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七十八章 赶尽杀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的能量双翅拼命挥动,将王重化为一道红蓝相间的光芒,在那九阴杀阵的空间中飞逃,尽管这九阴杀阵覆盖周围十里方圆,可是以老王此时全力的速度,只是顷刻间便已穿越到九阴杀阵的壁障处。

    他一头冲上,想要携这巨大冲力以及冰火二系混杂的力量强行穿透壁障,可这壁障也是不简单,竟内涵空间法则碎片,冲上去时感觉空若无物,毫无阻碍感,可等穿透出去,却发现自己是从这九阴杀阵屏障的另一端冲出来,身体仍旧还在九阴杀阵的范围之中,利用空间法则的收缩重叠设置的死循环,宛若迷幻阵法中常见的鬼打墙!

    王重穿透,那阴光蝗阵也是同样穿透,老王只是一愣神的功夫,身后的阴光针雨已然追上!

    此时没有了潜龙的防护,阴光针雨的冲击根本就不是自己肉身可以强抗,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隐藏实力,一丝金光自老王身上腾起,金色的秘纹遍布能量双翅和全身,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金光闪动,自有一股尊贵之气透溢,而与此同时,潜龙剑也已经出现在手中。

    哗!

    潜龙剑上此时金光万丈,所有的金色秘纹闪耀加持,原本只能勉强和那九阴杀气相抗衡的冰火之力,在那龙息的混杂下顿时增强了数倍有余,强行掌控拉扯住这整片空间。

    紧跟着,潜龙剑狠狠拧转,整片被掌控的空间宛若被一股大势带动,强行扭曲旋转。

    老王眼中一抹精芒爆射。

    “剑二!”

    那密如蝗雨般的绵绵阴芒在这扭曲的空间中竟被直接拉扯得破损炸裂,原本如针般的细体,竟化为一张张不同种族的鬼脸,被那整个扭曲的空间给拉扯得千形百状,迅速的轰然爆裂!甚至连那九阴壁障上原本完美连接的空间法则,也在这扭曲的剑招下发出各种嘎嘣声响,整个九阴杀阵仿佛都被扭曲拧压,让那些密布的空间法则被破坏。

    无数鬼哭狼嚎的狰狞之声狂作,连同四周的九阴杀气都开始随之迅速消散。

    龙息对阴气,同样是先天克制,否则哪怕是一个金丹也要头痛一阵子。

    呼呼呼呼~~~呜呜呜呜~~~

    王重手中的螺旋已到极致,剑二对这片掌控空间的扭曲也是到了极致,猛然间一松手,扭曲的空间瞬间反弹,产生的剧烈冲力和混乱法则之力震散一切。

    空中那无尽的阴光针雨非但瞬间消散,连同四周的空间壁障都随之破损。

    可这九阴杀阵显然也没这么简单,一时的化解可不等于破阵,只是霎眼间的间隔,已有无尽的阴气重新自那些洞穴中疯狂灌涌而出,老王此时可不敢迟疑,自己刚才穿透壁障过来,本也是在壁障边缘位置处,一个箭步,抢在那阴气重新封锁住整片空间前直接穿出,如此短短数步距离竟然都是险之又险才勉强出来,下一秒,空间重新封禁,一个巨大的、笼罩周围十里范围的阴冷黑色罩体出现在王重眼前,往上直通天际,宛若一个黑色的巨大柱体,散发着无尽阴冷威能,让人光是看到都感觉心悸惊惧。

    老王的瞳孔收缩,若非自己早从资料中看到有关九阴杀阵的一些特征,又正好有龙气可以克制九阴杀阵的恐怖阴气,想要从这在整个地下世界中都声名远播的九阴杀阵中破阵而出,那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儿!

    这可是连金丹大能都能困住的恐怖阵法,竟然用来对付自己,也够奢侈的。

    这是冲着自己来的!

    作为掌控了天尊任务发布的火魔族,对方是肯定知道王重进入地下世界调查冥王事件的,也知道王重现在肯定在龙头滩。可龙头滩又没有出现过地球人,那以火魔族对天贝族的了解,肯定能猜到是天贝族赐予了王重一个他们常用的地界身份,那就是伪装成黑泰坦!

    老王在龙头滩呆那一个多月,整个龙头滩的黑泰坦也没多少,火魔族掌握了之前那些信息,猜出这老黑就是王重真是一点都不困难。

    再想想这些天来布鲁尔看似有意无意的谈话,常常透露一些有关地球人的信息给王重,那显然就是一种试探,看王重对地球人的信息是否感兴趣,原本就能猜个十之七八,再加上老王在地球人话题上格外关注的表现,对方肯定就能十足确定了。

    而以火魔族在星盟内的身份地位,要想联系九阴宗,要想买通九阴宗对一个地界人下杀手,那真的是都不叫什么事儿!

    火魔族……

    来者若是火魔族或血魔族,那就必有后手,他们对王重太了解了,而且以这两族一贯的风格,一旦选择对这时候的王重出手就绝不会容忍失败,哪怕百分之百把握都必然会再布置两三道保险。

    脑中一转念,不过只是不到半秒的思索,老王甚至已经感觉到了在布置了九阴杀阵的那些矿洞洞穴中,有好几个实丹强者的气息出现,虽说自己无惧几个实丹,但对方本就是布下陷阱守株待兔,傻子才会去纠缠。

    走!

    冲出九阴杀阵的身影只是在空中微微一顿,立刻便调转方向要朝龙头滩位置飞奔,以此时的爆发,融入了龙息的真身双翼只需轻轻一振便可远离这片区域,可双翼才刚刚振翅展开,一道攻击已从身后电射而来。

    尽管此时是在最完美的龙息真身状态,可那恐怖的攻击仍旧是给王重一种致命威胁的感觉,来得太快了,而且威力太强,才只是看到光芒刚刚闪起,那攻击带起的劲风就已经压迫到自己后背,几乎要把半个背心都给按‘凹’进去。

    老王的瞳孔猛然收缩,龙息真身的速度固然快绝,可又怎能和这迅疾的攻击相比。

    根本不敢前冲,已经展开的双翼强行一按,龙息力量在真身中爆发,身子猛然拧转,才刚刚侧开半个身位,那恐怖的力量已然从左肩擦过,却是一道青芒,带着一股强烈的炙烧感,左肩处顿时传开一片火辣辣的疼意。

    快走!

    老王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左肩的轻伤,全付心神都在尽力监控着四周的一切动向,对方既是准备充足,潜伏者的攻击一旦发动便不会停止,只有尽早离开此处才是上上之策。

    可这次还没等他双翼振动,下一秒,一股浩然恐怖已从天而降,带着一股肃杀之意,瞬间笼罩这方圆十里空间,且牢牢锁定在王重身上。那种感觉,就仿佛是自己当年还无比弱小时,在米索布达比世界的凤凰遗迹中感觉到了凤凰神的凝视,有一对巨大的眼珠透过困锁自己的笼子,宛若打量一只小白鼠般盯在自己身上。

    脑海中所有的杂念在这瞬间都停止,展开的双翼也静止下来,脸上刚才还有的匆匆之色已然不见。

    老王悬立半空中一动不动,面色沉冷,甚至都没有转身,对方气场中的那种掌控之意太过强烈了,就好像是一个随时准备点燃引线的炸药桶,只要自己稍稍一动,立刻就会引起一连串连锁的反应。

    能带给自己如此压迫的,必然是一位金丹强者,而且还是那种在金丹强者中都算不弱、且对自己充满了敌意的敌人!

    “竟让一个小小虚丹逃脱九阴杀阵范围,数十年的阵法参研全让你们参研到狗身上去了。”只听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到宗门后,你们几个自去刑堂领五百幽魂鞭,临摹九阴阵图五千遍。”

    这声音虽淡漠但却透着一股无上的威严,不容置疑。

    只听远处有七八个细弱蚊虫的羞愧声应道:“是。”

    对方分明已用神念牢牢锁定住自己,带给自己无穷的压力,可却还能如此轻描淡写的一边训斥门下子弟,显然压制老王对他来说不过只是分神一念,此人实力之强,简直难以想象。

    龙气在不停的蓄积,王重身上的金色光芒愈发耀眼,只是仍旧不动、也不转身,气势已被对方完全压倒,气机牢牢锁定,自己若是不动则已、一动则必须要有十足把握迅速逃脱,否则必遭来山崩地裂般的致命攻击。

    “地球人。”那人似乎是训斥完了门下弟子,转向王重,声音中透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老王的身影仍旧是纹风不动,对方的声音居然还带着一种无形的诱导,在命令王重、在掌控全场,若是此时真转过身去,那等若是从气势到身体再到灵魂都彻底落入了下风,那便彻底成为对方的刀下鱼肉,任人宰割。

    “暗中偷袭的鼠辈。”王重微微一笑,今日之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善了,横竖都是要打,谁还和他客气,刺激的就是这老东西:“你似乎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那人对王重能抗拒他的命令并不感觉意外,刚才训斥几个弟子归训斥,但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几个弟子对阵法的操控并没有问题,只是这地球人的实力确实远远超乎预估,只是没想到他胆子比实力更大,居然敢这样和一个金丹强者说话:“我人就在这里,可没暗中偷袭你。”

    “休要狡辩,对付我一个小小虚丹,居然摆下如此大阵,岂不是无能鼠辈之举?”老王也是一口咬死鼠辈之称。这金丹的实力太强了,若不用计、若不激起一些变数,只怕自己今天就是十死无生。

    “哈哈哈哈!好一个伶牙俐齿。”那人微微一愣,却似是并不在意王重的无礼,反而大笑出声来:“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心思也是缜密,生死存亡关头,竟然还想着用计激将,合我脾胃,连我都忍不住有点想夸你了。”

    老王脸上的笑意不变,心思却急速下沉,也是接不出话来。对方不但实力强,心境修为也高,完全不吃自己这套,竟然半点都不动怒。

    “难得看到有一个对我胃口的地界小辈,如果不是我当年欠下血魔一个人情,否则今天我没准儿还真放过了你。”只听那人笑着说道:“可惜了,虽有天赋,但不懂得隐忍。”

    “血魔族?不可能!”王重说道。

    对方显然露出不屑,“你已经是死人一个,就算知道也不是什么事儿。”

    王重面色如常,但心里还是非常的恶心,看来真的是要和血魔族不死不休了,到了这一步,但凡有命回去,就得想办法弄到血魔族。

    对方感受到王重的杀意,只是淡淡的笑道:“呵呵,小子,你唯一不讨喜的就是你这张嘴,不过既然说到以大欺小,我就给个机会让你死个明白。老夫让你出三招,若你能逼退我,我就罢手不管此事。”

    “幽冥长老?!”黑暗中,有几个诧异的声音响起:“我家老祖……”

    只听那口音便知是地道的血魔族无疑,只是隐匿极佳,若非此时出声,王重只怕都难以察觉他们的存在。

    “闭嘴。”那人淡淡的说道:“就是你家老祖在这里,也不敢对老夫做事指手画脚,你们几个是想找死?”

    只听他说话间,自有一股法则之力在空间中回荡,瞬间就让那几人发不出任何声音,四周一片宁静死寂。

    言出法随!

    老王心中暗凛,这是自己梦想中的境界,就如同一莫长老授课时的大道梵音那般,这可不是一般金丹大能所能达到的层次,难怪仅仅只是些许气势的压迫便已让自己如临大敌,这幽冥长老究竟何许人也?

    此时只感觉身后一股肃杀之意传来,现在可不是纠结对方身份的时候,要想逃脱此劫,唯有靠自身的实力。

    让三招?

    实力本就被压制,要想败中求胜,这是唯一的机会,王重的潜龙剑早已牢牢握定在手中,金色的辉光在剑上若隐若现、蓄势待发。

    “小子,你可以出手了。”那人不置可否,语气随意。

    “如你所愿!”

    王重一声暴喝,手中潜龙剑微微一竖,一抹金光由内而外,早已蓄积的力量从潜龙剑上猛然透发。

    “剑一!”

    嗡嗡嗡嗡~~~

    龙息真身状态下的全力出手,剑一的威能远比之前对阵普米修斯时更强,竟直接带动这冥气纵横的地下世界空间,一股股波纹般的金色光芒宛若拥有实质般猛然荡开,拉扯整片空间,引起共鸣,发出巨震声!

    只见霎时间冥河奔腾,平静的宽敞河面上出现无数被震荡的波纹,引起浪潮,惊涛拍岸、冥水四溅!

    远处潜藏在暗中的几道实丹身影本就在那空间的剧震中站立不稳,此时更是被那四溅的冥河水沾染,惊慌失措的从隐匿处跌撞出来,狼狈无比。

    “竟能纯粹靠剑势便影响这片天地。”幽冥长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赞叹之色,无论地界还是地下世界,灵压和重力的存在,让普通强者根本就无法影响天地间的法则运转,至少要到金丹境才能借用这方天地的力量,达到这样的出手效果,可王重却仅仅只是个虚丹而已:“你剑道已可算是入门,可惜还是太嫩了些,仅只虚丹境界的基础就是你的致命弱点。”

    他微微一笑,只是伸手遥遥一指。

    嗡~嗡~嗡~嗡~

    根本不携带任何法则,只是纯粹的灵力力量,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灵力扩散波纹自他手指中荡漾出来。

    一力降十会!这灵力波纹的速度虽是不快,可但凡波纹范围内,原本被剑一震荡的空间瞬间静止、恢复平稳,剑一的剑势根本就无法影响那波纹分毫,反而是被对方同化、降服。

    即便上次对上普米修斯时,剑一也曾让对方大为头疼,可此时剑一的震荡波在对方那波纹的冲击下竟然摧枯拉朽般直接被震裂,持续的震荡节奏根本就把持不住,反而在对方那音波的冲击下频频失措!不愧是能和血魔老祖平起平坐的地下世界金丹高手,光是这一手就比号称可以对阵金丹的普米修斯强出了不知多少。

    别说震退对方,此时连撼动别人一根汗毛都差着老远。

    王重脸上神色丝毫未变,似是早就已经料此一着,剑一的震势尚未停止,手腕一翻,潜龙剑已经扭转。

    这可是在龙息状态下,力量爆发极强,霎时间天地倒转、乾坤逆行,四周无数原本绞杀向王重的煞气,此时也被这扭曲的世界所拉扯,目标不再,整个世界都旋转扭曲了起来,仿佛只剩下了独立于这逆转世界中心的王重!

    “阴阳逆转,乾坤倒行。”幽冥长老的脚下仍旧是纹丝不动,任由王重如何扭曲空间,他所在的那一方空间却就宛若是铁疙瘩一般恒定稳固,不受任何干扰,而那脸上的表情更像是在欣赏着一副让他无比感兴趣的书画,流露出对那书画中某个美中不足地方的惋惜:“姿势美如画,可若是杀不了人,又有什么用呢?”

    “定!”

    他手指微微一点,只见有一股股滔天黑焰从他身上冒起,充斥四周,就像是给已经焉气弄皱的气球重新填充满了空气,原本已经被剑二强行扭曲折叠起来的空间竟然瞬间重新膨胀绷回。

    四周的灵压在幽冥长老力量的填充下瞬间就变得稳固了十倍有余,老王只感觉原本运转无碍的世界就像是突然生了锈、卡了带,整片空间仍旧还在剑二的感应中,但却再也无法扭转分毫。别说扭转剑二了,此时四周的灵压已经压得他的骨骼‘咔咔’作响,连灵力运转都变得缓慢下来!

    用尽全力,龙息真身状态下剑一剑二连出,却仍旧无法撼动对方分毫,且还要承受那超强的外压,若换作旁人只怕都已经感觉到那天崩地裂般的绝望,可老王的眸子中此时却是清澈如水,战意高昂。

    自家人知自家事,剑一重势,剑二重天地之力,是技巧的一种极致,两者都不算是纯粹的力量型杀招。若是对付和自己实力相当或是本就比自己弱的对手,这两招自然是威能无限,百分之两百的发挥。可若是对付比自己高出两个层次的金丹大能,无论是‘势’还是对天地之力的掌控,对方和自己都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宛若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都已经算是不错,根本就不可能奈何得了对方。

    这两式不过是个开胃菜,既是麻痹对方,也是预热蓄势。

    一丝精芒从王重的眼中猛然闪过,早已蓄积到极致的龙息在体内瞬间奔腾,自潜龙剑上透发,化为漫天的剑影!每一道剑影都金光闪耀、威能外放,汇聚于空中,瞬间将这整个河岸照耀得宛若白昼!

    剑三!

    天魂时对这招的理解只是攻伐弱小的群体招数,可那只是因为力量不足之故,无法发挥出剑三真正的威力来。直到神域中才得以改良完善的三剑式,剑三已因力量层级的不同而发生了质变。神化细胞的复制能力被完美融入,单体剑光的威力也增强。

    没有复杂的法则、也没有技巧的炫耀,纯粹的力量形态,只追求极致的杀伤!

    哗哗哗~~轰轰轰~~~

    漫天的剑芒迅如雨下,宛若蝗阵般集结成阵,连充斥稳固这四周空间的黑色气焰都被这混杂了龙气的剑芒统统绞碎,方圆数里范围内,连空气都在这剑势的割裂下变得如刀片一般,密密麻麻的剑影汇为一股大势,朝幽冥长老疯射而去!

    “嗯?!”幽冥长老原本轻松的神色微微一凝。

    对方之前那两招,看似玄妙,但无论力量还是法则的运用都还没有完全逃出虚丹的影子,连让幽冥长老认真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可此时此刻,这一招的威胁却陡然提升了数个档次!

    常人都只道越阶而战必然是靠法则领悟和技巧上的天赋,来弥补硬实力的差距,却不知境界有差距的彼此,在法则和技巧上的差距只会比肉身和灵力更大、更加难以逾越!能在法则领悟和技巧上做到与对手平等已是不可思议,真正有资格越阶而战者,几乎无一不是靠蛮横的力量横推对手,只是这也需要莫大的勇气和比想象更加强硬的硬实力才行!

    越阶而战,从不会有任何侥幸和运气之说!

    这次幽冥长老没有再出言评价,因为连他都感觉到了受伤的威胁!

    原本只是打算随意守他三招,可没想到对方竟能到这样的地步,还好之前话没有说的太满,总算留有余地。

    只见幽冥长老左手袍袖一拂,与他右手完全不同的一截漆黑手臂露了出来。

    那手臂干枯焦黑,就宛若是一截焦木枯枝,可却透着一种无尽的黑暗之意,当他伸出来时,那黑冥之意仿佛瞬间遮蔽了这诸天无数的色彩,让这诸天所有的颜色都黯淡无光,与此同时整片天地中有无尽的冥气倒灌。

    调动这方世界的天地之力,原理所有人都懂,随便一个虚丹去了边缘世界都可以轻易尝试这样的力量感,可在灵压奇高的地界和地下世界,却只有金丹大能才能办到!

    “幽冥鬼手!”

    漫天的天地之力无穷无尽,尽为他所用,只见四周所有的黑暗都汇聚与他手中,只是朝前微微一探,那黑暗竟化为一只巨爪!那巨爪骨节狰狞,指甲尖长,且巨大无比,迎着王重的剑芒而上。

    当当当当当~~

    威力无尽的剑芒冲上,却竟有种鸡蛋碰石头之感,只听得连串的破碎声响,轻易就被那巨爪给碰得碎裂、宛若玻璃般脆弱。

    “转!”老王战意不减,右手潜龙剑斜挑,左手捏了个剑诀,剑指微摆。

    满天的剑雨竟在霎那间一分为二,绕开那巨爪,分左右突进,要绞杀躲藏在那巨爪之后的幽冥长老。

    只见幽冥长老手掌一握,化形的巨大幽冥鬼手在空中横向扫开,要同时荡散左右,万千剑光倒有大半在瞬间就被这鬼手给震碎,可那剑芒却实在太多了,又有老王操控,仍旧有约莫四分之一的剑芒成了漏网之鱼,绕开鬼手轰向幽冥长老。

    先前就因对这地球人的判断有误,导致他用出剑三时让幽冥长老有些措手不及,连幽冥鬼手都是仓促凝结,此时一步差步步差,再想要鬼手回防已是不及,且因他自己制定的规则所限,连移动躲避都不可行。

    幽冥长老也是凝聚心神,右手在空中飞速比划,一道由黑炎所凝的符文法阵在他身前飞速成型,瞬间化为一道巨大的防护屏障。

    而空中那些漏网剑光此时已然进入攻击范围,看似数量不多,但竟在空中一分二、二分四、四成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老王全身的灵力都汇聚于此,全身的灵力乃至神化细胞都被飞速的抽空,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逼退对方!

    成败在此一举,王重目眦欲裂:“杀!”

    啪啪啪啪啪啪!!

    无尽的剑光落在那黑色防护屏障上,巨大的冲击力竟强行推着整个屏障倒退,身处于其中的幽冥长老也是直接被震得退了半个身位。

    剑光冲势仍旧不止,幽冥长老竟感觉自己有些止不住退势,双目中爆射神光,有黑色的血腥獠牙从他嘴中眦出,双目变得微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