷绝对不是因为受不了刺激才失踪的,必然是另有要事才不得不离开。’?

    吴若棠看了他一眼,道:‘何以见得?’?

    卞停微微一笑道:‘虽说二子相残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件惨绝伦寰的大悲伤事,可温师仲何等人也?昔日他带领七十余族中子弟从关中来至襄阳,赤手空拳地打下一片江山,这样的人怎会禁不住这一点点挫折?再说,他失踪前还记得放抚恤金,这就说明当时他的神志还是十分清醒。所以,我敢断言温师仲绝对不会是因为受不了刺激而失踪。’?

    这人好生厉害,仅凭护卫的片言只语便可做出准确的推断,这可不是一般的智慧!世人都说纵意山城的一大半基业都是卞停打下的,看来倒也不是虚言。吴若棠不置可否,不再说话,默默地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三人穿过庭园来到大厅。从外边看去,厅内烛火通明、声音嘈杂,熙熙攘攘地似乎挤了许多的人。吴若棠大奇,这大半夜的怎么有这许多人在大厅内??

    ‘二位爷,你们暂且歇歇,我进去通报一声。’那护卫回身道。吴若棠连忙阻住道:‘不用了,我们自己进去。你先回去吧!去和你们的头儿交代一声,这几天只怕有些不太平,大伙儿警醒着点。’那护卫答应一声,转身慢吞吞地去了。走了几步,嘴中突然极小声地嘟囔道:‘这不废话嘛!谁不知道这些日子不太平,还用得着交代?他奶奶的,一龟公也敢在老子头上指手画脚,还不是仗着背后有老爷和大小姐撑腰……’他却不知吴若棠和卞停二人俱是当世绝顶高手,即便他说得再小声,照样瞒不过二人的耳朵。?

    卞停不禁一瞥吴若棠,微笑不语,眼中满是笑意。吴若棠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一肚子恼火无处可,只得自嘲道:‘真他妈倒霉,这龟公的帽子一戴上竟然摘不下来了。我这不是自己找骂吗?’说着当先跨进大厅。?

    二人悄无声息地进来,却见厅内挤了约有二十多人,大都是府中的管事和下人,正围着温婉儿吵吵嚷嚷地说话。温婉儿抱裘横卧在一张躺椅上,左手抱着一只紫金暖炉,右手却支着头,一脸的憔悴疲惫。?

    ‘小姐,这个月的月例银子该支下来了,可帐房的老余却说没有老爷点头,他不敢放银子。你看是不是去言语一声……’?

    ‘小姐,从江西运来的那三船丝绸、麻布是京城许家赶着要的,眼看着期限就要到了,可船到了通州,通州府硬是派人给扣住了。你看是不是派个人过去打点一下,否则耽误了日子,我们这趟买卖就赔大了……’?

    ‘小姐,寄放在我们东城货栈里的货已经压了好几天,人家货主急着要提走,可货单和钥匙向来是顾总管拿着的。我都找了顾总管一天了,楞没找着人。你看……’?

    ‘小姐……’?

    场面的确颇为混乱,偏偏温婉儿对这些生意上的事一窍不通,只听着众人嚷嚷,竟没了半点主意。吴若棠看着实在不像话,刚要开口说话,却听前方一道温温婉婉的嗓音响了起来,竟然是一直默不做声陪坐在温婉儿身旁的淡月。?

    ‘本来我一个外人不应当说些什么,可是眼看着你们闹的实在有些不像话,我不得不说几句。大伙儿都知道如今温老爷不在府里,可这么一大家子还是要维持下去的。不论什么事情都要分个轻重缓急,能缓几天的事就缓几天,实在不能等的,也该排好了队,一个个的回……难道温老爷在的时候,你们也是这般闹哄哄的一起上?’她继续道:‘还有,婉儿姐姐向来不经手生意上的事,可各位都是府里的老人了,手头上的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只要回婉儿姐姐一声、备个案,其他的还和老爷在的时候一个样!当然,如果有哪个人想要趁着这时候弄巧、中饱私囊,日后温老爷回来了总有查出来的一天,到那时丢了饭碗,老婆孩子可就要怨你们一辈子了。我想大伙儿在这府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温老爷过去待你们怎么样,大家心中应该有个数,只要大家能同心协力闯过这道难关,温老爷回来后定然不会亏待了你们……’?

    淡月娓娓而谈,嗓音虽然不大,但条理清楚、抓住了要点,一下子便将厅内众人说服了。当下便有一干人等退出大厅去了,剩下的约有十一二人也依言在温婉儿面前排好了队。?

    卞停微微一笑,夸口称赞道:‘这丫头倒真是个人才!’?

    吴若棠得意地笑道:‘我吴小棠的女人岂是一般人可比的?嘿嘿!’他原本还有些担心淡月身体虚弱受不了这混乱的局面,却想不到她竟然颇有大将之风,临阵不乱,着实让自己在卞停面前长了一回脸,心下甚喜。他排众而出,高声道:‘大小姐辛苦了。我鹰……林思若在此听候差遣。’说着,在温婉儿椅前躬身一礼。?

    温婉儿一惊,抬头看到日思夜想的人果然站在面前,不由又喜又怨,这些时日来的担惊受怕和疲倦辛劳登时涌上心间,眼泪刷的一下便流了下来。她从躺椅上翻身下来,向前冲了一步想要扑到吴若棠的怀中,可立时意识到周围还有许多的管事和下人,便强忍住冲动。她颤抖着说道:‘你……你可回来了。走了这些日子,也没有半点消息,你……你还回来作什么?由得我和淡月妹妹在这里算了……’?

    温婉儿此言一出,其中的情意早已暴露无疑,厅内众人纷纷低下头去窃笑不已。虽说府中早有大小姐和这不知哪儿冒出来的龟公关系不清不楚的谣言,可谣言毕竟只是谣言,哪有这现场表演来得精彩,来得令人浮想联翩?年纪大的人不过在心中感慨一下罢了,一些年纪轻的可就不怎么服气了:‘******!大小姐又有钱,脸蛋身材也是绝顶的美人,那皮肤更是嫩得能掐出水来。这龟公真是走狗屎运了,居然能攀上大小姐这道高枝……莫非这龟公在妓院耳闻目染地学了一流的床上功夫,才弄得大小姐神魂颠倒,拜倒在他的胯下?’?

    一时间,各种肮脏的想法充斥在各人心中,并凭空杜撰出许多吴若棠和温婉儿私会花园、月下偷情的风1iu场面。各人心中的场景或有不同,但有一个画面却是大同小异--吴若棠****着身体,挺着胯下巨大的本钱在得意笑……?

    吴若棠嘿嘿干笑一声,顾左右而言他道:‘我带了一位朋友来,有些事想和大小姐商量……能不能找个清净的地方细说?’?

    温婉儿扬脸看了一眼卞停,为难道:‘可我这里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处理呢……’?

    吴若棠对温婉儿使了个眼色,口中道:‘这里的事可以先让淡月顶一阵子,可我的事非大小姐不能作主,所以……’听到吴若棠如此一说,温婉儿心知必有大事,便也不再犹豫。?她回头对淡月道:‘如此就劳烦妹妹了,我去去便来。’?

    淡月点头道:‘举手之劳罢了,就怕我做得不好。’?

    温婉儿当下便领着吴若棠和卞停向右偏厅走去。当经过淡月身旁时,吴若棠悄悄贴近淡月耳语道:‘好淡月,先前一番话说得棒极了,我倒不知我们的淡月还有这等本事,我该如何奖赏你呢?’?

    淡月甚是开心,笑道:‘一时间的莽撞之语,不想竟替婉儿姐姐解了围。爷不怪我多事便好了,哪里还敢要什么奖赏?’?

    吴若棠微微一笑,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捏了淡月丰满的臀部一把,轻笑道:‘得了便宜还卖乖,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我先去了,办完了事就来……你身体不好,也别太操劳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犯不着拚命。’?

    淡月嗔笑着捶了一下吴若棠的肩膀,道:‘这点子事,哪里能累着我了?爷,你快去吧……’?

    吴若棠招了招手,将站在躺椅后的碧桃叫到跟前叮嘱道:‘碧桃,看着点小姐,别让她累着了……’见碧桃微笑着点头答应,吴若棠这才跟上卞停去了。?

    三人来到偏厅分宾主坐下,早有丫鬟上了清茶。?(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