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锤定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王万岁,如果臣下所料不差的话,妖使是有很大的可能重新回来,但冯三保那个妖将一定会找各种借口拒绝离开雨花台,姓莫那个妖使也一定会用种种借口继续诓骗我们,想方设法的稳住我们,给超越小妖调兵遣将派出援兵争取时间。我们如果落入这个圈套,不但更难消灭雨花台上的妖兵,还有可能被超越小妖的援军杀一个措手不及,尽失先机。”

    “天王万岁,臣下认为忠王万岁的话有道理,超越小妖一向奸诈,无缘无故的突然派人来向我们求和,十有八九不会安什么好心。还有,下臣再斗胆提醒天王万岁你一句,超越小妖在长江上游,乘船顺江而下速度奇快,我们如果真的信了超越小妖的鬼话不做防范,肯定要吃大亏。”

    “天王,到时候恐怕我们连做任何准备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天京上游沿江诸城都已经被妖兵攻占,妖兵想要封锁航道易如反掌,我们的细作没办法走水路传递消息,走陆路又无论如何快不过水上行船,所以很可能直到妖兵的船队开到天京城下,我们才能发现。”

    也别说,李秀成和蒙时雍一起的苦口婆心还是收到了一定效果,洪秀全再是如何的刚愎自用也多少听进了一些,先是很不耐烦的挥手打断李秀成和蒙时雍的絮叨,然后说道:“放心,朕当然知道超越小妖诡计多端,绝不会上他的当。除非雨花台上的妖兵按朕的要求撤走,否则不管那个姓莫的妖使找什么样的借口解释,朕都绝对不会答应和超越小妖谈判,只会把那个妖使赶走或者直接一刀杀掉,断了妖兵的念想。”

    李秀成悄悄松了口气,然后向蒙时雍使了一个眼色,蒙时雍会意,赶紧斟酌了一下用词,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天王万岁,现今妖兵已经打到了天京城外,超越小妖又随时可能再派援军东进,增援天京战场,天京已成前线,天王你的万金之躯很可能会直接受到战火威胁。下臣斗胆,恳请天王万岁你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提前做好防范。”

    “如何提前防范?”洪秀全问道。

    蒙时雍不敢直接恳求洪秀全离开南京,只能是悄悄去看李秀成,首倡此举的李秀成别无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天王万岁,臣下认为,你不妨考虑一下暂离天京,到我们天国的江浙后方去主持天国大局,让我们天国的将士可以心无旁骛的与妖兵决一死战……。”

    “什么?你叫朕离开天京?”洪秀全的脸上变色了——在美女如云又金碧辉煌的天王府里住得无比舒坦,洪秀全当然不想离开这个温柔窝。

    “正是如此。”李秀成赶紧点头,小心观察着洪秀全的神情反应说道:“天京城里目前虽然比较安全,但谁也不敢保证超越小妖的后援大军抵达天京战场之后,天京城还可以象现在这么安稳。另外天京城里人口众多,粮食耗费巨大,水上粮道随时可能被妖兵的水师切断,陆上运粮不但转运困难,路途耗费也同样巨大,与妖兵决战时有断粮的危险。”

    “所以臣下斗胆,想请天王万岁你暂时移驾到苏州或者杭州,既保证天王万岁你的人身安全,又减轻我们天国的粮食运输负担,另外还可以让我们天国军队可以后顾无忧,全力与妖兵决一死战。一举三得,望天王万岁不妨考虑。”

    “朕在天京城里住习惯了,那里都不去!”

    劝谏无用,贪图享受的洪秀全还是断然拒绝了李秀成正确提议,不过也还好,和历史上不一样,李秀成身边还有个靠谱的帮手叫蒙时雍,也站了出来小心说道:“天王万岁,臣下认为忠王千岁的提议不错,万岁你移驾苏州和杭州除了忠王千岁说的那三个好处外,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苏州和杭州其实比天京情况更好,天王万岁你到了苏州或者杭州,肯定比在天京城住得更舒服更习惯。”

    言罢,蒙时雍又赶紧满脸谄媚的补充了一句,道:“臣下还担心,天王万岁你到了苏州或者杭州以后,肯定是一住就不想再走,生出迁都苏杭的念头。”

    “夸张!苏州和杭州,能比朕的天京城更好?”洪秀全不屑的哼道。

    “天王万岁,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李秀成和蒙时雍回答得异口同声,然后蒙时雍又独自说道:“恕臣下直言,万岁你是真的从没去过苏州或者杭州,不知道苏杭二城的富庶繁华其实远在天京之上,而且苏杭二州还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最是适合万岁你在那里将养龙体。”

    “还有。”蒙时雍又壮着胆子补充道:“苏州和杭州还盛产美女,天王万岁你如果还想挑选王娘或者女官,也可以方便许多。”

    好色如命的洪秀全终于有些动摇,沉吟着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另一个宠臣秦日纲,结果秦日纲也没让李秀成和蒙时雍失望,马上就点头说道:“天王万岁,忠王千岁和蒙掌率没有说错,苏州和杭州确实要比天京繁华富庶,臣下也听说过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话,万岁你到苏州或者杭州小住一段时间,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

    两个最信任的宠臣和目前最重要的战将都这么说了,洪秀全也终于开始动心,盘算着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让朕考虑一下,然后再做决定。”

    听到这话,心脏一直提在嗓子眼的李秀成总算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知道大计有望,也赶紧随着蒙时雍和秦日纲磕头谢恩,盘算如何尽快促使洪秀全做出这个重要决定。洪秀全则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等妖使那边有了消息,朕再宣召你们上殿议事。”

    李秀成等人赶紧再次磕头告退,必恭必敬的辞别了洪秀全下殿,然后再与蒙时雍、秦日纲二人悄悄商量如何更进一步规劝洪秀全的同时,李秀成也没忘了吴超越送枪给自己的小事,特意派人去与扣押莫祥芝随身物品的太平军官员联系取枪,迫不及待的想要亲眼看看能够连发的洋枪到底是什么模样。

    装在长盒里的洋枪很快就被呈到了李秀成的面前,然而令李秀成十分失望的是,吴超越虽然确实送给了他一支亨利连珠枪,却十分抠门的没有送一颗子弹,让李秀成只能对着空枪遗憾叹息,另想办法去弄子弹。结果也就在这个时候,祸事突然来了——天王府的卫士突然拿着洪秀全的圣旨跑到了李秀成的面前,要求李秀成带着吴超越送给他的洋枪立即去觐见洪秀全。满头雾水的李秀成不明所以,只能是赶紧拿起枪随卫士动身,不曾想传旨卫士却一指装洋枪的长木盒,说道:“忠王千岁,万岁要你把装妖枪的盒子也带上。”

    “盒子?”李秀成一楞,先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刚被自己拆封的木制礼盒,然后猛的想起了莫祥芝之前在洪秀全面前一再强调这件礼物的事,心里顿时惨叫,暗道:“糟糕!肯定是超越小妖的诡计!”

    李秀成也不愧是当世人杰,发现情况不妙后,稍一盘算就马上向来传旨的卫士说道:“这个礼盒你拿,见到天王万岁后,请务必禀明天王万岁,我只是拿出了这个礼盒里的洋枪,没在意过这个礼盒。”

    很可惜,卫士虽然应诺,领着李秀成来到天王府后,也按照李秀成的要求做了证,但是洪秀全命人把那个礼盒打开之后,从夹层取出来的书信,却是一封火漆已经被人捏碎开过封的书信。结果这么一来,目瞪口呆的李秀成当然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管怎么喊冤,也直接指出这肯定是吴超越的故意陷害,疑心病极重的洪秀全也不肯轻易相信,只是假惺惺的说道:“爱卿莫急,等朕看了书信的内容再说。”

    书信的大概内容是什么相信也不用复述,总之匆匆看完了书信之后,李秀成、蒙时雍和秦日纲等人劝谏努力不但马上付诸东流,洪秀全看向李秀成的目光中还全都是猜忌和怀疑。但还好,洪秀全也知道现在还需要李秀成带着江浙太平军和吴军拼命,所以洪秀全也没急着流露对李秀成的防范,还故作不屑的笑道:“超越小妖也未免太小看朕了,这么粗浅的离间计,也想让朕上当受骗?”

    “天王万岁,超越小妖在信上说了什么?”蒙时雍胆战心惊的问道。

    洪秀全表面轻松的笑了笑,然后让贴身女官把书信交到了蒙时雍的手里,结果蒙时雍还没把书信看完,就已经感觉自己从头凉到了脚,心里也暗暗叫苦,心道:“惨了,天王万岁这次不但肯定不会答应走了,说不定还会怀疑我和忠王千岁暗中勾结对他不利了,我以后的日子肯定更难过了。”

    蒙时雍把书信转递到了秦日纲的面前后,一度与蒙时雍不共戴天的秦日纲也很快变成了一幅死了亲爹妈的表情,心中哀叹道:“完了,我的正掌率位置泡汤了,想独自领兵单独打天下,不知道要等到那个猴年马月了。”

    反应最激烈的当然是李秀成本人,看着秦日纲递来的书信,李秀成不但脸上肌肉抽搐,全身上下也在微微发抖,然而李秀成却始终开口喊冤,因为李秀成心里非常清楚,自己不管再怎么喊冤也没用了,洪秀全已经绝对不会再相信自己劝他提前离开南京的一片好意了,本来猜忌心就很强的洪秀全,以后对自己肯定只会更防范更不信任了……

    绝望失神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到了李秀成的肩膀上,李秀成回神细看时,却惊讶发现是洪秀全离开龙椅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李秀成赶紧跪下请罪,洪秀全则微笑着亲自搀起了李秀成,神情温和的说道:“爱卿快快请起,爱卿放心,朕信得过你,超越小妖的无耻离间,朕绝对不会相信。”

    “臣下谢天王万岁……,信任。”李秀成回答的声音有些颤抖,眼角边还隐隐有些光芒闪动……

    洪秀全笑得更加温和,又拍了拍李秀成的肩膀,说道:“不用多说什么了,朕知道你的一片忠心。去吧,快去把雨花台上的妖兵赶走,再把妖兵的增援杀退,然后朕亲自出城去迎接你凯旋。”

    言罢,洪秀全又命人取来大批珠宝赏赐给李秀成,还当场赏给了李秀成四个王娘,李秀成磕头谢恩,心中却毫无喜悦,心里暗暗说道:“为了天王万岁这点赏赐,我必须得在天京战场和妖兵的主力打一场决战了。”

    必须得交代一下吴军使者莫祥芝的情况,在被重新抓回南京城中后,虽说有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规矩,莫祥芝也以此据理力争要求太平军立即释放自己,但是洪秀全暴躁脾气放在了那里,蒙时雍等人又切齿痛恨莫祥芝对李秀成的无耻陷害,不肯站出来劝谏阻拦,所以莫祥芝还是被推下了金龙殿准备处斩。

    迫不得已,在快被推出金龙殿时,莫祥芝只能是使出了自己的最后一招,大声喊道:“天王万岁,我家镇南王千岁派我来天京,还要我替他办一件事,和一个暗中投降了我们镇南王的天国大臣联络,商量一件和杨秀清有关的大事!”

    这句话救了莫祥芝的小命,为了弄清楚吴超越准备和谁联系,谁已经秘密投降了吴超越,这个叛徒又打算和莫祥芝商量什么与杨秀清有关的大事,洪秀全马上让人把莫祥芝重新押回自己的面前,许诺饶莫祥芝不死,要求莫祥芝如实交代。莫祥芝不肯上当,提出条件要洪秀全先放自己回去然后再告密,洪秀全勃然大怒,当即命人将莫祥芝关入天牢严刑拷打,以酷刑逼迫莫祥芝招供。

    如此一来,莫祥芝当然是饱受酷刑折磨,被虐待毒打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然而为了从莫祥芝嘴里掏出口供,还有害怕不能完成洪秀全交代的差使受到处罚,太平天国的狱官狱卒却又说什么都不敢弄死莫祥芝,所以莫祥芝也借此暂时保全性命,在痛苦煎熬中等待救兵到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