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礼物(万字大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除开这些之外,开始去研究地球的各族突然就发现,原来地球人在地界还远远不止有王重这么一个出众者。

    “地球文明在不久前因王重进入天尊班,被破格提升为准五级文明。此外,有名为艾俄洛斯者,借泰坦族扎力罗晃之手,成为角斗场新贵,个体实力和天赋潜力均属上等。更有地界冥河使者,自称来自地球……”

    “一族一脉同一时代,竟然同出三大潜力者,不同的领域却走出不同的凝丹路,以此评估,地球文明的潜力其实相当可怕,综合评定暂为A等,且预估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不敢说是第二个天贝族,但上限预估至少也在六级到七级文明中,需慎重以待。”

    一份份资料出现在了各族掌控者的面前,一个准五级文明能得到地界诸多强大势力如此关注,可以说是在整个星盟历史上都比较罕见的,但所有族群此时显然都明白这是地球人应得的重视,如果还将他们当作一个普通的、靠关系户的四级文明对待,那未来必然会将吃个大亏。

    一些之前在边缘世界的贸易中刁难地球的文明,瞬间就转变了态度和风向,马东是最能感受到这一点的人,甚至能原本在和地球的生意中遮遮掩掩的幻族,现在也开始变得正大光明起来。并不仅仅只是王重在生死擂上的胜出,更因为他在战后放了普米修斯一条生路,这让他原本和火魔族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变得有了缓冲的余地,拥有足够的实力,加上那并不明确的站队态度,王重显然已经成了两族都想拉拢的人,这时候和选择和地球人靠近,那简直就是成为了两族斗争中的另一个中间派,至少可保一时的平安。

    推掉了来自各方的一些示好的邀请,老王的生活突然就变得平静下来,没有来自火魔族的报复也没有别的任何打扰,炼丹房、藏书阁、宿舍以及炉山的长老课成了老王每天的标准流程。在平静中去充实,两族现在对自己的放任态度只是一种观望和等待,这份平静随时都有可能会被不耐烦的一方打破掉,而在那之前,自己必须有更足的底气才能面对。

    和普米修斯一战,老王也是受益匪浅,完美融入龙气后,真身的二阶段形态是自己最大的底牌,甚至仗之力压普米修斯。

    放在别人眼里,这恐怕已经是一个无法想象的、虚丹所能达到的极致了,可在老王的感觉中却还不足,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真身第二形态的巨大潜力,特别是那丝龙气的运用还太过粗糙,只是让神化细胞单纯的复制,是由身体机能自动完成,自己却根本就不理解那丝龙气的奥妙。都不理解,谈何真正的运用?只是发挥一个最普通的本能功效罢了。自己无意中选择的这条路,看来很长……

    “王重殿下,您的信件。”

    一只中规中矩的海鸟信使来到了蘑菇屋门口,送来一封信件,看得出来这信使的品级虽然不高,但却受过相当严格的训练,十分注重礼仪,对王重恭敬万分,一看就是各大文明专门用来进行外交的标准信使。品级不高代表不炫耀、礼仪训练则是交际的基础。

    这种信使,前段时间有很多,刚刚结束生死擂时,各大势力文明都有和王重结交之意,只不过在接连的婉拒后,最近这种信使已经很少过来了。

    接过信件,豁然便看到信封上那个标准的海皇星印章。

    居然是海皇星文明的信使?老王还真有些意外,上次海皇星事件之后,后续的处理老王是没份儿参加的,虽说海皇星肯定感激他,但也已经通过天贝督主转送的礼物来表达的谢意。除此之外,自己和海皇星文明应该说是再无瓜葛,怎么突然送来一封信件?

    打开一瞧,除了想象中再次对王重表示感谢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私人宴会邀请。

    老王微微一笑,这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前段时间一大堆六七级文明的宴会类邀请,摆明了是想和王重套套近乎、建立个交情这种,统统都被老王推掉了,除了不想过早涉足地界的权利斗争之外,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正处于战后的闭关领悟中,不想分心。现在领悟已有所小成,倒是不在乎外出放松一两天。而且对海皇星文明,老王觉得有些特别之处,或许是凝聚虚丹时出现的那一丝未卜先知的预感、也或许是因为炼丹时对命运感悟的提升,让他总能感觉到海皇星和自己之间似乎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冥冥中的连系。

    “过去瞧瞧。”

    约定的地点是在机械城中,毕竟天门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入的,而机械城则是距离天门最近的一个基地区。以老王现在的身份,除非是使用维度之门才需要提前申请,其他普通的传送阵那真是随时都可以为他开设单独的传送班次,接到信件时才只是上午十点左右,可还不到十一点,老王已经出现在了机械城中。

    前不久才来过这里一次,还在莱文D的导游下逛过一整天,对这座城市倒还算是熟悉,在传送场外租了一艘飞行器,赶到约定的安诺玛会所时,迎接自己的居然是几个海皇星人。类天人的外形,长得相当俊美,只是脖子、手臂上的青色鳞片也十分显眼,同时头顶还有浅浅的硬角。

    老王也是诧异,海皇星脱离了星盟,按理说是已经没有进入地界的资格了,何况他们早在两年前就封闭了整个海皇星疆域,他们族中的子弟怎会出现在此?

    “王重殿下!”几个海皇星人笑着迎了上来,他们都是虚丹境,但却明显不是上次王重在海皇星见过的那七个虚丹,而至于几人中居中那年轻人,非但看起来格外年轻英俊,实力更是已经到了实丹境界。

    上次自己在海皇星时就感觉到这个文明并不简单,连督主都说过类似的话,当时出现在海皇星的才仅仅只有七个虚丹,那显然不是他们的真正实力。

    “王重殿下,我叫海耶罗。”那年轻的海皇星人丝毫都没有实丹强者的架子,当然,一般的实丹在老王面前还真是拿不起架子来,只见他微笑着冲王重伸出手:“海皇星文明第四皇子,王重殿下对我族的大恩,海耶罗铭记在心感激不尽。此次前来既是逢父皇之命,也是我个人对王重殿下仰慕已久,早就渴望与殿下一见。只可惜我海皇星文明没资格进入天门中,海耶罗不能前去亲自拜会,只能忐忑的寄出一封信件,实在是大为失礼,让海耶罗内心惶恐。幸蒙殿下不怪罪,还大驾光临,海耶罗惭愧惶恐,不胜感激!”

    老王本就没把谁去见谁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对方说得又十分诚恳,自然是哈哈一笑:“海耶罗殿下太谦虚了。”

    “区区六级文明的皇子,在王重殿下面前,岂敢擅用殿下二字?”海耶罗大笑着说道:“王重殿下若是不弃,直接叫海耶罗的名字就是,或是叫一声小小罗,那倒更显亲近了。”

    两人边说边往会所里面走,里面早已备好了大厅和酒宴,分宾主坐下。

    六级文明?老王有些狐疑,自己上次去海皇星时,那还只是个准五级呢,而且已经脱离了星盟,这才过了多久?

    “王重殿下有所不知。”海耶罗笑着说道:“自上次星盟为我海皇星平雪之后,父皇思及脱离的危险,已然重新提出回归星盟的申请,天贝族直接批准了,而且也让机械族重新对我海皇星文明进行了专门的评测,特事特办,现已将我海皇星升为六级文明,在星盟元老会上拥有了一席之地。听督主说,这都是王重殿下举荐之功,此后又听说了王重殿下在天门与那火魔族普米修斯一战,大获全胜,父皇当时就想派我前来送上贺礼、与殿下同庆,只可惜那时候回归星盟的手续还没有下来,我等不得踏足地界土地,直到前天,回归星盟的文件批下,加上恢复已经封闭的传送阵又花了一天时间,我才立刻动身前来。”

    他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手,只见立刻有早就准备好的侍者捧着一卷牵丝所织的礼单走了进来。

    “海皇兰多夫拜上天门王重殿下,恭贺王重殿下赢得天门生死擂,战胜普米修斯一战封神,送上金星十万,D级机械族堡垒两座、九品补元丹千颗、九品归元丹千颗、九品列灵丹千颗………”

    长长的一串礼物清单,就连已经见惯大场面的老王也听得忍不住有些动容,上次海皇星表达感谢,也不过送上金星一万,丹药百余颗、D级机械族战争堡垒两座而已,那在私人送礼中都已经算是相当奢侈的大手笔了。可这次的礼物之丰厚,已经远远超出私人礼送的范畴,倒更像是两个文明之间的外交交际。

    老王也是微微一笑,不愧是富裕的海皇星,之前那些想拉拢自己的六七级文明和海皇星出手的手笔比起来,简直是没得比,若是在之前,无功不受禄,老王恐怕还会怀疑海皇星送如此重礼的用意,可海耶罗刚才有意无意透露出的一些信息,老王却已经知道自己受之无愧。

    海皇星当初选择脱离星盟,一方面是被火魔族压制太久,难看到出头之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火魔族和天贝族争权夺势之心已经路人皆知。别的族群文明可以在这种事儿中选一边站队,可海皇星不行啊,他们和火魔族是肯定没可能的,但和天贝族也一直没什么关系,反而因为海皇星曾经抢占低端丹药市场,还得罪过天贝族的一些中层人物,因此想投靠天贝族也是苦无门路。如此两族都不讨好、两族都不能加入,因此最后选择脱离星盟,海皇星也是逼不得已。

    可这次,因为王重的关系,让海皇星得已进入天贝族的视线,直接和天贝督主对上了话,这才算是找到了投靠的门路。没有火魔族的压榨、也不再纠结于两族斗争时无人收留,海皇星自然是乐意回归的。此后有艾尔莎督主大手一挥,海皇星回归星盟、甚至重新评定回六级文明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事儿显然是天贝督主在帮忙,老王甚至根本都不知道,但却故意告诉海皇星文明,说是王重的举荐之功,这显然是天贝族对王重的一种侧向示好,大概也是为了修补之前因为生死擂,双方出现的那一丝阵营裂痕。

    这种事儿,别说老王一听就心知肚明,甚至就算海皇星自己也是相当清楚的,但大家显然都不会点破,海皇星现在已经属于天贝族阵营,天贝族要他们和王重交好套关系,他们自然就得照办,何况对王重,海皇星确实是尊重感激的。礼物送的如此重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这份厚礼可太重了。”

    “哪里,要我说,还是太轻了。海皇星这次能回归星盟,甚至通过六级文明的考核,能让机械族特事儿特办,这都是王重殿下举荐之功,如此恩情,岂是这点礼物所能表达我等感谢的万一的?”海耶罗爽朗的笑着,接触这一会儿,他给王重留下的印象倒是相当不错,是个挺直爽大气的年轻人。

    可海皇星的厚礼显然还不止于此。

    海耶罗话音刚落,这宴厅中的灯光突然变得柔和起来,有轻微的古怪音乐声响起,宛若海浪拍岸,有海螺吹响,光听那音乐的韵律已可让人感觉能嗅到那湿咸的海风。

    海耶罗微笑着停止了谈话,只见有宛若仙气般的薄雾升起,将这宴厅映照得氤氲腾腾,而在那铺满地面的薄雾中,一个婀娜苗条的人影宛若仙子般缓缓曲直了身躯。

    只听海耶罗凑过头来轻声笑着说道:“王重殿下,小妹最拿手的海龙舞,请殿下欣赏。”

    小妹?那个薄雾中的舞者居然是海皇星的公主。

    能让一个六级文明的公主为自己舞曲,这恐怕是一两个月前的地球人根本就无法想象的事儿。

    只见那薄雾中的舞者伴随着海浪般的音乐缓缓蠕动,粉嫩的脖颈轻摇、香肩微微一颤,一阵阵柔韧的蠕动,从右手的指尖一直传递到左手的指尖,那种柔媚的感觉在她躯体的语言中尽情展现,无骨的身躯在薄雾的衬托中显得无比的柔媚……

    别说老王这种一心只知修行的苦行僧,如此曼妙的舞曲,就算是地界那些高等文明中痴迷于享乐、‘见多识广’的公子哥们只怕也是不得多见的,让老王都忍不住看入了神。

    一曲舞闭,那海龙公主冲王重微微一礼,此时薄雾渐散,老王才算看清对方的容貌。那天生的媚态以及无比精致的五官,即便是和莎莉丝特比起来,也不逞多让,都说海女多情柔媚,乃是万族中的极品,今日一见才算是感叹名不虚传。

    “见过王重殿下。”那海龙公主盈盈一礼。

    “真是精彩绝伦的舞曲,有劳公主了。”王重微笑着回礼,眼中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出神之态,而是显得清澈纯净。

    旁边的海耶罗看得清楚,也是心中微微暗赞,让自己小妹同行,父皇原本就有撮合小妹和王重的意思,只要王重稍稍露出些许意愿,海皇星方面肯定是会全力配合的,毕竟王重现在可是天门里的大红人,连地球都评估无极高的潜力,未来成就无可限量,海皇星与之结交肯定是不会吃亏,更是一手长远的投资。

    只可惜,这男人果然不愧是能搅动天门的风云人物,哪儿有那么容易。

    海龙公主弯身一礼,以海皇星文明的传统,有兄长在旁,她还没有在这种场合随便说话的权利,只是在旁边侧位上随便坐下,看向王重的目光则是带着浓浓的兴趣和好奇。这个男人的眼神相当干净纯粹,很少有男人在见到自己和自己的舞曲之后还能保持如此镇定的。

    海耶罗皇子看起来虽然年轻,但却相当擅长交际,说话很有分寸,更不会让现场有任何冷场的时候。宴席上享用的都是海皇星的特产,听说食材都是从海皇星直接带过来的,只是请安诺玛会所的星域大厨操刀,其中不乏有海产鱼虾类,这在老王看来可算是海皇星的族人,端上食桌,也是诧异。

    海耶罗皇子倒是并不忌讳,笑了起来,有意看向旁边的小妹,想让她多和王重说几句话。

    只听那海龙公主笑着说道:“王重殿下有所不知,世人多对海族有诸多误解,海族只是生活在海中,或许有些族群因漫长岁月的海中生活导致进化出嗜、鳃、鳍、鳞等等诸多近乎于鱼虾类的器官,但那只是自然进化,却并非常识理解中的鱼虾之流。就像王重殿下的家乡地球,地球人和异兽共同生活在陆地上,可殿下的族人不也是以它们为食吗?海族和那些鱼虾异兽的关系也是如此,不止我海皇星文明,加入星盟的大多数海族都是如此,并不会忌讳食用海腥,反倒是相当喜爱,只有极少数的例外罢了。”

    海龙公主的声音既轻又脆,十分好听,让人不由想起她之前那曼妙的歌喉,光是听她声音都仿若沉浸在一汪温润的海浪中,让人全身放松绵软,她身上也没有普通海皇星族人的那种密布的青色鳞片,只有些许青色微光在一些身体的隐蔽部位若隐若现……整体看起来倒更像是个绝美的类天人,旁边的海耶罗也是如此。

    听她这么一说,王重也是笑了,维度万族之间,因为各自文明体系的不同,其实相互有很多风俗常识违背的地方,因此彼此间往往很难理解对方的想法,难以揣摩对方的思维,也只有常常交流各族文明风俗,才能慢慢的做到相互了解。

    “王重殿下,这次父皇派我等前来,其实还有一事相求。”酒过三巡,海耶罗也是慢慢谈及正事。

    “请说。”

    “我海皇星之前仅仅只是四级半文明,在地界一直没有开设聚集点的资格,也无法收购商铺,此前的一些丹药生意,都是挂靠在别的文明名下,被赚取大量的中间差价,又或是做大量的低价批发。”海耶罗笑着说道:“这次晋升为六级文明,按照星盟规则,我海皇星将有资格在地界中环挑选一个商业街作为根基,但殿下您是知道的,别说地界中环位置了,即便只是边缘地区,稍微好一点的地方又有哪处是无人占据的呢?难呐。”

    王重笑了笑,没有接话,他大概也能猜得出海皇星的想法,只是等这皇子自己开口。

    只听海耶罗继续说道:“星盟选地的规则殿下是知道的,每个文明都只有刚刚晋级六级时的一次机会,而且是完全免费。可惜现在暂时看不到什么空余的好地方,我族也不愿随意将这机会浪费掉,所以想先缓一缓,等到好的地段有什么势力因故退出了,我海皇星再去申请也不迟。”

    “不错,这种事儿不能急。”老王附和,只等他下文。

    海耶罗笑了起来:“但也不能一直这样空闲着,之前退出星盟时,我海皇星租用的一些丹药市场都已经还回去了,现在海皇星在地界可是半片屋瓦都没有,听说王重殿下在卡坦克莱区有一处私人商业街,父皇想让我问问,能不能借王重殿下的宝地开设几间丹药铺,作为海皇星在拥有自己地盘之前的一个过渡。殿下放心,只是作为纯商业用途,天宝街但凡有任何管理规定,我海皇星一概遵守,绝不会让殿下为难。”

    果然如此。

    其实一听海耶罗提起商业街,老王就已经知道了海皇星的打算。

    他们晋升六级文明,拥有一次在地界中环及外环任意挑选一个商业街作为发展根基的机会,这一切都是星盟对六级文明赐予的福利,海皇星肯定已经看过星盟给予的地界图了,大概是没找到足以让他们满意的好地方,但绝不会因此就随随便便挑个次一等的街区,而是宁愿将这种机会保留下来,等着别的文明倒台退出时,他们再去申请。这种事儿就看运气了,那种‘虚的’、‘外强中干’的六级文明在地界有很多,比如曾经的蠡阴宗,族中曾经的强者早已凋零,靠着曾经的名气和六级文明的身份勉强经营,但一点小事儿或是随便招惹到某个强者就足以让他们直接退出地界的舞台,地界万族那么多,说不定等个三五天就有这种好事给海皇星碰上,当然,也有可能等上一两年甚至一二十年,毕竟抱着这种算盘的文明可不止海皇星一个,星盟那边肯定还有大把六级文明在等着这种机会呢。

    所以这个时间长短根本就无法确定,但海皇星需要重新入驻地界发展,于是就想到了王重的天宝街。一来海皇星现在算是和王重关系不错,海皇星到天宝街去开商铺肯定不会吃亏。二来卡坦克莱区的天宝街,在地界中环位置的诸多商业区中虽然只排得到中下等,但却是正适合海皇星这种走低端丹药市场的文明发展。第三,王重现在算是海皇星的恩人,更有天贝族暗示海皇星要和王重交好,反正都是做生意,以海皇星在低端丹药市场的实力,去了天宝街肯定可以让天宝街大火起来,不但可以给天宝街提供高额的税赋,更可以带动整个天宝街的经济……反正去哪里做生意都一样,何不将这样的好处给王重?也是另一种示好了。

    老王只稍一思索就缕清了这其中的门道,海皇星看似是找自己帮忙,实则却是另一份儿厚礼,自己如果拿着端着,那才真是脑子有问题的蠢材。对方想和自己、和地球文明交好之意,简直比幻族还要更加直接和强烈,面对如此真诚的盟友,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那就预祝我们天宝街的海皇丹药铺,生意蒸蒸日上了。”王重大笑着举起酒杯,甚至根本都没有和海耶罗讨论商铺入驻的细节等等,对方摆出如此真诚的态度,自己也得拿出足够的诚意才是。

    “哈哈,王重殿下快人快语!”海耶罗也是大喜,他倒没想过王重会拒绝这种事儿,谁都不蠢,只不过王重答应此事时的态度,显然表明对方是认可海皇星这种‘示好’的,并且表示接受,只是不点破出来而已。没有让海皇星这俏媚眼抛给瞎子看,这就是个聪明人,而且还是个很有实力、很有心的聪明人,和这样的人合作,对海皇星来说绝对是稳赚不赔:“来,小妹,与我一起敬殿下一杯!”

    一杯满饮,双方这口头协议便算是达成了,这事儿无论对海皇星还是王重来说显然都是双赢的局面,众人都是心情愉悦,只见海耶罗又拍了拍手掌,屋外立刻又人抬着一口镌刻着各种海兽的黄金箱子走了进来。

    王重正觉好奇,却见海耶罗直接命人打开那箱子,里面却是一口造型奇特的金鼎,在灯光的映照下闪闪生辉。

    “王重殿下,”海耶罗笑着说道:“这是父皇让我们带来的,说是还给你。”

    “还给我?”王重微微一愣,以海耶罗的精明显然不可能犯什么口误的错误,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东西,谈何‘还给你’,是另一份礼物?

    “这是父皇的原话。”海耶罗微微一笑,他其实也是真不知情,当初刚听父皇说起‘还给王重’时,他也曾无比好奇,一再追问,可父皇并不回答:“抱歉,小弟是真不知道更多了,但想来父皇不会无的放矢,殿下只管收下,或许细细研究一番后会有所得。”

    王重越发好奇起来,站起身来细细观看。

    这口鼎的造型看起来相当独特,四周是形态各异的十一个龙头,但却并不是地界消亡的那种长着双翅的巨龙一族,而是旧时代在天京或是联邦一些古老遗迹中所能看到的那种无翼的五爪金龙图腾。整个鼎并不算大,但却很精致,雕刻的这些龙头更是栩栩如生,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铸造的,但似乎也不是特别贵重,更感受不到任何的灵气存在。

    不过那天京龙的造型倒是让老王颇有些感觉,海皇说此物是王重的,是和这个有关?

    不管如何,此事至少没有恶意。地界一向都广有龙族消失的传说,但那大多都是指长着双翼的巨龙一族,地球那些古老图腾中的无翼五爪金龙,说真的,老王混迹天门藏书阁那么久,还真没在地界见过任何类似的描述,仿佛是地球所特有,似乎这海皇有其他的意思。

    “那就请海耶罗兄替王重谢谢海皇的礼物了。”王重没有拒绝的理由,但凡在神域看到和地球相关联的东西必然是有用的。

    “殿下客气了!来,今日不醉不归!”

    一番酒宴也是宾主尽欢,老王看得出海耶罗皇子明显有帮他妹妹和王重牵线搭桥的心思,只可惜老王早已无意沾花惹草,只能抱歉装傻无视。不过那海龙公主倒也是个有趣人,似是看出王重有意保持距离,居然有种长舒了口气的感觉,那悄悄转过头去吐舌头偷笑的样子被老王无意中看到,也是让老王哑然失笑。

    然后这位海龙公主一扫之前的拘束,变得活泼了不少,居然也是有说有笑起来。老王是一看就懂,这位公主只怕也是被他父皇逼着来的,无论什么族群,但凡出生皇室的优秀子弟,对父母族群给自己安排的各种婚嫁庆娶总是本能的反感,只要是父母安排的,管他对方优秀与否,习惯性的就会先在内心里给否决了。

    出生高贵,在普通人看来或许是无尽的幸福,各种荣华富贵一生享用不尽,可却不知他们也有他们的烦恼,只是普通人难以理解而已。

    从机械城回来,先是让妮妮给天宝街送去了一封信件,说明了海皇星的事儿,后续就不用王重亲自过问了,老牛等人自然会和海皇星派去的人对接周全。此外又将海皇星送来的厚礼分成两份,大头的固然是准备让乔纳斯转交给马东,小部分则是让妮妮送信时直接带给老牛。

    像老王这种不但不怎么过问财政收入,反而不停往里面砸钱的老板,整个地界所有商业街只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一位,没办法,作为地球的根据地,天宝街的商业规模还是太小,现在肯定是以发展为主,玛格索和老牛他们收取的那些税赋或者说保护费,大多都是用于天宝街的基建以及人手招募、地球人的安置等等地方。而且这次海皇星入驻天宝街,以他们曾经在低端市场能和天贝族抢生意的实力,已经可以预见天宝街未来的发展潜力,市场变大了,买家多了,这卖家的水准也得相应提升才行,要想扩张、要想赚取更多,没前期的投入怎么行?

    搞定了这些,带着那个奇怪的龙鼎,老王也是一头扎进了碎片世界中。

    海皇不可能无的放矢,这龙鼎看似普通,但那五爪金龙像却似乎和地球有着紧密的关联,确实是让老王十分好奇,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先好好研究一下。

    黄金鼎上十一颗龙头……

    十一这个数字他已经太熟悉了。

    曾经的黄金石板号称是十二块,但实际上根据诸多典籍的记载,真正作为石板存在的只有十一块,所谓第十二块只是一个集合体而已。而且每一颗龙头都镌刻着龙戏珠的模样,每颗龙珠上镌刻有神秘的符文,却又都各不相同。王重看不懂那些龙珠上的镌刻符文,看似线条简单,但细看便觉得太古朴太玄奥,和自己之前所学的符文常识完全不同,没有任何可循的规则可言,但看得久了,却让老王隐隐有着一些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些古朴符文所表达的东西,和十一块黄金石板十分相近,当然,无法肯定,只是一种模糊的感知而已。

    老王不禁想起之前在幻海中的遭遇,强大的龙族领袖、天界四族的八大天王,难以言喻的古老恩怨……仿佛这所有的一切都有着某种若隐若现的联系,被一根细细的透明丝带连接在一起,似乎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东西似的,那龙族似乎跟地界的巨龙完全不一样,当然也有可能是化形的巨龙,可似乎没听说过巨龙族可以化形,有机会得跟莎莉丝特打听打听。

    他看向碎片世界那悬浮在空中的命运石,要说老王觉得自己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最特殊最重要,那毫无疑问就是命运石了,说不定命运石也和这些事儿有所关联?

    老王忍不住将那黄金龙鼎举了起来,对着命运石翻来覆去的看,又或是将之凑到命运石的面前,只可惜两者都没任何反应,没有给予他更多余的提示。

    王重也是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看来这并不是芝麻开门,想要解开这个谜题,只怕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了。如果下次有机会到海皇星,倒是要和那海皇好好聊聊,他会说‘把这东西还给王重’,只怕对这黄金龙鼎的了解比自己要多得多,说不定会知道一些隐藏的秘辛。

    此时的碎片世界已经变大了不少,足足有将近三十平,老王自己估测判断了一下,现在碎片世界中的灵压和重力,已经超过天门的普通环境了,只是比最中心的内门位置稍稍偏低而已,而且还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

    升级碎片世界,王重现在也已经摸索出了一些门道,一方面取决于自己长时间所处的外部环境,一方面取决于命运石的滋润,另一方面则是取决于自己的实力。

    相比起前两者,自己的实力提升反倒是对碎片世界有着最大帮助的,之前凝聚虚丹,碎片世界就直接在当时的基础上壮大了二分之一左右,加上此后这段时间的稳步修行提升,才让碎片世界达到近三十平米的规模。

    空间更大,灵压更高,现在的碎片世界已不再像之前那样紧张得落不下脚,而是被王重分成了三个区域,最大那块占据了整个中心地带,以及东西面的大部分区域,主要还是用来培植灵药,这里孕养出来的材料讲真比外面的好太多。

    除了灵药区外,北边一小块地方是老王开辟出来单独修行所用的,现在蘑菇屋附近的修行条件已经赶不上自己的碎片世界了,这里的灵压更高、强度更大,更兼有命运石的那丝亲切气息以为辅佐,在碎片世界里修行确实要比外面更快一些。

    此外就是碎片世界的南边一角,专门用来堆放各种杂物。

    空间戒子虽然也有储物功能,但其实并没有碎片世界这么方便,而且空间戒子并不算绝对安全。比如说如果遇到特殊情况,有强大人物因为各种原因要强行检查自己的空间戒子,就算自己不给,对方也可以通过毁坏戒子来直接查看。可如果放在碎片世界中,即便是金丹强者也很难发现这种私人碎片世界的存在,就更不要说查看了。

    现在自己的空间戒子中堆放的都是诸如‘陨落星辰’这一类次等的、不重要的法器,又或是低品丹药,以及诸多金星钱财之类,当然也会放几样具有自己明显招牌特征的贵重东西,比如放几颗圆满丹,甚至连潜龙剑也会常常放在空间戒子中,那也是以图掩人耳目。如果真遇到要被人强行搜身的事儿,老王甚至可以主动把空间戒子给他们随便检查也是无妨。但最贵重的私藏物品,比如格莱送来的那几件还未鉴定的法器、眼下的十一金龙鼎等等,就都是存放在此处了。

    将金龙鼎往那地方一堆,看到同样放在那里的古铜镜,自从上次尝试过联系上艾俄洛斯之后,这铜镜老王就一直没有用过,此时也是感觉状态不错,这段时间的灵力基数可是增强了不少,感觉应该联络无碍了。

    老王也是兴起,顺手将那铜镜取了出来要尝试尝试。

    有过上次操控的经验,此时也是驾轻就熟。

    王重虚丹催动,灵力灌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