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七十九章 陨落冥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地异响,四周的冥气倒灌猛然增强了数倍有余,加固了那黑色的屏障。

    轰轰轰轰……

    恐怖的对冲还在持续,可幽冥长老已被冲得弯曲的背脊却已经重新缓缓挺直,终归是没退出去。

    对方看似还在攻击,可无论力量还是气势都已大不如前,不过只是强弩之末,幽冥长老先前脸上那丝诧异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的杀意,竟然差点被一个小小虚丹给阴了,即便只是差点成功,也是让他感觉有些脸上无光。

    “小子,三招已过。”低沉的声音从幽冥长老的口中传出:“你的死期到了!”

    黑色的枯爪微微一扬,巨大的幽冥鬼手直接横扫,宛若摧枯拉朽般瞬间将所有残余的剑光统统荡碎!

    可当那漫天剑光消失,却失去了那个原本该在那里绝望等死的目标。

    噌!

    一道金影早已往远处疯狂掠过。

    打不过就跑,老王可是身经百战,他可从没觉得对方会遵守诺言,这里可是地下世界。

    王重没有丝毫的迟疑,早在察觉到剑光无力时便已飞窜开逃,此时已是在数十里外疾飞逃窜,若是再多个十几秒时间,说不定还真可以逃出对方的神识探照范围,那以王重的隐匿能力,能逃过此劫也未可知。可失去灵力支撑的剑三撑的时间太短了,只是眨眼功夫,剑三余威被破,那甩不掉的神识已然锁定到了王重的身上。

    “逃得掉吗?!”幽冥长老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可等到这四个字音落时,声音却已经追到了身后数十米处!巨大的幽冥鬼手转瞬便已从天而降,带着致命的冥息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且改掌为爪,似是想要将王重生擒活捉。

    太快了!老王已经是龙息真身加能量双翅拼命飞逃了,还先拉开了几十里距离,可竟然还是眨眼间就被追上。

    不止是灵力、肉身、速度这些基本元素的差距,世界意志认可强者,会给予金丹大能一定的尊重,在金丹大能的身周,一些自然法则会自动退散,因此金丹强者已可做到一定的言出法随。不敢说随意一言判定旁人生死,但想要顺风就顺风,想要重力、灵压等等皆可一言成型,而不需要你去真正领悟和掌控这些法则,干扰他自己身周的这些简单法则运转不过只是一念之间。

    啪!

    只是霎那间,五爪已然追上收拢!感觉不到那幽冥鬼手的实体,只有无尽的黑暗和血腥从四面八方朝王重疯狂围拢过来。

    升龙!

    王重不及细想,一道龙印在脑海中成型,混合着本就流转于身体中的龙息,升龙之意陡生,左拳反冲,化为一道金光冲射,竟一头扎进那巨大的鬼手中。

    几乎从出现就所向无敌的升龙,竟然没有完全展开身形就被压住。

    啪!

    幽冥鬼手五指彻底合拢,可紧跟着却又仿佛被蜜蜂蛰了一样突然下意识的张开,一道混杂着黑色冥气的黯淡金光从那手掌中跌落出来,朝下方急坠,只是眨眼间。

    ‘噗通’一声,那黯淡金光直接砸落入冥河中,溅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水花。

    “嘶!”幽冥长老也是眉头微微一皱,幽冥鬼手的化形连通自身,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真是感觉整个手掌被狠狠的蛰了一下,让他忍不住下意识的张开。

    好奇怪的灵力、好奇特的灵魂!

    到了他这样的层次,普通的力量已经很难伤害到他,更别说让他感觉到刺疼了,那地球人身上散发的金光就像是对自己的幽冥气息有着天生的克制,先前正面对敌时全力以赴还不觉得,毕竟对方只是个虚丹。可直到最后手到擒来,一切尽落于掌中时,那一瞬间自身自然的放松加上对方搏命的最后一击,竟是被阴了一下,居然让他‘逃脱’。

    幽冥长老的目光朝那冥河中望去,只见湍急的河流哗啦啦声不绝,对方栽进去后便再也没有冒头。

    “幽冥大人!”几道血魔族的身影急匆匆的从远处飞掠过来。

    “中了我的幽冥鬼手,再跌入冥河之中遭受冥气二次侵袭,此子必死,你等可以回去复命了。”幽冥长老冷冷的说道。

    那几个血魔族脸色一变,面面相觑。

    虽说这几人无比了解幽冥长老的手段,也亲眼看到王重重伤跌落入冥河,可族长的话言犹在耳,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跌落入冥河中算是怎么回事儿?

    几人朝冥河中望去,他们是有心要去捞出尸体的,可是以这几个实丹的实力,即便站在这冥河边上也是需要靠阴阳丹才能保证自身不受冥河气息的侵袭和干扰,钻入冥河中去找人?即便这只是一截很普通的冥河,远不如冥河的源头深处那么恐怖,可那也不是他们几个实丹所能踏足的领域。

    几个血魔族都忍不住又转头看向幽冥长老,要说有能力在这里捞出尸体的,也就只有幽冥长老了。可看看幽冥长老此时那阴沉的脸色,显然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再加上之前训斥几个血魔族的事儿,要让他去打捞尸体这种话,几个血魔族又有谁敢说得出口?

    只希望……是真的死了吧,……肯定是死了,被金丹重创又跌入冥河,这叫做尸骨无存。

    哗啦啦…………………………

    一艘笼罩着迷雾的小舟在河岸边停了下来,从那船舟上走下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光头伸手微微一招,河中那小舟上的灰色迷雾飘散,露出那小舟的真容,却是一口长方形的棺材。光头摸到那棺材的边缘处,灰色的迷雾化为了两根肩背纽带,重组生死棺对于冥王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哗……

    他将那棺材整个儿轻飘飘的从冥河中提了起来,甩到背上,有不少让人闻之色变的冥河水溅到了他身上,原本漆黑的冥水却在瞬间变得洁白透明,就仿佛接触到他身体的瞬间被他的身体所净化或是被吸收走了冥气,化为普通的水滴流淌下来,将那地面弄得湿漉漉的一片。

    “格莱。”那光头收好了棺材,转过身来说道:“要不要先去喝一杯?听说黑金镇的啤酒不错,他们还有那种咕咕酒,有气泡的,和可乐的味道很像。”

    格莱笑了起来,木子的状态看起来不错,他已经有好久没有看到木子这么轻松的表情了,居然还会提出跑去喝黑金镇那些山寨‘可乐’,至少证明现在的木子是真正的木子。

    “好啊,顺便先考察考察。”他回答道,换一个交易地点前往黑金镇正是他的主意:“龙头滩最好不要再去了,以后的交易,每隔两三次也得换个地方。”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木子笑着说:“上次三大宗的事儿之后,他们应该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就怕有不开窍的人……”格莱说道:“若是又在龙头滩埋伏,我们虽然不惧,可也总是麻烦。”

    木子笑了笑,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知道格莱在担心什么,说到底,两人都只是小小虚丹而已,虽说进步神速,但要想真正和三大宗抗衡,不借用冥王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可是,每次借用冥王的力量,都总会让他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变得薄弱一分,让冥王的意志侵蚀得更加严重。这不是麻烦,而是要命!

    上次动用冥王的力量去灭杀穆辛长老,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事后却让他花了足足两个月和冥王入侵的意志抗衡,每天颠三倒四、迷迷糊糊、自言自语。此后即便是在冥河深处最危险的地方,木子都没有再动用冥王之力,靠着他和格莱、靠着生死棺的帮助一路闯过来……于是直到这两天才终于感觉意志稍微清晰了一些,冥王在自己脑海里唠唠叨叨的声音小了许多,对木子的影响也变得微弱了许多。而像今天这样拥有完整的自我,还能想到黑金镇的山寨‘可乐’,那真是前两个月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不动用冥王的力量,身体里没有他的气息残余,冥王的意志就会虚弱,当然,要想清除掉是不可能的,木子能感觉到,就比如现在,他都能听到脑子里那个桀桀怪笑着的声音:“木子,压抑自己的天性是件很痛苦的事儿,你本就是掌控生死的审判者,岂是那什么所谓的三大宗可以左右的?只要彻底的敞开心扉,你就能得到我的力量,别说三大宗,便是地界那些八级文明,毁灭也不过是弹指之间!无论是你,还是你身后的地球和那些你想要保护的人,都可以活的滋滋润润,何必这么卑微、这么辛苦?”

    木子微微一笑,没有应声,冥王的各种说辞他听得实在太多了,他都已经能背下来。

    “又不理我,没用的……”冥王继续说道,就像是在逗着木子玩儿,并且乐此不疲,自从融入了生命体的世界,他觉得以往的日子都是白活了,这才是存在的价值,否则跟死了有什么差别,所以他更加渴望木子的身体,“你想抗拒,你觉得我是在诱导你,可我只是说出了你自己心里的话。为什么要抗拒?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我们原本就拥有着同样的灵魂和使命,为什么要卑微的活着?”

    木子这次甚至没有理会,还暗暗有些欣慰,这声音只是在脑海里响起,木子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说话,这和一个月前那种身体被掌控后自言自语的状态比起来简直好太多了。

    他只是转过头冲格莱笑了笑:“是啊,麻烦。”

    两人都有意的没有提起冥王,尽管两人都知道所谓的‘怕麻烦’只是个借口。

    “伪装一下。”他随手轻轻拍了拍生死棺的棺材盖,有灰色的雾气从棺材缝中透了出来,有两缕分别笼罩在了格莱和他自己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朦朦胧胧,就好像是你每次上街时眼角余光扫到的路人,既看不清、记不住对方的容貌,却又并不以为意。而剩下那缕雾气则是包裹住生死棺,就像他们之前化形的小舟一样,非但让人容易忽略掉生死棺的存在,且还有幻化之效,即便有心人细看,也仿佛只能看到一个硕大的布袋被他抗在肩上,毫无奇异之处。

    却听冥王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啧啧啧,为了遮蔽一些凡俗的视野,就要改变自己,木子你真是活得太辛苦了,连我都忍不住心疼。”

    “走吧,”木子却充耳未闻,只是冲格莱笑着说道:“黑金镇,好久没尝到可乐和啤酒的味道了,希望那家黑铁酒吧的老板这次不要再掺水。”

    可这愿望注定是要落空了,别说黑金镇,就算是整个地下世界,除了一些格外高档的场所,大部分地方能买卖到的一切食物几乎全都是伪劣过期食品。就连所谓很像可乐的咕咕酒,看起来也是灰扑扑、浑浊浊的,格莱尝了一口,那股糖精一样的甜味儿混着一股酸馊的味道,即便在黑金镇这地方也没几个人喝得习惯,因为它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将之和地球的可乐对比,那可真是太侮辱可乐了。

    木子却喝的很享受,眯着眼睛,就像是在慢慢的回味。

    格莱看得暗暗摇头,他知道木子喝的不是‘假可乐’,而是一种回忆,只有陪在木子身边的他才最了解木子究竟每天在和那所谓的冥王意志做着一种怎么样的抗争,那种人格分裂的体现太过恐怖,自言自语的诡异只是最弱的表现了,包括各种自残挣扎都不胜枚举,这可已经不止是局限于生死的抗争和恐怖,人死了还有转世的机会,在第五维度可灵魂不灭,可若是被冥王夺舍,那就是真正的消亡,再也不复存在……格莱觉得这种煎熬和恐惧,即便换成是自己恐怕也已经崩溃掉了,也就是木子才能扛得住。

    他喝了口啤酒,仍旧是那酸馊馊的味道,但至少比咕咕酒要好不少。

    冥王的意志……如果是学长,或许会有办法吧?

    他不禁想到了王重,有那么一瞬间的分神,这些天,木子很累,但要照顾他的格莱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似乎是那个叫王重的地球人。”

    “不太可能吧?听说那不是地界天尊班的大人物吗?三大宗平时不都是把地界这些大人物当神一样供着嘛,他们敢动天门的人?”

    “嘘!你小声点儿。”那个传消息的人吓了一跳:“九阴宗的人可还在镇上没走哩,要是让他们听到,小心你我小命儿难保!”

    酒馆里闹闹嚷嚷,一个议论声钻入了格莱和木子的耳朵。

    来酒馆里喝酒也不全是休息放松,黑金镇究竟是否适合替代龙头滩,两人也是有考察一下的想法,对酒馆里这些议论声本也格外留心。

    之前听到的那些讯息大多都是三大宗一战后,龙头滩变得如何如何火爆、黑金镇如何如何羡慕,又说黑金镇的条件其实比龙头滩好,隔得又不远,要是冥王大人当初是来黑金镇该有多好之类酸溜溜的话。这些早就在格莱和木子的预测之中,倒是感觉不错,两人眼神交流的同时,几乎都已经快决定就将交易点迁移到黑金镇来了,可没想到,突然听到了王重的名字。

    只听有人不信道:“吹牛吧你,这样隐秘的消息你怎可能得知?再说了,那种地界天尊班的大人物,不在地界享受,跑来我们地下世界做什么?还专程来这是非之地,还被三大宗的人干掉?”

    木子的耳朵微微一竖,格莱也是放下了酒杯,眉头微微一皱。

    先前那个传消息的大嘴巴顿时不高兴了,脸红脖子粗的说道:“你说什么?我莱利会是那种吹牛的人?地界的大人物怎么就不可能来地下世界了?说不定是跑来历练呢,以前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说九阴宗干掉他,我可是亲眼所见!”

    “你在哪里看到的?”

    “我、我……”那人也是口快,说出来便即后悔,九阴宗暗地里的勾当被他撞破,就算守口如瓶都未必能保得住命,何况还如此公然嚷嚷,此时也是脸色涨的通红,有点骑虎难下。

    只听旁边有人嘲讽道:“说不出来你就是吹牛。”

    “呵呵,别往你自己脸上贴金了,九阴宗要做什么事儿,给你撞破了你还能活下来?吹牛也没个限度。”

    “呸!”那人也是气急,怒道:“老子是河滩的矿工!当时正在……”

    噌!

    他前半截话才刚刚出口,一道青芒已经猛然闪现,从远处破空而来!

    而与此同时木子眼中灰芒一闪,生死棺微启,一缕灰雾在那人身前瞬间凝聚。

    砰!

    只听一声脆响,那青芒与灰雾相碰相持,竟是一根儿青色的钢针法器,有一圈音波气浪荡开,相持片刻,非但不能奈何那灰雾分毫,反被那灰雾包裹。

    青色钢针此时杀人不成反被灰雾控制,嗡嗡嗡嗡的震颤不止却不能逃脱,木子一声冷哼,眼中有厉芒闪过,裹挟着那钢针的灰雾猛然追随着钢针法器来源处倒射而回,只见得灰芒嗖的一声隐没,紧跟着便听到远处街对面传来一声闷哼,有人栽倒在地的声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