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主动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元素领域,冰封区

    冰极宗决定命运的宗门大比已然杀成一片腥风血雨,大多数弟子的主战傀儡都被打得粉碎,没有了继续向上的动力以及能力,只能使用他们备用的副战傀儡来苦苦守住他们现在拥有的排名位置,冰极宗的宗门排名从来都是以残酷著称,失败一次,可能就意味着一切都要重头来过,这是冰极宗的宗门策略,他们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将现实的残酷告诉他们的传人,没有温和的手段,更不存在什么循序渐进的道路,这里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只有这样,才能把每一个合格的传人都煅造得比万年寒冰还要更加坚硬。

    朱丽安·西娅成为了众多挑战者们的首要目标,今年的她,没有再祭出她擅长的巨冰魁,而是换了一个古怪的人类材料制作冰傀。

    而且,现在她的手头上面只有这么一只冰傀儡!

    在她的竞争者们眼中,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只要击败朱丽安一次,就可以让她在这一次的宗门排位大比当中彻底失去战斗力,她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炼制第二具傀儡了。而排名大战少了前十的朱丽安,就意味着后面会有更多的修行资源可以让给他们去分配!

    一场紧接一场的挑战,朱丽安带着弗拉基米尔貌似艰难的夺取了一场又一手的胜利,而每一场胜利都为她带来了大的排位积分以及宗门的资源奖励。

    而当弗拉基米尔迎来第二十八胜时,所有竞争者们终于停止了对朱丽安的主动挑战,他们被打怕了,也终于意识到他们上当了!弗拉基米尔和一般冰傀儡的不同之处,它拥有可怕的战斗智慧!或者说,他身前的战斗本能,被朱丽安完美的保存了下来,并运用到了她指挥的战斗当中,这是一个狡诈的战斗怪物,惊人而恐怖。每一场看似赢得艰难,事实上,这是在演戏给他们看,刺激他们不断的去向朱丽安发动挑战!

    他们没能看破这场演戏,以为有机会的他们不断密集的挑战,想要通过车轮战来拖垮只有一只冰傀儡的朱丽安,但事实上被拖垮的是他们自己,不少以为有戏的挑战者派出了他们的主战傀儡,结果每一次都是弗拉基米尔“险胜”。

    “半罗,你这次差一点点就能赢了,唉,弗拉基米尔又险胜了……”

    “险胜你个大头娃娃,天降恶雷,狗钻耗子洞找乌龟蛋的险胜啊!”半罗痛苦的抱着头,今年的宗门大比他稳扎稳打的排进了前三十名,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鬼迷心窍去挑战了朱丽安!

    四周一片嗨笑,其中不乏面带苦味在苦中作乐的,很显然,他们和半罗一样,是成就弗拉基米尔那二十八连胜的失败者之一。

    “好了,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朱丽安不存在险胜,那个狡猾的臭娘们是个戏婊!”

    “呵呵,今年我算是完了,我的主力战傀的核心都被打碎了……今年只能靠家族的支持了,唉,现在这个位置肯定是守不住了。”

    这时,朱丽安的个人实验室中,她正埋首于对弗拉基米尔的改造当中,“嗯,智慧方面有点超出我的预计了,不过这是好事。”

    “布谷,布谷,他是活的,他是活的。”

    冰鸟飞了过来,它冲着朱丽安大喊大叫的说道,冰蓝的眼睛却有点忌惮的看着弗拉基米尔。

    “我的傀儡当然是活的。”

    朱丽安骄傲的说道,西亚一族炼制的傀儡和别人的死物傀儡完全不同,西亚傀儡可以拥有高强度的生命特性,而其中的关键之一,是西亚一族的神之血液,这些血液在傀儡的体内就像活人的血脉一样流淌,会吸收并存储强大的能量,甚至可以模拟生命的修炼方式,从而为傀儡提供进化的保障,这是西亚一族独树一帜的秘传,也是朱丽安有信心将弗拉基米尔打造成为虚丹傀儡,甚至更进一步,问鼎于上的基础。

    冰鸟在天花板下打着盘旋,朱丽安却已经沉入了她的研究当中,二十八连胜,为她带来了大量的可用资源,冰极宗即残酷,却也对胜者不吝惜奖励,她申请到了足以制造更多神之血液的材料,很多都是极其稀有的珍品,包括一颗巨龙心脏,那将会是最关键的一步,关系到弗拉基米尔是否能完成她的梦想,成为史上第一个金丹期的傀儡!

    现在,她需要对弗拉基米尔的身体进行下一阶段的适应性改造,巨龙心脏不是人类可以承受得了的,但是,她对弗拉基米尔很有信心,这个人类的身体有着令人难以相信的弹性,看上去很薄弱,但是有一种遇强则强的特性,她认为只要操作得当的话……

    砰!

    热血猛地从弗拉基米尔的身上喷了出来,没有伤口,就是那么笔直的从他的毛细孔中喷射而出。

    “哇啊啊啊……”

    促不及防的朱丽安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正和天花板较劲的冰鸟被震得摔到地板上面,它“布谷——布谷——”的抗议!

    “闭嘴,臭鸟!”

    朱丽安顾不上喷射得她满脸全身的血液,她极力的摆脱心中的慌乱,她知道她太急切了,一下子对弗拉基米尔的身体做出了太重的改变,再好弹性的皮筋,也会因为过负荷的力量而崩断,而现在弗拉基米尔的身体正在因为不适应的力量而在剧烈的衰竭。

    但幸运的是,他已经是一个死人,而且是一个死在了冰泉之地,受到了极寒改造的一具冰魁,她冲到一边抓起一根输血管注入到弗拉基米尔的血管当中,大量被她处理过的神之血被输入到弗拉基米尔的体内循环当中,但是很显然,这远远比不上血液喷射而出的流失速度!然后她拿出早就预备的中和剂,猛地一针头扎入了弗拉基米尔的额头,那些从毛孔中喷出来的血已经流了一地,大半个实验室都被血水淹没,她可以感觉到脚下的黏湿滑腻,她的脸色苍白,眼角开始浮现血丝,那只蠢鸟总算安静了下来,这是唯一的好事,她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中和剂的份量,一点一点的将之推进弗拉基米尔的大脑。

    特制的中和剂首先保护住了弗拉基米尔的头部,他的脸不再喷出血水,朱丽安大大的松了口气,这是最重要的,不仅因为这张脸足够帅气,还因为他的大脑保存着她需要的战斗智慧。

    二十八连胜,一开始,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演那些愚蠢的挑战者们,这是弗拉基米尔自发的举动,埋设在他头部的傀儡程序让他看上去就像是有意识一样……这也是西亚家族的特色,他们炼制的傀儡十分和特别,就像蠢鸟说的那样,“他是活的”,也如她说的那样“他当然是活的”,一段战斗程序完全的开发了他的战斗本能,不仅仅如此,这个程序集合了她炼制过的所有傀儡的战斗结晶,这是她的傀儡核心,失去一切,只要这个核心还在,只要得到一个好的材料,她总能炼制出一个强大的傀儡,当然,二十八连胜这种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中和剂不断小心翼翼的注入,但是不能过度,这会引发退化,或者合并正在进行的崩断的身体症状,制造出一场可怕的尸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幸运的钟摆终于拔回到了她的这一边,出血被止住了,朱丽安满脸疲倦的坐在了地上的血汩当中,她几乎就要不管一切的躺进血水里面了,那只蠢鸟发出叫声打断了他:“布谷,布谷,朱丽安,刚才有信使来过了,红色挑战,红色挑战!”

    朱丽安抬起头,她的眼睛瞬间睁得滚圆,冰鸟的嘴里衔着一张红色的挑战令!

    白色是自下而上的挑战,而红色,是来自于排名比她更高的人的挑战!

    朱丽安疲惫的腰又挺直起来,二十八连胜,排名已经升到第九的她早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向前八位发起挑战了,但是,她并没有,而现在,她的对手终于反应了过来,她的弗拉基米尔还不完美,其中一人,要先下手为强了。

    挑战就在明天!

    朱丽安扭头看向弗拉基米尔,那是一个血人,血液浸透了一切,她深吸了口气,所有的心血都倾注于他的身上,其实不止冰鸟说他活着,她也有这样的幻想,然而,她知道,傀儡再怎么有生命力,也只是空壳,他没有灵魂,那些在战斗当中表现出来的智慧,都不过是一种程序,模仿而已。

    她取出了最后关键的巨龙之心,看上去和普通的心脏没有区别,才刚刚度过了斥反崩溃的弗拉基米尔现在还十分虚弱,她伸手触摸着他那张已经被血浆糊住的脸,“我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但是,事情总是这样不是吗?坏事总是抢在你准备好的计划之前出现,运气好的话,这颗心脏可以让你成为真正的虚丹真身,不再是什么模拟,而是真真实实,也许还有潜力进化到更高!”

    金丹真身!

    朱丽安屏住了呼吸,她无声的言道,她的手向前轻轻一伸,修长的指甲如手术刀般划开了弗拉基米尔的胸膛,双指轻轻一划一摘一放,弗拉基米尔的心脏便被她放在了一旁的器皿之中,另一只手上轻握着的巨龙之心已经替换了上去。

    朱丽安迅速的缝合了伤口,接下来,就是等待了,是成功还是失败,都需要时间。

    这时,朱丽安才感觉到全身血凝凝的,她看着似乎毫无排斥反应的弗拉基米尔,她越来越觉得焦躁,于是她决定先把自己还有血淋淋的实验室清洗干净,她必须做点什么,这样的干等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烧烤一样难熬。

    很快,朱丽安就把她焦乱的心投入在清扫上面,但是,过于专注地面的她并没有看到弗拉基米尔陡然睁开的双眼,不断收缩的瞳孔当中,露出了一丝奇特的神采……

    只有冰鸟愚蠢的叫着:“布谷,布谷,他是活的!”

    封闭空间已经破碎,原本设定在封闭空间中的维度坐标也随之消散,重新找回花了不少时间。

    海皇星上倒是相当的平静,王重能感觉到海皇和那几个虚丹对高空中这场战斗的好奇,但他们相当知趣的没有上来查看,显然最终还是辨认出了交手双方的气息,无论是格拉文图还是自己这个天尊殿下,无论两人间因为什么事儿大打出手,海皇星显然都不想、也不敢牵涉其中。

    装没看到,绝不参合任何超出自己控制范围外的事儿,这是聪明人的做法。

    反倒是那个留下的血魔族冲了上来,看到被王重束缚住的格拉文图时,那家伙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了。

    老王只是淡淡一笑,都没有要搭理他的想法,这个实丹本就是暗杀自己这批人中最弱的,其他人都折了,他一个人,王重还真没放在眼里。不管他是不是来暗杀自己的,既然他没对自己动手,自己也用不着赶尽杀绝。在神域地界,该狠的时候要狠,但该放的时候也要放,做人留一线,把握尺度,这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

    那家伙果然没敢动手,甚至都没敢开口,只是傻愣愣的悬空在那里颤栗着,畏惧无比的盯着王重,直到王重在那破碎的空间中慢条斯理的找到返回的定位坐标,联系上维度之门的太上长老,才转过头微笑着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别忘了你的职责,看住海皇星。”

    “………”那血魔族有种要疯了的感觉,只感觉被王重这一句话给噎得几乎要喘息不过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应声还是不应声。

    那个地球人既然已经和格拉文图他们动过了手,那明明就应该知道整件事是怎么回事儿,可却竟然还如此吩咐自己……这是几个意思?只怕真是彻底将自己无视了。不不不,何止是无视自己,他是真正的将整个血魔族都无视了!

    天门内门……

    只有半截身子的格拉文图面如死灰,以他实丹境的强大生命力,这点伤势还真不至于要他的命,甚至连被砍掉的那半截身子,只要能找回来,火魔族都有的是办法将他重新恢复过来。可现在只是这点身体伤势的问题吗?

    他的身前正站着一个他最不想也最怕面对的人,天门督主,艾尔莎。而在艾尔莎的旁边,王重正汇报着有关此行的一切,其中果然就包括了他和格拉文图的那段对话,这家伙记录了完整的影像……这个时候王重还是真心感谢飞猪的,这东西也是他准备的,难怪芭比家族能屹立不倒,都是有两下子的。

    “此事牵连甚广,学生不好直接将他交给内门处理,因此带来督主这里,请督主定夺。”王重简述完了整个过程,恭敬的说道。

    艾尔莎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光芒。

    这件事,天贝族事先并不知道,天尊任务那边一直都是火魔族在管理,瞒着天贝族这边搞一个王重实在不要太容易,可没想到火魔族精心安排下,王重竟然都能逆转反击,甚至还将格拉文图生擒回来……当然,让艾尔莎真正欣赏的还并不是王重应对此事时,面对几个实丹围攻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她是早就知道王重有几斤几两的,而且对于一个能有资格进入天尊班的成员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难,真正难得的,是王重事后的处理方式。

    没有直接动手杀掉格拉文图泄愤,证明他相当的冷静,有做大事的潜质。没有毛毛躁躁的直接将格拉文图交给内门,证明他头脑相当清晰,对事情的判断和嗅觉相当准确,这种事儿既然是火魔族在捣鬼,那把人交给内门,等于就是直接将人送还给人家了,根本就不可能有后续,说不定还要被反咬一口。而选择交给天贝族,既表现出王重能看明白天贝族和火魔族之间的局势,有着良好的大局观,也代表着王重对天贝族的信任和示好。

    毫无疑问,掌握了格拉文图就等于是掌握了这件事谈判上的主动权,火魔族或许不会在乎一个实丹的死活,但他们失了道义、乱了规矩,失去了主动权,等于被天贝族掐住了七寸,想不大出血一次是不可能解决这事儿的。这对王重自己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交代和结果,而对天贝族来说,则是对手凭空送到手里的一份儿福利。

    这家伙,确实是个人才,无论是在修行方面,还是在做人做事方面,天贝族在他身上的投资,至少就现在来看,是完全没有亏本的。

    “好。”艾尔莎毫不吝啬赞赏的目光,微笑着点头:“把他交给我就行,天门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结果。”

    “谢督主。”

    “呵呵,下去吧。”艾尔莎摆了摆手,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小心火魔族,这事儿他们理亏,虽然正面掀不起什么风浪,可背地里给你使绊子却是一定的。在天门内暗杀你不太可能,但各种明面上的陷阱你最好小心了,不要和火魔族撕破脸皮,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受激,记住,你还在成长期,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去公然挑衅一个八级文明的威严。”

    “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