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四十六章 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己之前以为天门只是想用地球来制衡约束自己,作为未来自己回报天门的一个保障,这没错,督主和天门高层是会有一部分这方面的想法,但这显然并不是全部,自己将这事儿想的过于简单了。

    天门这些真正的高层,想问题的层面和自己这种小角色完全不是同一个层面,地球文明也好、还是自己也罢,在这些高层的手里只不过是一颗可以随意搓揉捏扁的软弹珠而已,你既无法反抗也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那些自以为的运气和得势,等你有资格透过事情表面看问题的时候,才会发现真的是你自己想多了。

    当然,抛开被人摆布这种让人不爽的感觉、抛开地球文明未来会面对的危险之外,至少地球现在在实际上却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而且所谓的危险显然也是种考验,督主显然也是真的看好王重,看好他能在短时间内成长到一定高度,能帮助地球守得住这份赐予的荣耀和利益,才会将地球摆到这样的位置上来,其他文明想要这样被架到火上去烤的机会还没这资格呢。

    而如果最后你王重没成功,你没能顶住这份压力,导致到手的利益引来眼红者被别人吞没,那就是你自己没本事了,怪得了谁?

    莎莉丝特只是提个醒,而一些深入的东西,那就不是可以肆无忌惮谈论的了。正好柔柔和妮妮貌似都吵累了,正在互瞪着眼,莎莉丝特连忙笑着走了过去:“再聊下去都要把正事儿忘了,王重,先炼丹吧,我准备好久了,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老王做了个请的手势,他的准备可没莎莉丝特充分。

    莎莉丝特点了点头,走上前去,细致的检查丹炉等等,起炉布药开工。

    六品塑魂丹,前些天,炼丹堂的督导们早就已经传授了丹方,一莫长老的炼丹堂上也曾提及过一些注意事项,连王重对这流程都早已是门儿清。

    不得不说天贝族炼丹确实是有一手独特的天赋,莎莉丝特才刚刚进入专注的状态,王重就看到在她身后有一片虚幻的朦胧在若影若现,随着炼丹的持续,那层虚幻的朦胧越发清晰,是天贝族的本体贝壳,它们在莎莉丝特的身周一张一合,微微悸动,看似只是一种背景投影,可王重分明能感觉到这对贝壳和丹炉之间的联系,就好像融为了一体,是包裹在那丹炉外面的又一个丹炉。

    整个九黎木丹炉此时白里透红、红里透紫,内在温度显然大大提升,但却还并不发烫,和平时老王用九黎丹炉的样子可完全不同,这就是那本体贝壳的功效。

    老王暗叹,天贝族的贝壳天生就是孕养灵丹的东西,具有极其强悍的凝丹性和平衡性,那是他们与身俱来的独特天赋。

    而他们在实践中炼丹时,除了炼丹、甚至连丹炉都一起炼,所以常常有锻造大师,锻造的丹炉往往都要找天贝族来‘开光’,其实就是让天贝族用新的丹炉炼上个十几炉丹,在天贝族那贝壳自然的滋养下,丹炉的价值瞬间都能翻个四五倍……

    原本王重能感觉到丹炉内有一丝丝药灵的躁动,可在天贝贝壳的滋养下,整炉丹很快就平静下来,而且是平静得出奇,让旁观的王重丝毫都感觉不到炉内灵药气息的变化,只能通过莎莉丝特手上不停的动作来推断一切内部的情况。

    如此五个多一点小时,莎莉丝特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伸手微微一挥,从头到尾都无比平静的丹炉顶盖猛然掀开,一股汹涌的气流喷涌,七颗银亮色的灵丹冲天而起。

    “收!”莎莉丝特虚空连抓,丝毫不畏惧那滚烫的气流,直接伸手将那七颗灵丹抓住。

    六品塑魂丹,成功,而且王重仅只是嗅了嗅空气中所弥漫的那股药灵气息,就知道这七颗灵丹的成色一定非常足。

    “九成丹。”

    “侥幸。”莎莉丝特笑了笑,塑魂丹虽然是六品丹,丹对她来说其实没什么难度。一来是因为最近和柔柔的配合愈发娴熟,进步挺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灵魂类丹药正好合莎莉丝特的相性,这几颗六品丹,对她来说并不比上次的七品玄晶续命丹难多少:“王重,可有什么指证我的地方?”

    所谓旁观者清,炼丹时那种全身心的投入,加上分秒间都是千变万化的药灵,很容易让丹师的精力过于分散,因此往往是犯了错都不自知。而这时如果是有一个和你水平相当的旁观者,很容易就可以发现你的问题所在,提醒你,你下次炼丹时刻意的稍加注意,那就是进步的一种方式。

    “完美。”王重摇头,说真的,这次在藏书阁一个周的专研,老王自认为在基础上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回忆自己曾经炼丹的细节时只感觉到处都是漏洞百出,可此时看莎莉丝特炼丹,那却真的是连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从头到尾,整个过程无比的让人赏心悦目。

    那种赏心悦目已经不止是局限在没有犯错、没有做多余浪费的动作、没有无用无效的操作这些大层面上了,而是细致到了王重所能感受到的每一个细节,甚至就连她炼丹途中有那么一次伸手挽发的动作,竟然都能让老王感觉完美……并不是老王被莎莉丝特的外表或者气质所痴迷才产生这种错觉,老王很确定,对方就是将那么一个自然的挽发动作都融入到了炼丹的步骤中,就好像整个长达近六小时的炼丹期间,只有她挽发那一秒钟有一个不用右手操作的空隙,然后就被她用这一秒时间来挽了个头发……

    这种境界,那是真正将炼丹基础融入到了骨髓里!自己却是一边炼丹还要一边思考基础步骤是什么、出什么问题该如何补救等等。两者之间的基础差距何止是天地之别,让自己来挑莎莉丝特炼丹基础的毛病?老王还没这么自大,何况他确实是什么毛病都没看出来。反倒是刚才看莎莉丝特的很多基础手法,让老王获益良多。

    “对了,刚才你布药时……”老王可从来都不是脸皮薄的人,莎莉丝特想要的指证半句没有,反倒是他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刚才看到的步骤中有一些不太理解的直接就开问。

    莎莉丝特笑着解答,这种丹师之间的交流,如果要讲究双方获益,那必然是双方的水平无比接近,而王重的长处在于凝丹的天赋,并非基础,自己是无法获益的,这次找他一起炼丹,想要帮王重一把的想法显然占据了大多数。

    王重无疑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更别说他身上还有着牵涉到元素精灵的秘密,天贝督主确实是有心栽培他的,让莎莉丝特有空时指点一下王重炼丹的基础,这本就是天贝郡主接到的任务。

    天贝族在丹道上确实是有着许多独特的见解,别说炼丹流程和基础了,同样的丹方,老王之前做准备时对之产生的理解,和莎莉丝特所理解的都明显有所出入,而且经莎莉丝特一解释,王重立刻就能感觉到自己之前走岔了的思路到底是出了些什么问题。

    一番交流下来,感觉对这六品塑魂丹的理解明显又更深了一层。

    自己的材料可只有两份,老王也是深吸口气,准备充分,开工!

    原本早在来之前,对这六品丹的丹方就已经研究了个通透,自认为有八成把握。可等看到莎莉丝特炼制的过程之后,老王觉得自己之前那点准备似乎只剩下四成把握了,一番交流下来拉回到七成,可等一上手,每一个步骤都感觉成功率在不断的降低。

    六品丹是一个跨越,和之前炼制的七八九品完全不同,七品丹号称是技艺的巅峰,只要不犯错、只要步骤没问题、只要足够细心掌控,几乎都问题不大,可六品丹却讲究很多‘走心’的东西,就包括最基本的丹火控制,单只靠依依的掌控已经有点不太够看,王重必须要分心一部分在这上面,再加上其他方方面面的难度提升……

    整炉丹从一开始到后半程都一直没有平静下来的时候,好些个问题之前自己看莎莉丝特炼制时已经意识到了,甚至还主动询问,可等具体到结合实践时,问题还是多多,各种应变上的不及时,积少成多,还没等到凝丹……

    ‘轰’的一声巨响,丹炉内部的平衡丧失,炉鼎盖被巨大的冲力狠狠掀飞,剧烈的热流气浪喷涌爆发。

    炸炉了。

    尽管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可竭尽全力的补救下仍旧没能坚持到最后凝丹的步骤,老王坐在地上尽量的回忆思索,这个过程少不了,莎莉丝特则是一旁静静的看着,只有王重问道什么,她才会解释。

    莎莉丝特相当清楚,炼制六品丹,跨越一个级别,那单单只靠王重的凝丹天赋就已经不够,基础的缺点会被无限放大,这也是自己这次主动邀请他炼丹最主要的目的,这样一对一的指点是最容易加深基础训练印象的,远比炼丹堂督导的正常授业要有效得多。

    天贝族的种族特性就是非常有涵养有耐心,但旁边的元素精灵早已经开始叽叽喳喳。

    “我们可是九成丹!嗨!嗨!你看看你们,哎呀,啧啧啧!”柔柔得意极了,挑衅的看向老王旁边的妮妮和依依:“哈哈哈哈,我相信王重不会比我们家莎莎差,毕竟都是天尊班的嘛,但是这个助手嘛……呵呵,可就难说了。”

    妮妮的双眸在冒火,偏偏又无法反驳,有点垂头丧气,虽然都知道这是王重和莎莉丝特之间的基础差距,但自己总不能把失败怪罪到主人身上吧。这毕竟是六品丹,比起之前的七品丹横跨一个大境界,就算主人再怎么天才,这次肯定也是没办法再有有什么奇迹了。

    麻蛋,这小婊砸今天也是咸鱼翻身啊,该她得意。

    “第二次。”

    老王倒是丝毫没有丧气的表情,和莎莉丝特的交流让他感觉好极了,自己刚才失败在太过刻意上了,原本的经验以及观看莎莉丝特炼丹过程的所得,相互固然是有印证,但肯定也会造成一些想法的混乱。这次失败倒是将这些问题全都帮自己捋了一遍。

    “再来。”

    王重的自信也是莎莉丝特欣赏的一部分,坦白说,学习六七品丹和八九品还有一个本质的区别,那不止是炼制难度方面,更在乎心态,炼八九品丹,你即便失败个十次八次的,可材料不值钱啊,谁都负担得起,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当然,特别穷那种得除外。可六品丹?这样一份材料至少就是数千金星,别说对那些普通中等文明,就算是莎莉丝特这样天贝族的郡主,要是损失一份材料都肯定会对心态造成一定影响的。

    可王重明明来自四级文明,虽然加入天尊班有了点基础,但这是一份六品丹的材料啊,天尊班那点积分,再加上一些他自己的积累,能有一两份材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换成别人,失败了估计得肉痛死,不重新准备个三五天估计连丹炉都没胆子看,可你看王重,莎莉丝特只感觉他脸上甚至连一丝懊恼的情绪都没有,不但不在意那次失败,甚至隐隐有种欣喜感,就好像抓住了某种窍门。

    这次应该能成功……希望吧。

    莎莉丝特做了个推断,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尽管这很不可思议,但莎莉丝特就是有这样的感觉,王重的自信总是很容易感染别人。

    果然,再次上手,王重的动作和先前就完全不同了,之前的一些困惑好似得到了完美的解决,能吃过一次亏就牢牢的记住教训,并且找到应对和避免的方法,保证自己不出现第二次同样的错误,这种人无论做什么无疑都是十分可怕的。

    尽管中途出现了那么两三次新问题的失误,但老王状态正好,妮妮和依依又都正和柔柔较着劲儿呢,尽全力超水平发挥,几次都是及时抢救了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比之前莎莉丝特出九成丹的炼制时间要稍稍长了一些,开始凝丹了。

    莎莉丝特看得目不转睛,以她的经验判断,这应该是一炉五成丹,之前的几个错漏虽然补救,但一炉丹的药灵孕养过程中受到那样的波折和冲击,想要有多高的成色是不太可能了,五成,应该差不多。

    可还没等莎莉丝特这念头转完,只听得……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