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三百三十五章 登堂入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帕瓦罗丝毫没有气馁,本质上他也没在意胜负,灵力在瞬间运转,银色的死气弥漫全身,且不再是之前那种随意攀爬的银丝状态,而是在他白骨真身的骨骸表面上凝聚出一个又一个的银丝符文来。

    原本显露真身后就已经暴涨的气息,此时竟然再度提升,而且是疯狂提升!这是骨魔族的秘技,只有实丹以上的骨魔强者才由资格修炼和施展,而配以被亡灵花改造后身体,更是有着进阶般的变化。

    啪啪啪啪啪!!

    那些银丝符文在完全成型后竟然飞快的化为一层层银色的铠甲、覆盖他的白骨全身,持续暴涨的灵力气息,即便隔着几千米距离,都能让身在下方的王重和乔纳斯感觉得到。

    不朽战决——骨神铠!

    闪耀的银色光芒在高空中亮起,大白天的朗朗晴空,他却好似一尊人型的月亮般让人清晰可见。

    “杀!”

    银光爆射,从高空中俯冲袭来,带着滚滚灵压,空气的剧烈摩擦在他身上擦除无数火光,就宛若一颗真正下坠的流星。

    轰!

    空中的攻击威势惊人,还隔着老远,那下压的灵压就已经让王重有些睁不开眼,衣巨角被压得猎猎作响,就像是高空刮起的飓风!

    乔纳斯的脸都白了,即便他并不处于攻击的中心,远在数里外,可还是下意识的就吓得不停的往后倒退,双腿打颤,差点跌了一交。

    王重则是很平静,神化细胞的力量在顷刻间催动起来,灵力燃烧,那是本源的力量,对抗着四周那不停挤压住自己的凝固空间和灵压。

    啪!

    凝固的空间在这不停燃烧的恐怖力量下终于有了一丝松动,王重的左脚迈出一步,宛若打破了这凝固的平衡,四周压力顿消,身影一展。

    轰!

    流星砸地,一股巨大的地震波翻动着地面,以帕瓦罗落地处为中心,大片大片的地面如同波浪般朝四周荡漾开,恐怖的气浪圈扩散,早就避在数里外的乔纳斯只感觉有股大力迎面冲上,将早就看的胆战心惊的他直接就掀飞了出去!

    场中却是画风急变,帕瓦罗的眼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他并不惊讶王重能挣脱他的灵压束缚,让他惊讶的是,王重挣开他束缚的同时,竟然仍旧没有动用真身!这家伙的虚丹到底是有多大的潜力?!到底他身上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力量?

    杀气在瞬间扩散,宛若神识一般好用,帕瓦罗瞬间就发现了已经横移到自己头顶上方的王重。

    他的双手正在飞快结印,眉心处有金光腾耀。

    还不动真身!想就靠这普通状态击败自己?

    帕瓦罗当然不服,大家关系好归好,可这也太看不起人了!

    浑身的银色骨铠此时都‘燃烧’了起来,一个个螺旋般的符文旋涡在那银铠上腾现,四方杀气再度凝型,无数化身,看似和之前被王重破解那招一模一样,可因为气息的不同、催发能量的层次不同,整个招数已然质变。

    无数个高达十米的恐怖骨魔遍布全场,一个个冲天而起,且攻击形态完全不同。

    有的是用骨刺、有的是用蛮横撞击、有的是用银色火焰、有的则是用那白骨拳头……形形色色,不一而论。

    王重只感觉比之前强盛百倍的威压当头,刚才那股空间凝固感再次出现,而且比先前还要更加牢固,自己才凝聚到一半的升龙决直接就放弃了。

    根本不用试,不在一个层级上,帕瓦罗此时的攻击已然超出了自己的极限太多。

    还想不动用真身的,可看来那确实是太傲慢了,像帕瓦罗这样的强者,可绝不是自己随随便便就能打发。

    既然如此,那就……

    一丝精芒从王重眼中闪过。

    一层金色的能量瞬间出现在他身体表面,且宛若实质般凝聚为了一件耀眼的铠甲,紧跟着,两只巨大的翅膀猛然从他身后展开。

    轰!

    澎湃的气流在王重展开翅膀的同时疯狂扩散,瞬间就将帕瓦罗一直充斥在场中的威压给逼了回去,王重的身上金光爆涨,宛若熊熊火焰流般窜起十余米高。

    下面的帕瓦罗可没被王重这真身给吓着,早就已经见识过了,此时甚至有些欣喜,等的就是你的真身!

    “吼!”他一声暴吼。

    不朽战决——千魔万骨斗魂破!

    那些看似散乱的化身骨魔,此时竟然统统转化回无形的杀气,无形无态、却有着更加自由的变化和强横的力量,往空中汇聚,要绞杀展翅的王重!

    可还没等这纵横绞杀的杀气形成杀局,一道辉芒已然降临。

    空中的王重单手下压。

    同样的金光闪耀,同样的龙腾姿态,但不同于升龙冲天而起的一往无前,帕瓦罗看到的只是一只金色的滔天龙爪,从天而降,宛若一个巨大的巴掌般瞬间拍下来。

    相由心生——降龙!

    轰!

    不止是单纯的强大力量,更带着一种封禁的味道,帕瓦罗只感觉自己的所有力量在这一巴掌面前都有着飞蛾扑火的感觉,并非是对方的力量完全胜出,而是一种恐怖的克制、一种法则的封禁,将自己空有一身神力却无处发挥,直接就被按到镇压下去。

    四周所有的杀气在顷刻间就被拍散,帕瓦罗整个人都被压倒,连真身都没能顶住,被按死在地上丝毫无法动弹,别说动弹了,那诡异的封禁感里,竟然还在瞬间隔绝了自己的灵力运转。

    又是一式新的‘术’……

    轰隆隆的震地声传递了良久方才缓缓平复,王重从空中飘身落地,真身翅膀已经收起。

    而在他身前,同样撤去了真身的帕瓦罗正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走过来的王重,帕瓦罗终归还是哈哈大笑出声来:“痛快!痛快!凝聚虚丹,吸收亡灵花,还得了我骨魔的秘典,怎么都以为可以一战了,不得了!”

    作为一个骨魔,难得也有这么放纵的一面,他在为王重高兴!

    王重微微一笑,这龙术是他的领悟,也是灵魂的发现,确实强大,说真的,展现出来的灵魂本质,比那些八阶文明还要高,但王重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尤其是幻海里的经历,似乎一些秘密正在揭开。

    “输的请客。”

    “没问题,天门街你随便挑地方……”帕瓦罗一边说,一边才想起刚才貌似还有个‘裁判’来着,怎么没见着了:“咦?你那个朋友呢?”

    王重也是这时候才想起乔纳斯来,刚才的战斗太专注了。

    他举目四望,以他的目力,自然是一眼就看到远在十几里外的乔纳斯,那家伙已经隔着那么远了,居然都还要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藏了个严严实实,在那一脸绝望的、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念叨什么。

    老王也是哭笑不得:“在那边呢,走,一起过去。”

    两人何等速度,几千米距离自然是分分钟就越过,乔纳斯也是听到战斗声结束才冒出头来的,看到两人结伴飞过来,飞猪顿时就委屈了。

    人家两个打架的正主屁事而没有吗,可此时的自己却是鼻青脸肿!都是帕瓦罗落地那一下把他给掀飞了摔的,疼啊!

    乔纳斯一脸的痛苦,纵然还不至于哭,可那悲痛欲绝也已经是写满满脸了:“我靠!老大,以后你们打架千万不要再找我当这个什么狗屁破裁判了,惹不起!老子惹不起!”

    “你这个朋友说话挺有意思的。”帕瓦罗居然难得的冲乔纳斯点点头,不光是打爽了,同时也完成了不能说的“任务”。

    原本一脸绝望的乔纳斯顿时就竖起耳朵了,老大是自己这边的,这是早就没得跑的了,可现在看起来,自己貌似还有拉拢这个看起来牛逼哄哄的骨魔的机会?虽然说他打不过老大,但这种能打的朋友什么的,对自己来说肯定是多多益善啊!谁还嫌自己朋友的本事大呢?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胆战心惊的过来看他们打这一架,捞不到一个骨魔的好感。

    一想到这个,刚刚还无限委屈的心情,貌似也变得没那么委屈了。

    去哪里喝酒什么的只是小事儿,王重和帕瓦罗都不太在意这个,好的差的,只要坐在身边的朋友对路就好。可乔纳斯不同啊,这货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两人让他安排,他就干脆狠狠的宰了帕瓦罗一刀……

    老王对此是有些意外的,乔纳斯并不是那种爱占别人小便宜的类型,商人家族出生的他,事实上这方面特别会来事儿,自己让他挑地方也是觉得他肯定懂得起,毕竟骨魔并不富裕……

    “老大,这你可就不懂了,”晚上喝的醉醺醺回到蘑菇屋的乔纳斯,早已经没有了下午看两人战斗时的胆战心惊,那叫一个放纵豪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要点拨王重:“人情人情,这东西你不能看谁欠谁,欠谁都不怕,怕的是你们压根儿就没交集!你让他这回出血狠了他才记得住你,他得惦记着下次从你身上找补点回来,可这东西找得清吗?这么一来二去你来我往的,这人情就建立起来了,这才叫交际……”

    “吁……”老王为之一噎,虽然是歪理,可仔细想想其实也还是挺有道理,只能说这家伙身上那股商人本质已经深入骨髓了,不亏是地界号称最富裕的家族继承人:“你赢了。”

    飞猪眉飞色舞,顺便多了句嘴:“不过老大,我看帕瓦罗这次找你切磋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喝酒的时候他都说漏了,感觉有别的目的。”

    其实帕瓦罗也没说漏什么,就是很正常的聊天,顺便交流了一下两人对今天那一战的阅读感悟,至少王重是没感觉出来帕瓦罗还隐射过其他什么意思。

    别人让他来的?

    老王有些狐疑,也是因为很了解乔纳斯,知道他性格不可能无的放矢,否则这话都可以当成挑拨离间了,但他也相信帕瓦罗,帕瓦罗想和自己切磋是有迹可循的,所以老王根本就没怀疑,如果是受人指使,目的呢?而且为什么瞒着自己?

    “不是不是,”乔纳斯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歧义,别真成了挑拨,瞬间就酒醒了一半:“我不是说老骨头有什么坏心眼儿啊,感觉他差点说漏那几句话也是在为你高兴,只是,你不了解骨魔一族的战斗方式,他打的狠,也没有保留,可你不觉得有点走形式吗?像是给谁看一样。”

    老王白了他一眼,乔纳斯这家伙的脑子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有的时候迷迷糊糊,有的时候又比谁都精。

    不得不说,芭比家族人的直觉还是准的,第二天一早,一封特殊的信件就送到了王重手里,内容很简单,只是让王重立刻去一趟内门,还附送了一块进入内门的无限制令牌,而发信人竟然是天门督主艾尔莎。

    这可着实是有点出乎老王意料之外,根本就没有想过,堂堂天门督主,居然会关注自己这么一个小角色。

    完全没理由啊,一莫长老还好说,毕竟自己上次是在一莫长老的丹课上出尽风头,可是和督主艾尔莎,自己可从来没有半点交集,而且以天门督主的地位和职责,是不会管三大堂任何事务的,怎么可能听说他一个小小门徒的名字,还特意召见?而且,督主召见自己,会是什么事儿呢?

    天门大佬的召唤,王重也不敢耽误,直接前往天门内门。

    所谓内门,其实就是环绕天河源头的那一圈最核心之地。

    三大堂是环绕内门的,作为整个内门的第一道屏障,算是中围地带,往外的各门徒活动地点、修行场所、居住点则是天门的外门部分。至于天门街那些商业区,号称地界最繁华之地,其实却只不过是依附天门而开发起来的郊区地带了。

    严格说起来王重也不算第一次进内门,上次去幻海世界就是通过内门里的传送通道,但当时一直身处于泰坦督导的法器中,督导速度又快,让他们根本就没看清过这内门的真正面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