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九十九章 装备碾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炼丹堂这两位可是这届天门中号称最能打、也最能惹事儿的,这才进入天门半年,两人大大小小的战阵已经经历了不少,从炼丹堂打到炼器堂,看谁不顺眼就找谁单挑,在天门那也是广为流传,要说王重能惹事儿,其实这两位更能,只不过是因为王重低等文明的身份让其他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评论罢了,欺软怕硬向来是天门的优良传统。

    再加上无论是金泰坦还是自然族的树人,战斗力都绝对爆表没得说,打服了不少,何况人家炼丹天赋还那么出色,名气即便比起莎莉丝特都毫不逊色,在这届门徒中着实是有着不小的威名,属于最不敢招惹的那一类。

    乔纳斯兴奋了,这是老大的朋友吧?

    老大就是老大,认识的朋友都这么拽,一个比一个猛,金泰坦耶、树人耶!这必须得抓住机会认识认识啊:“两位……”

    他赶紧搓着手满脸堆笑的就贴上去了,可得到的却是扎力西亚一对铜铃眼和一根饱含警告的手指:“站远点,老子从来不和猪说话。”

    乔纳斯瞬间石化,遭受一万点暴击,心里有一万句p不知该不该讲,猪是刨你家祖坟了?这么不待见!老大这些朋友真是……太不可爱了!

    莎莉丝特看在眼里,她是知道乔纳斯和王重关系的,此时微微一笑,但目光转回到台上时,却又忍不住变得凝重起来。

    以往遇到事儿时,王重的那种淡定她并不惊讶,就像上次炼丹堂怼上巴蒂尔,毕竟莎莉丝特是亲眼看着王重出过圆满丹的,他有狂的本钱。可这次……王重肯定不会对法器一无所知,但说不定正是那种肤浅的认识会害了他。

    正常情况下,一个虚丹强者使用六品法器是肯定发挥不出威力的,甚至说不定还会被六品法器强大的损耗给直接拖垮,并不是手里拿着越强大的法器就一定厉害,这种理解确实没错。但万炼魂铠却不一样,那是鬼族专属,鬼修完全可以越阶发挥出它的最大威力!这魂铠足以抵挡50万到100万灵力值的攻击,对属性攻击也有着超高的额外防护力,也就是说无论是王重的本体攻击、还是他之前使用的冰冻能力,在这件魂铠面前都基本属于无效!

    这一战,很难!

    “找了帮手?”苟斯特笑了起来,竟然开口说话,他指的显然是扎力西亚和尼巴鲁。

    王重并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而是在等着生死擂四周的符文罩布置完成、等着泰坦督导的开战命令。

    “可惜即便是他们也救不了你。”苟斯特微笑着说着,看似在调侃,可实则心中却并没有任何一丝的放松,真正的生死博弈不单只是战斗本身,还有装备战、心理战,天时地利人和等等方方面面:“我会撕碎你,就在这擂台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就像是撕碎一只鸡,将你的灵魂囚禁在锁塔之中,万世不复。对了,听说你还有个地球的小情人在安诺玛会所?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她的,用一些特殊的招式……呵呵,你懂的,你们地球人的气质虽然差,可五官和身材还真算得上是类天人中的极品,特别是女人,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王重的眼睛,声音充满了挑逗,他要彻底摧毁这个地球人,不是为了泄愤,而是为了要赢得更加保险。

    鬼修很少参与正面的战斗,因为他们更擅长用头脑解决问题,可那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战斗,而且一旦站在生死战的战场上,鬼修的专注和态度绝对是整个神域地界都极其出类拔萃的,狮子搏兔也得用尽全力!轻敌大意那种事儿?再过一万年都不会出现在鬼族的身上!

    可王重还是毫无反应,即便对方故意提到蓝黛儿也是如此,面对垃圾话的抵抗能力,这真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环境所决定和养成了。

    任谁从第一天接触修行开始,耳朵边上就多了一个时刻都会哔哔哔的辛巴,那你也绝对能修炼到天塌于眼前而不惊,纯粹当老天是放了个屁的境界。

    真没有看不起苟斯特的意思,可相比起辛巴那早就已经上升到艺术级别的垃圾话来,苟斯特这点真的只是毛毛雨,毫无杀伤力可言。

    眼神迷离,懒洋洋的似乎心不在焉,可灵力却在凝聚,随时准备着极致的爆发。

    有淡淡的荧光在王重身上弥漫,若不细看几乎都察觉不到,而对面的苟斯特,调侃的同时,身上的万炼魂铠也早已进入备战状态,铠甲上的能量看似黯淡却灵光内蕴。

    两人传达给所有观战者的感觉几乎都是一模一样,战略上的蔑视和战术上的重视,那种表面放松下所内藏的锋芒,所有的高手都看得明明白白。

    泰坦督导直接无视了旁边执法会罗德d频频投向他那个饮料瓶的怀疑目光,毫无顾忌的抓起就灌了一大口,难得能在一帮新人门徒中看到一场像样的,哪怕只是这战前的无声对抗,都比之前修武堂界布内的那些战斗精彩了一百倍,就像是满汉全席和无盐泡菜,完全没有可比性。

    尽管他一直瞧不起苟斯特那种哔哔哔的性格,也瞧不起鬼修那些各种肮脏龌蹉的下三滥手段,可对于鬼修的战斗天赋,就算是泰坦督导都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是最擅长掌控战局的那一型。换成其他新人,面对苟斯特那喷子,就算还能保持不愤怒,心态也很难维持平静,可那个王重,心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更强,哪怕就是泰坦督导,都愣是没能感觉到他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一丝都没有!

    这种人太冷酷,太专注了,无关乎技术、实力,只有这样的人才配被称为真正天生的战斗机器。

    嘭!

    生死擂的符文防护罩终于完成了合拢,而与此同时,仿佛宣告了战斗的开始,王重那懒洋洋的眼神一闪而没,早已蓄积的灵力爆发,没有像往常一样先选择稳妥的防御,而是整个人瞬间从原地消失,化为一抹流光。

    下一秒,手掌便已经直接印到了苟斯特的胸前。

    快!太快了!

    即便是曾经在王重和巴洛那一战时对他抱以了极高期待、以及极其中肯评价的那批人,也觉得这个地球人此时的速度太快了,快得简直就是异乎寻常,灵力的爆发显然比起上一战时整整提升了一个档次,可他却仍旧还只是个筑基而没有凝结虚丹,这太不可思议,这个低等文明的筑基境都没有上限和瓶颈的吗?

    苟斯特完全没有要闪避的意思,万炼魂铠立刻闪耀出耀眼的光芒,六品法器即便只是本能的防护性能也堪称逆天,根本不用多余的灵力催发,吃下几十万灵力的攻击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的容易,但王重的攻击却绝不仅仅只在攻击爆发的这一瞬间。

    灵力从掌心中不断吐发,三重劲那连绵后劲的穿透力才是攻击的重点,力量叠加的强大之处并不仅只是在于单纯的力量累计,而是能在连绵攻势中让你的防守来不及喘息,因此能更有效的破除防御。

    可这一直都屡试不爽的杀招,此时却失去了本有的效力,穿透万炼魂铠的防护并不难,但当力量迸发到对方身体中的瞬间,王重却立刻就有一种泥沉大海的感觉,对方的身体直接就变得虚无透亮,王重甚至都能看到对方那张变得透明的脸上所带着的笑意,仿佛就像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

    而与此同时,一道银亮的钩子已经绕后而至,就像是早已在等待着王重自动上钩。

    苟斯特的战斗方式很明确,就是扛着你的攻击和你互换,看似无脑却无比有效,这一索的攻击速度并不算超绝的快,可却是抢在王重攻击的同时出手,几乎是同步而至。

    攻击不过是为了试探对方魂铠的威力,王重早已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威胁。

    这要换成几个月前,如此同步的攻击是王重绝对无法在刚刚完成一次三重劲攻击后就立刻避开的,筑基境的灵力本身有着太多的限制,无论是爆发、存量、运转速度等等,那是筑基境无法绕开的难题。

    可这两三个月跟随拉薇尔的炼器参与,原本在神域灵压的干扰下,只能缓慢使用的‘改变灵力波段’方式,早已重新锤炼得无比纯熟,更别说这一个多月来灵力方面的提升。

    此时自身的灵力波段如同换挡一般瞬间切换,三重劲的攻击威力还未消散,可新的力量已经从体内迸发,集中于下身,这才是他刚才敢无视反击,强行攻击的底气。

    只见他脚下鬼步极速一晃,身子如同魅影般侧闪,数道残影混淆,进攻和闪避竟然就像是在同时进行,千钧一发之际非但完全避开了对方勾魂索的攻击,反倒是因为腾开身形,将已经贴到身前的帕瓦罗暴露在他自己的武器攻击面前!

    “雕虫小技。”帕瓦罗的脸上毫无波澜,甚至带着一丝嘲讽。

    别说慌乱了,他甚至根本都不用改变攻击,勾魂索不同于普通法器,认准灵魂的攻击压根儿就不受视野的迷惑,更不受变向的干扰,此时一百八十度回环,竟紧追着王重鬼步后的真身追魂而至!

    王重躲得快,可这后续的攻击却跟的更快,就像他根本就没有躲开,对方只是以不变应万变,就让老王招牌的三重劲和鬼步在法器的限制下变得毫无作用,只是一个试探性的攻击,却直接落入完全的被动。

    王重眼中也是爆闪出精芒,鬼步终归只是一种迷幻步伐,而并非直线速度的提升,感受着身后的攻击在刹那间就已靠近,双腿一蹬,身子猛然提悬,一个倒挂金钩,同时双掌中灵力灌注,狠狠一拍,竟将那紧随倒钩的夺魂索直接钳在掌中。

    只听得‘嗡’的一声低沉颤响,勾魂索和王重双掌夹持的部位闪耀出一片朦胧白光。

    仿佛是电击、又仿佛是吼震,王重只感觉全身一麻,实实在在的身体竟在刹那间摇晃出了两个重影……

    “不是重影。”帕瓦罗皱着眉头:“是灵魂差点被震出窍了!”

    猛然的巨震让双掌瞬间控制不住直接撒手,勾魂索顺势长驱直入,轻而易举,狠狠的轰击中王重胸口。

    嗡!嗡!

    这次更加明显,所有人都能看到倒飞出去的王重,竟然有一个白色的虚影伴随着他倒飞的躯壳险些‘脱筐而出’,和他的真身相互拉扯、跌跌撞撞,满场都回荡着那种灵魂震响后让人心悸耳麻的低沉嗡鸣!

    噔噔噔噔!

    王重接连退出十七八步,堪堪站稳。

    他脸上仍旧还是那副古井无波的表情,可所有人都知道,无论是夹持勾魂索的双掌还是被击中的胸口,外表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一丝的伤害,但内在的灵魂却已经遭受了重创。

    勾魂索,配合鬼族灵魂攻击而特制的法器,专门针对灵魂下手,别看只是七品,可是配合上鬼族的灵魂吸收特性,真是防不胜防的大杀器,在场有不少和鬼修交过手的行家们对这一点都是心知肚明,面对鬼修的勾魂索,不要寄望于躲避,闻着灵魂的味道攻击的勾魂索,无视一切迷惑,根本就不是任何炫技的身法和技巧可以避开的。

    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用同样等级的法器去抗,至于让你的灵魂去硬抗他的攻击?呵呵,不存在的,虚丹境根本就没有能承受得住专属七品法器攻击的灵魂。

    别说什么这地球人拥有元素精灵,就一定灵魂强大,别逗了,元素精灵挑人只是看你的灵魂够不够完美,有没有潜力,那才是重点,跟你的灵魂现在有多强大根本就没有必然的联系,否则要照着元素精灵的标准,任何虚丹都别想得到元素精灵的亲睐了。

    苟斯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对面的王重还在装着淡定,可他知道对方的灵魂肯定已经受创了,就算他灵魂比普通虚丹还要强大,一时还能维持灵魂完整的状态,可这一击至少也会让他意识涣散、注意力难以再集中……

    这一战之后或许有人会说自己胜之不武,可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这种不费吹灰之力就碾压对手的感觉才是真正极致的享受。

    他并没有立刻急着攻击,虽然只是一个回合,可对方无论在攻防两端所表现出来的都已经落入绝对下风,在能够完全掌控场上局面的情况下,苟斯特并不介意多彰显一些个人的存在感。

    “感觉怎么样?你还能抗几下呢?”他微笑着问,就像是一个长辈在询问孩子。

    王重则是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迷之微笑。

    被一众虚丹捧得很高的鬼族勾魂索似乎不过如此。

    接触到勾魂索的刹那间,身体是有一丝僵直的感觉,这无可避免,灵魂也有一种被狠狠震荡的感觉,可这些所有在旁人看来无解的攻击,对自己却是伤害最低的。

    灵魂是一个修行者的根本,它的强弱取决于你意志的强大与否、你经历的、淬炼得是否足够多等等诸多方面,对于神域很多刚刚迈入修行不久的虚丹来说,这是一个绝对薄弱的环节,可是对于从下界经历了无数磨难才进入神域的这些人而言,灵魂永远都是他们强于神域标准的、唯一值得称道的一点。

    何况这还是老王,灵魂脱壳?似乎早还在天京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习以为常了,那点夸张的脱体外像根本就不代表什么。

    “就像被蚊子叮了一口。”王重转正了身子,双手中有寒气飘散,四周的温度仿佛骤然间就低了几十度,在他身周半尺范围内的空中都能看到霜花凝结,他淡淡的回应道:“感觉不怎么样。”

    “装逼!”

    场外原本还看得目不转睛的人都忍不住了,爆粗口,少吹下牛逼能死吗?就算是现在修武堂第一的帕瓦罗,甚至就算是已经达到实丹境的炼丹堂扎力西亚等人,都不敢说被鬼修的勾魂索打中,像是被蚊子叮一样的感觉吧?

    就连扎力西亚都有点忍不住冲旁边莎莉丝特嘟嚷了一句:“妹子,别说我没帮你这相好,老子怎么越看这小子越觉得那么欠扁呢?”

    莎莉丝特有些忍俊不禁,刚才原本还有些担心,可听到王重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觉得可信,至于扎力西亚口中‘相好’什么的,这浑人说话口没遮拦,莎莉丝特早都习惯了,再说本来自己和王重就坦坦荡荡,更是毫不在意,此时笑着回答道:“没准儿他说的是实话呢?”

    “屁话!这牛逼连我都不敢吹,你是说我连他都不如?”扎力西亚吐槽道:“鬼修勾魂索这玩意很烦的。”

    “哈哈哈哈!你是我见过最嚣张的低等文明,不过嚣张是要有实力来衬托的!”苟斯特哈哈大笑:“可就凭你这手冰镇饮料都嫌不够凉的冻气?”

    苟斯特都快笑出眼泪了,还以为王重多少有些自知之明,有些压箱底的东西,毕竟守着一个同宿舍的芭比家族传人,炼器高手,要换成是他,早就已经不知道从乔纳斯那里压榨出不知好几柄法器了。

    可现在他竟然用元素攻击来对付万炼魂铠,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王重却不再回答,此时他双手汇聚的寒冰之力早已达到自身极致,极度的冰寒甚至让他头脑都在这瞬间变得格外清晰,身影微微一晃,众人才发现他刚才的嚣张狂妄似乎并非完全是虚言,至少此时他的移动速度比起先前竟然并无丝毫逊色,那两记来自勾魂索的灵魂冲击似乎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多状态上的影响,就好像他的灵魂根本就没有受创一样。

    噌!

    场中寒光掠影,森严的寒气随着王重疾冲的轨迹,竟在空中划出一道银亮的弧线,宛若一道利箭般直射向苟斯特。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苟斯特脸上冷笑,直接无视那寒气的侵袭,幽魂之力早已灌注入入勾魂索中,不同于之前随意一挥,此时的勾魂索上银光满溢,充满了能量,不管那个地球人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真的灵魂格外能抗,苟斯特都不打算再给他更多的机会,这一钩就要他的命!

    轰!

    银光撞寒芒,宛若彼此撞碎了对手,凝练的攻击在刹那间支离破碎,场中瞬间就被四溢的能量冲击得白茫茫一片,宛若起了一片大雾。

    王重只感觉凝练的寒气在接触到对方身体的刹那间宛若遇上了某种克星,汇聚的能量在瞬间就被粉碎,已经降落的极度低温虽然不可能突然消失,可却无法凝聚,被一种诡异的法则能量分解稀释在空气中,虽然仍旧还让人能清晰感受到场中那刺骨的低温,但对这个层次的强者来说,这样程度被分散的寒气别说造成伤害了,根本就连让他们身体不适的程度都不到。

    “这就是万炼魂铠的无解之处。”莎莉丝特面色凝重:“除非是能达到质变层次,否则元素攻击对万炼魂铠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王重无法破防。”扎力西亚摇了摇头:“没有点特殊准备就挑战苟斯特,实在太不明智了。”

    话音刚落,猛然看到场中那白茫茫的一片雾气中突然出现了火光的痕迹,就在苟斯特得意的一瞬间,王重切身而入,双拳绕着火焰,突破寒气迷雾瞬间杀到苟斯特面前。

    轰轰轰轰……

    带着强烈火焰灵力的拳头狠狠的砸在苟斯特的身上,熊熊火焰燎原,只刹那间就将原本的白雾吹散,将那白茫茫的生死擂转化为了一片火海!

    这……

    所有人都升起一种莫名的扭曲感,这尼玛都是什么鬼?

    双元素亲和?!

    这在很多高等种族里面也算是很罕见的,竟然出现在一个地球人的身上,这太让人不舒服了。

    但是另外一方面,这个地球人的粗鄙也再次显现,他绞尽脑汁,用尽算计,却始终不明白,火焰和寒冰有差别吗?

    魂铠都能抵挡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