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八十三章 小马哥的底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若只是一些小事便将我等召集过来,那也未免太小题大作了。”大厅中响起不少附和声,希伯威本也算是受人尊重的巨头之一,可在元老会上颜面尽失,让他威望大跌,就连一些普通元老都敢随口质疑他了。

    希伯威心中冷厉,脸上却只作正常,圣城这些元老现在大部分都已经投靠了王战封和马东他们,出言讽刺自己早已成了常态,但却不知今日之后,这些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一副嘴脸。

    他看向四周,最后目光停留在马东的脸上:“诸位,王重陨落,我地球失去一大支柱,这算是大事吗?”

    原本闹嗡嗡的会议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王重对地球意味着什么,这些人太清楚了,那是他们所有人乃至整个地球在星盟最大的靠山。现在地球的顺风顺水全都得益于王重的付出,王重陨落?

    王战封和雪莉腾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希伯威长老,你平时要信口开河我等不管,可在这等场合用王重来造谣生事,你真当我夫妻是好脾气不会动你?”

    “造谣生事?”希伯威冷笑道:“星盟若有通知下来,第一个知会的便是马部长,何况听说马部长与幻族交好,还通过幻族在星盟搭建了一个情报网。马部长,你不会说你不知道此事吧?”

    “我的情报网可不会收取这些道听途说的假消息。”马东的心已经急速下沉,可脸上却维持平静。

    “那这个呢?”

    ‘啪’

    一叠复印的文件被希伯威扔到了会议桌上,一看上面那星盟的印章,马东即便不看内容都已经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这正是自己刚才接到的来自天门对地球的所谓‘惩罚’单!

    这怎么可能!

    希伯威身在地球,又没有联络星盟的手段,怎可能得知这样隐秘的信息?而且从他召开元老会的时间来看,他得到这信息的速度甚至比自己还要更早!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希伯威不可能有这样的能力,此事只怕是背后另有主使。

    这变故来得也太过突然,马东毫无准备,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只看马东表情,众人便知这文件的可信度极高,此时各人拿了一张,只看了几行便不停的有声音在会议厅中炸响。

    “王、王重在地下世界陨落?!被九阴宗的金丹长老杀了?!”

    “星盟撤销了我地球五级文明的考核序列,还勒令所有地球高层不得离开地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会议厅中顿时就乱了起来,这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让人难以接受,但那星盟的印戳却是真真切切,绝无半分造假的可能。

    “马东?!”王战封都有些按捺不住了,用询问的眼神看了过去。

    “马东!和星盟那边的联络一直都是你在负责,你必须给大家一个解释!”

    “这是真的吗?如此重要的消息,怎么可以瞒着我等?!”

    马东的脸色有些阴沉,希伯威的进攻来得太快了,让他根本就无法应对。毕竟星盟禁足地球高层的事儿是他必须要当众宣布的,否则触犯星盟律法,那可就是加速地球的死亡。原本他还打算另外找个借口来解释这事儿,可现在连命令文件都已经摆到了所有人面前,自己再去找别的借口,谁信?

    “那么这事儿是真的了?”只看马东表情,其实大家全都已经明白了。

    雪莉和王战封的脸色都有些苍白,无论是丧子之痛还是考虑到现在地球所遭遇的严峻局势,两人就感觉心乱如麻。

    还是马东先提起了精神,现在只能见招拆招,希伯威今天是有备而来,必然不可能轻易罢休。

    “……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王战封和雪莉没吭声,面对诸多元老的质疑,马东淡淡说到:“不过目前还是怀疑阶段,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前辈,这个时候自乱阵脚只能让别人看笑话!”

    会议厅中的杂议声倒是瞬间小了不少,旁边的希伯威居然附议道:“马东说的不错,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如何应对此事,保住我地球一脉。”

    众人都没想到一向和马东不对付的希伯威居然没有借题发挥,反倒是附议,微微一愣。

    “我们先抛开王重在地球的身份不谈,”只听希伯威朗声道:“万事皆有起因,王重刚刚丧生,我地球就遭临此危机,究其原因,还是当初王重在天门得罪了太多人的缘故!现在别人落井下石也就在情理之中。”

    “希伯威元老!”马东冷声道:“现在王重生死尚且未可确定,何况就算他真死了,以他为地球所做的贡献,也容不得你在这里诋毁!”

    会议厅中顿时响起不少嗡嗡声,地球在星盟的位置所有人都很清楚,王重当初强势崛起,虽说他在星盟中得罪人太多这是事实,但地球也正是因为有王重的强势才能有今天的局面。在场诸公心里都有数,当初也都是支持王重的,更是从王重的强势崛起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现在王重尸骨未寒,转过背就说王重不是,这些圣导师也还真做不出来。

    “希伯威元老,过了!”

    “这时候谈论王重的是非功过,我等岂不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有圣导师怒斥道:“希伯威,你若只是这些屁话,这会议现在就可以散了!”

    “诸位误会了,”希伯威微微一笑:“我可并没有要诋毁王重的意思,说这些不过只是阐述一个事实,让大家清楚地球现在的立场。”

    要这么说,倒也还能接受,众人也是耐着性子听他说下去。

    “现在地球的敌人太多,没了王重,没了天门的支持,诸位觉得凭我们的力量可以在星盟继续呆下去吗?”

    “那你的意思是脱离星盟?哼,别忘了前不久的海皇星事件,前人之事后人之师,你是想重蹈覆辙吗?”

    “也不是。”希伯威笑了起来:“只要把我们的敌人变成朋友,一切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众人都是微微一愣:“说得简单,敌人怎可能与你做朋友?!”

    “马东掌控着我地球的所有情报系统,诸位觉得我是如何比他更先知道王重丧生之事的?”

    希伯威从怀里摸出一物,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桌子上,只见那竟是一个血魔族的徽章。

    马东的瞳孔猛一收缩,前面王战封等人的脸色也是随之一变,只听希伯威朗声说道:“血魔族的盖伊长老已派人前来与我交涉过了,盖伊长老承诺,只要我地球向血魔族投诚,转为血魔族的附属文明,便可保我地球无忧!”

    会议厅里安安静静,人人惊诧,王重和血魔族之间的恩怨,所有人可都是一清二楚,这次王重‘丧生’,就连天门内都有不少人怀疑正是血魔族所为,米尔希竟然敢在这个时候与血魔族保持着联系?!

    这消息可是太劲爆,所有人一时间竟然都说不出话来,甚至脑子都有点转不过弯。

    “当初王重能找天贝族做靠山,现在我们也可以找血魔族做靠山!将敌人变成朋友,便是如此!”只听希伯威的声音在会议厅中大声响起:“我知道大家在想什么,觉得我是个叛徒?觉得我背叛了地球?不是这样的,我十分确定,王重的死和血魔族并没有任何关系。”

    “我个人也是十分尊敬王重的,以筑基之身独自前往地界,竟能闯出如此波澜壮阔的一番天地来,甚至连血魔族的盖伊长老也都十分钦佩他!诸位也都知道,血魔族一向唯火魔族马首是瞻,而天门生死擂一战后,火魔族与王重之间的紧张关系其实已经缓和了不少。反倒是天贝族,说起来是盟友,可保护王重不力在先,现在又更是视我地球如累赘。

    这次来自星盟的判罚便是最明显的例子,没了王重,他天贝族根本就不愿意拖着我们地球这个低等文明累赘,急着摆脱我等,要不是火魔族在高层会议上为我地球说话,诸位以为这次的判罚还会如此简单吗?”

    他摆出一副尊敬王重的样子,倒是让在场诸位圣导师心平气和不少,此时有人说道:“希伯威长老未免太想当然了,星盟高层的会议,我们谁都没亲眼说见,只因血魔族的使者说他们帮我们说过话,谁能佐证?何况,我等既对天贝族无用,难道就能入得了血魔族的法眼?他血魔族凭什么又要高看我们一眼?希伯威长老莫要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

    “呵呵,此事很好分析,血魔族是火魔族一派,投靠血魔族就等于是投靠火魔族。”

    “而火魔族和天贝族的派系斗争大家都是知道的。我地球的整体实力固然不行,但现在在旁人眼中,不管怎么说也还是天贝族派系,火魔族若是在这时候拉拢我们,必然会对天贝族的声望造成一定打击,这就是我们对火魔族的作用,也是他们让血魔族拉拢我们的原因。而这种作用是有时效的,若是现在不加以利用,等天贝族将我等定罪摆脱了,那时候的我们对血魔、火魔二族才是毫无作用!”

    “我们和天贝族的联合不过是因为王重,现在王重已死,这联盟显然立刻就随之烟消云散。”希伯威侃侃而谈,一切应对行云流水,显然肚子里早就有了腹稿:“有些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有,这是我们地球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如果抓不住,将来后悔莫及!”

    “那也只是利用我等而已,”诸多元老皱眉道:“等投靠了他们,打击过了天贝族的声望,血魔族也一样将我们弃之如敝履,和现在的情况又有何不同?而且天贝族是好惹的吗,也不过是多苟延残喘几天罢了,反倒是落人口实,说我地球文明没有诚信。”

    “苟延残喘也是活!”希伯威厉声道:”固然要得罪天贝族,但是天贝族没有血魔族和火魔族那么狠辣,哪怕是一线生机我们也要抓住!”

    这次,会议厅中没有人再出声反对了,显然诸多元老都已心动。

    说实话,在场的就居高位,个个都是政治上的人精,什么人情之类是从来不会相信的,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句话不但在地球有用,放眼整个星盟也是准则。何况现在的地球大厦将倾,星盟的判罚已经下来,早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有这么一根救命稻草,管他有刺无刺,岂有不先抓住的道理?希伯威说的没错,就算情况再差,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默不作声就是默认,希伯威一席话显然已经打动了诸多元老。

    王战封的脸色有些难看,血魔火魔二族是王重丧生的最大嫌疑者,投靠血魔族,于情于理他都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只不过他也是刚刚才听说王重丧生的消息,希伯威那边有火魔族的情报,而自己这边,马东的情报还没有来得及向他汇报呢,情况都不了解,如何能有准确的判断和说辞去说服这帮元老,让他们冒着天大风险对抗这两族,与地球共存亡?

    旁边的雪莉早已因为王重的死讯而变得有些神志飘忽了,王战封知道,最疼王重的其实就是她,听到王重死讯还能坚持坐在这会议厅中没有晕厥过去,这对雪莉来说已经是很艰难的事了,也别指望她还能替自己出什么主意。这时候王战封能依仗的只有马东,他频频将目光投向马东,这个年轻人如今早已成为了王战封和雪莉在元老会的左膀右臂之一,也是两人的首席智囊,可当此需要他说话的时刻,他居然哑火了。

    马东全程都一直在冷眼旁观,若是在平时,他定然会和希伯威据理力争,以他和王战封、雪莉在元老会的威望,希伯威是掀不起任何风浪的,但今天的情况却有点不太一样。

    王重的死讯给元老会诸多元老带去了太大的冲击,星盟高层一声令下,高压下来,马东就算用屁股想都知道元老会这些一向怕死的老家伙会做出何等样的选择。

    讲道理?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真正讲道理的事,只有强者才配讲道理,会议厅里的声音占据了上风那并不代表什么,他相信希伯威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今天他敢在会议厅里如此闹腾,必然是得到了血魔族在背后的强力支持,说不定,血魔族的人已经到地球了,甚至已经到了这会议厅附近,那才是今天最大的威胁!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浪费精力和唇舌去和希伯威讲什么大道理,那根本就不是重点,他得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最后的决胜阶段。

    “那么,希伯威长老。”马东终于开口了:“血魔族不会只是用一个徽章来代表他们的诚意吧?”

    “马部长真是料事如神。”希伯威笑了起来,现在的一切都在按着他的剧本走,连马东这个刺头似乎都终于服了软,这很正常,王重就是马东甚至是整个元老会的靠山,现在靠山倒了,区区一个地球天魂,还是靠药堆上来的,他自然再也神气不起来。

    曾经王重作为联盟了天贝族的功臣,在地球简直是成了神一样的存在,而现在,也该由他来尝尝‘神’的滋味了:“为表诚意,血魔族已派出了里昂大人作为使者,此刻,这位大人就正在我家里等着我等的回复。这位可是血魔卫队的队长之一,实丹强者!也是我地球目前为止接待过的最强大的强者!当初王重投靠天贝族,天贝族可没有派遣过正式的使者前来吧?何况还是一位实丹大人!由此也足可见血魔族对我等的重视和诚意!里昂大人早已准备好了签约文书,只等诸位同意了他们的条件,他立刻便可以过来与元老会签约,将地球转为血魔族的附属文明。这可是七级文明的附属文明身份,比起曾经的准五级文明可真是强了不知多少。诸位,机会就在眼前!”

    会议厅又安静了下来,有心附议的人自然是暗暗点头。加入血魔族就等于加入火魔族,当初地球号称加入天贝族派系,天贝族确实没有派遣过正式的使者与地球接触,当时地球诸人沉浸在欢乐中,又觉得天贝族这等高等文明每天肯定有各种忙不完的事儿,倒是并不在意,可现在一对比血魔火魔二族的态度,在诚意上确实是高下立判。

    但会议厅里更多保持着头脑清醒的人却还是震惊和畏惧。

    实丹?一个使者而已,何须用实丹强者亲自跑一趟?

    现在的地球已不再像曾经那么无知了,对星盟的诸多规矩也好、亦或是对虚丹实丹的实力了解也好……

    这可不是什么使者,而是来监督或者说威胁整个地球的核武器!在场所有人都毫不怀疑,若是今天谈判决裂,这实丹强者只怕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灭掉整个元老会!而那对他来说,不过就只是弹指之间的事儿。

    否则,正式的使者怎么会没有文书?怎么会没有先和地球高层打交道,而是单独和希伯威见面?

    这是背叛,希伯威把整个地球都卖了!

    王战封腾的一下就从座位上撑起身来,眼中精光暴涨,可还没等他出声,却见马东冲他暗暗使了个眼色。

    “那就请里昂大人过来吧。”马东说道:“如此大事,不与正主亲口协商怎能作数?”

    “哈哈哈!马部长考虑事情周全,自该如此!”希伯威哈哈大笑。

    今天就暂且先让你们得意一会儿,等与血魔族的协商完成,文件签署。无论马东也好,还是王战封雪莉也罢,包括元老会一批曾经与自己作对的家伙,你们将再无任何利用价值,到那时,这些人统统都要死!今后的地球,自己就是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对主宰!

    自有希伯威的手下前去他家里请那位血魔族的实丹。

    会议厅里一时间清闲下来,都在等待,嗡嗡嗡嗡声不绝。有议论此事的,有讨论未来地球发展方向的……雪莉的脸色看起来比刚才已经稍稍好了一点,但仍旧苍白,在那里闭目养神,旁边有王战封和马东陪着,似乎和她说了一些话,想来不外乎王重的死亡还未确定之类。

    希伯威一直在观察着,先前派遣手下出去的时候,他看到马东似乎也对下面的人吩咐了什么,但他并不在意。

    马东肯定是另有打算,希伯威更看得出王战封以及一些王家死忠那种反对的意愿,可那又怎么样?在血魔族一位实丹强者的威慑下,这些人又还能翻得出什么花样来呢?这个世界,终归是实力决定一切,整个地球除了曾经的王重,面对一位实丹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还不是只有乖乖束手就擒、任人摆布!只等里昂大人一过来,一切就将盖棺定论!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约十几分钟,马东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微微一笑,冲会议厅中的诸人笑着说道:“诸位,里昂大人似乎已经到了。”

    话音方落,只听得会议厅外的基地里一声炸响,紧跟着便是一股剧烈的能量波动疯狂涌来。

    轰!

    整个会议厅乃至整个基地都为之一颤,四周的墙面龟裂,屋顶上的天花板承受不住这狂猛的震荡,直接就坍塌砸落了下来。

    会议厅中诸多长老好歹也是圣导师,也就马东等寥寥几个弱者也至少是天魂强者,这点建筑坍塌除了来得太过突然让他们沾点灰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噌噌噌噌~~

    一道道身影从扬满了灰尘的废墟中灰头土脸的飞了起来,视野顿时开阔,却见在那基地场中,一个体型庞大的血魔族竟然直接已经显露出了真身,头上一堆犄角狰狞可怖。那恐怖狂暴的气息,光是外涌就已经让整个基地都在为之震颤!光是远远看着都已经让这些圣导师全身颤抖、头皮发麻。

    除了马东,所有人都是脸色急变,不是说好来谈判吗?怎么就要直接动手?

    “那是什么?!”终于有眼尖的人发现情况似乎和想象中有些差别出入。

    希伯威则是张大了嘴巴。

    只见那血魔族显露真身、也强大得让所有圣导师为之战栗没错,可他全身上下此事竟然都被一根根透明的丝线捆缚着,他被压制了、被捆缚!尽管他在愤怒挣扎,可竟然完全挣脱不开!

    而在这场地四周,足足有六个强大无匹的身影矗立,而这些强大的存在竟然都是地球人,而且大多还是地球的女人!她们每一个的身上都散发着让这些圣导师为之恐惧的灵力。

    虚丹,足足六个虚丹!

    不止如此,她们每人手中还都拿着一件银色的法器,那银色的丝线正是从这些法器中透射出来的,而这八个女人,在场的所有圣导师竟然统统都认识。

    萝拉、夏尔米、鬼心影、欧丽,以及帕帕达和曾经的小鱼人菲力!

    说实话,诸多圣导师之所以认识这六人,只怕大多都是因为王重和马东的关系。在地球的诸多天才子弟中,这六人绝对算不上耀眼,甚至在前两年都没能成就天魂,都没有资格登上地界的直通车!

    可现在,六个虚丹?!什么鬼?!这是哪冒出来的?!

    所有的元老都看的目瞪口呆,这事态的转变实在太快,简直让人目不暇接,无法理解。

    “地球人!”血魔族里昂愤怒咆哮,堂堂实丹,竟然被几个虚丹压制!当然,不是那几个虚丹自身的实力,而是他们手中的法器!如果自己没认错,那是来自天门天物阁中的六芒捆神索!分开来只不过是几件八品法器,虚丹强者足以操控,但合起来成套时却足以媲美六品法器的威力,强行镇压一个实丹已无问题,竟让自己完全无法挣脱,而且那银色的丝线还在不停的吸食自己的灵力,如此下去,别说挣脱了,自己很快就会虚脱,甚至被吸成一个人干!

    真是阴沟里翻船!本以为来地球一趟不过是走走过场的放松旅行,哪知一个区区四级文明,竟然还藏着这样的东西!而且,地球的大本营里竟然还藏着六个虚丹?!地球人不是只有王重、冥王以及那个身在角斗场的艾俄洛斯吗?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真是见了鬼!

    “我为血魔族与地球的友谊而来,你等这是要与我血魔族为敌吗?!”他愤怒咆哮,要以血魔族的名头震慑地球人。

    “友谊?”马东轻蔑一笑:“是准备吞没吧!血魔族之心路人皆知,亡我地球之心不死,竟敢妄谈友谊?”

    “希伯威!!”血魔族里昂怒吼道:“你敢阴我?!”

    希伯威早已看傻了眼,他哪知道马东竟然还有这样一股力量?他哪知道地球除了王重木子艾俄洛斯三人之外,竟然还有着足足六个虚丹?他哪知道这六个虚丹,竟然还可以制服一个强大的血魔族实丹强者?!实力为尊,找里昂过来就是要强行威慑元老会的,可竟然被反制!而且,马东居然敢如此堂而皇之的直接对血魔族动手,就算用屁股想都知道他在做着怎么样的打算。

    “我、我……”他脑子里一团乱麻,还没等他一句话说完,一道瘦小的身影猛然出现在了他身前,紧跟着一抹青光闪过,带着强大而阴冷的灵力。

    希伯威只感觉自己的瞳孔猛一收缩,整个脑袋朝后高高飘起,在空中翻了几圈,紧跟着视线合拢,在所有的意识消失之前,他隐隐听到王战封的声音在场中炸响。

    “再有任何敢言与血魔族联盟者,死!”

    而直到此时,那青光才悄然站到了马东身旁,在众人面前显露出身影来。

    艾蜜莉尔!那个在还未进入圣城时就已经以刺杀出了名的阿萨辛女刺客!

    太轻松了、太容易了!

    希伯威能坐到元老会的位子,也曾号称一代战神,在他的时代,也曾是在第五维度征战四方的狠角色,可此时竟然连一丝一毫的反抗意识都没有升起,就被轻易斩杀。

    众多圣导师、元老,特别是刚才有为希伯威说过话、有在血魔族的立场上动摇过的那些人,只感觉背脊一阵发凉。

    而场中被压制的血魔族里昂则是脸色急变,如果说刚才被六个虚丹压制时他感觉到的是屈辱,那此时此刻,他感觉到的就是死亡的威胁了。

    与血魔族再言联盟者死?这是一种何等样的立场!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大师一路走好,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