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七十七章 等的就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龙头滩现在可是鱼龙混杂,地界对各类信息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限制,各种新鲜信息的传播和扩散速度都是相当快,在这里呆了大半个月,老王倒是一点都不无聊。除了日常和那几个伙计、和布鲁尔闲聊之外,大多数时候就在冥河边上闲逛。

    当初格莱曾告诉过他有关两人从冥河汲取力量的方式方法,老王也是暗暗尝试了一下,但显然,这种尝试并不成功。即便按照和木子格莱他们一模一样方法,自己也根本无法从冥河水中汲取到任何一丝的力量,别说从中汲取力量了,哪怕就只是接触到那冥河水,都会感觉到那恐怖的冥气阴寒刺骨,让人难以继续。

    这还只是最普通的冥河水,真是难以想象格莱描述中,木子和他在那冥河深处的经历。而且这种冥气能量和地界天河中的那种纯粹灵气能量太不一样了,不止是能量构成、阴寒属性等等不同,更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冥河的能量有着某种独立的意识,要侵蚀你的神志。在这河边呆的时间长了,老王都能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会出现一丝丝躁动、焦虑、嗜血等等负面的情绪。

    这也就是老王,早在地球时,灵魂便已在命运石的‘改造’下变得格外强大和敏感,对这些心绪中的丝丝变化感觉极其强烈,否则换个普通人只怕是感觉不到的,而等那些躁动焦虑的情绪在内心深处积累越多到一个极致时,整个人的性情早已大变,只道自己本性如此,根本就不会意识到是受了冥河的影响了。

    老王也是心中暗凛,想起几个伙计描述中木子对阵三大宗时的那嗜血之意,只怕与这冥河意志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

    原本以为只是十天半月,可现在已经在龙头滩等了足足一个多月了,快接近冥王三月不露面的极限了,可木子仍旧没有半点消息,龙头滩也是人心浮动,特别是那些花了大价钱在这里蹲守等候的,光是为了呆在龙头滩街区,住宿消费亦或是阴阳丹的投入,这一天天的都是大把金钱砸出去,冥王一天不到,这投入就毫无回报,也是让人焦虑急躁。

    整个龙头滩最近都是流言四起。

    有说是冥王去了什么特殊之地捞取宝物,只怕已经被困在了冥河某个危险之处。也有的说是三大宗暗中有所行动,集结了好几位金丹大能围堵冥王,这时候只怕早已和冥王杀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只是龙头滩还没有得到消息而已。

    众说纷纭,老王倒是并不参合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议论,只是继续静静的等候,龙头滩这地方,现在可还真算是地下世界的一个特殊场所,人流众多百无禁忌。非但各种在地界上无法流通的禁忌信息打探到了不少,关于奈皮尔的、关于更禁忌反抗军墨问的等等,更难得的,还有那丰富的珍品贸易。

    如今的龙头滩能挤这么多人,可真不全是冲着冥王来的,冥王的口袋才多大?能有资格瞄上冥王口袋的都是些地下世界的超级土豪,这类人在龙头滩最多只占据一小半,更多的还是专门来做这些‘土豪生意’的人。

    面对这些土豪,能拿得出手公然售卖的必然都是地下世界的珍品,一些平时连高档拍卖行都很难得见的东西,在这里简直是随处可见,虽说价格不菲,但那就得看你怎么对比了。比如像黑耀阴金,这是整个星盟目前已知的唯一能达到E级的阴属性金属,是炼制一些极品阴属性法器的绝顶极品材料,也只有地下世界才有,而且每年的产量也不多,在这里的售价固然是十分昂贵,要数百金星一克,没几个人买得起。可如果是拿到地界上面去试试?数千金星一克都肯定有人买,而且还绝对是有价无市。

    不得不说天贝族在地下世界接触的经验老到,给的这个黑泰坦身份确实是给了老王不少方便,无论走到任何地方,一两个金星随便一扔,周围的人都能像蝗虫一样扑上来鞍前马后,各种老王没见过的、各家压箱底的东西都是先摆到他面前,随他挑选。这也就是黑泰坦了,这个在地下世界中有名的‘开矿’暴发户族群,给所有地下族群的印象都是富裕且“耿直”,简单说就是一个抱团异常的疯狗族群,要是换一个种族你试试?拿着金星乱撒,不把你当傻逼富二代骗到偏僻处宰掉就已经算是你祖上积德了。

    老王也是有些感慨,可惜之前海皇星给的那笔钱大部分都给马东和老牛了,否则借着这次顺手的机会倒买倒卖,倒是可以大赚一笔。好在身上还是有一些余裕,各种地下世界特产的丹药材料买了一点,最奇特的则是一小罐冥河源水。

    这可不是指你在冥河中随处可见的河水,而是指在那冥河源头处的冥水精华,就有点类似天门售卖的那种天河源水,只不过功效不同而已。

    天河源水带给土地的是生机勃勃,而冥河源水带给土地的却是死亡和腐朽。可别以为死亡和腐朽就没有意义,生和死既是对立也是相互联动的,任何东西都有一个参照,没有死,生就没有意义,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因为有对立的彼此才会变得生动而具体。

    天河和冥河对立,本就有其研究的价值所在,何况早前曾在幻海世界中听那天界八大天王说起过黄金石板的传说,在这冥河的源头处就有一块黄金石板镇压其中……幻海世界那段影像,老王虽然只是个过客,但却是让他一直牵挂好奇,这其中必然蕴含有不少和自己有关大秘密。

    老王正照常坐在酒馆老位置喝酒,只是分神关注着碎片世界之中,此时心神一收,神念顿时从碎片世界中退出。

    “老黑!”布鲁尔已经一屁股坐到了老王的旁边,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色彩:“我这刚得到一个天大的消息。”

    他一边说,一边故意装着口渴的样子慌忙给自己倒酒,却是不接下文。

    老王微微一笑,扔出去十个金星。

    “哎,老黑你看你,”布鲁尔面露为难之色,只说道:“这不是钱的事儿……”

    老王又是二十个金星扔出去。

    布鲁尔顿时眉开眼笑,将那三十个金星一起收了,说道:“以咱俩的关系本来不该收你这钱,可这消息实在劲爆,上面封锁得也很严,我也是花了大本钱……”

    王重淡淡的看着他,并没有要继续掏钱的意思,布鲁尔这才尴尬的嘿嘿一笑,压低声音凑到王重的耳边:“是冥王的消息。”

    “说是三天前冥王他老人家其实就已经来过龙头滩了,可现在的龙头滩,环境又乱、闲人又多,听说搞得冥王他老人家很不高兴,老黑你知道的,冥王这种大人物一般都喜欢安静。”

    王重皱了皱眉头,眼色不善,奶奶的,别说黑泰坦的暴脾气,就是地球人也不能忍啊。

    “老黑你也别急,如果只是这样的消息,也不值你三十个金星,”布鲁尔笑了起来,随即压低声音凑到王重耳边:“冥王大人的生意肯定还是要做的,我这收到最新的线报,昨天有人在上游的黑金镇上瞧见过冥王的踪迹,而且那棺材冥船一直停靠在黑金镇的冥河岸边,似乎是要将交易地点改到黑金镇去。听说发现冥王动向的是天阴宗的子弟,天阴宗已经封锁了这个消息,貌似是想独占冥王大人的生意,因此这消息还没有扩散出来呢。”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王重淡淡的看着他。

    “嘿嘿,天阴宗又不是三大宗,门规可没有三大宗那么森严。恰好那宗门子弟是我一个相熟的,知道我接触的权贵多,于是私下高价卖给了我,我可是足足花了一百金星,你看……”

    “你也不止卖我一家吧。”老王又不傻瞪了对方一眼。

    布鲁尔尴尬的嘿嘿一笑,随即正色道:“老黑你是懂行的,我也不和你打马虎眼儿,消息肯定不止卖你一家,但你是第一个买到消息的人。现在这情况,谁先去黑金镇,谁就有机会先接触到冥王他老人家,先到先得!而且,天知道等消息彻底散布开时,黑金镇会不会变得又和龙头滩一样,万一到时候冥王他老人家一不高兴又走了,鬼才知道要再上哪里去找他。这种事儿,先到总比后到有优势呢。”

    布鲁尔的消息,要说完全相信是不可能的,这种视金钱为一切的人,说出口的十句话里至少有八句的真实性都要先打个对折。

    但无论其可信度有几分,像布鲁尔这种吃信息饭的招牌,敢拿出来卖钱,还卖如此高价,就总不会是完全空穴来风。再说了,以自己现在黑泰坦的身份,在地下世界又无仇无怨,总不会有人特意设计陷害。这里距离黑金镇不过数十里路,来回一趟也就一两个小时,自己过去看看总是没差,若是布鲁尔真敢贩卖这种假消息,那他以后也别想在龙头滩混了,自己回来就先要他好看。

    黑金镇,因盛产螺纹黑金而久富盛名,在地下世界,但凡是靠近冥河的地方,孕育着荒凉和死亡的同时,也是各种奇特矿脉的产地。从龙头滩过去的数十里沿途,到处都能看到深不见底、直钻探到地底深处的巨大矿洞,特别是在黑金镇旁边的河滩上,整片不足十里长宽的河滩上,足足分布着数十个巨大矿坑,从高空中看下去时简直就像是蜂巢上的窝洞般密密麻麻、坑窝遍布。

    此时天色早已黑尽,矿洞中隐隐有些微的暗光投射出来,映照着整片昏暗的河滩,而只见在那河滩上游一个僻静的岸边,隐隐能看到一艘幽暗的小舟停靠,天色虽然昏暗,王重又悬浮在高空远处,但仍旧能勉强看到那‘小舟’外型似舟非舟,反倒更像是一个扁长的方形,犹如一口棺材,在黑色冥河水的轻波下微微起荡,散发着一种冥息的死气,静静幽幽。

    看来布鲁尔的消息没错,那必然就是木子的生死棺。

    若说之前老王还有所怀疑,但此时心中已是疑虑尽消,格莱曾说过木子的生死棺便是他们横渡冥河的屏障,并非什么传说中独特的冥船。

    想起已经有两年多未见的木子,王重也是忍不住有些心血澎湃,虽说没看到木子和格莱,但想必就在附近处,而且以木子和生死棺之间的联系,只要自己靠近生死棺,木子必然能自动感应到,及时过来想会。

    ·原本悬停在空中的身影往生死棺处飞速掠去,可才只是刚刚掠出一半的距离,心中猛然惊觉。

    不对!

    老王太了解木子了,生死棺对木子而言可不仅仅只是一个法器,而是承载着他悲惨童年记忆的一个载体,更是一个源头,那里面装着的不仅是力量,还有他对父母的思念、对生死的执念等等。因此无论曾经在地球时还是在圣城时,王重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木子离开过生死棺,哪怕就是睡觉他都背着,现在怎么可能仍有生死棺这么孤零零的随便飘荡在河岸边上?

    这是个陷阱!是有人想设下陷阱将那些觊觎冥王口袋的‘土豪们’一网打尽,还是针对自己个人?

    心念电转间,王重前冲的速度已经疾停,可却仍旧是迟了半步。

    只见下方那河滩上的数十个原本散发着微光的矿洞,此时竟然齐齐光芒大盛,有一股股阴冷的气息从洞穴中冲出,发出犹如鬼哭狼嚎之声!

    呼呼呼~~呜呜呜~~~

    那数十矿洞先前看时还似乎只是散乱分布,可此时光芒气息透出,立刻就感觉到每九个矿洞环绕为一个小整体,九个小整体又集合为一个大整体,九九成阵,阴冷的气息股股相连缠绕,冲天而起,瞬间就锁定封闭整片空间。

    “九阴杀阵!”

    王重的虎目猛然一凛,既然敢来地下世界,自然也要对地下世界做一些基本常识的了解,这三大宗中,九阴宗的独门狠辣阵法早已名传整个地下世界,特征又无比明显,王重岂有不认识之理!

    四周的空间瞬间就有一种被封禁之感,让人如同深陷泥潭中寸步难行,一股彻骨严寒侵袭,以老王所掌控的冰系天赋,对严寒所产生的抗性本是很高的,可此时却立刻就感觉到全身寒冻彻骨,一股股寒意直接就无视了自己对寒冰的抗性,直透入五脏六腑乃至骨髓和脑海中,速度、思维、反应等等瞬间变得缓慢,连血液都在顷刻间便有要冻结凝固的危险。

    “神化细胞!”老王心知已经深陷绝境之中,哪还有空去思考其他,心中意念一动,全身的神化细胞瞬间迸发,汹涌澎湃的能量爆发性的提升,将本已缓缓凝固中的血液重新激化,飞快推动运转,全身的严寒僵麻之意稍减。可仅仅如此肯定不够,神化细胞只是一瞬间的爆发,那九阴寒气却是源源不断,但有这瞬间的缓和,灵力运转,真身已可激发。

    轰!

    红蓝相间的能量翅膀瞬间就从王重的后背处展开出来,灵力、肉身的层级都是进一步飞速提升,与此同时双翅狠狠一闪。

    混合了冰火二系能量的元素力量层次复杂,竟能隐隐与那九阴寒气相抗,刮起的罡风将那无形寒气吹散了不少,老王身上的僵意立消,思维意识恢复正常。

    仅仅只是这九阴杀阵启动阵势时的力量就已经逼得自己动用真身,地下世界十大杀阵之一果是名不虚传。

    还没等歇上口气,那九九八十一个矿洞洞穴中已然各有一道阴光射出。

    噌噌噌噌噌~~

    那阴光来得又快又疾,呈直线行进,非但远超音速,且威能惊人,王重的冰火二翼当初就能扇开火魔族实丹强者格拉文图的攻击,可此时却竟然无法影响那阴光分毫。

    “潜龙!”

    王重身影疾转,脑海中龙印成型,双翅瞬间收拢,护住全身。

    少了双翼的罡风,九阴杀阵那恐怖的凝固空间立刻又再度笼罩上来,犹如将这‘双翼蛋壳’给定住,在空中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只听得‘当当当当’一串脆响,有大力冲上,将王重连同那双翼包裹的‘蛋壳’直接冲飞,巨大的冲击力,即便是被双翅保护在内,王重也感觉到些微头晕脑胀。

    可那阴光冲势竟然不绝,一波刚平,下波又起,透过那透明的双翼,王重已看到有更多的阴光从那些洞穴中呼啸而出,在空中组成密密麻麻宛若蝗虫般的群阵,朝着自己的双翼防护轰然砸来!

    先前只是九九八十一道阴针已然让王重头疼,此时被空间固定,再面对那仿佛无穷无尽的蝗虫阴雨,就算自己的潜龙防御再强,绝对都有被轰破的时候,那才真的是坐以待毙。

    老王心知不可如此继续下去,时间仓促,甚至都来不及去凝结新的龙印,脑中那潜龙龙印直接就化为龙气消散,吸纳入神化细胞中。

    蛋壳般的防护立刻消散,双翼舒展,狠狠挥动,将四周那固定住自己的九阴杀气重新荡开,整个人朝下方急坠躲避,暂避锋芒,可那蝗虫般密集的阴针之雨却是速度不减、尾随而来,且速度竟比王重的逃匿速度还要更快一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