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七十五章 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想那冥王何等身份,我这种小人物哪有资格认识别人啊,黑爷说笑了。”那老板难得遇到一个肯买八成丹的大主顾,满脸堆笑的说道:“不过小人也经常去龙头滩碰运气,亲眼见过也靠近过那冥王,亲身验证,凭我家的丹药,保证可以不受冥气侵袭而已。可不像现场市场上那些滥竽充数的阴阳丹,很多都是各方在地界去临时定制收购的,良莠不齐,别说见冥王了,就算在龙头滩那里呆的时间长一点都很难,根本没有品质保证。”

    王重点了点头:“现在还那么多人吗?”

    地下世界同样很大,没听说过龙头滩的人不多,但没去过的很多。

    “那可不是!”那老板眉飞色舞的说道:“之前很多人觉得这冥王如此招摇,必将受到三大宗制裁,龙头滩迟早会被三大宗接管,许多人都已经退出,选择观望,早已不复之前的辉煌。可自打上次穆辛长老被冥王秒杀,三大宗虽然没有后续的声音,但任谁都知道他们是认怂了!开玩笑,能秒杀金丹、能灭杀三大宗联盟无数强者的冥王,那实力根本就是深不见底!三大宗就算还有很多金丹大能,可谁又愿意再冒着生命危险去招惹呢?毕竟那可是金丹大能啊,死一个少一个……现在的龙头滩,三大宗的人根本都不敢再那里露面,就怕再去招惹到冥王,这样强大的独行者,真要是去找三大宗的麻烦,即便最顶级宗门联合,他们也得头疼啊。”

    “现在的龙头滩已经彻底火了,别说像以前那样抢地皮商铺,就算是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你都很难!街铺周围所有能住人的地方全都已经住满,后来者还想插足其中,只怕得搬到冥河边上去住才行,否则等冥王来了,你连挤都挤不进去。不过那冥气的侵袭就更恐怖了,必须得有上好的阴阳丹才行!黑爷,您是想去拜师对吧,要我说,您这买两颗肯定不够的,谁知道冥王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出现啊?说不定一呆就是一个月两个月,我觉着你起码得准备二十颗。”

    “上一次冥王出现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现在做阴阳丹生意的人,三天两头往龙头滩跑都是常事儿。至于冥王他老人家,杀了穆辛长老之后就一直没露过面,”那老板笑呵呵的说道:“这都已经快一个月了,要按照冥王他老人家往常的习惯,下次露面应该就是在这十来天内。黑爷,您如果也想去龙头滩,可得趁早才行,谁知道冥王他老人家会什么时候出现呢?说不定提前几天,那错过,可就至少要等一个多月了。”

    “听说那冥王自称来自地球?这地球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居然能出如此厉害的人物。”王重装着看丹药,一边又问道。

    “这就不太清楚了……”只听那老板说道:“好像是有听人提起过地球人这一茬,但没有准确消息,谁敢乱传冥王他老人家的事儿啊?黑爷您如果有兴趣,可以去龙头滩的老尼森酒馆打听打听,那里是龙头滩的老店,据说冥王刚在龙头滩出现时都曾进去里面做过交易,聚集的内行人很多。”

    老尼森酒馆?

    王重心中已经有数,得到消息,也就把阴阳丹买了下来,并没有讨价还价。

    而在王重走后很久,老板忽然露出莫名的阴笑,眼睛滴流滴流直转。

    从那巨大的交易洞窟中出来也足足花了半个小时,实在是太大了,让人难以想象这么大的人造洞窟究竟是如何开凿出来的。

    洞窟外面是片辽阔的地域,回过头就能看到这洞窟的山体主体,高耸入空中直插天际,一眼看不到头,上千米高的洞窟和这巨大山体比起来,也不过就是个小洞穴而已。

    此时天色漆黑,空旷的地域中显得十分寂静,能听到在远处山谷中不停回荡着的夜枭之声,气温也显得十分阴寒森冷,这里也有灵气,而且十分充沛,但和地界的那种温和的灵气不同,这里的灵气阴冷,带着一股浓厚的冥息,即便只是随意的呼吸都能感觉到那股阴冷直透你的五脏六腑,仿佛要侵蚀你的全身,虽说以老王的身体完全能抵抗得住,但也感觉这股寒意对身体有害,也是摸出一颗阴阳丹吞下。自有一股阴阳调和之气自腹腔中升起,抵御住那透入体内的严寒和冥气。

    此时呼吸到的灵气就感觉正常多了,也如同在地界时一样易于被身体吸收。

    洞窟外有许多停放的租用异兽,或是四蹄燃烧着火焰的地狱战马、或是身上缠绕着黑色冥气的三头异犬,亦或者是露出森白骨色的骨兽。

    或许是平时和骨魔交道打多了,看的比较顺眼,老王租用了一只通体白色的骨马,这些异兽通灵,到了龙头滩后会自动返回,租金只要两个银星,速度倒是很快,且老马识图,数千里的路程,仅仅三四个小时就已到了。

    此时龙头滩的天色已经渐亮,冥河中有微光透出,虽然比不上地界上面的光亮耀眼,但却已经足可视物。按照地界上面的时间来算,现在应该是在正午时分,地下世界虽然也有白天黑夜之分,但黑夜的时间无比漫长,一天中大概也就只有中午这四五个小时有光亮。

    此时的龙头滩早已是人满为患,别说主要的核心街区一带了,即便只是在龙头滩外围,到处都已经搭起了临时的帐篷区域,老王一路逛着过来,和交通的便宜不同,这里但凡是人流汇聚的地方,物价都是奇高无比,一份简易的食物都要以银星计价,这在地界上面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偏偏生意还好得惊人。

    而到了核心街区一带,各种物价更夸张,人流量也是更大了,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打着地铺的旅者,就这还是向负责管理的各方势力缴纳了昂贵租金才弄到的地铺权利,毕竟每次冥王前来,都是直接前往龙头滩街区进行交易,到时候万人空巷,外面的人几乎都不可能有挤进来的机会,别说交易了,连想目睹一下冥王的面容都不可能。

    竟然能火爆到这样的程度。

    在天门看资料时还只是轻描淡写的几笔,一方面固是因为文字苍白,远不如实践,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地界的人对地下世界发生的事情本就不够重视,本身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便是平时,天门也只会监管一些地下世界的大事件走向,维持一个表面的上级统治和威慑,并不会真的插手地下世界诸多事件的具体过程。何况现在正值天贝族和火魔族内斗期间,地界的各大势力关注度都在两族斗争上,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分心地下世界的一个独行者?

    可此时亲眼目睹,才是真切感受到冥王事件在地下的疯狂。

    “客满!”

    “客满!”

    “客满!”

    龙头滩的街区上到处都是客店,可竟然全都已经爆满,老王也不着急,只是随意的逛逛,最后找到那丹药老板所说的老尼森酒馆。

    尽管时值正午,酒馆中依旧是人满为患,吧台上几个伙计忙得热火朝天,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斜靠在进门的一张椅子上。

    “到酒馆来问住的地方?”酒老板的眼睛眯了起来,打量着眼前这个黑泰坦,似乎在衡量着他的财力和身份:“现在的龙头滩,想找个住的地方可不容易,我酒馆伙计住的地方倒是可以再挤一张床出来,你要是不嫌弃可以和他们挤一挤。当然,价格方面……”

    “钱不是问题。”王重微微一笑,扔出一个小钱袋,里面足足有一百金星。

    酒老板接过钱袋掂了掂,原本懒洋洋的脸立刻就笑了起来,身子坐直,当初海耶来收购这酒馆也不过只是出了一百金星,自己当时竟然动心,但看看现在,仅仅只是让店里伙计让半张床出来就已经值这价:“有钱就是大爷!您也甭挤了,我让伙计直接给您让一间床!”

    有钱好办事,对外面那些人来说难如登天的住宿问题,却不过只值几颗随手炼制的丹药。

    酒馆的伙计有四个,原本住在酒馆后院的一间小屋里,四张小床倒也还算过得去,可现在多了个王重,其他四个人挤三间床顿时就显得辛苦了许多,但四个伙计却是对此毫无怨言,只因那个黑泰坦实在是太大方,住进来的第一天就一人扔了一个金星让他们买酒喝,即便是在现在超高物价的龙头滩,这也足可抵得上几个伙计一个月的工资了。而且这看起来实力既强、身份又高的黑泰坦大人丝毫都没有强者的架子,晚上和他们随意闲聊,倒也不显拘束。

    在龙头滩,消息最灵通的就是这些伙计,小到冥王的一些具体特征、上次和三大宗交战的各种细节,大到冥王交易的幕后原因等等,几个伙计说得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相比起外面那些众说纷纭或是道听途说的,这几个伙计都是亲身经历,显然更有可信度。

    要说天门的调查任务之类本身倒是简单,老王现在就可以列出一份详细的资料,木子地球人的身份那根本就不用调查,至于三大宗事件等等,几个伙计亲眼目睹、亲身经历,具体准确的细节已经说得详细无比。要单说任务,老王甚至现在就可以回天门复命了,但问题却有两个。

    第一是汇报资料的尺度,自己固然知道有关木子的一切信息,但怎么可能傻乎乎的全都汇报给天门内门?

    这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天门的意图?天门显然是已经掌握了一定有关冥王事件资料的,如果自己最后什么都不汇报,或者只汇报一些表面的东西,那天门对自己的看法肯定会发生改变,地球终归还是要融入星盟的,没有脱离这个体系的资本就不要想着太过独立特行,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汇报的尺度就成了一个大难题,该如何拿捏,王重觉得自己还需要仔细斟酌,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能亲自和木子对话,只有以木子的角度去了解了整个事态,才能拿捏好汇报的尺度。

    其二还是和木子有关,除了上次的联系莫名中断,更还有几个伙计所说冥王和三大宗交手时的一些细节。

    “黑爷,您当时是没在现场,那叫一个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是啊是啊,面对三大宗几百高手围攻,却见那冥王大人阴沉一笑,口中只说了个诛字……”

    “阴沉?你确定你看到冥王的表情了?”王重皱眉打断。

    “当然!”伙计不太明白这位黑泰坦大人为什么老是关注一些莫名的细节,但为了这位达人把玩在手中的那枚金星,四个人还是在拼命的努力回忆:“我绝对确定!当时冥王大人绝对笑了,我还清晰的记得自己看到冥王大人那笑容时,全身都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僵硬得完全不能动弹,光是这笑容就比那穆辛长老的金丹威压还要更恐怖,仿佛这世界一切生灵在冥王大人的眼里都如同盘中的肉食一般,太可怕了,让人记忆犹新……”

    “我也看到了,黑爷,那可是冥王的死亡微笑和死亡凝视,天呐,那笑容,即便是现在想起来都还要做噩梦……”旁边有伙计心有余悸的补充。

    王重皱着眉,几个伙计众口一词、信誓旦旦,都说感觉到了冥王的那种嗜血之意,这必然不可能是空穴来风,他心里已经开始隐隐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老王很确定伙计口中那个光头冥王必然就是木子无疑,但他的战斗方式、他的性格表现乃至实力等等,都和自己了解的木子有着本质的区别。

    怎么说呢……感觉太嗜血阴沉了一些,虽说曾经在地球时,木子就已经是行走于生和死之间的冥者,但越是靠近生死,木子就越是看淡生死,龙头滩那一战,若是正常的木子,杀人只会淡视或是麻木,绝不会露出那等变态享受的阴沉表情。

    其次,木子的生死棺也没见他动用,这可是木子的根本,凭自己以前的眼界,或许还觉得来自地球的生死棺,到了神域后已经难登大雅之堂,但现在接连接触到潜龙剑、铜镜等等高阶法器,接触到命运石的变化和特殊,再回过头去看木子的生死棺,王重能感觉到那绝对是一个很不得了的东西,不敢说能和命运石相提并论,但绝对不是地界这些所谓四五品法器所能比肩的玩意。说不定就像星盟诸族一开始对地球的猜测那样,那是远古众神在地球传道时遗留的神器。如此神物,和木子又有着特殊的渊源,几乎可以说是木子的本命法器,那就如同命运石和自己的关系一样,早已超脱出外物的范畴,变得不可分离。

    而到了神域后木子实力提升,应该能更好的掌控、发挥出更强的威力才对,可对阵三大宗时却没用使用,是因为穆辛长老的实力还用不着木子动用法器?还是因为……木子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木子了?

    王重不得而知,这些信息显然也不是在酒馆或是伙计的口中所能打探到的,唯一的方法,只有等着木子的到来,只有亲眼看到木子,亲口和他对话,才能知道这些真正的秘辛。

    老王笑着将手中那枚金星扔了过去:“我对冥王的事儿很感兴趣,对他自称的母族地球也很感兴趣,如果有关于他们的新消息,只要消息准确,几位兄弟随时可以来找我聊聊。”

    几个伙计的眼睛全都亮了,现在靠冥王发财的人可是不少,打探消息的多如牛毛,几人接过那枚金星:“得勒!”

    https:///book_47646/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