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六十四章 胖子也有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最高规格的,专为金丹强者的对战开设,在整个修武堂都仅仅只有这么一座。防护罩功率最大化时,即便是强如艾尔莎督主那样的地界顶尖高手,都很难将之轻易破坏掉,只是需要消耗海量的启动和维护能量,虽说王重和普米修斯都是天尊班中的妖孽,可这样的场地规格,那也是足够他们打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了。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生死擂旁早就已经聚集了海量的人群,而且不止是天门内部人员,还能看到很多平时在天门中的生面孔。

    这些生面孔不止是指为了观看这一战而突然从任务中提前归来的天尊殿下们,也不是那些潜藏在天门深处的某些轻易不露面的隐藏巨擎,而是还有着许多来自地界四面八方的‘外人’,他们本身并不属于天门,而是地界的各大势力,一些七级文明亦或是如同鹏族那种强大但却没有文明等级的代表,简直是盛况空前。

    这并不是什么小道消息引来的围观。

    一个刚刚踏足星盟的地球文明能够资格和火魔族的核心一代交手,这本身就是件很神奇的事儿了,而早在这几天时间中,一种叫做‘天门内参’的核心情报也已经通过信使送到了各大势力的手中,传递的情报便正是此战。

    一场天门内部的私人战斗,能作为天门内参发送到地界各大势力手中,所有人都相当清楚这其中代表的意义,火魔族显然从一开始就没有将王重作为真正的对敌对象,让人观战,是让别人来看他火魔族如何打天贝族的脸!

    宽敞的观战席上坐满了人,连空中也都悬浮着无数的观战者,整个生死擂就像是被人海里里外外的包围,人声鼎沸。

    “瞧,督主来了!”

    “那位是米尔希长老?火魔族排名前十的金丹大能啊,据说曾经也担任过天门督主的职务……”

    “那是一莫长老!”

    场中窃窃私语声不绝,一位又一位大人物的莅临,更是给这一战平添了许多紧张而多元化的氛围,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一战远远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最近的地界不大太平啊……”

    “前不久是卡比文明和鹿虫文明被覆灭,下面一堆老资格的四五级文明被清缴,现在连火魔族和天贝族也终于坐不住了吗?”

    “星盟每隔两三个纪元就总有一场腥风血雨,权利的重新分配,火魔和天贝才是这种权利重新分配中的真正掌控者。像我等实力不足的六七级文明,不过只是这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能否活下来,看天看命还得看有没有站对位置了。”

    “这一战便是信号,火魔和天贝在不久的将来必会有一族倒下,都擦亮了眼睛吧,选好站队的方向,要是选错,万劫不复。”

    “这个王重不过是个低等文明子弟,他这一战的胜负,能代表天贝族的实力?”

    “你是刚进星盟的?没经验?这说明天贝族现在占上风,可进可退,而火魔族已经贴脸了,用上了自己的核心序列的战力。”

    “……那谁占上风就给谁加油,表明态度?”

    “愚蠢。这不用急,只是个挑起战争信号的前缀而已,站队站得越早,选错的可能就越高。”

    “也不能这样说,火魔和天贝的实力相当,我们这些六七级文明,站队越早,对他们的帮助就越大,在争斗的前期就越拥有压倒对方的可能。你的分量自然就越重,从龙之功,比起锦上添花可是完全不同的分量。风险大,收益也会大。”

    “呵呵,站队越早,死得越快,别忘了,火魔族和天贝族搞死对方不容易,可要说搞死一个六七级文明还是很容易的,你这是出头鸟。”

    “选择不同而已,站队太迟,你所面临的很可能就是双方的不爽和逼压,都是一个死字。”

    “哎,神仙打架我们凡人遭殃,不管怎么选择,都难!”

    生死擂四周的嗡嗡声不绝于耳,谈论的大多竟然都和这一战的主角无关,前来观战的六七级文明实在太多,接到火魔族的天门内参通告,就算再不想到这种场合来,他们都得来,神域地界最近的各种不平静、各种小风波,早就已经昭示着暴风雨即将来临,只要身在星盟、身在神域地界,那就必然无法置身于事外。

    甚至像海皇星文明那种,在这种时候选择脱离星盟,其实未尝不是一个赌博的选择,先把时间掐准,在真正星盟高层的爆发前脱离暴风雨的中心,且利用各种规则保住自身不灭,只要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那等真正暴风雨来临,他们就可以作壁上观了,在那种各大文明拼死内斗的时候,几乎不会有人还有空腾出手去对付他们,甚至都不会想起他们,这才是海皇星文明当初选择脱离星盟的最主要原因。

    而且并没有太大的忌讳,甚至都不用避开天贝族和火魔族的耳目,两族现在都在暗中拉拢六七级文明的支持者,壮大自己势力,也都知道这些六七级文明正在犹豫选择中,与其高压让他们背地里去偷偷讨论,还不如公开透明,摆出一副言论自由的状态,那好歹还在自己的监管之下。

    除了这些各大势力的代表之外,本身就是天门中人这一批,讨论的范畴就和这一战多少相关了,但正如之前那些热议的话题一样,胜负的讨论是少之又少,顶多是看王重能否在生死擂上坚持到足以打动天贝族或者天门内阁为他出手的地步而已。

    在属于天门内部看台的其他位置,许多火魔族的拥趸、或是纯粹普米修斯的粉丝占据了大部分的位置,虽说都知道这事儿背后是天贝族和火魔族的较劲,但显然,无论从背景还是实力来说,都是看好普米修斯的更多。这很简单,给王重喝倒彩未必会得罪天贝族,毕竟对天贝族来说,王重不过只是个随时都抛弃的棋子,可如果是站在王重这边,那就铁定是得罪火魔族了。

    莎莉丝特等人虽然早早就到了现场,坐在东侧看台的高位上,但身边的人并不多,也就泰坦扎力西亚、树人尼巴鲁、骨魔帕瓦罗等寥寥数人,冷不丁的看到一个包着头帕的家伙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扎力西亚的眉头一皱,正要喊滚,却见骨魔帕瓦罗和那人打了个招呼:“乔纳斯?你包这么严严实实的做什么?”

    “嘘!”飞猪一屁股在骨魔旁边坐了,虽然骨魔也是很可怕的存在,但莎莉丝特和扎力西亚那边,他是更不敢靠近过去:“小声点,要是被人发现我跟你们坐一起,我就完了……我可不像你们那么猛,何况头上还有个老爹管着呢。”

    扎力西亚斜瞥了一眼。

    “你不会坐远点?”帕瓦罗也是皱着眉头。

    “和那些喊着让我老大死的人坐一起?我怕我憋不住跳起来打他们啊,关键是我又打不过,万一被他们拆了多冤?”乔纳斯一脸警惕。

    “没卵子的东西。”扎力西亚正趴在看台上,一个人坐了三个人的位置,一脸的厌恶。

    乔纳斯憋红了脸,既找不到话来反驳,又不敢招惹这个在炼丹堂里都是人见人怕的狠角色,正不知怎么下台,只听莎莉丝特淡淡的说道:“普米修斯来了。”

    只见远处空中有道耀眼的红光掠来,眨眼间已越过遥远的距离,轰然射落入生死擂的擂台上。

    ‘蓬’

    没有多余的炫耀,落地的瞬间,那满身的火焰已自然消散,一个面容英俊、穿着便衣的男子站立在了台上,仿佛不染丝毫尘埃,冲看台主位方向的天贝督主、火魔族米尔希长老等人微一颔首示礼。

    “普米修斯殿下!”

    他一出现,原本嗡嗡闹杂的现场顿时就变得安静了不少,都知道这才是今天的真正主角,特别是几个提前结束天尊任务返回,此时悬浮在高空中的天尊班成员,此时都收起刚才的漫不经心,细细的观察着台下的普米修斯。

    不同于拉薇尔那种已经进入天河潮汐名单、准备鱼跃龙门的超凡人物,他们可没上这一批天河潮汐的名单,彼此都是竞争对手,不论未来是留在天门争夺高位、亦或是去搏取下一届天河潮汐的名额,这些天尊殿下间的比拼和较劲可都是相当激烈的。而且等这次天河潮汐之后,拉薇尔等一帮超凡人物离开,天尊班未来的领袖之争,普米修斯可是呼声很高的,但凡有心要和他角逐竞争的,这都会是一个很好的观摩机会。

    “天魔界任务会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谁知他是靠真实力还是运气做到?希望他这一战的对手能逼他拿出点东西来,我们才能看到更多。”

    “很难,虽说看资料履历才华横溢,但毕竟只是个虚丹。”

    “普米修斯的实丹已经圆满了……”几位空中的天尊殿下密语传音,目光灼灼:“气息也更加沉稳,看来天魔界这两年的任务历练洗练了他不少棱角,最后一步的积累他必然是足够了的,相比起完美,只是差一个二阶真身而已。”

    “哼,停留在这一层次的天尊班成员,都在追求这个……只要他还没迈出这一步,就不能说超越了其他人。”

    “嗯?”

    一位天尊殿下的目光微微一凝,就在众人谈论的空闲时,一个灰色的人影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生死擂上。

    这人来的太低调了,低调到现场许多人根本都没有注意到他,那略显单薄的人类身影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气势,和旁边受万众瞩目的普米修斯比起来简直就宛若繁星比之于浩日,渺小得不值一提,没有任何的存在感。直到有人在看台上提起,才有不少人看到,但也仅仅只是‘看到’,现场因为普米修斯的出现而掀起的低嗡声没有丝毫影响,特别是那些各大势力的代表,仅仅只是眼角余光微微一瞥,‘啊,普米修斯的对手来了’,然后就没了下文。

    说白了,这些人的关注点原本就不在这个地球人身上,这一战的结果早就已经注定,地球人注定只是一个悲剧的背影,作为火魔族和天贝族斗争下的第一个有名字的牺牲品,或许能在遥远的将来,作为一个历史背景记录上这么一笔‘某年某月某日,火魔族普米修斯在天门生死擂击杀天贝族派系拥趸王重,由此拉开了两族斗争的序幕’而已,除此之外,他的存在与否,对所有人来说都毫无意义。

    “王重师弟。”普米修斯微微笑着,目光凝聚在王重的脸上:“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至少你有足够的勇气站在这里面对,所以无论此战结果如何,你都得到了我的尊重。”

    声音虽不大,但却异常清晰的传遍全场,将自己定位为未来的天门领袖、甚至是火魔族接班人,普米修斯和拉薇尔可不是同一类人,拉薇尔的野心在天上,普米修斯的野心却就在眼前。无论他出现在哪里,都想要主导那里的节奏,这是他的习惯,也是他的本能。

    四周的嗡嗡议论声已经逐渐彻底安静下来,被普米修斯语气中那淡淡的自信所主导,不由自主的跟进了他的思维节奏中。

    “普米修斯殿下真是太绅士了,对这种低等文明还如此客气。”

    “呵呵,不管是不是低等文明,他怎么着也算是天尊班的成员,普米修斯殿下会给予他一定的尊重,这就是修养。”

    现场响起一些马屁声,不算多也不算少,都集中在一些天门门徒的圈子里,这让现场相对还算比较安静。各大势力在这种场合一向都是绝对的三缄其口,聊点别的还没什么,但任何涉及敏感站队话题的话,他们肯定都是谨慎谨慎再谨慎,不会轻易开口。

    “还是留着你的尊重吧。”王重同样也是微微一笑,和上次在蘑菇屋时的自谦不同,看似低调、锋芒内敛的王重,言语中却颇有一种利刃即将出鞘的感觉,“因为你没机会用到。”

    私下场合的自谦和低调才是修养,因为那种争论没必要。可在这样的地方,气势一旦被对方压倒进入被动,那很可能对整个战斗的心态都会产生影响,老王尽管不觉得自己真的不如对方,可高手相斗,必然是分毫必争,岂会平白无故就让对方直接先占个便宜。

    现场原本还有的一点嗡嗡声瞬间就为之一静,这还是所有人第一次对王重的存在有所反应。

    刚才那个地球人说了什么?他是在拒绝普米修斯殿下的善意和礼貌吗?还真是把他自己当主角了。

    连普米修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有接王重的话,他并不在意王重讨点口头便宜,但那些普米修斯的拥趸可就不一样了,甚至就连保持中立的各大势力代表都有些忍不住,当然,他们喷的对象仅限于那个愚蠢的地球人,而不涉及两族争斗本身。

    “他的意思是普米修斯有可能输在他手里?如此大言不惭,真是无知者无畏。”

    “呵呵,这就是小人物的不甘吗?配合两族演完戏,把命交给老天就好,他居然还真把他自己当主角了。”

    “还以为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被迫上台,没想到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二愣子……”

    “哈哈,在天门里混了一年,居然连一个替他打气的人都没有,竟然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四周嘲讽声不绝。

    “王重!加油!”

    “嗨嗨,地球人,给他点厉害瞧瞧!我这人,就是看他们火魔族的装逼不顺眼。”

    “尼巴鲁!”

    “老大加油!”

    几个高涨的不同声突然响起,在四周无数浪笑声中格外的醒目,让四周都为之一静。

    整个天门都不看好的情况下,这是哪来的傻逼?

    许多人都忍不住朝这边看过来,结果一看就大多数人都闭嘴了。

    那个骨魔也就罢了,地界人知道骨魔族天生单细胞不合群,根本不用理会。可再看看其他人,天贝郡主、金泰坦、青纹树人,这可都是些在场大多数人都得罪不起的人物……吁,等等,那个把脑袋包得跟重伤似的家伙是谁?手还挥得那么得劲。

    感受到周围的目光,莎莉丝特等人固然是无所谓,可乔纳斯却瞬间就有种懵逼要死的感觉。

    “瞧那五短身材,好像是幻族的?”

    “喊那个地球人喊老大,不会是和地球人同寝室那个炼器堂的肥猪吧?”

    头帕显然包不住飞猪那五短的身材,乔纳斯挥在空中的小肥手瞬间就僵住,简直是欲哭无泪。

    原本看到现场声音四起,想着自己一个人的声音混在里面根本不显眼,他也就忍不住跟着骨魔一起喊了,还格外的嗨,可这现场突然就安静下来,还全都看着自己算是怎么回事儿?而且居然瞬间就看破,这些人都踏马是火眼金睛吗?这都认得出来?

    “乔纳斯!你是怎么回事!”

    “乔纳斯!立刻给我滚过来!你有什么资格参合到这样的斗争中,你要害死整个族群不成!”几个愤怒的传音瞬间炸响在乔纳斯的耳中,那是幻族中长辈的声音,虽然只是五级文明,但幻族坐拥庞大财富,在星盟也算是有一定地位。而且高等文明之间的战争,打到最后拼耗的往往都是资源,像幻族这种富户肯定是他们最想拉拢的。天门内参,他们手中显然也有一份,族中长辈也有来到现场的,其中就包括乔纳斯的老头子,此时怒而传音。

    “尼巴鲁。”旁边的树人冲他投来一丝不屑的目光,显然对这种藏头缩脸的家伙相当不屑,居然也敢跟自己坐在一起。

    “赶紧滚赶紧滚。”扎力西亚白了他一眼。

    乔纳斯的脸上阵红阵白,涨的红紫,突然间脑子一热,也不管老头子那愤怒的传音了,将头上的头帕狠狠往地上一摔,就像是豁了出去,大声吼道:“滚尼玛的……老子违反族规,已经被幻族逐出家门了!我,乔纳斯!现在只代表我自己!老大加油,干死那个火魔族的不要脸的小白脸!我乔纳斯永远都是你的好兄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