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八十四章 地狱无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是星盟的使者!捆缚星盟使者,你等可知罪?!”

    马东轻蔑一笑,这里昂如果真是星盟的使者,那就会直接和地球高层交涉,而不是选择和希伯威合作了。他显然没有一个正式的身份,擅自闯入地球,等若擅自闯入了他人领地。而面对一个非法入境者,地球方面只要不怕对方私下报复,根据星盟律法完全有权利自行处决!

    马东不开口,四周也是寂然无声。

    里昂的脸色一变再变,六芒困神索的威力还在不断加强中,这玩意,越挣扎缠得越紧,而且一刻不停的吸食着自己的灵力和能量,里昂甚至都已经快维持不住自己的真身。而随着希伯威死掉,在场所有地球人的目光都朝自己看过来,和之前的眼光相比,此时这些地球人的眼神已经变得炙热而大胆,富有侵略性!

    里昂瞬间就明白了,捆绑?擒拿?

    错了,对方根本就没有放过自己性命的打算!那个叫马东的地球人,他要想杜绝地球今后出现如希伯威这样的叛徒,那就要将地球推到和血魔族绝对的对立面,让地球人再也不敢相信血魔族会真的收编他们,而要想做到这一点,杀掉自己这个血魔族人就是最好的选择。

    里昂愤怒、惊恐,奋起全身的余力想要再做一番挣扎,可在那六芒困神索前却是毫无寸功。六个虚丹牢牢的掌控住了这件组合法器,就那么将他捆缚着,任由法器慢慢的蚕食着他的灵力和生命力……

    整个废墟般的广场上安安静静,从希伯威死,再到里昂那漫长的被蚕食,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

    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甚至是胆战心惊的看着,在消化着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和信息,同时,再看向马东那张似乎古井无波的脸时,所有曾经自认为只是给王重、给王战封面子的元老们都战栗了。

    毫无疑问,这几个虚丹是马东暗中培养出来的,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竟然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势力,而整个元老会乃至整个地球却都蒙在鼓里?!

    藏得太深,让人惊惧,不管他之前是如何在广场上布局设陷阱,可是如此轻易、以毫无伤亡的代价就收掉一个血魔族实丹强者的性命,那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随时征服整个地球、整个元老会!

    场中那血魔族的身影渐渐变得虚弱,再变得瘫软,从愤怒到惊恐到绝望,最终化为一滩烂泥……

    整个广场上从头到尾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只是静静的看着。

    马东只是朝那滩烂泥血肉看了一眼。

    “王重是我地球一脉的领袖,如今虽有各种谣言四起,但实则生死未卜,我等当竭尽全力维持局面,耐心等待王重最确切的消息。”他冷冷的说道:“此乃我地球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务必上下齐心,共渡难关!若是再有如希伯威这等背叛者,杀无赦!”

    王重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儿,他的四周早已不再是之前跌入河中的黑金镇矿场位置,当时刚跌入冥河,碎片世界并未关闭,和冥河相连,因此那入口媒介也是随着河流一直往下流淌,直到龙鼎发威,重新封闭了碎片世界为止。此时看看出来的位置倒是更接近龙头滩,甚至在这河面上都已经可以直接看到龙头滩的街区,但不同于之前龙头滩的火爆热闹,此时龙头滩的那片街区看起来已经冷清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是无比安静。

    自己也不知道在碎片世界中到底昏迷了多久,恐怕时间不会太短,否则即便是有灵丹妙药帮助突破,虚丹化实的转变过程也是需要十天八天的。

    难道这期间木子已经来过了?不,木子如果来做过了交易,那无论他现在离去与否,龙头滩都只会变得更加火爆,怎可能突然冷清了下来。

    老王第一直觉就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过去瞧瞧。

    ……确切的说,老王已经消失了整整一个多月了,此时正是地下世界一天中难得的光亮时刻,冥河的微光照耀,街头上冷冷清清,来往的行人极少,王重此时还是那副黑泰坦的样子,之前仗着这伪装身份在龙头滩行走时可是到处都大受欢迎,可此时才刚在街区上露面,就看到远处有几个原本朝这边走过来的行人看向他愣了愣,紧跟着那几人居然脸色急变、想都不想转身就跑。不止是那几个行人,周围街区好几家之前认识的商铺,看到王重这黑泰坦装扮,居然立刻就将大门紧闭,偌大个街区,原本还能看到小猫两三只,此时却是瞬间变得宛若一座死城,只剩下凉风嗖嗖,卷着树叶在地上不停的打着转儿。

    见鬼了吗这是?

    老王越发狐疑,本是想直接抓个人来问问,可要说消息灵通,在这龙头滩又有谁比得上布鲁尔呢?自己正好也要找他算账呢。

    他身影一晃,只是十数秒间已然到了布鲁尔在龙头滩街区的住处,都不用敲门,神识直接就探查到屋子里空无一人,不仅如此,而且看那桌上的灰尘,这屋子有很多天没人进来过了。

    王重的目光微微一凝。

    这很不正常,布鲁尔帮九阴宗或者说帮血魔族传递假消息来陷害自己,这点基本是可以确认无疑的,那他必然就知道自己已经被九阴宗‘杀掉’的消息。那他为什么还要跑呢?或者说,是九阴宗或者血魔族事后杀人灭口?

    老王心念一动,身影微微一晃,直接去了老尼森酒馆的后院。

    原本住在后院的四个伙计已经只剩下一个,显然这生意大起大落实在太快,就连酒老板都直接裁员了。酒馆貌似大白天的就关了门,酒老板也不在,那伙计正百无聊赖的靠在小屋门口发呆,突然看到王重从天而降,吓得两腿一哆嗦,一股热尿瞬间就飚了出来,湿了裤子:“鬼、鬼啊!”

    王重又好气又好笑,地下世界还有怕鬼的人?

    “我时间不多。”一个金星扔在了那伙计面前,对这种人,想要他们服服帖帖,那糖和鞭子都必须要有:“龙头滩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你为什么会害怕我,还有,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儿,特别是和冥王有关的,把你知道的统统说出来。如果有半分迟疑……”

    王重冰冷的眼神在他脖子上扫过,让那伙计瞬间就是一个激灵,感觉整个脖子都是凉飕飕:“我、我说!我说!”

    看起来很乱,但真说起来,事情倒并不复杂。

    大概一个多月前,冥王在黑金镇出现了,出手杀掉了九阴宗一位金丹大能和数十弟子,据说是为了给他的同伴报仇。随后,王重假扮黑泰坦,前往黑金镇时被九阴宗的幽冥长老杀掉的事也由此传开。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黑泰坦竟然是个地球人,而且还是如今在地界天门风头正劲的天尊班王重。冥王自称来自地球,和这王重显然是同族了,同族被九阴宗杀掉,冥王因此大怒、灭杀九阴宗金丹大能也就顺理成章。

    王重算是明白布鲁尔为什么不见人了,他当然确定王重已经‘死’掉,他逃跑不是因为怕王重,而是因为怕冥王!开玩笑,冥王一怒,牵涉此事的九阴宗金丹大能都得瞬间玩完,他布鲁尔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冥王随手就可以碾死的蝼蚁而已。所以他当然得跑,跑得远远的躲起来,别说最近,只怕这辈子他都不敢再回龙头滩。

    “那个被杀的金丹是九阴宗的幽冥长老吗?”

    “不太清楚……好像不是,我听说是姓穆的一位长老,和之前被冥王杀掉的穆辛长老刚好是同族。黑爷你是不知道……”那伙计之前喊黑爷早就喊顺口了:“如果当时这事儿就此打住,那也就罢了,可冥王他老人家杀了穆长老连同九阴宗在黑金镇办事的数十弟子后还嫌不足,直接就找去了九阴宗的山门。”

    王重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已经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他倒不是担心木子会在九阴宗吃亏,以自己对木子的了解,没有把握的事儿他不会做,而且既然能接连轻易杀掉两位金丹大能,木子的实力只怕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想象。但问题是,他能感觉得到木子的杀性太重了……远远超过木子正常时的状态,是因为受冥河水的影响?那这影响只怕就已经不再只是疥癣之疾的程度,而是已经非常严重了。

    那伙计却是说的唾沫横飞、眉飞色舞,宛若亲眼目睹了冥王与九阴宗那一战:“九阴宗的山门正好靠近冥河的源头处,两天前冥王到了那里,听说连整条冥河都暴动了,无尽的冥水被冥王引动,水灌九阴宗!啧啧啧,那可是冥河水啊!咱们普通人多嗅一会儿就伤、沾上一点儿就死!可那九阴宗却是连整个山门都直接被冥河给淹没浸泡了。他们护卫山门的天璇九阴护山大阵在这滔天冥水面前完全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门下子弟死伤无数,宗门内的十几位金丹大能一起出手,结果都被冥王他老人家杀了五个,那可是金丹大能、金丹大能呐!天呐,地下世界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出过这样的大事儿了……”

    五个金丹被杀,九阴宗被灭门……

    就连老王都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木子这动作也实在是太大了……

    “九阴宗死伤惨重,听说门下子弟除了一些原本就不在宗门内的,其他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逃出来,唯有几位金丹大能对冥河水有一定抵抗力,就这样都是狼狈而逃,这才得以保命,也是个个重伤,都不知道躲去了哪里。九阴宗这下可算是彻底被打散了,连山门都被打没了。”

    “地下世界这几天早就已经乱成了一团,黑爷您是知道的,地下世界这些顶尖宗门,就像你们地界上面的大势力一样,都是在靠近冥河节点的地方开宗立派,冥气充足啊。原本这是好事儿,可九阴宗被冥王他老人家引动冥河这么一灌,现在搞得各大宗门都是人心惶惶,生怕冥王也给他们的宗门这么来上一下,吓死个人咧,能调动冥河之力,只要冥王他老人家站在冥河边上,这天下谁人可抗?愣是把和九阴宗相连的另外两大宗都吓得悄悄搬家了,听说转移出了不少重要的核心子弟,不敢再呆在宗门中……”

    伙计滔滔不绝的讲着,再往下,就是些无关紧要的八卦内容了。

    老王直接打断他:“冥王呢?”

    “没人知道,九阴宗一战后,冥王好像就失去了踪迹。听说现在各大宗门都在上报星盟,地下世界出了如此大事,星盟肯定是会插手的,诶,上一次星盟插手地下世界的事儿,那都已经是两个纪元前的事儿了……”

    从这伙计这里显然已经问不出更多的东西,老王无意和他多说,一闪身消失无踪。

    木子肯定出问题了,而且是大问题。

    上次和格莱在老牛那里会面时并没有听说更多有关冥河意志的事儿,此时细细想来,格莱当时在介绍他们所修行的冥河力量时,总是会有意无意的提到冥河的危险,除了他和木子,旁人不可触碰。当时因为关注点并不在这上面,老王倒并未觉得有何特殊之处,但现在却已经能敏锐的判断出那时候木子肯定就已经出现问题了,只是情况应该还不像现在这样严重。

    自己早就该警觉提醒格莱的,这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平衡,岂有轻易就能获得的力量?何况是如同木子这样,直接就拥有灭杀金丹大能的能力,这种力量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绝对是相当惨重的代价。

    还有,既然冥王事件已经由斩杀一个金丹,升级为了灭掉九阴宗整个宗门的程度,星盟的强势插手就已经势在必行了,而一旦星盟出手……

    自己必须尽快找到木子,无论木子现在面对的是什么,自己都要想办法帮他度过难关,至少,也要陪着他一起去面对。

    毫无消息、毫无线索,冥王的行踪早已成谜。

    整个地下世界都在暗中找冥王,对别人来说,这或许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但对王重来说,却并非全无办法,他恰恰有一个这世上最好的找人方法。

    青铜镜!

    血染的营地里除了那些已经干涸的血渍外,空无一物,九阴宗丧命在此的尸体早已被不知哪路人马给清理掉了,附近荒无人烟。

    在距此不远的一个废弃矿坑内,王重正正襟危坐,青铜镜被他放在了膝盖上,灵力灌注。

    由虚丹跨入实丹,再来操控这青铜镜明显就变得轻松了许多,甚至都已经感觉不到青铜镜那主动的汲取力了,只是老王平稳的灌注入灵气,青铜镜很快就直接开启。

    虚无的位面中,黑暗的地下世界显得无比的阴冷昏暗,只有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连接着老王的因果纽带,在整个地下世界无边的黑暗中独树一帜,显得格外的惹眼。

    那是……格莱?怎么只有他一个人,木子呢?

    老王的心里冰凉,青铜镜的威力和效用他早已实验过了两次,除非木子根本就不在地下世界,否则断然没有探照不出来的道理。而且,格莱怎么可能没和木子在一起?

    “格莱。”

    王重尝试着呼唤,可呼唤声才刚刚响起一个开头的音节,立刻就有一股恐怖的力量介入了进来,强行切断了青铜镜显照出来的世界,直接就将王重从青铜镜的探照世界中弹了出来,他甚至都没感觉到自己有和格莱建立起任何的联系。

    又是上次那股力量,只不过这一次,比上次那股神秘力量还要更加强横霸道,也更加阴冷决绝!

    若是以前,老王肯定辨认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接触了冥河这么长一段时间,更有龙鼎借助冥河之力帮助老王突破,现在他对冥河水的那股气息简直是太熟悉了,和这股神秘力量简直如出一辙。

    这是冥河的意志,是它在影响着木子,甚至,有可能已经取代了木子的灵魂,那简直就是糟糕透顶了,否则自己透过青铜镜,怎么都不可能完全发现不了木子的存在。

    不过对方的位置已经暴露,应该就是地下世界绝地的地狱岛!

    地狱岛,地下世界目前已知的三大绝地之一。

    格莱此时前行的目的地是那里,毫无疑问,‘木子’也正与他同行,否则自己联系格莱时不至于被那股神秘力量如此轻易就感觉到、并强行切断法器的联系。

    之所以说是绝地,那是真的‘绝’,除了现在风头正劲的‘冥王’与他的使者二人组,整个地下世界目前还没有人能前往地狱岛后再活着出来的经历,至少在这个年代没有。别说活着出来了,就算是想要到达都是极难。

    所谓冥河的最深处,并非是指冥河的源头。

    就地下世界的地形格局来说,冥河自地下世界中心处开流,在天河倒灌的地方成为其源头,冥河的‘网络’遍布整个地下世界,最终再汇入那占据了地下世界足足三分之一地面的巨大冥海,而地狱岛,就正是在这巨大冥海的中央深处。

    或许是量变引起质变,也或许是因为天长日久的积累,冥海中的冥气侵袭,和正常的冥河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量级,对于生命体来说实在太不友善了。

    …………

    冥海城,这已是在靠近地下世界尽头的最后一座重镇,有足足十几条冥河的支流在这里汇聚,整座重镇仿佛都在无尽冥河的包围中,而且在距离此城只约莫十几里外,更是有着让整个地下世界所有人都闻之色变的无尽冥海。

    因此冥海城常年累月都是充斥在那种浓浓的冥息冥压中,这里的灵压和重力比起冥河源头的几个大宗门还要更大得多,老王甚至感觉连天门内门都没有如此夸张的灵压和重力,因此虽是地下世界最有名的重镇之一,可冥海城内的人口却是少得可怜。

    常驻此城的人口只有约莫四五万,流动人口在两三万之间,没办法,能抗住这里的灵压和重力,那至少都是实丹以上的强者,甚至连金丹大能在此城中也是有着不少。虚丹?除非是像曾经老王那种逆天的虚丹级别,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承受得了此处的灵压和重力,更别说还有从冥河、冥海中传来的、那时时刻刻都如同山呼海啸般的鬼哭狼嚎声了。

    这边的传送场通常来说是相对比较冷清的,一整天能有个两三千的人流已算不错,可此时老王才刚刚从传送阵中走出来,却见整个传送场上所有传送阵都在不停的闪耀着光芒,有大量的人流正在传送场来往。

    火金族、地魔族、卡摩西族、三眼族、焱族等等,几乎都是地下世界的顶尖族群汇聚,更有代表着各大顶尖宗门势力的,甚至连最近在地下世界威望大跌、搞得无比狼狈的三大宗也频频有人在这传送场中现身。

    如此多的地界精英汇聚于此,难道是发现了木子的行踪?

    老王从传送阵走出来,他这黑泰坦的身份,也就是当时在龙头滩混得相熟那些人才知晓,此时倒也没引起太多的主意,只听传送场那嗡嗡嗡嗡的杂声中,时不时的传来和冥王有关的消息和字眼儿。而这些消息中最特别的,莫过于地界星盟的插手。

    “星盟让天门介入此事,目前已在天门中发布了S级的天尊任务,只要等这边冥王的位置消息一确定,那边立刻就会有S级的天尊小队出动。”

    “星盟不派大军,却派一个天门的门徒小队前来?”

    “毕竟冥王很可能已经进入冥海深处,就算派遣大军来也是进不去的,而且你以为天尊小队是什么?虽是天门门徒的身份,可是能接S级任务的天尊殿下,那可都已经是站在地界最顶端的高手了,个个都是王级金丹,如果有连他们都处理不了的事儿,那只怕整个星盟都处理不了。”

    “不用怀疑,天尊小队出马,必然还有从天门带出来的超阶法器,冥王就算再强也得歇菜。”

    “现在就差确定冥王的位置了,他每次行凶后都必然会返回冥海深处。如今冥河各汇流处都有大批宗门子弟监视,冥海城这边算是最多了,只要发现冥王的准确踪迹和位置,往星盟上面一报,那就已经是大功一件。”

    “别说什么大功了,但求星盟这次能彻底解决冥王,能以一己之力打散九阴宗,且嗜杀如此,暴虐无度,一点小事就要灭人整个宗门……这样恐怖的存在若是不死,谁家都别想安稳!与这种恐怖存在同处于一个时代,真是让人惶恐不安啊。”

    四周的杂议声毫无遮掩,整个地下世界显然都已经被冥王给吓到了,连三大宗之一的九阴宗都彻底栽倒在冥王的脚下,其他宗门又有谁不害怕的呢?现在地下世界是人心惶惶,但求星盟能尽快解决掉这个恐怖存在。地下世界与地界的关系一向就是如此,用不着的时候,谁都看谁不顺眼,地下世界巴不得星盟对他们什么都别管。可但凡遇到大事儿,地下世界这些宗门解决不了的,还是得求助于星盟。

    地下世界的整体实力与星盟比起来还是相去甚远的,一则是因为地下世界的资源不足,冥气和灵气不同,不是谁都能接触和修行,再加上环境的恶劣,虽说能造就一些极其擅长战斗的战士,但因为过多的杀戮,却是限制了高手的基数。这里的虚丹实丹或许不少,但都是如同割韭菜般死一茬长一茬。

    真正的金丹强者,特别是那种超强的王级金丹数量少,虽然战斗力要强,可问题在于,强大力量的秘密,尤其是天界的秘密,掌握在星盟手中,这就是绝对的碾压。

    只是旁边三言两语的议论,老王的眉头微微一皱。

    星盟果然介入了,地界的各大势力虽然视地下世界这些人如同躲藏在阴暗中的‘老鼠’,但毕竟整个地下世界也在不停的为地界提供着各种各样的资源,地下世界失控,这是星盟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绝不可能坐视不理,而且相当雷厉风行,直接派出天尊小队就是最好的证明。

    作为天尊班的成员,老王了解所谓的天尊小队是怎么回事了。只有像拉薇尔师姐、颜陌玉师兄那种层次的顶尖门徒,才有接S级任务的资格,那可全都是准备渡天河潮汐的王级金丹,随便扔一个出来都至少有各大顶尖势力中核心长老级的实力。而由他们组成的S级天尊小队,至少是五人规模,这可是一股足以纵横地界的实力,也代表着星盟对此事最大的重视程度。

    这里有很重要的点,在地界,金丹不是活的越久就越强,一般来说,活得久理解肯定深,但由于地界的法则限制,一旦到顶其实战斗力就处于停滞,战斗持久力必然下降,除非进入天界,而年纪太大的,天界是不要的,在地界能够超越金丹期的,历史上是没有的,而天尊的金丹,才是真正的佼佼者,拥有无限的未来和强大的战斗力,当然日常中,他们是要给老前辈们一份尊重的。

    自己现在不太清楚木子的具体实力,但就灭杀九阴宗这样的战绩来说,一个天尊小队是完全有能力轻易就做到的,更重要的是,通过机械族,王重很清楚星盟是个多么恐怖的庞然大物,他们所掌握的力量并不是地下世界可以抗衡的,必须想办法在天尊小队介入之前,把事情解决掉,否则不堪设想。

    冥海城不同于普通的地下世界城市,城市虽然稍显空旷,但大多数建筑都极其气派巍峨,这里的城墙修建得也是异常高大,而且上面符文秘法遍布,闪耀着一股股黑色的光芒和气息。

    这是为了抵御冥河的,在地下世界的历史上,冥河暴动的记载或许很少,但冥海涨潮的现象却是十分常见,因此但凡是坐落在冥海边上的重镇,高大的防护城墙是必备的,独特的建墙材质加上防护符文,能极其有效的抵御冥水的冲击。

    老王并没有在冥海城中逗留,出了传送场直接就赶赴城外的冥海边上,能看到四面八方有川流不息的冥河支流在朝这个方向不停的汇聚过来,最终再汇入无尽的冥海中。在那冥海边上设立有许多的哨塔岗站,还有各种警戒水位的测量仪器在这冥海海滩上排布着。

    据说冥海的面积每年都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朝内陆逐渐推进扩展,若是以正常量算,三十里外的冥海城应该还能存在三百年左右,可最近这几个月,冥海已经明显加快了扩张的步伐,是之前扩张速度的两到三倍,如今沿海的这些警戒岗哨以及测量警戒水位的装置都是沿海密布,一副如临大敌之态,再加上各方势力布置在此处检测冥王的一些明哨暗哨,如今的冥海海滩可算得上是热闹了。

    抛开那些各种隐藏在暗处的暗哨不提,直接就能看到有几个较大的营地扎住在距离冥海仅只数十米的海滩上,大多都是各宗门势力的人,也有一些行商贩卖的,老王挑了一个最大的营地走过去。

    看到一个黑泰坦远远走来,那营地中不少人都驻足观望,大部分商贩脸上都露出笑容,像黑泰坦这种金主,任何生意人都会喜欢。只是没想到一向只对金钱感兴趣的黑泰坦居然也会参合到冥王的事情中来,想来这帮老黑有不少矿场都是在冥河边上,大概也是九阴宗事件让他们害怕,感受到了切肤之痛。

    “这位黑哥,我这有极品阴阳丹,八成丹九成丹随便挑,只要你开得出价,十成完美丹我也能帮你搞到。”

    “呵呵,老兄你可别走眼了,这位黑哥的气度一看就知道是位高人,敢来这里还会缺那几颗阴阳丹?”旁边有人笑着说道:“还是看我,我有火蚕纹丝甲一副,是地界高人炼制的六品法器,万毒不侵、防护惊人,足以抵御冥息的干扰。有此甲一副,您压根儿都不需要再用什么阴阳丹了。”

    先前卖丹药那人的脸色微微一沉,这抢生意抢的也实在太过分,可还没等他发作,却见那黑泰坦压根儿就没理会那人,只是在这营地中央处一站,冲着四周淡淡的问道:“可有能进入冥河的船只?”

    出海?

    营地里不少人顿时都愣了愣,怀疑自己是耳朵听错了。

    冥河就已经是地下世界的禁忌,非金丹大能、非一些有着特殊宝物的高人不能触碰,至于冥海,那却是连这些金丹大能都要视为禁忌的东西。出海?正常人就没听说过这样的‘词儿’,那往往都是一些要么‘活腻’了,要么为了突破自身极限的疯子才会做的事。

    营地四周无人应答,倒几个原本并未关注外面的大宗门营帐内,有深邃的视线透出。

    老王皱着眉头又问了第二次。

    只见那批商贩面面相觑后,才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位黑爷,你不是在拿我们寻开心?这冥河就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贩卖冥船。”

    老王也知道这确实没有,即便有例外也只是很少很少,老王也是琢磨着碰碰运气而已,此时退而求其次:“那可有能行走于冥河的法器?”

    “……也没有。”四周商贩摇头。

    “什么时候黑泰坦也要钱不要命了?”只听一个声音从左侧营帐中响起:“胆子不小啊。”

    这声音带着一股号令众生的气势,显是久居高位、实力强横。

    整个营地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看向那发出声音的营帐位置,只见营帐上有一黑色的火焰形状,正是曾经地下世界三大宗之一的冥火宗。

    而随着那话音方落,一个长着六臂八眼的人形生物从那营帐中走了出来,有一股滔天黑焰在他体表自然扩散,单是他身周所散发的威压,都不在这海边冥压之下。

    “是冥火宗的巴彦长老!”

    “巴彦长老竟一直在此营地中?我等竟未发觉!”四周有不少刻意压低的惊呼声,面露诧色。

    冥火宗和九阴宗并列三大宗之一,一向都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现在的地下世界,大多数势力的注意力应该都是集中在冥王的身上,却很少有人在意引起这件事起因的那个天门王重,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死在幽冥长老手下了,并没有继续关注的必要。也就只有三大宗有一些内幕消息,知道王重只是跌落入冥河,生死不知。

    地下世界是星盟的垃圾场不是什么秘密,上面不好出手的基本上都是地下世界干的,死一个王重也不会大动干戈,实际上,一个四级半文明的领袖根本不算什么事儿,何况还有血魔族这样的硬茬在,只是没想到另外一个地球人竟然成了“冥王”血洗九阴宗,这已经出动了星盟的潜规则,天尊小队自然会制裁这个所谓的冥王。

    地下世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大事儿了,但凡有点实力的各大宗派现在都处于相当“兴奋”的状态,九阴宗被灭,但是由于冥王还在,暂时还没人动这款蛋糕,可只要天尊小队出手之后,就是地下世界的“乱世”开始,所有金丹、虚丹的高手其实都处于备战状态,说不定还能搞清楚冥王的秘密。

    巴彦负责这块区域,却没想到意外感知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且明显不属于地下世界,他的能力有灵魂窥伺,伪装在他面前根本没任何用处,更让他吃惊的是,已经必死无疑的王重,竟然出现在眼前。

    冥王为王重出头,让王重的资料也在地下广为流传,这人在天门很有影响力,得到很多大佬的支持,不然也不会把老牌的血魔族,甚至火魔族折腾的那么丢脸,以至于不得不孤注一掷。

    问题是,王重活着?岂不是意味着一切都变得有了转机?这可是对冥火宗的利益不相符,这次事件之后,冥火宗有希望成为地下世界最强大的力量,所以他还是死了的好。

    而且,他修的冥吸轮转大法可以吞噬生命,乃至灵魂,越美味越好,这王重作为天尊,绝对是顶尖的灵魂,反正锅已经让九阴宗背了,这样的美味怎么能错过,那真是暴殄天物啊!

    “藏头露尾之徒,躲在营帐中也算有胆?”这一路赶来的见闻,王重也早已知道地下世界的局势,此人既是冥火宗的长老,那必然是不希望自己‘死而复生’的,反正都是要打,这巴彦长老在地下世界也算久负盛名,与九阴宗幽冥长老相当,正好拿他试试自己的实丹火候!因此出言讥讽。

    “有种!”

    营帐中猛然响起一声爆喝,随即便见整个营帐轰然炸裂,一道黑色的幽光闪耀,只见站立在幽光中的那个人影随手一转,随即便是幽光螺旋、顿生一股诡异的黑气,瞬间弥漫周围数里范围!

    四周不少宗门子弟顿时色变,那诡异的黑气竟带着一种强烈的吸取效果,身处于其中,所有人都感觉身体的力量正在被一股股的飞快抽取。

    冥吸轮转大法!

    黑气范围内尽皆都是这轮转大法的领域,会不停的抽取一切生灵的生命力,转而滋补施术者,使得敌弱我强,巴彦长老号称地下世界最能磨的金丹,正是依靠此术!

    四周那些宗门子弟和商人也是没想到巴彦长老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一出手竟然就是这样的范围杀伤,完全不顾及营地中其他子弟。这冥吸轮转大法可是不分敌我的,此时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四散而逃,足足退到十余里外、远离那黑气幽光范围才心有余悸的停住脚步,只顷刻间,整个营地就已只剩下王重与巴彦两人。

    巴彦长老的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弧度,出手就用冥吸轮转大法,那可真不是有多看得起王重,一个在九阴宗幽冥长老手下走不过三招的菜鸟,有什么资格让自己重视?不过是想将周围这些烦人的苍蝇先统统赶跑而已,毕竟王重的身份敏感,地下世界虽然有很多人都想要他死,但要说敢挑明了动手的还真没几个。开玩笑,九阴宗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就算不在乎天门那边的咆哮声,也会害怕冥王想找九阴宗麻烦那样找上门来,现在的地球人,在地下世界可是个禁忌,只要那冥王一天未死,那谁都不敢明着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