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六十五章 法则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原本就微微安静下来的现场中,乔纳斯的声音顿时显得无比的醒目。

    飞猪此时的脸上洋溢着从来没有过的红光,简直是红光满面,激动得连头皮都在颤抖,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干的最出格、也最大胆的一件事儿,可放飞自我的这一刻感觉简直是美妙极了!

    去尼玛的!谁再敢说我是胆小鬼!我是乔纳斯!我是史上最勇敢的芭比!

    树人和扎力西亚微微一怔,虽然没有多余的表示,可却已经收起了刚才的那丝不屑,而在人群中,原本一脸愤怒的幻族两位长辈,包括乔纳斯最惧的老爹,此时都是统统愣住了,回去一定打死他!

    因为火魔相关的人已经眼神不善了,人家可不会信这一套说辞。

    “暴魔元年第56期门徒普米修斯,暴魔元年第58期门徒王重,自愿生死擂一战!”一个威严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瞬间将四周的杂声统统压下,与此同时,那生死擂上也有层层玄奥的符文凭空出现,凝结为一层层巨大的防护罩,笼罩天际:“生死有命,成败在天,无论结果,双方文明不得追究!”

    话音落时,那符文防护罩已然笼罩整个生死擂,无数符文在那防护罩上闪耀出炙白的光芒,随即悄然隐没、变得虚无,可所有人都知道,一层足以抵御金丹强者攻击的防护罩已然生效了。

    四周看台的喧哗声嘎然而止,不管如何判定这一战的强弱悬殊和胜负,不管如何觉得那地球人撑不过五秒,可至少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生死擂上那两人所吸引。

    普米修斯微微一笑,手掌一抖,一个宛若纸人般的东西出现在他两指间。

    “正好手里有个没用的小玩意,试试你成色。”

    蓬~~

    他双指微微一晃,纸人瞬间燃烧为灰烬,可却有一股灵力自那迅速燃烧的灰烬中透出,待得灰烬落地时,那灵力已然化为人形,穿着打扮甚至乃至神态表情都和普米修斯如出一辙,就犹如是放出了一个和他本尊一模一样的虚影,看起来像是某种分身术,关键是这虚影身上竟然有着实丹的灵气!

    火魔鬼身!

    “去!”普米修斯手指遥遥一指。

    只见那分身幻影瞬间全身燃烧,没有任何灵力凝聚的铺垫,可四周空间却有无数火元素朝他身上疯狂汇聚,才只是起步的瞬间已然由普通的火光耀眼化为宛若太阳般的炙目,携带着庞大的灵力,风驰电疾般朝王重冲去,热浪冲天,威势惊人!

    这攻势来的极快,王重眼中微光一闪,左脚微微抬起,就像是画面突然闪烁了一下,他凭空消失再凭空出现,一闪没间,那火人的攻势已然避开。

    普米修斯好整以暇的看着,对他来说,这是一场游戏,满足家族对他的要求,说真的,他做事确实率性直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那是在外面,回到天门内,他这个高两界的压一个如此境界的小家伙,还是有点掉价的。

    疾冲的傀儡火人已然变向,纯粹只靠灵力感知的操控竟然能将那股澎湃的冲势收放自如,眨眼间已从前冲变成背袭,变招太快,燎火的模糊身影中,那凝聚着白色炙光的闪光耀眼,宛若一颗颗尖锐的爪子,要将王重的整个后背直接撕裂!

    空中不少对火魔族十分了解的天尊班成员都是眉头暗锁。

    火魔族擅控火、擅炼器,更是常出各种傀儡大师,普米修斯并不以傀儡术称著世间,但此时仅只牛刀小试,玩起这手傀儡术来却已然是一副如臂使指、收放自如的大师姿态。都说世间万法自然,皆有共同之处,能将并不擅长的傀儡术用到这样的地步,已然能从侧面反映出他到底进步到了何等样强大的地步。

    “那地球人把这傀儡术看得太简单了,这是绝对的实丹之力。”

    “面对真正强大的傀儡师,就不要想着可以绕过傀儡去攻击指挥者,那等待你的只有陷阱,必须正面解决。”

    “下界的人就是爱投机取巧,利用这些闪转腾挪,自以为技巧无敌,可遇到真正高手自然得吃亏。”

    “差距太大,火魔鬼身虽然只有普米修斯一半的灵力,那已经是地球人不可逾越的距离……”

    四周的议论声才刚刚响起,老王的眼中精芒一闪,丝毫没有要避让那身后攻击的打算,甚至都没有转身,只是左手侧向一甩,只见一道金光在那火焰冲势中一闪而没。

    噌!

    收剑还鞘,金光隐没。

    王重站立不动,甚至连目光都没有从正前方的普米修斯脸上挪开过半分,可那道被所有人认为是无法躲避的、从王重身后袭去的火魔鬼身却是冲势嘎然而止,被那一剑金光横斩,原本凝练无匹的火光只是微微一顿,随即就像是突然泄了气,在空中朝四周漫无目的散乱的喷涌开,将王重的背景衬得火光冲天、衣角猎猎作响!

    “试过成色了,那么,”王重淡淡的声音在空中响起,虽混杂在那疯涌的火浪声中,却穿透力十足,足以让整个生死擂旁观战的所有人都清晰可闻:“现在可以来点有意思的了吗?”

    “………”

    普米修斯原本微笑的笑容微微一凝,四周看台则是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那个地球人……竟然挡住了?而且,挡住都算了,竟然还挡得如此漫不经心、挡得如此轻松随意!

    这……

    即便是刚才最兴奋的飞猪,此时都有点反应不过来,嘴巴张得大大的忘了叫好。

    这不过只是一场高等文明的博弈游戏,王重在所有人眼里只是个附带附送的赠品,无论普米修斯怎么蹂躏他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现在看来似乎没那么轻松。

    “好剑。”普米修斯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王重手上的那柄金剑中。

    细长的剑身并不像神域地界一贯的粗犷力量风格,倒是更符合是边缘世界那些讲究小巧技巧的低等文明的用剑习惯,整柄长剑金光内敛,光是看那刚才发威后剑身逐渐淡化的金色符文线条之繁复、看那剑身如玉却坚韧的材质和工艺,便知道这柄法剑的品级绝对不低。

    “桑木之枝作为剑柄,这是我火魔族的风格。”普米修斯淡淡的笑道,王重的表现让他有些意外,但也让他有些惊喜,原本只是应付族群的任务,原本只是想借这一战告诉整个天门自己回来了,可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的收获,作为一个天才,普米修斯最感兴趣的事儿之一,就是毁灭另一个天才。之前的王重在他眼里还不够他真正出手的资格,但现在够了:“听说师弟和拉薇尔师姐走得很近,这应该是出自师姐的手笔?叫什么名字?”

    拉薇尔,这个名字在天门新人中或许不怎么响亮,但无论是在天门内门、天尊班亦或是各大势力的代表耳朵里,却是真正的如雷贯耳!

    白魔女拉薇尔!也就是近些年为了天河潮汐的目标开始隐藏锋芒,否则何止是人家在天尊班的名气和地位,早在普米修斯等人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这个女人可就已经是让许多六级文明听到她名字都会瑟瑟发抖的存在了!

    安静的现场顿时就有不少目光看向悬浮于高空中观战的拉薇尔,目光有着敬畏,也有着八卦和好奇,一个女人替自己族群的敌对男人铸剑,但凡是让思维丰富的家伙细扒猜想,绝对随便都能凑够一台狗血舞台剧的戏码了。

    拉薇尔却是神色如常,对那些好奇的目光不以为意,谁要真敢在背后乱嚼舌根让她不爽,她绝不介意见一个杀一个。

    “剑名潜龙。”王重淡淡的回答。

    “很符合你的性格,看来你对自己的期待很高。”普米修斯笑了,左手在空中微微一探,那片空间凭空裂开一缝,一柄闪耀着无尽火光的长枪缓缓透出:“可惜,龙早已经灭绝了!”

    长枪已完全出世,握在了普米修斯的手中。

    燎原魔魄枪!

    啪!

    根本都不用动用真身,长枪在手,天下我有!仿若有种浑然天成之感,一股火焰魔息瞬间从枪身连通到普米修斯的身上,融而为一,气焰滔天,无尽的灵气气场正在疯狂攀升,普米修斯那满头火红的长发都根根倒竖起来,庞大的威势在瞬间铺天盖地的笼罩了整个生死擂场,光是那威压所形成的气场都宛若飓风般碾压向王重,将他压得连眼睛都几乎睁不开!整个人险些被那飓风威压给吹跑,足足往后倒退了四五步才站稳脚跟!

    双方气势的强弱,一眼可见,这差距……

    或许是先前王重破掉那火魔鬼身的傀儡太过惊艳,让所有人都差点忘了,这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比赛,若不是因为天贝和火魔之间的斗争,王重这样的小角色根本就都不够资格站到普米修斯的对立面上。普米修斯先前只是玩玩而已,一旦他要真正出手,那两人之间的差距简直是判若云泥!

    “对付一个虚丹境的小师弟也这么认真……”天尊班有人暗笑:“普米修斯被破掉傀儡,也是脸上挂不住了。”

    “这样的气势差距、基础差距,没法打,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

    啪!

    王重身体一挺,倒冲的气流飓风被他顶住,身子也渐渐掰直,他在适应这气流冲击的强度。

    战斗的天赋有很多东西不是单纯表面的数据可以反应出来的,就比如抗压的韧性,有的强者身体就是能不断适应、自我调整,并且在这种过程中迅速超越自己的极限,这不止是实力也是一种天赋。王重显然就是这种抗压韧性天赋方面特别出类拔萃的人,只可惜他的对手显然不可能给他慢慢适应的机会。

    普米修斯嘴角泛起一个弧度,身形瞬闪,燎原魔魄枪出击!

    王重瞳孔收缩,潜龙剑出鞘立刻迎上,只是双方的气势相差悬殊,普米修斯随心而动,却枪出如龙,而王重却是完全被动。

    轰……

    碰撞瞬间,来自实丹巅峰的强势灵力摧枯拉朽的穿透了王重的防御,伴随着枪剑交错的灵力爆炸,王重整个人宛若一发炮弹般朝后狠狠弹射,冲撞在场边的防护壁上,只见透明的防护罩纹风不动,还有在王重背靠撞击的位置处,有一层层金色的符文在透明壁体上显现出来,发出符文流动时轻微的嗡嗡声。

    现场一片宁静,只听得扑通一声轻响,王重从那防护壁上轻轻滑落下来,虽是单膝跪地,一丝鲜血从他的嘴中缓缓溢出,似乎还没从重击中缓过来。

    很显然,普米修斯跟王重前面遇到的对手完全不一样,刚刚一击中,对方的灵力同样带着变奏,防不胜防,灵力至少碾压他一倍,这是进入星盟以来,前所未有的强大对手。

    “手中的法剑是关键,抵住了正面的枪击,至少是五品法器。”

    “听说是拉薇尔的作品,最少五品,有意思的啊,她还真不给家族面子。”

    “师姐向来我行我素,又不是第一天了,不过这个地球人能抗一下没粉身碎骨倒有点意思。”

    “类天人都是如此,体型外表不出众,内在差距却是很大,这地球人的肉身天赋倒是值得研究,远远超出他虚丹实力的表现。”

    “想只靠这点身体承受能力就和普米修斯对抗,差得还是太远了。”

    “毕竟天尊成员,不至于如此,看看。”

    几个空中的天尊洞若观火,这普米修斯来势汹汹,对付王重只是牛刀小试,等他铸就金丹,恐怕就要以下犯上了。

    场中的普米修斯并没有抢攻,直到王重站起来,长枪陡然往前一挺,枪尖上自有一道枪芒前送,比起先前那破风大势,这道枪芒并无煌煌天威,但却奇快无比,且锋锐凌厉,直接撕裂而来。

    王重甚至都没有看到任何枪芒的存在,只是一股冥冥中的危机感猛然袭上心头,目光瞬间为之一凛。

    这根本不是快慢和力道的问题,那枪尖如同黑洞,似乎要吞噬他的灵魂一般,关键是又觉得是一张黑暗的网,无论往哪里躲都是徒劳。

    这是……法则的理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