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八十三 异次元壁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被星盟中有权有势者压迫,这是每个低等文明都必须要面对的,大多数低等文明都选择了顺从,尊严这种东西在生存面前永远都只能排在后面。这是生命的本能,但是地球人却很奇怪,他们可以在面对苦难时忍受很多,但却独独对尊严无比看重……没有经历者可能觉得这很正常,但如果了解星盟、经历了星盟的压迫你就会明白,在星盟中会去讲究尊严的,永远都只是高等文明的专利。

    坦白说,就这一点而言,地球人和当初的天贝族很像,也只有这种即便处于绝对劣境中,仍旧还保持着尊严和理想的种族,才有可能在泥潭般的底层真正崛起。当然,拥有尊严和骄傲是崛起的必要条件,但想要崛起,却并非仅仅只靠这两样东西就够的……

    时间过得很快,尽管两人要说的话还有几万箩筐,可终归不能真的在这里一直聊下去。

    王重的想法是让蓝黛儿直接辞职了,现在自己和蓝黛儿肯定都已经被卡卡丁目惦记上了,继续呆在会所里并不安全,他会推荐蓝黛儿去天宝街,玲姐也算美食家,蓝黛儿在那里一样会找到很适合的位置,至于和安诺玛公司的合约,就算违约,那点赔付金对现在的老王来说也并不算是什么天价,何况旁边不是还有一个莎莉丝特吗。

    “其实我觉得还是让蓝黛儿留在这里更好,”莎莉丝特笑着说道:“呆在这里其实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毕竟这是安诺玛公司的产业,也是我们天贝族的产业,我也会给这里的总管以及公司上层打个招呼,卡卡丁目做不了什么的,至于你说的天宝街,那可并没有其他任何保护,卡卡丁目如果真想对蓝黛儿不利,在外面才是真正的不安全。”

    “王重不用担心我,你来了就好,别忘了,我还曾是你的导师。”蓝黛儿温柔的笑道,她可不想给王重增加负担,王重身上肩负着人类的未来。

    和蓝黛儿告别后从会所里出来,回天门的路上,莎莉丝特才总算有机会问起王重未来的打算,这本也是她今天约王重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看得出来王重是想进炼丹堂的,而以他今天炼制七品玄晶续命丹的水准,莎莉丝特也觉得王重有着足够进入炼丹堂的资格,关键是怎么进,她有心帮忙,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还个人情,见识过王重在炼丹上的天赋,莎莉丝特觉得这样的人如果继续呆在修武堂,那真的是太糟蹋这块美玉了。

    天贝族作为地界的统治阶层之一,也需要招揽强者,相比传统豪强,天贝更需要接纳新鲜血液,而王重无疑是莎莉丝特非常看好的。

    老王并没避讳自己想要进入炼丹堂的愿望。

    “只要这次七品丹交上去,就可以继续跟一莫长老的课程吧?”老王更看重的毕竟还是一莫长老的课程,至于能否立刻加入炼丹堂,主观意愿上倒并不是特别强烈。

    “一莫长老的课程固然是重中之重,但我觉得对你来说,尽快加入炼丹堂对你的帮助会更大。”莎莉丝特说道:“资源、炼丹条件这些表面的东西都还只是次要,而更重要的是,”

    莎莉丝特顿了顿,慎重的说道:“在炼丹堂中积分前十的门徒,每个月都会有一次亲自观摩一莫长老炼丹的机会,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金丹大能,而且还是神域公认的丹道大师,有亲眼观摩他炼丹的机会,这样的诱惑只怕对于任何有志向上的丹师来说都是绝对无法抗拒的。光是听一莫长老大道梵音都能对炼丹有如此大的启发了,何况是亲眼观摩整个详尽的炼丹过程。

    王重也是忍不住有些动容,这些显然属于炼丹堂的隐形福利,并没有对外公开。

    “炼丹堂的名额,不是只有等天门分期结束后的奖惩制度才有机会吗?”

    这是迎新典礼那天就已经公开的。

    相信到时候炼丹堂肯定是会排挤掉一批人的,比如这次没能在规定时限内完成七品玄晶续命丹作业的那些人。然后再在修武堂和炼器堂的积分靠前者中挑选补充,以自己的炼丹水准,加上在修武堂的积分,到时候走正常流程肯定问题不大,这也是老王不急的原因。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莎莉丝特笑着说道:“任何地方都存在有特权,前提是你能引起掌权者的注意。以后去炼丹堂听一莫长老授课的时候高调一点吧,如果能有任何表现自己的机会,都不要错过,以你的能力,只要能吸引到一莫长老的注意,我相信是有机会……”

    莎莉丝特正说着,突然间脸色猛然一变,一股灵力猛然从她身上爆发出来,不止是她,几乎也就是不到一秒的时间差,王重也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威胁、致命的伤害,毫无征兆的在这大路上突然生起!

    前一秒还风和日丽的晴朗天气,此时竟在刹那间变得无比昏暗,四周无端端的幽暗丛生,鬼影丛丛。紧跟着,四周的空间猛然一晃,脚下方圆百米内的大地霎那间变得通红,巨大的压迫重力生起,空中更是在眨眼间就出现了无数密布的雷霆!

    这一切变化来得太快,且无论是那脚下沉重的重力还是空中密布的雷霆,任其一样的威力都远远超越王重所能承受的极限,光是那重力就几乎让他有些迈不开脚,更别说逃!

    什么鬼?!

    不知是阵法还是某人的杀招,但光看这阵势,至少也是一百万灵力级!对付王重,绝对秒杀,这个时候就算有能力也来不及积蓄!

    就在此时,一道晶莹的贝壳形状的屏障凭空显现,抢在那空中雷霆砸落下来的同时合拢,王重和莎莉丝特同时消失。

    ——异次元壁垒!

    传说中的天贝族的贝壳真身,天贝族能够到达八级文明,除了超绝的炼丹天赋,在就是这个近乎绝对防御的异次元壁垒,天生的空间法则,也是天贝族进化中的超绝蜕变,保命绝技!

    异次元壁垒之外,狂暴的雷霆持续性的轰炸,如果两人还在外面恐怕早就烟消云散了,这样的偷袭防不胜防,如果说莎莉丝特还有可能抵挡,王重靠神化细胞也必死无疑。

    而此时两人却处在一种绝对安全……又嫉妒暧昧的状况,王重和莎莉丝特几乎完全抱在一起,所谓的异次元壁垒并不是可以修炼的,而是一些顶尖的天贝族的天生能力,跟文明特性有关,所以只是容纳一个人空间,而现在挤了两个人……

    前一秒两人都震惊于这次偷袭,下一秒,虽然外面雷暴轰鸣,可是几乎完全紧贴的两人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天贝族是和妖精族截然相反的文明,作为天贝郡主的莎莉丝特更是要跟异性保持距离,成熟男性的气息冲击着莎莉丝特让她的身体都有些酥软。

    佳人在怀,有些事情是无法控制的,王重只能让自己尽可能不侵犯对方,只是这样狭小的空间王重轻轻一动莎莉丝特的脸更红了。

    “你……别动了……”大气的天贝郡主此时的声音跟蚊子一样细。

    老王也是尴尬,……他不算老司机,但好歹也是成熟男人,只能把注意转移到外面。

    刚刚那一瞬间他都准备把莎莉丝特拉近他的碎片世界了,没想到莎莉丝特比他更快,空中的雷霆疯狂持续,即便是隔着那天贝族绝对防御的异次元屏障,王重都能从那肆虐的雷声以及屏障的晃动中,感觉这攻击的可怕。

    晶莹的贝壳壁垒不停的闪烁着,对方恐怖的攻击似乎根本无法撼动这种防御,只能说,强大是有道理的,而天贝族在八级里真不算是战斗力特别强的。

    雷霆消失、重力不再,空中复见晴朗,莎莉丝特散掉真身,全身微微一软,要不是有王重及时扶住,都差点跪倒到地上,至于是消耗的,还是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

    王重扶住莎莉丝特的同时戒备周围,周围没有任何敌人的气息,在天门附近出手,一击不中对方肯定也不敢久留。

    莎莉丝特喘着粗气,心有余悸的看着四周,这是在天门童子山附近,四周广袤空旷,那坚硬的地面此时早已经是被雷霆轰得千疮百孔,连带着之前同时感受到的恐怖重力,方圆千米的整块大地都凹陷了一大块下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大坑。

    “罗刹武鬼雷杀阵,地下世界的暗杀杀阵……”莎莉丝特的脸上除了重重的疲惫和虚弱外,有着的更多还是愤怒:“血魔族这是疯了吗!竟然敢在天门附近出手!”

    地下世界的暗杀手段,往往都是精于布置,阵法既然已经布下,那可不会管王重身边还有没有别人。这是最高效也最安全的暗杀了,价格不菲,以地下世界的情报网,也绝不会在目标上出错。

    所以用不着多猜,先是巴洛后是卡卡丁目,在天门中最有理由想要王重死的,显然只有血魔族这一族而已,莎莉丝特只是不幸被附带上了。

    “只怕未必。”能感觉到四周的杀气已散,这既是阵法布置,那倒是少了后续的杀招,王重也是稍稍松了口气,回应刚才莎莉丝特的猜测。

    “你觉得不是血魔族?”

    王重摇了摇头,其实他也说不准,就是一种本能的直觉,谁会抢在刚刚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结下深仇大恨的时候,立刻就来暗杀你呢?除非血魔族全都是傻逼,那他们倒不如傻得更彻底一点,直接明目张胆的派高手截人斩杀好了,那总比这死板的杀阵要更有成功率得多。

    莎莉丝特光看王重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此时口气倒是缓了缓,情绪也平复不少:“是有这种可能,但也有可能的逆向思维……虚虚实实,除非真凭实据,否则谁又能说的清呢?”

    让人惊叹,刚刚才遭遇了危及生命的谋杀,连自己这见过无数场面的天贝郡主都难免一时惊怒失态,可王重看起来却仍旧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还能冷静思考更合理的可能,这样的心态也真是……

    都不用去通知天门,只是扶莎莉丝特坐到旁边休息了不到两分钟,这巨大的动静早都已经引来了天门的巡视者。

    敢在天门设置杀阵进行暗杀活动,而且竟然还袭击了莎莉丝特郡主……这可是真的触动了逆鳞,执法队立刻就被调集了过来,有虫族脑虫凭借感知追本溯源,有机械族凭借特殊的探查能力扫荡着周围一切的蛛丝马迹。

    可坦白说,相比起其他任何案件,但凡是和地下世界有关的,都绝没有那么容易调查。

    地下世界并非是一个统称,而是代表着神域最古老也最强大的一股黑暗势力,其神秘性从神域被创造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存在,有人说那是曾经那些因为共同创建了神域而被毁灭和消失的其他九级文明残余,汇聚在一起是想要颠覆天界四族对于神域的掌控权,也有人说那是来自黑暗世界的组织,各种猜测都有,可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说法被人证实过,但有一点神域对地下世界并没有管辖权。

    上层全力机构,更认为这是一个神域整体平衡的产物。

    同样的,地下世界也是机械族执法队的老对手了,如果说机械族执法队在神域地界代表着的是正义和律法,那地下世界代表的就是黑暗和混乱,大家有什么本事都是心知肚明,一个执法一个犯法,一个追查一个逃匿,宛若两个对立面,从神域建立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存在,相互都在不停的研究,可以说机械族的各种侦查手段其实十有八九都是被地下世界各种层出不穷的犯罪手段给逼出来的。可斗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分出过真正的胜负,想要仅凭这已经消散的一个罗刹武鬼雷杀阵,就追查到幕后主使?

    无论是执法会还是天门,其实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

    毫无疑问的是,血魔族显然已经被列上了头号怀疑名单,虽说暂时没有真凭实据不会对血魔族怎么样,可很显然,现在的天门内部,但凡是和天贝族亲近一些的种族,比如泰坦、比如自然族等等,看到血魔族的人都已经是一副相当厌恶,仿佛一言不合就立刻要动手的表情。这还只是在门徒中,天知道高层里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想来至少在这段时间,血魔族的日子一定会相当难过。

    ……………………

    事实上对于这次暗杀,老王还是心存怀疑,他的脑路不会像二代们这么简单,整个事件的手法其实并不太像是血魔族。

    尽管莎莉丝特说过这次暗杀很有可能是血魔族在利用一种逆向思维来混淆判断、隐藏自身,但不知为什么,老王就是有这样的直觉,当初自己得罪的可并不仅仅只是血魔族。

    当然,不管这个真凶是谁,至少就血魔族而言,无论是因为巴洛的事儿还是因为卡卡丁目的事儿,加上因为这次暗杀而给血魔族造成的各种麻烦,所有的账他们肯定都会算到老王头上,自己和血魔族之间肯定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有着这样一个已经成了死仇的强大敌人,再多一个别的或者少一个别的,说真的,已经没太大区别。自己扛得住血魔族就肯定能扛得住暗中的其他敌人,而如果扛不住,管他暗中还有没有其他敌人,都是死路一条。

    所以与其去纠结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

    实力,身份,这些才是能给予自己最大安全的保障,正如莎莉丝特所说,如果自己能加入炼丹堂,那就将是一次身份地位的全新飞跃,安全保障自然会更多。

    清晨的炽光还没有亮起,天色处于蒙蒙之中,可炼丹堂外却已经聚集起了不少人,不只是炼丹堂的门徒,还有来自炼器堂和修武堂的,而且不像平时那样来的参差不齐,一千五百个门徒几乎全都到了。

    原因无他,今天是一莫长老的最后一次公开授课。

    按照炼丹堂之前公布出来的条例,只有在今天截止之前,交上了自己炼制的七品玄晶续命丹的人,才有资格跟着一莫长老进入炼丹堂更深层次的教学。至于其他人,炼丹堂的公开课不会停,但却是改由几位自然族的大督导来传授了,相比起一莫长老的大道梵音,那些大督导们的授课显然对炼器堂和修武堂的人就已经没有了吸引力,他们只会讲授一些专业的知识,没有一莫长老那种大道共鸣的启发,旁人听起来是完全如同听天书,达不到任何触类旁通的启发效果的。

    “完成了任务的到这边来排队,开始上缴丹药。”

    一莫长老还没有来,可已经有炼丹堂的督导在石炉旁摆下了临时的桌台,开始收缴任务丹药。

    桌台前排起了一条不算多的人龙,炼丹堂总共一百号门徒,可真正能在规定时限内完成这次七品丹任务的,却似乎只有六七十人,足足被淘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这批人就是炼丹堂里真正的精锐了。

    其他那些看热闹的此时也是围拢了过来,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头,空中也悬浮着不少,都想见识见识炼丹堂这些天之骄子们的作品。

    “七品丹……在我们奥布莱恩区最强的炼丹宗门,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炼制,可这竟然只是炼丹堂的保级要求……”

    “太变态了,不愧是地界精锐中的精锐。”

    “唉,没得比啊,无论天赋还是条件……听说了吗?他们这次炼制七品玄晶续命丹,光是一炉药材的成本费用,就在三十万以上。”

    “三十万……果然是高等文明的专利,要是那些四级文明,炼废一炉,也很受难受了。”

    (二合一,伙伴们,自动发布没定好,抱歉抱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