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一样的地球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小子似乎比传闻中要强上不少,站在自己的冥吸轮转大法范围中,竟然没有丝毫不适之感,浑身的灵力内敛,浑圆一块,居然让自己的冥吸轮转大法有种无从下口的感觉。

    “你认得我。”此时四周已没了旁人,王重才缓缓开口,巴彦长老不想让旁人知道王重的身份,王重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否则一旦让星盟知道自己未死,还出海去找木子,星盟那些高层会怎么想?即便没有火魔血魔二族在旁边推波助澜,也必然不会有人觉得自己是去帮星盟‘平事儿’的,而会认为自己是勾结祸乱地下世界的冥王意图不轨,对这种极度危险分子,星盟的态度向来都是先杀了再说。那只怕还没等自己从地狱岛回来,星盟对地球的征伐令就已经先摆上货架了。

    “伪装成黑泰坦,还跑来出海,你的身份一点都不难猜。”巴彦长老的眼中闪动着异光:“我只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在冥河中活下来、并且短短月余便伤势尽复的?难道你们地球人和这冥河还真有什么渊源?”

    “就算有,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不过是我的一点小小好奇罢了,你说不说都无所谓。”巴彦长老左手已经扬起,那螺旋的幽光黑气在他身前凝住,仿佛受到他手势的牵引,变得沉重。

    王重的出现对地下世界如今的格局影响太大,所有等着从中分一杯羹的宗门都不会愿意看到,他必须死!

    “好不容易在冥河中逃得一命,竟然还敢回来?那我就再帮九阴宗送你一程!”

    哗。

    巴彦长老左手一扬。

    轰!

    和先前那随意的牵引不同,整片黑气范围不再只是毫无目的的弥漫,而是猛然凝聚,然后产生一股恐怖的吞噬和腐蚀之力。

    呼呼呼!!

    这沙滩边上本是有不少异种生物,此时被那吸力刚一笼罩,整个身体的精华瞬间就被吸食一空,原本的五彩斑斓变成死灰般的色彩,丧失一切生命特征,然后化为灰烬随风飘散。

    原本已经站到极远处的那些宗门子弟也是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已经站得够远了,吸力几乎都到不了他们处,但仍旧感觉到自身的生命力在不断的缓缓流逝,只能一退再退,疯狂避到足足二三十里外,才一个个惊魂未定的停住脚步。

    金丹大能,特别是像巴彦长老这种修‘术’的金丹,一旦出手就是天崩地裂,方圆十里内都绝对没人敢靠近分毫。

    那个倒霉悲催的黑泰坦不过实丹之境,面对这等恐怖的针对灵魂和生命力的攻击,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不对,巴彦长老还在继续,难道那黑泰坦还没死?

    场中心处,老王的真身早已在对方发动攻势的瞬间便已显露。

    即便已经蜕变为实丹,可是面对一位成名已久的地下世界金丹大能,老王也没有任何托大的本钱。

    两片能量翅膀在他身后微微一展,静观风雨,原本灵魂抗性就强,真身显露之下,抗性更足,任那四周古怪的腐蚀吞噬之力纵横,老王的身体和灵魂却宛若旋涡中的磐石般巍峨不动。

    巴彦长老的嘴角微微一翘,倒是并不意外。

    传闻中这地球王重面对幽冥长老时仅只是个虚丹而已,就已经能和幽冥长老过上两招,此时既已凝聚实丹,实力理应更强。

    若是在平时,巴彦长老或许会升起些许玩弄之意,毕竟像王重这种可以和金丹大能略微抗衡的实丹可并不好找,欺凌这等天才对巴彦来说可是一桩乐事,可此时情况不同,他不能折腾太久,一旦打斗的动静引来冥海城其他金丹强者,很容易便会发现王重的身份。那自己灭杀王重的事儿可就怎么都包不住了,万一传到天门耳朵里,特别是万一传到那冥王的耳朵里……想想前面的九阴宗,只要冥王一天没死,那都没几个人再敢当众杀死一个地球人。

    必须速战速决!

    一丝厉芒自巴彦长老的眼中闪过,身上的冥气陡然调转。

    轰!

    只见有一股滔天黑焰自他身上猛然升起,紧跟着,那不足两米的小小身躯猛然膨胀,人形变兽态,竟是一只古怪奇兽!

    它长着羊的身子,眼睛在腋下,虎齿人爪,身形足有五六米高、七八米长,长着硕大的滚圆头颅和一张无比巨大的嘴。

    饕魔真身!

    嘤嘤嘤嘤嘤~~

    它的叫声宛若婴儿的哭声,而与此同时,那硕大的嘴巴猛然张开。

    冥吸轮转大法——吞天!

    这次可不止是吸食生命力,那简直就宛若是一个小型的黑洞,连正常的物质都要吸收!

    四周那些营帐本是用大钉牢牢的钉在数米深的地下,可此时被那吸力一拽,直接就连营拔起,被巴彦长老的大嘴吸去,可别以为会撑坏他嘴巴,但凡是被他吸收的物质,还未到他口中近处,就已经化为只有正常百分之一大小,然后没入他那口中黑洞、消失得无影无踪!地面根本就站不住,连地皮都被它吸走!

    老王也是身形猛坠,能量双翅不停的拍打,悬在空中与那吸力强行对抗。

    “吃掉你!吃掉你!吃掉你!”

    疯狂凄厉的声音混杂在那吸力中传来,带着一种对灵魂的震撼影响,只一瞬间,老王就感觉整个灵魂都被那股吸力直接死死拽住,要强行将灵魂拉出自己的身体外!

    “沉!”王重心沉力聚,稳定灵魂。

    面对这样的招数想着回避或化解是没有意义的,若不能正面抗住,其他一切花招都只是慢性死亡。

    他见过拉薇尔的金丹,而且是那种深入的‘见’,这是寻常实丹不可能拥有的经历,那样的金丹代表了地界的顶尖水平,也是一个衡量的最高标杆,这让老王对金丹有着一个非常直观、非常准确的认知。自己现在的实丹虽然没有达到金丹的质地,但当真身显露、实丹催发时,给老王的感觉是并不比普通的金丹逊色,如果动用龙印的力量,甚至更强!

    像巴彦这种,给王重的感觉距离拉薇尔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自己完全可以从正面对抗。

    能量双翼上的元素之力不停催发,混合着灵力以及灵魂的力量,汇为一股,整个身体乃至灵魂瞬间稳固了数倍有余,原本都快要被拉出体外的灵魂霎时间归位。

    “嘿嘿嘿,小子,给你上点正餐!”巴彦那婴童般尖锐的嗓音炸响,对方居然可以第一时间抗住自己的冥吸轮转功,但以为这样就行了吗?

    何为冥吸轮转功?

    冥吸只是前段,真正的强大之处在于轮转!

    四周的黑气开始宛若鲸吞般往巴彦的身上不停灌涌,就宛若是一种滋补力量的补品,让他的冥吸功力量再升!

    只见巴彦那饕魔真身的身体中,竟也有一股灵魂在微微透外,但和王重被拉出体外一半的灵魂不同,它是主动脱体,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这两个灵魂捆绑,拔河一般要将王重的灵魂强行拉扯过去!

    冥气对灵力,灵魂对灵魂!

    冥吸轮转大法的威力瞬间增强,对面那小小实丹的灵魂再次被拽出一半到体外,灵魂一旦脱离身体,就宛若是失去了遮衣蔽体的防护,黑色的冥气中自有一股力量开始蚕食那灵魂,从灵魂中抽离出一股股旺盛的生命力和灵力,融入那黑气,反过去滋补巴彦。

    而与此同时,两个相互拉扯住的灵魂产生了一种诡异莫名的吸力,牢牢锁定拽住。

    巴彦舒坦极了,对方的名声在外,虚丹境就敢来地下世界闯荡,还在幽冥手下逃得性命,那必是有一番非凡技艺。如今晋级实丹,实战力、逃命能力肯定都不可小觑,若是用常规手段,自己要想收拾对方只怕得费上不少功夫,甚至有被对方溜掉的可能,但现在……

    当冥吸轮转大法成型,灵魂锁定的局面已成,两人的身体都再难动弹,再无力摆脱这样的局面,身体只是本能的在催发灵力,灵魂的拉锯才是交战的中心。

    对付一些高手时或许还不敢这样直接来,但对付这些稍逊于自己的家伙,巴彦却最喜欢用这招。

    让对方的力量、技巧发挥不出来,硬逼得对方和自己拼灵魂、拼力量,而且灵魂的拉扯还能让对方根本逃不了!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最简单粗暴的,往往也是最稳妥的方式。自己最强的就是灵魂,哪怕面对同级的金丹都很少有比不过的时候,何况只是一个小小实丹?

    天才又如何?能在虚丹境就领悟自己的术又如何?任你天赋纵横、战技逆天,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等死。即便这小子的灵魂能抗,区区实丹的灵力储备也根本扛不住多久,十秒?二十秒?

    还没等巴彦这念头转完,他就发现对方竟然再次诡异的顶住了自己的吞吸,似乎有点勉勉强强,那个人类的灵魂确实很奇怪,沉厚敦实,完全没有普通灵魂那种飘忽无力的感觉。

    巴彦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可没时间慢慢和对方磨下去,如果所料不差,只怕那些宗门子弟已经将此处的消息汇报到宗门中去了,这里距离冥海城不过数十里路,再有三五分钟,必然就会有人前来。

    “好小子!有点门道!”他一生厉喝,饕魔真身再度暴涨了一截,力量大增。

    四周霎时间便飞沙走石,恐怖的吸力已经扩散到周围近二十里范围,可还是不行!甚至,这次增强连将那个地球人的灵魂拉扯出体外都做不到了。

    他的灵魂异常稳定,非但无视了自己冥吸轮转大法中的吞噬和腐蚀能力,而且力量也不输自己。

    王重的脸上云淡风轻,先前灵魂被拽出体外不过只是事发突然罢了,和自己拼灵魂的抗压能力?早在自己还在地球上只是个铸魂期的弱鸡时,就没有怕过这方面的东西!至于身体的力量,只能说巴彦太失算了,老王这个实丹可是自认为能与普通金丹媲美的!力量层级上也绝对不输。

    只是短短十几秒的变化,巴彦的脸色已不再像之前那么轻松,他不敢相信一个实丹竟能在灵魂层面和力量层面上和自己抗衡,对抗是自己发起的,自己占据着绝对的主动,竟然拿不下一个小小实丹?!对方一定是使用了什么秘术。

    可恶的杂鱼!

    巴彦厉声道:“小子,你在燃烧你的实丹与我对抗?区区实丹,够你烧多久?”

    “燃烧实丹?”老王的声音非但没有丝毫勉强,甚至还显得比巴彦更加轻松:“你也配?”

    话音方落,龙印在脑海中成型,一丝金色的灵力已然加入了拉锯战中!

    力量平衡的天平瞬间就出现了倾斜。

    巴彦只感觉对方的力量猛然增强了数倍有余,力量、灵魂都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王重的灵魂竟然在这种拉锯中缓缓归位,反倒是自己的灵魂在纠缠中被对方死死拽住,隐隐有脱离之险!甚至,他感觉到对方那丝金色的灵力对自己竟然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克制,让自己厌恶,不愿触碰、本能的想要避开!

    高手相争相峙,有一方的力量突然倍增,而另一方则出现畏惧退缩之意,结果可想而知。

    巴彦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小小实丹能抗住自己的冥吸轮转大法已然是不可思议,竟然还能在拉锯之后有如此爆发,这哪是什么实丹?就算是地下世界大多数金丹强者都未必有这样的灵魂强度和灵力储备!

    “起!”这种情况,一旦失势那便是兵败如山倒,巴彦最擅此道,深知其中凶险,此时哪还敢大意,一个冥印加持,有黑色的符文瞬间映照到了他的体内金丹上,宛若给他的金丹打上了一个印符。

    金丹秘法,献祭!

    他说王重燃烧实丹不过是用言语试探,可现在,他自己倒是非燃烧金丹不可了!

    拉锯中力量层级瞬间增强,非但稳住局势,甚至倒过来又隐隐占据了些许上风,再次掌控了主动。

    无论虚丹实丹还是金丹,用秘法燃烧透支固然可以在短时间得到强大无匹的爆发性力量,但一来这种力量的时效有限,二来但凡是燃烧自己的丹道,那就宛若是燃烧自己的生命!对金丹强者来说,连身体都可以随意更换,但金丹却是生命的本质,有生命烙印在其中,一旦透支,那种损伤几乎是不可修复的。

    对付一个小小实丹,自己竟然要付出如此代价?!

    巴彦已然怒极,可还没等他将自己的怒火倾斜出来,恐怖的事实却让他瞬间清醒。

    即便自己付出了如此代价,可也仅仅只是占据了些许上风而已!那个小小实丹的灵魂体只是被他微微拉扯出体外数寸,便裹足不前,宛若是在他的身体里生了根,而且整个灵魂浑圆无暇,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的破绽或漏洞可以让自己抓取,也完全吸取不了对方的生命力。

    四周那些被他转化的黑气虽然仍旧还在滋补他的身体,但已经变得越来越少,范围也越来越小,得不到敌人生命力的补充,这些黑气无法自然再生,用一分就少一分。

    自己燃烧金丹,竟然都无法制服这家伙?!

    不,何止是无法制服对方,刚才那一瞬间的占据上风竟然维持了短短十几秒,当金丹燃烧的那瞬间爆发之后,自己的力量在缓缓回落,对方却是恒定不变的持久!

    这是一个实丹?!能维持如此长久的持久力,对方必然不是使用类似燃烧生命的秘法,而是靠他实实在在的自身力量?

    王重刚刚进入实丹,正好需要一个对手检验自己,这个巴彦简直是送上门来的,他很想见识见识对方的家底。

    而巴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金丹燃烧自己生命力,竟然都无法和一个实丹抗衡,这家伙究竟是个什么鬼?!

    不仅如此,巴彦甚至感觉自己的眼前开始出现了些许幻觉,他仿佛看到了诸天神明就站在自己的眼前,且正在联手向自己施压,自己对抗的竟然是这整片天地!

    巴彦很清楚的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并非现实,可那又怎么样?灵魂攻击的另外一个凶险境地,在灵魂力量拉扯的时候,产生幻觉是最致命的!这代表着你的力量已经失衡、灵魂已经不再清醒纯粹……

    轰!

    他毫不迟疑,又是一个秘法烙印打到了自己的金丹上。

    短时间内金丹二次燃烧,即便对强大的金丹强者来说也是要命的事儿,即便扛了过来,往后也会产生不可修复的伤势,实力下跌个两三成且无法恢复都算是轻松的了!可他没办法,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个已经快要渴死的人,就算明知道眼前是一杯毒酒,为解喉咙之痒,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已经开始缓缓出现倾斜的力量平衡再次被拉回了平衡线上,甚至又隐隐被巴彦板回了一点,可这次,回跌的速度却比上次还要更快。先前金丹的燃烧损伤都还未曾平复,立刻接上第二次。

    老王仍旧是不动如山,脸上虽平静如水,但已经有压力了,龙息真身已然开启,面对这地下世界的金丹大能,老王也是想好好检验一下自己究极的力量极限,他已是毫无保留,在对方力量层面和灵魂层面的双重压迫下,无论是自己的实丹还是神化细胞都已经被催发到了极致。

    那是一种极限,感觉自身绷在一根高压的钢丝上,游走在危险的边缘,但却也无比的畅快舒坦,如此强大的力量,与一位金丹大能正面抗衡,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到极致,那种势均力敌甚至还隐占上风的感觉,除了痛快还是痛快!

    他并不着急,论消耗、论蚕食、论恢复,实丹确实是无法和金丹相比,先天质地上就差了一截。但自己却多了一个个自成内天地、自然运转神化的细胞,有什么灵力恢复是比拥有数以亿万计的神化细胞同时作用更快的呢?

    持久的消耗维持了七八秒,当第二轮金丹燃烧的爆发性力量也消耗一空时,巴彦一咬牙,第三道秘法烙印在金丹中凝型!

    但这次,还不等那秘法烙印映照上金丹之上。

    咔咔咔咔……

    连续的透支损伤加上高强度的持续压力,巴彦直接已经听到自己的金丹上出现那种裂纹的声音,让他脸色急变。

    本就已经不支,再出现心理的变化……

    灵魂和灵力的比拼,外人看似无聊,只是两个人影矗立,可实则却最为凶险,一旦落入下风,那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万难有一丝翻盘的机会!

    巴彦原本骄傲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冥吸轮转大法无法制服敌人,立刻便转化为了一种反噬,再加上王重的蚕食。

    霎时间,兵败如山倒!

    空中无数黑气在顷刻间隐没入巴彦的身体,就好像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紧跟着,饕魔真身消散,一个灰色的灵魂体猛然从巴彦的身体中被拽扯了出来,飞向王重,而巴彦的身体则是直挺挺的往地上一栽,扑倒在地。

    败了?!堂堂金丹大能,竟然败在一个实丹手下,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输在纯粹的灵力和力量比拼上,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啪!’

    王重只感觉四周的吞噬力一消,整片空间中原本那飞沙走石的异象也是瞬间消散,空中有无数尘土跌落到地面。

    他左手一探,灵力在掌中横生缠绕,一把便拽住那倒飞过来的灵魂体的脖子。

    失去了肉身的依屏,无根的灵魂就宛若是纸张一样脆弱,或许那种强大的灵魂在纯魂体状态下仍旧可以进行灵魂攻击、甚至是制造幻想等等,惊吓普通人甚至是夺舍,也就是所谓的鬼魂,可一旦遇到向王重这样的强者,灵魂攻击既无任何作用,那就宛若刀下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王重能感觉到拽在手中的巴彦灵魂在疯狂的挣扎,但对自己来说,那挣扎力量却和一只蚊子没什么区别。

    “饶命!殿下饶命!”

    灵魂体的巴彦,脸上的那丝傲色早已是荡然无存,变得惊恐而畏惧、惊慌失措:“不要杀我!我有渡河法器,可助殿下出海!”

    王重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杀了你,我自然可以在你身上搜到。”

    “不!不不不!”巴彦惊恐道:“殿下你就是搜到也没用!那是法器,我冥火宗的九黎战船法器,上面有我的灵力烙印,若没有我解开法器烙印,殿下就算得到了,也无法使用!我愿以此物换命!”

    王重的眼睛微微眯起。

    但凡法器都有使用者的烙印,不解除烙印无法使用。当然,这种普通的法器烙印,随便找个炼器大师就能轻易解开,可老王现在急着出海,可没那时间慢慢去找炼器大师。

    没有迟疑,老王虚手一指,一股灵力透射,瞬间刺穿巴彦身体的魂海。

    ‘啪’

    一声脆响,金丹破碎,没有灵魂的加持,一切都是那么的脆弱,否则即便是那已经出现裂痕的金丹,都足以比地界最坚硬的物质更加刚硬,老王要想毁掉还真没现在这么容易。

    “啊啊啊啊!”巴彦宛若杀猪般嚎了起来:“小畜生竟敢……”

    “小心点说话。”不等巴彦嚎完,王重的声音已淡淡的响起:“是要命,还是要找死,都在你一念之间。”

    用这金丹的命来换一条船,老王是没什么在意的,不过破掉对方金丹却是必然,否则若是他回到身体后立刻反悔,自己要想再将之擒下又得花费好一阵功夫。对方有杀自己之心,毁他金丹算什么?

    说话间,王重已经松开了拽着巴彦灵魂体的手。

    巴彦的肉身本就未亡,此时失去了王重的拉扯,那灵魂体瞬间弹回他体内,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身来。

    到底是金丹大能,实力先不说,眼力价却是有。

    自己金丹已经被毁,虽说曾经的金丹肉身还在,但实力上已经宛若一个废人,别说面对王重,此时就算随便一个实丹恐怕都能蹂躏自己。

    对方说的没错,到底是选择找死还是苟延残喘的再活个几十年,都在自己一念之间。好歹还留了副金丹肉身,若是不招惹祸端,靠着这金丹肉身的寿元,平平安安也仍旧可以活上好几十年,甚至也有可能找到复苏金丹的方法……

    希望,往往是苟延残喘的动力。

    “希望你谨守承诺……”巴彦深吸口气,居然没有多余的废话,也是接受得快,直接从空间戒子中取出一物。

    只见那是一艘宛若巴掌大小的船具模型,这是法器的原本形状了,巴彦说的没错,若是不得他的解封,王重还真使用不了。此时他金丹破碎,灵力早已不再,直接割开自己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其上。

    鲜血中自然也有他的生命烙印,瞬间解开了这战船的封印。

    嗖!

    只见那战船模型猛然变大,有三米长,一米宽,外形看起来宛若一只小舟。

    冥火宗,九黎战船!

    “好东西!”老王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地界各大宗门都是建立在冥河各处节点之上,靠近冥河边,自然也会有各种需要和冥河打交道的时候。对普通人来说无法碰触的冥河,各大宗门显然都是各自有一些妙招手段的,而这九黎战船便是冥火宗的独门私藏。通体用整根的九黎木来打造,本身便带有极强的适应冥寒力量的能力,且上面还有无数符文密布,足可抵御冥河中那些水流的冲击和腐蚀。不过,也仅仅只是抵御冥水冲击腐蚀而已,并无其他的保护,比如冥息冥压、比如冥河意志的侵袭等等,这战船便无能为力,只因根本无法在如此狭小的船身上镌刻更多的符文大阵,没办法,九黎阴木实在是太少了,想找一根大的更是不易……

    但这对老王来说已经足够,他本就不怕冥水以及那鬼怨的侵袭,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可以承载的运输载体,否则冥海中无法飞行,要靠自己游到地狱岛去的话,那可就真不知得游到猴年马月了。

    他伸手接过那战船,偌大的沉重船身,单手就直接托举过顶。

    他是时间紧迫,木子和格莱那边情况未知,天门的天尊小队也随时待发,自己必须得争取每一分每一秒。

    此时连看都没看旁边的巴彦长老一眼,就宛若这堂堂金丹大能不过只是一只杂鱼蝼蚁,他双翼微微一展,整个人腾空飞起,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那冥海深处猛然窜进,一掠而过数里,才见那空中的光华黯淡,从空中飘落下来。

    ‘噗通’一声溅水的轻响,九黎战船陈列海上,空中的光影飘落,随即灵力驱动,裹挟着整只九黎战船,分滔破浪,朝着冥海深处进发,转眼间便隐没在那滔天的黑色冥息之中。

    这地球人竟然信守承诺没有杀掉自己,但巴彦有点不可思议,而后面那一幕更是瞠目结舌,能抵御冥气的侵袭,和分流冥海破浪而去,将冥海中这些恐怖的海水当做普通水流,这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冥水厚重,谁能轻易分开它们?除非是对冥水有着极其深刻的认知才行,可要想到这种地步,哪怕是地下世界无数以冥息为本源来修行的强者都不行。

    此前只有冥王一人能做到,可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王重!而且要知道,王重本是地界天门的人,修行的是正统灵力而并非冥气,这都能行?!

    这些地球人……都是怪物吗?对冥水的掌控有着如此天赋。

    只是三五秒的呆滞,巴彦已经回过神来。

    相比起感慨这地球人的变态,对他来说更要紧的事是立刻离开这里!曾经身为金丹,巴彦也是嚣张跋扈一时,在地下世界得罪过的人可不少,若是让人发现自己金丹破碎……

    快走快走!

    可他脚步才刚刚抬起,两股强大的气息已然从远处掠来,迅速的出现在空中。

    “巴彦,是你?你在和谁动手?”

    “嗯?你……”

    能如此迅速的飞行,空中那两股强大的气息显然都是金丹无疑,而且,还是巴彦的‘熟人’,平时表面上貌合神离、背地里勾心斗角那种熟人。而最后那声耐人寻味的口气,更似乎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该死的!竟然来得那么快!

    “呵呵,巴长老,”空中那金丹强者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是过来做什么的了,只是心情畅快,声音愉悦的说道:“听说上次各宗清理九阴宗残骸废墟时,巴长老曾找到过不少好东西,相请不如偶遇,可愿与小弟分享一二?”

    分享?明抢吧?!

    巴彦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就已经变得白纸一张了。

    完了!

    ……………………

    那是一座深褐色的岛屿上。

    地狱岛历来都不是一个冷清之地,地下世界虽然鲜少有人的足迹到达此地,但却并非完全没有,早在无数纪元前就已经流传着各种关于冥海深处三大绝地的传说。

    传说中冥王曾在地下世界现过真身,这里就曾是冥王的宫殿,而因冥王的古怪癖好,他在这里培育了各种各样强大的杂交物种。

    有长着三颗巨大头颅的火焰地狱犬、有用恶魔与天女杂交出来的魅魔……所有一切你所能想象到的和黑暗地狱有关的恐怖生物,其实它们大多数的起源都是源自于此,而且那些所谓的传说还只是此岛的冰山一角。

    这些变异的物种原本只是冥王的私藏,可随着冥王消失,无尽纪元中,这些变异物种有逃出地狱岛流落到外界的,在外界开枝散叶甚至留下族群和传说,而大部分则是在地狱岛上自行生衍繁殖,让这里早已变成了怪物的天堂。

    而在这岛屿的最深处,在参天树林的包围中,一座早已破败的宫殿矗立,经历了无尽纪元,这本该辉煌的宫殿早已是残破不堪,也无任何神光透出。但或许是因为遵循着曾经的习性以及骨子里对冥王的畏惧,让这破败的、毫无任何力量的宫殿成为了整个岛屿所有怪物共同守护着的中心,只有越发强大的怪物才能盘亘在更靠近那宫殿的地方,这让整个岛屿的怪物显得阶级森严。

    地狱岛很少有外人进来,有时候一两个纪元都不会来一个人,岛上的怪物势力分布已经有很久没有改变过了,相互间争斗了那么多年,哪一个族群有多强、有多少实力和底牌,所有怪物都是心知肚明、相互忌惮,轻易不会开启战端。除非是某一族群中突然冒出个超级逆天的强者,才能小小的打破一下这种格局,让自己族群的地盘往更靠近宫殿的深处前进那么一两步,但这种事儿,往往一个纪元内最多也就一两次,这让地狱岛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沉浸在一种相对的平静中。

    可今天,这种平静注定是要被打破了……

    茂密的树林中,一只体型庞大的三头地狱犬正在瑟瑟发抖,在它身前站着一个背着古怪木盒的光头人类,而在那光头人类的身后,它那原本强大的族群,足足数百只地狱犬已经变成了一地毫无生命气息的尸体,血腥味遍布,所有的地狱犬都是被那灰色的冥气缠绕住脖子,然后将地狱犬那粗如树干般的强劲脖肌生生拧断!扯得头颅乱飞、血溅满地。

    那光头人类面带笑容,柔和的声音听起来却有种魔鬼的感觉:“降服?或是死亡?”

    那三头地狱犬的眼中通红,兽类也有着各自的守护,早已诞生灵智的它们,其实比很多人类更看重族群的概念,它在战栗中挣扎着,似是在和自己的恐惧做着抗争,紧跟着,眼中血光猛然一闪,狰狞的獠牙龇露,有一股庞大的、足以媲美金丹强者的血气从它身上散溢!

    可还没等那散溢的血气凝聚完毕,只听‘咔擦’‘咔擦’‘咔擦’三声脆响,那三头犬的瞳孔猛然收缩,所有凝聚的力量从它的身体里迅速消散,三颗狗头如同拔葱般从脖子上被扯落,鲜血喷出数十米高!

    轰隆隆……

    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发出巨响,光头人类微微一笑:“作为一条狗,竟敢对你的主人露出獠牙,你该死。”

    “杀戮只能暴露你的胆怯!”那光头的身后,一个紧紧跟随的人类开口道:“木子,我知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不管发生没什么,一定要坚持住,他一定会来的!”

    “木子”桀桀笑了起来:“你没有感觉到他对你声音的反应已经完全没有反应了吗?放弃吧格莱,木子已经不在了,你的天赋不错,如果你效忠于我,我会让你成为我在这个世界的代理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如果木子真的不在了,你会毫不犹豫的杀掉我。”格莱冷冷一笑:“你能继续如此忍受我的念叨,唯一的原因就是木子还在,他在本能的抗拒。”

    “一再的挑衅。”冥王淡淡的看着他:“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真的将你杀掉?”

    “呵,木子将你从冥河中捞出来,若非木子,你永远都感觉不到这个世界的精彩,像你这样愚蠢的低等生物,如何明白我们的意志,无论你怎么模仿,怎么展现,都只是自卑的表现罢了。”格莱淡淡的说道,眼神中丝毫不掩饰对冥王的轻视。

    “……你确实很聪明。”光头笑了起来:“想要激怒我杀掉你,好激起木子最后那丝意识的反抗?”

    “你敢吗?”格莱的声音异常平稳:“你不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吗?”

    “呵呵……和聪明人还是不要说谎的好,否则会很累。”冥王笑了起来:“你猜的不错,木子并没有完全消散,但不要觉得这是我唯一不杀你的理由,小格莱,我是真的欣赏你,想要收你入麾下。否则,即便是杀了你激起木子那丝残余的意识又如何?只是那么一点点残余的意志,就算觉醒了,你以为他还真能反抗得了我?”

    “那你就试试?”

    “…………看来你只是假聪明。”冥王诡异的笑了起来:“也不怕死。但越是不怕死的人,往往死得越惨。呵呵,在我身边呆了这么久,难道你不知道死亡有时候也是一种解脱?”

    诡异的声音让格莱都忍不住微微一凛,冥王的手段他已经见过了不少,特别是来到地狱岛后的这两天,那种生不如死的场面,就算是格莱都会看的头皮发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