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三百零一章 佛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地球人这个名字,这次是彻底在天门内被传开了,甚至比上次进入炼丹堂时还要更具有冲击。这并不是能力问题,而是一种态度和概念,毕竟之前无论王重做什么,其实都是处于一种被动的局面下不得不反击,而这一次他却是主动出击,将苟斯特一步步拉向死亡的深渊!

    人们或许曾经见过低等文明中偶尔出现的那种耀眼天才,在受到不公正待遇后奋起反抗、一鸣惊人、留为佳话的。这种事儿在漫长的神域历史上并不少,甚至还有许多被编造为歌谣流传。

    可是一个低等文明主动挑衅高等文明,说要杀谁就要杀谁,而且还真让他接连杀了两个……这可就不一样了,概念都不同!

    生死擂的结果很快就传遍了天门,说实话,和许多人预料中会出现各种声讨地球人的声音所不同,整个天门内部对此事的评价竟然是褒贬不一。

    主要是执法会、贝族、泰坦族等少数几个在天门中有着至高声望的群体,普遍的反应都认为地球人没错。

    什么地球人太狠、什么不顾同门之情,甚至还有直接说贱民接连杀死了贵族,应该立刻剥夺他的天门权利,并且处以绞刑什么的……这些乌七八糟的、带节奏的说法在几大族眼里简直就是不值一哂。

    上了生死擂就是要决生死,站到这个擂台上其实就意味着你有了杀对方的心,那你也就得做好被杀的准备,这本就是件无可厚非的事儿,有什么值得拿出来说道的?

    至于那些说什么贱民杀了贵族的,那就更是呵呵了,就因为王重是个低等文明的地球人?

    某些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所谓高等文明似乎已经忘记了神域律法的威严,他们钻律法的空子钻得太多,都钻到魔障了,还以为神域的律法就真是为了方便他们去压迫底层才诞生的?还以为他们真的可以凌驾于律法之上了?

    真是太天真!

    执行律法的是机械族,可制定律法的却是天界四族,在那四族的眼里,地界的八级文明又怎么样?地界八级文明一夜之间在神域消失的奇案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历史上可以借鉴的东西有很多,就看用不用心去读神域历史了。

    ……一时间各种争论,可不管怎么说,天门方面别说对王重问罪了,甚至根本都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出示任何通告来平复天门内部的这些流言,就像当这些散布流言的人只是在搞笑,根本就不值得专门当成一件正事儿来看而已。

    再热爆的事情也终归会有平息的时候,在热炒热议了大概三四天后,苟斯特事件算是慢慢平息了,鬼族方面一直都没有对此表态,只是派人来要回了他们的万炼魂铠和夺魂索,当然,代价是肯定没少付的,老王虽然狠,但很有尺度,这装备烫手,留不住。

    现在荷包满满,简直是说不出的幸福,用来称量的单位都已经全是金星石了!原来只要胆子大、只要够狠,当武修打架才是最赚的,挑那种富二代下手,这可比炼丹赚得更快更多啊……

    重刑监狱,镜面世界。

    无序与混乱在这里扎根,恨与罪野蛮生长,催生了混乱的诅咒,对于文明而言,这是最大的刑罚与摧毁。

    象人迪摩斯忠诚的站在他的救世主身后,他双眸散发着炯炯的神采,坚实的象鼻不断的朝着四周嗅探,对于他而言,他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是荣耀的实证,他通过了那许多的考验,证明了他是一名可靠的反抗军。

    他们,是在这片地域唯一的秩序!反抗着邪恶的混乱。

    迪摩斯知道他们人数不多,但是,他丝毫不怀疑救世主的力量,因为这是被无数次证明过了的,斗战佛陀,是镜面世界混乱的唯一解药。

    而今天,又将是他们对邪恶的一次进攻,栖龙谷,这里即将爆发一场混乱之战。

    每隔一段时间,那些被诅咒者,会在诅咒的控制下聚集一起爆发最后的生死血战。

    不过,这一次,他们不会让混乱得逞占据上风,他们会阻止血战的爆发!

    “迪摩斯,不要总这么严肃。”墨问微笑的看着严肃的迪摩斯,责任感让这个象人变得更加坚韧,也更加的强大。

    听到墨问的话,象人迪摩斯却更加的严肃起来,眼神当中的责任感更加浓烈,他扫视着四周,他能嗅到邪恶的天赋,让他成为了这里最好的预警者。

    那些被混乱入侵了神智的被诅咒者们,对他们这支反抗军——确却的说,他们对佛陀的存在,无比的痛恨!为此,这些陷入了疯狂嗜杀的疯子们甚至会放弃乱斗,而联合起来对付反抗军。

    迪摩斯加入反抗军才短短半个月,他们就经历了两次混乱的突袭,那些原本一旦见面就血战厮杀到底的被诅咒者们,在那些突袭当中却是合作无间!并且目标直指佛陀,只要不挡在他们与佛陀之间,那些疯子甚至会无数他们的存在。

    迪摩斯嗅到了这些邪恶气味的异常聚集,他提前向大家发出了预警,于是,虽然遭到了袭击,反抗军却完整无缺的完成了撤退。

    顺理成章的,两次预警成功的迪摩斯成为了佛陀的亲卫。

    如何更好的保护墨问,是他们这支反抗军目前最重要的事项,墨问的佛光是唯一可以净化混乱诅咒的力量,一旦失去了墨问,所谓的反抗军就是个笑话,整个镜面世界都被混乱的诅咒所笼罩,没了佛光的庇护,很快,所有人都会失去理智,成为混乱杀戮的奴隶,就算是虚丹境中的强者,也很快会在诅咒引诱的血战当中耗尽一切而死去。

    那些混蛋将他们关进这里,其实就是判下了死刑,只是他们将文明的一面放在了外面,然而,比死刑更加野蛮的一面,却放在了谁都看不到的阴暗镜面世界。

    轰……

    不远处,传来战斗的动静,但是很快,灵力的波动就又平静了下去,战斗结束了,那是他们设下的伏击圈,先行一步将那些赶来血战的诅咒者捕捉起来,他们人数有限,显然不可能直接干预混乱血战,只能采取这种围捕战术。

    很快,两个角族的兄弟束缚着一名光族的战士走了过来,“佛陀,抓到个还算是有理智的。”

    墨问看了过去,角族是魔族的一个强大分支,天性邪恶,但是,眼前的这两位,却是一身凛然的正气,完全看不到魔族该有的邪魅与狡诈。

    他们捉住的光族战士,原本是生有光翼的类天人,他们以光为食,举手投足都充满了光明正大,但这时,在诅咒的作用下,这位战士却反是一身邪性,他的光翼已经被人齐根而斩,露出两根森白的根骨,双眸瞳色泛着嗜杀的紫红。

    “吼,去死!”在看到墨问的一瞬间,他狂暴的嘶吼起来,但很快,他两眼中又浮现出痛苦与哀求,“救我……杀,杀了我,快……”

    他的灵魂在诅咒当中挣扎,他的意志早就屈服于诅咒带为的混乱与杀戮,但是,他身为光族的本质,却始终让他保有着一线清醒。

    墨问微笑的朝他伸出手,佛光从他身后亮起,一道圆环浮显而出,光族战士脸上的痛苦与暴虐顿时平静了下来,他怔怔地看着墨问伸出的手,他下意识的也伸手握了上去。

    两手交握,嗡……

    刹那,墨问眼中光影交替,时光仿佛倒转,刹时,他看到了一点灵性在黑暗中散发着孤独的光,那是一颗灵魂,被邪恶诅咒包裹,受了伤的灵魂。而他现在正以灵魂的状态,在光族战士的心神中枢当中,这也是混乱诅咒盘踞之处。

    “佛渡有缘,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墨问口中轻吟着佛号,瞬时,一轮金日猛地从这黑暗当中升起,夺眼的佛光照耀一切,那些黑暗,正是诅咒留下的力量,这时,这些黑暗,在佛光中,猛烈的聚成了一团黑烟,将那点灵性死死的困在中间,挣扎着反扑。

    但是,佛光始终平井无波的照耀着,黑烟渐渐变淡,吐出了那点灵性。

    墨问可以感觉到诅咒正从光族战士的心神当中溃散,与此同时,他也可以感觉到自己灵魂在这一过程当中得到了一丝壮大,虽然细微,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进化,这丝壮大的灵魂,隐隐构成了一道丹影,很显然,一旦这道灵魂丹影铸成实体,墨问就能跃升进入虚丹境界。

    墨问睁开了眼睛,光族的战士已经清醒,他的两眼怔忡着,血一般的黑泪从他眼角滚落,沾染了他的脸颊,而他凶紫恶红色的瞳色开始渐渐恢复成光族特有的金眸。

    “我……你……”

    光族战士嘴里嗫嚅着,他记起了发生了什么,他经历过的杀戮,还有刚才温暖的拯救,他也能感觉到身体中的奇迹变化,诅咒正在一点一点的消退,他的灵魂在一片光明当中缓缓的恢复,积攒着力量,一种轻松的感觉滋润着他,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面前的这个光头,那股滋润的力量,正是从他握着他的那只手上传来。

    墨问微笑着,松开了握着光族战士的手,“你好,欢迎回来,你的诅咒暂时被消除了,有没有兴趣加入反抗军?我是墨问,大家都叫我佛陀。”

    “我叫凌空……你说的暂时,是什么意思?”光族战士警惕地问道。

    “嗨!注意你的语气!最好客气一点,看你能说话,应该记得住是谁救了你。”

    一名角族森森的说道,他适当的释放出了他的力量,一名虚丹境的强者!这让光族战士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但他压抑住了回头去看角族人的念头,而是盯着墨问。

    墨问始终微笑着,解释说道:“在这个镜面世界,混乱的力量无处不在,就算是没诅咒的人在这里呆久了,也会渐渐变得疯狂。”

    凌空轻轻点头,他曾经历过被诅咒的过程,自然知道墨问所言非虚,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另一个方向,又传来一阵轰隆巨响,片刻,凌空就看到两名虚丹境的妖族押着一名处于癫狂中的多目族强者过来。

    他心中微微一凛,四个虚丹了,他在心里面数着,然后,他又怀疑地看了看墨问身后站着的几人,他猜测这当面也有虚丹,而且实力比角人和妖族这四个虚丹更强。

    他心中还有疑问要问,但是,墨问对他微微颌首,便转身走到癫狂的多目族身前,握在了多目人的一只手上。

    凌空瞪大了双眼,因为几乎是在墨问握住多目人手的立刻,那个巅狂的多目人便安静了下来!又仅仅是片刻工夫,那种强烈的仿佛火山迸发一般的巅狂的气质也渐渐从多目人的身上消褪……

    凌空心中骇然,身为光族人,他知道许多关于灵魂的隐秘,他知道这个光头在做什么,但是,仅仅只是靠握手就能将灵魂侵入一个完全不配合的人的灵魂识府当中!这个光头,好强!虽然他身上只有筑基巅峰的实力,但是,从灵魂的角度,他绝对超越了九成以上虚丹境。

    凌空正想着,一个粗重的呼吸打乱了他,然后一个嘈嘈的声音在他耳朵响起。

    “你叫凌空是吧?我是迪摩斯,象人迪摩斯,你人还不错,虽然有些疑心病,但是可以理解,佛陀他正在驱散诅咒,和你不一样,这个家伙被诅咒侵蚀太深,可能要一些时间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凌空转过头,一个象人走到了他的身旁,那个位置,他可以肯定,假如他要对那个光头不利,象人可以第一时间挡在他的前面,他对着象人微微一笑,虽然象人防备着他,而且象人的雪白的獠牙有些狰狞,但是,凌空还是知道,象人正在对他微笑,他心里又猜测这肯定是因为象人见到过许多次这样的场景,像他这样从诅咒中救出来的人,不是少数。

    于是他看着象人,转而对他象人开口问道:“既然这里到处都被混乱侵蚀了,你们又是怎么保持清醒的?”

    迪摩斯的象牙昂起了一个角度,露出了虔诚,“只要跟在佛陀身边,我们就能保持自我,他是我们的救世主,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所以我们不同的文明才能团结在一起,记住我们的困难,感恩我们的生存!”

    光族这才意识到,站在光头后面的那些护卫,恐怕除了这个象人,个个都是虚丹境中的强横高手,而且有的本来是生死对头,平时在外面碰到就可能打一架的,但在这里却非常的平和。

    平静下来,曾经那些被诅咒的记忆缓缓的恢复,生不如死的行尸走肉,灵魂在不断的折磨当中,能够再一次感受到“活”的滋味,他可以用任何代价来换!

    “吼……”

    就在这时,那个多目人猛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他发了狂的扭动着被束缚的身体,两个妖族虚丹面露怒容,但却被墨问伸手拦住,“没事的,他只是……接受不了。”

    “吼!”

    凌空认真的看着这个崩溃了的多目人,多目人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杀戮的气息,很显然,他的诅咒已经被清除了,但是……

    “他疯了,彻底的疯了,唉。”象人的瓮声瓮气的叹着气。

    凌空又转过头,看着象人的白色象牙,问道:“这样的人多吗?像我这样的呢?”

    迪摩斯轻微的摇着头,“很遗憾,你这样的幸运儿很少,更多的是救不回来的疯子,诅咒虽然消除了,但灵魂已经没了。”

    凌空点了点头,大声说道:“我愿意加入抵抗军,我什么都能做!”

    墨问微微一笑:“尽可能把活着的幸存者带到我这里来,我佛慈悲。”

    是的,墨问跟了这么一句经典的广告语,是刻意的,因为仪式很重要,他要让这些追随者相信,首先是自己要相信!

    对于这些人,解除痛苦是一个手段,建立信仰是另一个手段,说穿了,就是洗脑!

    在镜面世界的游走当中,他曾经自傲的力量微不足道,可是墨家代代相传的金刚经却有着神奇的效果,让墨问看到了一条新的修行之路。

    在地球众之中,墨问也是有大智慧大心胸的,同时韧性和实战经验同样丰富。

    看着一群跟随他的强者,他是他们唯一的救赎,而这些人也将成为地球崛起的力量。

    他是佛陀,是地球人的佛陀!

    干掉苟斯特,确实让老王平静了几天,可以好好思考整理一下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乱花钱,因为他现在只练到7品丹,后面呢?吃不穷穿不穷,打算不到必受穷。

    直到机械族的信使在蘑菇屋外扔下了一封烫金的信件,执法会这边又来邀请了,不同于平时的社团活动,这次是一个外出任务。

    就像再优秀的高材生都总是要去适应实习一样,执法会也是如此,光靠在圈子内部大家进行一些模拟案件和律法学习,显然是无法成为一个合格执法者的。

    这种活动往往都是机械族自己组织,连虫族都很少参与,可这次却邀请了老王,说实话,这是一种认可,同时也和邀请活动的地点有关,卡坦克莱区,那算是老王在神域地界的‘老家’了,执法会去那边执行任务,带王重这个本地人一起显然能更加得心应手。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