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三百二十六 绝杀,地下世界不存在幻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行,哥们没事儿,我就先走了。”旁边王重的笑声响起,让还沉浸在无尽喜悦的帕瓦罗回过神来。

    嗯?

    他这才发现是王重一直在帮自己护法……这算什么?好像少了个什么环节。

    “这几天,谢谢了!”帕瓦罗轻咳了一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付出必然就需要有相应的回报,这是帕瓦罗的信念,也是地界万族的规矩,不求回报的付出?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儿,王重这次帮自己的忙可是帮大了,只是哪怕铸就实丹,他也不敢像以往那样自信了,毕竟面对的可是可以秒杀两条骨龙的存在。

    神域,对于强者是有尊重的。

    但该说的还是要说,这是骨魔一族的原则,他们轻易许诺,言出必行,这次欠人情欠大发了。

    “别在意,举手之劳而已。”王重却只是笑了笑,都没有回头,一边往前方走,一边摆了摆手:“回见。”

    “……”帕瓦罗愣了愣,显然没想到王重会这样干脆的就走掉。

    举手之劳?

    有这样的举手之劳?

    在这个一切都能兑换利益的天门里?

    帕瓦罗并不蠢,做秀和坦荡,他还是分得清楚的,一向冰冷的黑焰眼洞中,此时竟多了一丝难得的感动。

    短暂的十来秒失神,帕瓦罗猛然惊觉。

    等等,王重去那个方向,那是……红色警戒区!

    神域遥远的边境,这里的神域还在塑造之中,新的大地正在生长,毁灭的能量闪电从空中落下,狠狠地砸在将生成的大地之上,黑与白色的烟幕如核爆一般腾空而起,剧烈的冲击波席卷着一切,将才刚刚延伸出去的神域爆成支离破碎,物质卷入空中,像沙尘暴一样滚滚的向着四面八方逸散,大多数都被能量分解成最原始的物质,但是,仍然有些东西保持着它们最初生长出来的性状,这些,都是先天的宝物。

    无论是什么,随着爆炸的冲击波渐渐平息,生生不息的神域渐渐又占据了上风,独特的引力,向着虚空的四面八方探出了触角,它们捕捉那些逸散的能量和物质,所有的一切只要被神域引力触及,就会被捕捉进一个引力的网络当中,经历了一系列的整合之后,它们会沉入神域的边界,然后成为神域生长与扩张的一部分,直到下一次毁灭积攒了足够的能量,再来一次生长与毁灭的对撞。

    神域,就是在这样的循环之下,不断的在虚空中扩张着它的存在,第五维度文明最伟大的创造,不朽的神域。

    轰……

    虚空中,一声轰鸣,电光闪烁,能量的光华中,一条长河陡然涌出,它是水,却又不是,幽影在其中滚动,湮灭与生机在这里交替。

    冥河!

    它的流淌正造访于此。

    它诞生于神域,就像是神之子,或者说暗之子,它在神域拥有着莫大的力量,那力量是一种权柄,同时,也是一种枷锁,神域需要冥河的存在,但是,子女长大了,注定是会步入叛逆,甚至于反叛,许多拥有神化传说的文明当中,几乎都有着一个共同之处,许多神王的结局,都是被他们的子女推翻。

    冥河,就像是神域的那个叛逆之子。

    它不该在这里流淌,虚空的毁灭在这里挡住了神域的一切。

    但冥河可以穿透毁灭,这是神域总是能不断在虚空扩张的原因之一,冥河从一个逆向的冥界空间而抵达于此,在虚空中滚滚向前,然后又钻入了一处虚空的缝隙,回到了冥界的空间,它在这里留下了它的一段河域。

    一道虚空的能量猛地袭来,冥河翻涌着回击,能量激射的光芒中,一具身躯陡然浮出水面!

    身躯自腰部断开两截,是冥河将他残损的身体拼凑了回来,陡然,一阵剧烈的抽搐,低沉的头颅抬了起来,露出了他的模样。

    木子!

    他睁开了双眼,剧烈的痛苦包裹着他,仿佛他就是死亡馅饼中的那块馅肉,他已经死了。

    此时的他,只是被冥河唤醒的残存之物,就连灵魂也都是破碎不堪的,因为寄托了他灵魂与生死的生死棺不复存在了。

    “需要,彼此,互相,需要……”冥河的意志在他痛苦的意识当中嘶喊,“融合我,一起,自由,一起,存活……”

    木子本能的反抗着冥河,他在痛苦中从他碎裂的灵魂碎片当中寻找着回忆。

    发生了什么?

    标准神域时间的三天前……

    固定为交易市场的龙头滩前,木子如期而至。

    岸边,等着他的人们也已经发现了他在冥河上释放的迷雾,人们放下了正在做的事情,然后井然有序的来到河岸旁等待着与他交易。

    一切如旧。

    但是,他着看忙碌的河岸,陡然,一股微妙的情绪从他心田滋生,雨后野草般生长,木子望着那边,人还是那些人,他认出好多张熟悉的脸孔,但是,一种诡异的不适感,就像是突然被挖开来深山泉眼,突兀却源源不断的喷涌,淹没了他的心思。

    他记起了格莱的话,一下子涌上心头:“有任何不对劲,无论是什么,一点点不祥的征兆,就算是错的,也不要犹豫,立刻离开,我们什么都可以输掉,名誉信誉,甚至是地狱岛都可以不要,但是人一定要安全,活着才能创造奇迹。”

    他毫不犹豫的操纵木船转向,身后的生死棺散发出的迷雾变得更加深邃浓郁,阻挡着可能的窥探,没有浪费丝毫的时间,他的意志深潜进入冥河,他要进入冥河的镜像之中航行,只要进入了那里可以躲过一切。

    然而,已经迟了。空间骤然震动,阵阵恶寒似刀剜肉,他失去了对周围的控制,冥河和他的联系正在减弱,他潜入冥河的意志被一股异样的力量抽了回来!

    他被困住了!四周的空间,也被困住了!他的迷雾,渐渐消淡,并不是生死棺不起作用,而是另一种力量正在中和,而冥河和他的连接,也被削弱。

    “多么警觉的小虫子!”

    嘲讽的声音响起,随即,十二道身影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他们的脚下踏着洁白的云气,云气下端泛着漆墨的黑色,那是云气的力量正在与冥河的侵蚀交锋,为这些追杀者们阻挡了冥河对他们的影响。

    这是暂时的,并且消耗巨大,但是,这对于木子来说,就是一场生死。

    木子没有废话,立刻出手,对方显然没有想到木子会这么果断,生死棺猛然打开,积攒了数个月的冥气一股作气的释入出来。

    对方发出了惊怒的尖啸,两道凶厉的喝斥伴随着强大的威压落下。

    这一次,木子占据了上风,喷涌而出的冥气打破了那些云气的平衡,木子再一次感应到了冥河,他深深呼吸,冥河随着他的猛烈吐息而暴涨,翻滚的水浪瞬间拍落向那十二道身影,只一个刹那,就有十人落进了冥河,他们在河中挣扎着,身上的法器一件紧接着一件的爆开,木子的脸色微沉,那些落进冥河中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虚丹境的强者,并且,他们的身上,佩戴着各种各样针对冥河的防御法器,虽然一件紧接一件的爆开,但是为他们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而另外并未因为冥河拍击而坠落的两道身影,散发着让木子目眩神巅的危险气息,他看向他们的眼神都仿佛受到了力量的扭曲,很显然,这两人绝对不止虚丹!

    金丹在神域不会轻动,那么就只可能是化虚为实后的实丹境了!木子判断着他们,其中一人,有四条手臂,分别挥舞着四件各不相同的法器,他的脸上,五官与人类相近,只是双目的目距无比紧凑,给人一种异样的紧张感觉,青紫的嘴唇下,獠牙兽突挂出唇边,狰狞中杀意盎然。

    另一人,被一团黑色的雾气包裹,只一双手臂从黑雾当中探出,一手持拿宝瓶法器,另一手托着一座金身宝塔,两件法器在他手中各种散发威能,此时,随着他的暴怒,金身宝塔猛然一震,塔身之上挂着的古朴金铃发出一阵金戈杀伐之声,这些声音却是有着颜色,在半空当中勾勒出一张若隐若现的战争画卷,卷中,仿若神明的强者身影于其中显形又隐没。

    “定!”

    金铃陡然一震,一道光纹陡然从那战争画卷当中射出,仿佛银河乍泄,猛落冥河!

    木子伸手一挥,冥河水一阵激荡反击,然而,那黑雾异人另一手持拿的宝瓶轻轻一倒,瓶口爆出一道冰蓝光华,一道道冰花如雪落下,瞬间,暴涨的冥河便平静了下去。

    不仅仅是平息了冥河,那宝瓶喷出的一层又一层的霜白冰花落在在冥河河面,并不消融,而是打着旋转,一股水汽从冰花当中弥漫开来,寒冷的隔断了冥河的声音!

    另一边,四臂则是伸出四件法器,木子听到他喝斥着“镇压”二字,那四件法器的力量立时融为一体,猛然落向落入冥河之中的十名虚丹身上,他在救人。

    一个又一个虚丹被救回到了那重新恢复的云气之上,那些云气,正是四臂手中那四件法器的合力编织,可以看到奇异的五行之力,在四件法器的窜动之下,如同织布一般在冥河之上生成这一片片对抗了冥河的云气,木子猜测,如果不是冥河的消耗,这四件法器可以编织出一方云海世界,独成一界!

    接着,木子笑得很惨烈,他看着这一切。

    两大实丹,六件顶级法器,每一件都拥有着克制着冥河之力,而那十名虚丹,身上也都不下十件护身法器,每一件,都可以对抗冥河数波侵邪,那些大宗门并不是对冥河没有办法,而是他们不乐意付出那样的代价,木子看到了,那两位实丹强者手中的六件顶级法器正在剧烈的损耗着,每一点力量从中挥发出来,冥河都对它们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侵害,原本应该可以无限次使用发挥无上威能的法器,因为阻挡冥河而变成了一次性的消耗品。

    好大的手笔,为了他,出动了两大实丹,十名虚丹为辅,消耗数十件冥河法器,六件顶级法器!

    他们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他的秘密。

    他们想抓活着的他,所以,他现在仍然还在呼吸。

    但是,木子紧了紧身上的斗篷,他不会让他们得偿所愿,他不会在这里留下任何信息,不管是冥河行走者的,还是他是一个地球人的信息,一点也不会留下。

    他怀疑,这不仅仅是有着地下世界的宗门在动手,甚至,他引起了地上世界的某些注目,格莱和他的计策失算了,他并不怪格莱,其实,有很多,都是源于他的急迫,他比格莱更急切着想要冒进,但是,他们能接触能看到的神域格局就只有那么多。

    所以,就有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后悔?木子淡淡微笑着,他只问自己,是否尽了全力了,他的答案是“已然尽力,无以复加”。

    这便足矣。

    “冥王说,你们,都会死。”

    从遇袭至现在,木子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

    很可惜,这没能吓住对面,木子微笑地看着对方脸上的嘲讽,他们的谎言被识破了。

    四臂冷笑着,“冥王?你倒是让他出来试试?哦,还是说,你那个同伙?你们都挺会化形隐藏的,查了这么久都没看出你们来自哪个该死的文明,从来没有文明能这样和冥河亲近,最初的你,可以是一个特例,但是接着出现了你的同伙……这就不是一回事了,不过没关系,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你们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你的话,太多了。”

    黑雾中,一个磐石互碾般的深沉话音传了出来,阻止了四臂继续说话的欲望。

    木子仍然笑着,他打开了生死棺门,手伸入了进去,并没有取出任何东西,他黝黑色肤色变得黯淡,甚至泛起了一缕缕惨白,他脸上汗如雨注,可以看得见,他的肤色正在流入生死棺中,黑色的肌肤在短短一刹变成了棕色,并且在向着更浅的颜色转化。

    “生死真身。”木子在微笑,他的身体变成透明,不仅仅是肌肤,他的血,他的骨,他的内在,全部变得透明,他几乎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但一股碧色的生机在他体内流转,又让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

    轰……

    木子杀向了那些虚丹们,万一能杀一个就够本了,杀两个就是大赚!当然,他并不放弃逃走的希望,但是很可惜,对方死死的将他围困,两大实丹之所以不动手,就是为了防止他的逃跑,那六件顶尖的法器,不仅仅是为了对抗冥河的干扰,而是为此而准备的。

    轰,无数道攻击落在了木子身上,但是,木子半透明的身躯只是微微一震,便将所有攻击的力量化为虚无,生死道真身游走于生与死之间,形成了一个短暂的不死之身。

    这是木子在冥河中最大的收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