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双重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木子的残存意识对我而言只是一点小小隐患罢了,并不是多大的威胁。我会选择稳妥,但并不代表我就无法用强。”冥王淡淡的说道:“我可以再多给你一点时间让你好好想想。但记住,当我抵达冥宫时,你必须做出你的选择。”

    冥宫,便是那座潜藏在这森林最深处的宫殿了,冥王能感受到那里有着他曾经的记忆和潜藏的力量,自从占据主导之后,他发觉的意识里藏着秘密,要想彻底复苏,要想恢复到全盛时期,他必须得到冥宫里的一切。但在那之前,他还要更多的杀戮,他要让那嗜血之意将木子潜藏在身体中的那点意识彻底吞噬,只有到那时他才能成为这身体唯一的主人,才有资格去接受有关冥王这个身份的一切。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逃走。”他一边说着一边朝森林深处继续进发,却并非是直线走向冥宫,而是在寻找下一处怪物族群的栖身之所:“可是没有木子的生死棺,就算让你走出了这地狱岛,你能横渡这冥河吗?桀桀桀桀……”

    格莱的脸色异常难看,他知道在有关木子的方面,冥王说的并非虚言,自己所做的这些努力几乎都只是白费功夫。至于自己,逃是不可能的,冥王说的没错,没有木子的生死棺,又陷身于这冥河深处,自己确实是哪里都去不了,而且他也不能逃,只要冥王一天没踏进他的冥宫去接受过去的记忆和传承,那就代表着木子的意识还未完全消散,而只要木子还有一息尚存,就意味着希望还未完全断绝。

    木子残存的意识很可能也在观察着外界,若是看到格莱已经放弃,那就等于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无疑会让木子陷入彻底的绝望中,再难有丝毫翻身的机会。

    看着前方的身影很快就即将消失在树林中,格莱深吸口气,随即快步跟上。

    渺茫到了极致的希望,可只要存在,就还能在这片黑暗中看到应有的曙光。

    ……………………

    九黎战船确实可以抵御冥水的腐蚀和侵袭,这大部分要归功于九黎阴木这样特殊的材质,但也仅仅只是船身不腐不坏而已,要想抗衡冥河中那无尽的怨念和致命的冥息,终归还是要靠个体的力量。

    老王已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冥河中前行了多久。

    这冥河四周的黑暗永无止尽,终日不见丝毫光亮,且厚重的迷雾重重,目不能视物,磁场也是无比混乱,根本就不可能辨明方向和自身的位置所在。

    老王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的使用青铜镜,用来锁定格莱和木子的坐标,以此辨明地狱岛的位置、矫正自己的方向。

    每次使用青铜镜,自身的灵力都要消耗大半,然后用补元丹慢慢恢复,等恢复圆满后再使用第二次修正自己的航线,如此往复,老王已经使用过了至少三十次青铜镜,以每次恢复需要大概地球时间四小时计算,自己在这冥河中已经前行了足足五天以上。

    这时间已经有点超出老王的预估了,原本大概估算地狱岛和冥河城之间的距离,自己全力催动九黎战船,最多也就两三天时间而已,可是越往冥河深处,四周的压强就越大,海水也变得越加‘厚实凝重’,全力催动下能保持正常的船只航行速度已然不易,再想像之前在海边时那样轻易破浪前行只能是种奢望而已,

    而且,越往冥河的深处进发,四周的冥息就越发浓厚,原以为以自己的实力,至少在这冥河上行舟并无困难,可等他真正靠近了这冥河的深处……这里的海水不再像普通冥河中的冥水那样腐臭充满着血腥味,反倒是感觉越发的‘纯净’,甚至连那凄厉无比的鬼哭狼嚎之声也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空无的死寂,就好似这海上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不见,连海水声都已经再也听不到,四周除了空寂还是空寂,仿佛整片天地都只剩下了你自己。

    没有腐臭也没有怨念之声,但这只是另一个极端的纯净,老王能清晰的感觉四周冥河中的邪恶和冥息力量已然浓聚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巅峰极限,以至于让人已经再也感觉不到其他的任何东西,就像是让人身处于无尽的黑暗中堕落了一万年,早已忘记了阳光的明媚和色彩、且对一切邪恶都早已失去了辨别的能力,才会产生这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错觉。

    强如老王,在这可怕的冥息面前也是让他开始感觉有些窒息,这还只是那强大冥压带来的力量上的压迫,更可怕的还是那环境。四周明明有无尽邪恶却显得空寂的环境,那种感觉就像是身在一座无边黑暗的地狱之中时,被四周无数双充满怨念的、漆黑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盯着你。它们不发出任何声音,也不对你做出任何别的干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你,仿佛在等待着你成为它们中的一员……

    这也就是老王了,心境灵魂异乎常人,虽有种背脊发凉的毛骨悚然之感,可终归还是能牢牢的稳守本心,不为所惑。

    距离上一次探查已经过了五个多小时,灵力的恢复速度在越往深处走时早就已经明显变慢了,不过上次探查时能看到彼此间的距离已经十分接近,老王正打算再次打开青铜镜确认一下木子和格莱的坐标位置,却看到原本黑漆漆、空无一物的海平面上,突然有一抹妖异的猩色暗光在天边隐隐闪耀。

    那是……地狱岛!

    在这冥河上飘荡了好几天,老王的久疲的精神也是为之一振。

    说是岛,可真到了近处才发现这简直就不像是一座岛屿的规模,而更像是一片大陆。

    从老王远远看到那妖异的猩红之光起,足足花了三四个小时才终于赶到近处,越往地狱岛靠近,那猩红的光芒也就越发明显,遮云蔽日的红光铺满了整片天空,只是仍旧黯淡,直到近处才发现那映照在空中的红色,是这片大陆土壤的颜色。

    终于到了!

    “嗯?”

    才刚刚到达岸边,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便已顺着海风飘了过来。

    王重举目望去,只见在这宽阔的猩红滩上,竟然遍地都是残破不堪的尸体,大多都是各式各样的怪兽类,各种传说中来自地狱的低等生物,如地狱犬、血蝙蝠、鬼吻兰香、骨魔、尸魔等等随处可见,可却全都已经丧生,残肢断手碎散一地,放眼望去密布整片海滩,只怕有足足上千之多。此处那浓烈无比的冥息对尸体有着强烈的腐蚀效果,可从这些尸体还能留下残肢的腐烂程度来看,应该是在最近这几天内丧生的。

    一边收取九黎战船,一边将神识朝这海岸四周扩散开去先做探查。

    一里、五里、十里……神识越是扩散,王重的心里就越是下沉。

    在米索布达比世界时,数十万人的尸山血海,老王也是见过的,但却从没有此时此刻的那种心悸感受。

    只见这沿岸,神识所能覆盖的十里范围内,统统都是血腥的尸体!

    五千?一万?这到底是杀了多少?原本应该是异怪族群昌盛的地狱岛,此时却是死尸遍布,猩红的血液早已凝固在土壤中,无尽的怨念则是被那些冥息所覆盖和吸收,整个岛上都安静得吓人,连一只飞鸟都不见。

    这些异类的实力虽然未知,但能在地狱岛的高冥压下生存,只怕至少都能媲美修行者的实丹境界,却被如此轻易的成片斩杀,除了操控了木子身体的冥王,老王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别的谁能做到。而这杀戮的实力,比起早先在地下世界听说的冥王血洗九阴宗时还要更加恐怖得多。

    看来冥王的实力正在不断的提升,或许有地狱岛是他地盘的因素,但更多的,老王感觉只怕还是和木子被他掌控的程度有关。

    王重心念电转,在冥河上漂流这些天,早已将岛上有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都已设想过了一遍。

    看这情形,木子的灵魂应该还没有完全被泯灭,否则格莱不可能仍旧还跟在冥王身边。而如此血腥的杀戮只怕也是冥王准备夺舍的一部分,应该是想用那股杀意和这些生灵的怨念来消磨掉木子最后的意识。

    应该还有机会,但要尽快了!

    王重并没有动用青铜镜去探照木子和格莱的位置,他已经可以确定几次强行中断了自己和格莱他们联系的正是冥王无疑,对方早就已经有所警觉,对此防范,若是动用青铜镜,只能是平白暴露自己的位置而已。

    好在地上那无数的死尸就是最好的引路灯。

    老王的神念探照继续扩散,身影已然沿着那杀戮的血迹电驰而去。

    ………………

    轰隆隆……

    一只长着独眼、手提巨棍的朱厌巨兽轰然倒下,它那圆桌般大小的头颅已经被轻易拧了下来,硕大的独眼瞪得鼓圆,充满了惊恐和不甘。

    冥王随手一招,一团灰色的、宛若灵魂般的雾状物便从那独眼朱厌的身上被抽离,然后被吸入冥王的体内。

    他舒爽的张开双臂,闭着眼睛享受着与那雾状物融合或者说吞噬的过程,数秒之后才缓缓睁眼。

    “真是美味的灵魂。”他的声音充满了愉悦:“用人类的身躯来吞噬,更是别有一番滋味,比起在冥河那腐臭中去吞噬那些肮脏的灵魂,现在的我真是感觉宛若在天堂。”

    “你应该下地狱。”格莱冷冷的说道,他能感觉到冥王的力量又有了一丝提升,这是他每次吞噬强大灵魂之后的常态,这只朱厌的实力其实相当恐怖,已不在地下世界各大宗门的那些金丹之下,可在冥王面前却仍旧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格莱并不在乎那只朱厌的死活,但他知道,冥王越强,木子就越弱。

    “哈、哈哈哈哈!你似乎忘了,我就是地狱。”冥王大笑了起来,从他站立的位置,已经可以看到冥宫大殿就在前方不足五里处了

    “我说过,来到冥宫,就是你做决定的时候。”冥王微笑着转过身来:“格莱,该说出你的选择了。是臣服,还是选择死?”

    格莱站定了脚步。

    本以为还有一点点时间,可冥王在这地狱岛上的推进速度却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快,他们已经绕着地狱岛转了十几圈了,一圈圈一层层的杀进来,如今的地狱岛只怕已经再难找得出几个活着的生灵,冥王的血祭已经完成。上次在龙头滩仅只是杀了几十人,冥王爆发出来的力量就已经让木子很艰难才重新控制下来,可这次……九阴宗一战,再加上现在数十万的杀戮和血腥,冥王的力量不断增强,并且终于决定进入冥宫,格莱知道,木子这次只怕是真的已经彻底消散了。

    可悲可叹,那个爱笑的小光头,竟然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

    “在我回答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格莱平静的说道:“这也是木子托我问的问题。”

    “哦?小家伙还有遗愿?”冥王笑了起来:“我倒是有点怀恋木子的声音了。”

    “彻底掌控了这身体后,你打算做些什么?”

    “你是个聪明人,即便我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冥王大笑,毫不掩饰他那赤裸裸的嗜血杀意:“我掌控的是死亡,所有活着的生灵都站在我的对立面。何况,我不过是消失了一段时间,可却连这地下世界都失去了对我的敬畏,我觉得有必要给他们一次永世难忘的惩罚,就像现在的地狱岛,只有这些恐惧的亡魂才是对我重登巅峰的最佳贺礼!”

    “果然……”格莱叹了口气,这就是他和木子绝不敢对冥王妥协的原因。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尽管早在踏足地狱岛时格莱就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可直到这一刻来临,仍旧还是忍不住暗叹。

    “自从来到地下世界,我和木子已经并肩作战了很久,我们亲如兄弟……原本这该是属于我和木子两个人的战斗。”格莱的眼神出奇的平静,丝毫都没有这几天眼中的那种焦急等待,就好像已经想通,放下了一切:“可没想到,最后的战士却只剩下我一个人,甚至连木子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听你的口气,似乎并没有要臣服的打算。”冥王微微一笑:“你们地球人确实是种很有个性的生物,胆子很大,从来都不懂得敬畏强者,哪怕是死。”

    “你错了,我们敬重任何强者,只是没有当奴隶的习惯,更不会将自己的灵魂卖给恶魔。”格莱的声音渐渐转冷,少了几分感慨,眼神也变得愈发坚定,猛然间有精光爆射而出:“何况你太自信了,却不知死的人可不一定只有我!”

    格莱一边说时,手掌摊开,一个早已经镌刻在他手心中的符文阵猛然闪耀!

    那是一个灰色的符文阵,只见随着他手中符文阵闪耀的同时,对面冥王的胸口上、连同他身后背着的生死棺上,亦有一个同样的灰色符文阵闪耀起来。三个灰色符文阵在闪耀起来的瞬间便已连成一线,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纽带连通着彼此。

    冥王的眉头微微一竖。

    而格莱则是感觉自己全身猛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定住,连想动弹一下手指都不可得,但他却毫不在意,只是目不转睛的、紧张的盯着对面的冥王。

    这是木子在清醒时悄悄布置的,源自于生死棺内原有的一个献祭之术,将刻印了符文阵的肉身、灵魂奉献给生死棺、奉献给亡者的国度。

    木子虽然一直没有发挥出过生死棺真正的威力,但也知道此物的神异,绝非地界金丹可以抗衡的层次。借用生死棺的力量,这是木子和格莱所能想到唯一可以制衡冥王的办法了,三个符文阵属于同一体,任何一个被催动,另外两个都会自然发动起来。刻印在格莱的身上,就是要他在木子已经无法控制身体的情况下发动这献祭符文。

    这是两人最后、最强的手段,但也是必死的手段,献祭一旦发动便无法停止,无论是作为主体的木子、亦或是作为发动者的格莱,都必然会被生死棺那强大的力量从肉身到灵魂完全吞噬掉。可即便如此付出,最后到底是否能制服冥王,无论木子还是格莱都并无绝对的把握,只有实战才能知道结果。

    “你和那小家伙竟有这样的手段,为何现在才用?”冥王似乎已经尝试过挣脱了,竟然失败,但他似乎却并不慌张。格莱一直在观察着他,冥王显然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法动弹,两人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对立站着,可生死的轮盘却早已经启动!不止是两人无法动弹,连同这四周空间的一切冥息竟都已经退散消失,四周安静空旷,场面诡异之极。

    成了!

    没人想死,格莱也不想,更不想直接断了木子挣扎的机会,所以才等到了最后这一刻,至于询问地球的未来,那不过只是稍稍拖延一点准备时间罢了,格莱和木子都太了解冥王,一旦木子的灵魂完全消散,他是不会信守承诺的。

    “废话少说!”看到冥王无法动弹的窘迫,格莱眼中精光爆射,信心已然倍增,身体虽然无法动弹,可利用灵力去加速献祭符文的启动还是无碍,此时厉声喝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献祭符文在他的催动下开启得更快了,冥王背后的生死棺很快就已经开启了一条缝隙,一股强劲的吸力顿时从生死棺中传了出来。

    三者连通,格莱只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正在飞快的流逝,身上原本圆润的皮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焉下去,仿佛连他浑身的气血都在被生死棺疯狂的抽取。而对面的冥王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此时的肉身在无尽冥息的裹挟中,比格莱要强了不知多少,一时间倒还无碍,但却不断的有一股股灰黑的灵魂被生死棺从他身上抽离出来,吞噬进去……

    格莱心中大喜,生死棺自带的献祭符文,威力似乎比他和木子原本的预估还要更强一些。

    原本有些忐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来生死棺确实能降服冥王,这件法器太逆天,其品级只怕还在木子原本的猜测之上,可惜今天却注定会跌落在这地狱岛中蒙尘,也不知要多少个纪元后才能被人发现了。

    生死棺的缝隙越开越大,对血肉生命的吞噬力也越来越强,只短短三五秒间,格莱便已感觉精神意志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被生死棺吸得虚弱。

    “你杀了木子,木子也杀了你!”

    他这残念还未转完,却突然感觉手掌中的献祭符文正变得黯淡、飞快的成片消失,就好像有人用一个无形的皮擦将之从自己的手上‘擦拭’掉。

    是冥王!

    格莱惊恐的发现,冥王的身体虽然不能动,可他所能操控的冥息却实在太强,一团团灰色的冥气凝聚化形,竟化为一只小手,在冥王的掌控下不停的用冥力,一遍遍的擦拭着他的手掌,而那献祭符文的光芒也在冥息的掩盖下飞快的暗淡。

    “逗你玩玩而已。”只听冥王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小孩子的把戏,一个死物竟然妄想对付伟大如我。”

    他话音刚落,格莱手中的献祭符文、包括冥王胸口的,统统都已经彻底消失!随即便听得‘啪’的一声响,开启的生死棺合拢,来自生死棺的吞噬力立消。

    格莱的瞳孔猛然收缩,刚才身体本就已经被生死棺吸了一轮,相当虚弱苍老,此时更是绝望透顶,身体一软,整个人瘫坐到地上。

    他早知自己必死,若是能拖着冥王一起消失,那既是替木子和自己报了仇,也是替地球免了一场大祸。倒不是担心冥王会主动找去地球,毕竟地球并不起眼,冥王不太可能专门跑去一趟,但他却会顶着木子的身份在地下世界大肆杀戮……这笔账,无论是星盟还是地下世界那些受害的强大文明,都必然会统统算到地球的头上,那可绝对是灭顶之灾。

    可没想到,接连搭上木子和自己两条命,却连冥王的一根汗毛都伤不了,这世上强大的终归是力量。

    “我本给了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却不知道这样的机会是多么难得,竟然不懂珍惜。”冥王叹息着摇头,但其实心情不错。因为他能感觉到当木子的意志完全消散后那种自由:“是时候送你上路了。”

    生死棺的威胁消失,四周冥息的笼罩重新覆盖,冥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格莱眼前,看起来不高的身躯,此时却如同山峦一样巍峨,无法逾越。

    死到临头,格莱反倒是出奇平静的闭上了眼睛,没有时间去回味自己这一生,这一刻他想到的竟是曾经在天京时那段悠闲的生活,那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

    “死吧。”冥王扬起了手,一道灰色的冥息猛然缠绕向格莱的脖子。

    嗯?!

    噌噌噌噌!!

    不等那冥息触碰到格莱,几道剑芒已从远处朝着冥王疾射而来,那剑芒来得又快又疾,非但冲击的威力绝强,更带着一种法则的力量,仿佛能无视这世间一切防御,要洞穿一切!

    冥王可不愿用身体硬抗,这毕竟只是刚刚夺舍来的身体,甚至都还没有完成本源意识的最后融合、还没有接受真正冥王复苏的仪式等等。若是一不小心受损,恢复起来极其麻烦。

    此时他微微一诧的同时已然本能的朝后飞退,只听得‘噌噌噌噌’声闪过,坚硬无比的地狱岛岩层在这剑芒面前简直如同豆腐一般柔嫩,地上瞬间就留下了十七八个深深的剑洞。而那抹缠绕向格莱脖子的冥息也已被这剑光强行冲散。

    格莱猛然一惊,睁开双眼。

    还未看到这剑光出手的来源,一个飘忽之声已经先急速冲来。

    呼~~

    一条黑影如疾风般冲至,瞬间横挡在了格莱的身前。

    这是……格莱又惊又诧,只见此时站在他身前的竟然是一个身材略显瘦小的黑泰坦。

    地狱岛上有黑泰坦,而且还出手救了自己?格莱有点无法想象,自己和黑泰坦可没什么交情,何况这个黑泰坦还如此特殊,居然用剑……那些黑老粗不是一向都爱使用威猛的重兵器吗?

    “是你?”冥王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不是那黑泰坦的外形,而是那人身上的气息。

    早在几个月前冥王就知道这气息的主人存在了,通过远古的灵镜在暗中窥探,甚至还想和木子格莱取得联系,可每次都被他在暗中隔绝了。

    冥王认识他?

    格莱猛然感觉到了什么,看向眼前这个在地下世界出了名的暴脾气老黑。

    却见那老黑伸手在脸上一抹,一张面具脱落,竟不是普通的面具,而是带有全身整体的幻化之效。黑泰坦那高大的身躯飞快的缩小了足足两号,变成正常地球人的体型,面容也已显露。

    是王重!王重竟然没死?

    格莱又惊又喜,身陷在恐怖的地狱岛,一个人孤立无援的面对冥王这样级数的大佬,只有他才知道自己究竟在承受着怎么样的一种压力,能在这种时候看到学长,那简直就像是久游的游子突然回到了家,那种温暖和充实无与伦比,让他欣喜无比。

    “王重!木子已经……”

    不用格莱说下去,只看看现场的情况,老王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恐惧?紧张?忐忑?都没有,而是充满了愤怒,不容其他任何一丝杂质。

    自己还是来迟了一步,无论是此前因为兴趣在藏书阁翻看的一些灵魂书籍,还是自身对灵魂的理解,老王太清楚所谓的夺舍了。冥王既然已经敢对格莱动手,且丝毫没有受到身体内在意志的干扰,那木子留在身体里的意志只怕是真的已经完全消散掉了,否则他断然不会对格莱动手。

    ‘我叫木子,我是光头不是秃头。’

    ‘王重,你带可乐了吗?’

    几个熟悉的画面在老王的脑海中闪过,那个总是爱笑的家伙,竟然就这样灰飞烟灭了?而且,被冥王这样的存在夺舍,只怕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那绝对是真正彻底的消亡!

    老王在抑制着,一向天塌于眼前而不惊的角色,此时竟因为愤怒而双手微微有些颤抖。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和那个能灭九阴宗满门的冥王之间的实力差距,他都没有回头去看格莱,只是背对着他说了一声:“船在海边,速速离去,如果我最后没有回来,那就将这里的事儿汇报给星盟,并且告诉马东,他会知道该怎么帮地球避免大祸。”

    “学长……”格莱微微愣住。

    虽然王重看起来已经和上次在天宝街见面时完全不同了,可眼前站着的毕竟是恐怖的冥王,连金丹大能在他手下都不堪一击,学长面对上他……格莱已经从刚才的狂喜中回过神来,他不敢想象,如果连王重都死在这里,那地球才是真正的完蛋了,再无丝毫翻身的余地。

    “别犹豫。”王重打断了格莱:“星盟已经插手,如果地球事先不知道消息,如果星盟不知我们地球在此事上的立场,那地球人只有死路一条!”

    “就算要走……”格莱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他想说就算要走也该是王重走,可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帮王重拖住冥王的实力,那只能是两个一起死。王重刚才就不应该现身救自己,可既然已经出现,那也就只有他才有那么一丝拖住冥王给自己争取离开时间的可能。

    “好一个兄弟情深。”冥王笑了起来:“可惜全都是白费功夫,只靠那么一截用阴木挖空的破船,你或许可以硬抗冥气怨念渡海,但格莱?桀桀桀桀,他可没这个本事。”

    阴木船?是九黎战船吧。

    格莱对地下世界那些能横渡冥河的法器相当了解,一听就知,冥王说得没错,自己确实没有单独横渡冥海的实力。几次深入冥海,都是靠着木子的保护……这样也好,虽说浪费了王重的一番心意,甚至有可能因此致地球于险地,但至少自己现在不用纠结了。

    他拖着虚弱苍老的身子站了起来,悄然立在王重身侧。

    王重则是眉头微微一皱,只看格莱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说的只怕是属实,而且居然知道九黎战船的事,只怕整个地狱岛都在他的监控之中,那自己靠岸登岛时估计也就已经暴露在了对方的感知中。

    “你早就知道我来了。”

    “当然。而且是在你还没到地狱岛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至于后面,你何时登岛、都做了些什么,你以为能逃得过我的耳目?”冥王淡淡的说道:“否则你以为我为何挑在这时候对格莱动手?只是想在你来之前,给你送一份儿大礼罢了,可惜你的速度比我预想中要快一些,居然让你救了人……”

    王重的目光冷峻,格莱的心中却是微微一动,冥王之前在骗自己?他并不是因为木子,而是因为王重的出现才对自己动手?那是否意味着,木子的残魂还并未完全消散?

    “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不少有趣的东西。”冥王的心思已经完全没在格莱身上,反倒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王重,事实上,这几天他除了在消除木子的残魂,也是在等待王重。

    这是一个让他很感兴趣的地球人,和木子格莱之间的关系是其次,关键是他之前只是一个小小虚丹,可却竟然能动用‘照天镜’,那是它故意放到冥河中让木子捞到手的,那虽只是天界一些人物的小玩意,但却也并非普通人可以动用,甚至都与灵力强弱无关,本是给未来的自己准备,却没想到木子和格莱将之转送给了王重,而王重居然还真使用得了,这些地球人身上的秘密一定不少。

    “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你一定也从我身上感觉到了最精彩的部分。”

    “哦?说来听听?”

    “杀你的意愿。”老王话音方落,手中潜龙剑已然震鸣颤动,面对这个杀了木子的罪魁祸首,他实在是一秒钟都等不下去!

    四周无形的冥息和杀气猛然为之一凝,仿佛被潜龙剑的剑势所牵引住,大片空间落入王重的掌控中。

    可这样的掌控仅仅只是维持了一秒,随即那种掌控感便荡然无存。

    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前所未有,即便是之前自己实力低微时面对的幽冥长老,破解自己的三剑式也是花费了一番手脚,而且破招的脉络有迹可循。根本就不像现在,老王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如何破解的,只感觉在一股诡异的力量干扰下,所谓的剑势直接消散,甚至力量都无法透出潜龙剑外!仿佛剑招被封禁。

    “他能掌控冥气,有冥气的地方,尽皆都是他的法则领域!”格莱的声音在老王身后迅速响起。

    法则领域,那是完全凌驾于金丹强者之上的境界,所谓的言出法随,金丹强者只能是小范围、有限制的使用,可在法则领域的范畴中,领域的主人则就能做到真正的言出法随!一言定法则,他说没有剑势,这法则领域中就无法诞生剑势!

    “哈?哈哈哈哈,很多人都想杀我,可最后死的却都是他们。”冥王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你们始终不明白神和凡人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

    随着他话音响起,四周的冥息毫无征兆的便笼罩上来,老王真身猛然开启,可那闪耀的能量双翼还未曾展开,便被四周那厚重的冥息死死裹挟住、压制住。

    言出法随!

    周围的冥压在顷刻间疯狂提升,十倍、百倍乃至千倍!

    刚刚突破实丹的老王连金丹亦可斩杀,可此时还未动手便已感受到了那绝对碾压级的压制!疯狂增加的冥压只一瞬间便已到了自身承受的临界点上,空气中的冥气浓郁得宛若实质钢铁挤压过来,大地的重力则是让王重如同背负了上千吨的重物!

    从一开始逐渐掌握了身体和意识的冥王就在逗着玩,刚刚复苏的他玩心很重,论实力,他是碾压这些蝼蚁的,另一方面也就是这脆弱的身体,虽然生命烙印难得的匹配,但过度使用力量,这难得的肉体就会崩溃,不过神殿之内必然有他想要的东西。

    王重的脸色急变,只感觉身子猛然被定住,不能动弹。

    他对冥王实力的预估还停留在对方灭九阴宗那一战时,虽凭借冥河的力量颠覆其山门,但根据幸存者描述后在地下世界流传的版本,冥王自身的战斗力并不算特别强,而且他用的是木子的身体,力量的强度和肉体必须匹配的,但显然他是低估了对方的力量层次。

    光是那恐怖的冥压就已经让老王几乎无法动弹,甚至连体内的灵力都运转不畅,真身的翅膀都无法展开,旁边的格莱更是已经被强大的冥息死死的压趴在地上,连呼吸都已经困难起来,冥王似乎有意维持着格莱的生机,不想让他轻易的死去。

    但坐以待毙可不是王重的习惯,不论冥王有多强,他是绝对不会放着木子不管的,所以在来的时候,王重并没有考虑生死的事情,如果死亡是最终的归途,至少怎么死他可以选择!

    全身的每一寸肌肉乃至每一分灵力都已经被那冥压给捆缚住了,但魂海还是自由的,他赶来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龙气对于邪气、死气、冥息有着先天的压制,而是非常针对的那种,这就是杀手锏,拼一把!

    一个龙印的半截龙头在脑海中艰难凝聚。

    这太难,肉身和实丹正在承受的压力太大,分耗了太多的心神和精力,那半截龙头才刚刚凝聚便在剧痛中消散。

    “哦,竟然是双层灵魂,有趣,有趣!”冥王的眼中带着一丝戏谑的嘲讽,也有着一丝浓厚的兴趣。

    作为这片空间的主宰和掌控者,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王重在做着怎么样的挣扎,在这个世界灵魂分层次的屈指可数,即便很多金丹也不会有灵魂层次的叠加,而眼前这个卑微的小家伙竟然还有隐藏的灵魂层次。

    只是对方对力量的运用层次太低了,反倒是这家伙的肉身却是堪称极品,对冥息的亲和力虽然不如木子,可也至少在格莱之上。并不排斥冥气,甚至可以做到主动吸收!这一点很难得,地下世界那么多生灵,能做到这一点的其实屈指可数,冥王之前只找到两个,木子和格莱,可现在又来了一个,并且,这三个竟然还都是地球人,这让冥王都忍不住对地球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第三天万字大章,求一张月票,感谢!ps:今天是s8总决赛,骷髅在仁川现场为IG加油,8年等待,LPL对冠军的渴望,IG加油,翻过最后一座山,全世界都会知道你们的名字!如果夺冠,明天两万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