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诛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相比冒着得罪“冥王”的危险从他们身上着手,不如试试这两种方式。

    至于未来会是什么样,坦白说,木子和格莱也没想过,他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从资源上帮助人类。

    艾俄洛斯的处境就没这么好了,兄弟相残的戏码让神圣角斗场迎来了空前的关注,这让水晶人异常满足,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兴奋,这些无聊的庸俗的贵族最爱的就是这一口。

    为此水晶人还专门包装了故事,一个高等文明泰坦人和一个低级文明地球人之间的友情,如何在天河沙场认识,不打不相识,为兄弟出头一起沦落为角斗士,角斗场上互相帮助,甚至连功法都传授了,打破了文明等级极限的友情。

    而他们将决一生死,这个剧本是无数贵族喜欢的,而且以往从没有上演过的,与此同时关于妖精女的事儿虽然不能放在明面上,但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了,也让整个事儿更受期待。

    水晶人在床上和他的妖精秘书喃喃语道:“我是个天才,告诉我,我是个天才。”

    “你是天才!”

    “谁是?”

    “你是,你是,你是!”

    水晶人发出大口的喘气声,他的动作随着她的喊叫而有节奏的律动,他攀过一座又一座灵欲的高山,然后他看到了顶点的风景,但他的嘴里吐露的却是他心底最冰冷的念头:“是的,我是,但是,这还不够,我要断绝他们所有的念想,别妄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事情!”

    数秒之后,水晶人从坠落的余韵之中恢复过来,他的精神就像是得到了重启一样,一个又一个念头从他心底滋生而出,每一个都让他脸上绽放出水晶光泽的笑容。

    于是他毫不留情的从妖精温润的怀抱脱身而出,换上了衣服,就带着保镖朝着囚牢的方向走去。

    他已经听说了,那个扎力罗晃和艾俄洛斯之间,并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兄弟厮杀而充满矛盾以及最重要的杀意无论他们是在假仁假意的互相隐藏,还是真的兄弟情深到枉顾生死了,眼前这个气氛并不合他的心意,同样,也不符合观众对这场大秀的期待。

    人心是复杂的,就连同族的兄弟都能有异心,何况他们是互为异族。

    他们想坦然的面对命运,但他不会让他们如愿的,而无论怎么样,赢家永远都只有他一个。

    “主人。”负责看管艾俄洛斯和扎力罗晃的烛魔跪在地上,他露出了狂热的姿态,却不敢抬头仰望他的主人一眼。

    “起来吧。”水晶人满意的看着烛魔,他能感觉到从烛魔身上传来的忠诚,这是有机械族保证的绝对忠诚,他和它问道:“他们的情况如何。”

    “如您吩咐,在给他们进行了完全治疗后,已经将他们分隔开来。”

    水晶人再一次满意的点头,他说:“先去看看那个人类。”

    “是的,主人。”

    烛魔在前面带着路,很快,他们来到了一间特别封禁的房间,烛魔花了一点时间才打开房间的禁制。

    艾俄洛斯从冥想的世界退出,抬头朝着打开的房门看去,水晶人那张恶心的脸上是讥讽的笑容。

    “有屁快放。”

    艾俄洛斯主动的开口,他可不打算一上来就让水晶人把握这次谈话的主动权,事实上,他并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好谈的。

    水晶人皱起眉头,强硬的态度让他心底升起一阵火焰,他最讨厌奴隶没有奴隶的觉悟,不过,他很快就放下了,脸上又换上了惯然的笑容,“艾俄洛斯,我是来帮助你的。”

    艾俄洛斯只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老艾很多时候并不掩饰对于水晶人的鄙视。

    “你可能不信,但你的确是我现在最好的角斗士,我绝对不会忘记你为神圣角斗场做出的贡献,所以,我希望你是活下来的那一个,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想想你们人类,想想你们的文明,想想你要怎么才能活下去吧,我知道你的功法是从哪里演变来的,所以我有理由也有责任提醒你,泰坦永远都会给自己留一手,我希望你活,你的人民也需要你活,别忘了温蒂妮,她也要你活着,想赢,就要不择手段,别妄想什么兄弟情义,手下留情,角斗场上没有眼泪。”

    水晶人微笑着看到艾俄洛斯,他看到对方平静的眼神中布满了怒火,他才不管这股火焰是冲着谁的,他就是来火上浇油,“我知道你们约定好了,不会彼此留手,放手一战,但是这不太够,你知道因为你,温蒂妮现在正在遭遇什么吗?如果你死了的话,你会什么都不知道的。”

    艾俄洛斯捏紧的拳头忽然放下了,然后懒洋洋的躺了下去,不在搭理水晶人,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满足对方的恶趣味。

    水晶人哼着歌曲走了,稚嫩天真的人类啊,虽然装的若无其事,其实那才是受煎熬的表现。

    迈着轻快的步伐,他来到了禁制着扎力罗晃的房间。

    他微笑的取出了一封信来,相比人类,扎力罗晃可不那么好对付,但是,他早就有所准备,并且命运总是站在他的一边,他故作礼貌的敲了敲门。

    “滚!”

    不出所料,门内传来扎力罗晃的吼叫地怕,水晶人解除了禁制,推门而入,“你亲爱的妹妹给你的信也不要了吗?”

    扎力罗晃看着水晶人手中的信封,闪电在他的银发上面流畅,他的目光落在了门外的女人,那是替身傀儡,就算他全力攻击,死亡的也只会是傀儡,奸诈的水晶人显然不会把自己置身危险当中。

    水晶人又晃了晃手中的信,扎力只能尽量无视他脸上越来越深的笑纹,“拿来。”

    “扎力,这可不像你,这场生死对决上,你该不会对人类留手吧?你应该知道,他已经是个死人了。”水晶人狡诈的搬弄着他的舌头。

    “同样的话,你和艾俄洛斯也说过了吧?”

    “你们都是我现在最好的角斗士,而且,我肯定他比你更想活下去,所以,我更担心你,别忘了你是谁,银电泰坦,无论你怎么流浪,你仍然受着银电泰坦的高贵限制,想想看,如果死的是你,你的族人会怎么做?艾俄洛斯还能活下去?还有,你别忘记你的妹妹。”水晶人的话语,森冷得就像是凛冬,每一个字都像是冰雹砸在人的脸上。

    水晶人带着他的满足离开了,扎力罗晃拿着妹妹的来信,他犹豫了一会,才缓缓的将信封拆开。

    里面是妹妹的字迹,并且暗藏着一些特殊的字形,那是他们约好的暗号,证明这封信是出于本人之手,而且是自愿的写信。

    扎力罗晃就像是海棉吸水一般看着信上的每一个字,“……我现在过得很好,哥哥勿念,对啦,我们一起种的那棵道木树开花了,但是没有结成果子,他们说在神域能种活家乡的种子已经是极限了,可我不相信……”

    透过那娟秀的字迹,扎力的目光仿佛穿过了信纸,穿越了时间,他和妹妹一起栽下了那棵道木树,期待着它能开花,结出好吃的道木果……

    “……哥哥要是能回来就好了……”

    整封信都是对他的想念。

    但是,扎力罗晃却十分清楚妹妹的品性,是个只报喜不报怨,令人惹人疼爱的小东西。

    他们自幼就失去了父母,两兄妹相依为命的长大,父母虽然是为族里而牺牲立了大功的,他们兄妹在族里却是处处不受待见。

    修行的资源上虽然从未克扣过,但是有时候,活着,争的不是身外之物,而就只是那一口气。

    扎力罗晃变得越来越判逆,最后,闯下了大祸,但是,他从来没有和人说过,他一直怀疑被他失手杀死的那个贵族,是设计好了的……让他曾经的骄傲变成了一片空白。

    而现在,对扎力罗晃而言,这些全都已经是次要的了,他唯一要保护的就只有妹妹,扎力罗晃看着信,他死了的话,妹妹怎么办?

    一边是亲妹妹,另一边,却是交付生死的兄弟朋友,扎力罗晃的手越抓越紧。

    这是一个僵局,一个死局,怎么办?

    天宝街,海爷这段时间是真的寝食难安,和冥界宗门签订那个契约着实是让他时刻都捏紧着一把冷汗,王重虽然说过他之前炼制补元丹十分顺利,感觉自己有把握,可毕竟才是个炼丹新手啊,就算再有天赋,这突然就开始接手八品丹,真的没问题吗?这眼瞅着都已经大半个月过去了,要是最后交不出来货,真是拆了天宝街都不够赔的,这想法足足煎熬了他半个月,让海爷都有点后悔当时的冲动了,直到妮妮送来了那批阴阳丹……

    四百颗阴阳丹,详细鉴定之后,六成丹一百三十颗,七成丹一百七十颗,八成丹六十八颗,九成丹三十二颗。

    海爷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吞进去!

    总共十份药材啊,出了四百颗阴阳丹?我的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成丹率?更别说品级还如此恐怖,最差都是六成丹起,七成丹占比最高!要不是作为元素精灵的妮妮信誓旦旦的说这就是王重亲手炼制的,否则海爷恐怕都要怀疑老王是不是在天门里找了个什么丹道大师出手了。

    简直是难以想象,那个两个月前还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学习一些最基本丹药常识、药性药理的初学者,竟然如此快就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就算是地界最牛逼的丹道天才,估计都没这么夸张的。

    海爷和老牛都是好一阵兴奋,这事儿目前来说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王重当初给他们的信件上就已经说的很清楚,炼丹的事儿最好不要外传,对外统一宣称海爷的炼丹铺请来了一位神秘的丹师,走神秘路线对天宝街和王重都好。

    现在总算是睡得着觉了,按照契约的要求,在半年内每个月都卖给冥界宗门一百颗阴阳丹,或是一次性卖给冥界宗门六百颗也行。这次的四百颗完全用不着留,直接全部卖过去,再买六份药材回来即可,王重会补齐契约中剩下的两百颗数量。

    阴阳丹这玩意,老王并不打算多炼,主要是阴阳丹对老王而言并没有任何实际用途,而要说赚钱的话,只要炼丹有成,方法多了去了,因此炼制阴阳丹只是个尝试,毕竟八品丹方并不好找,熟悉一下不同的丹方,顺便小赚一笔,为自己即将冲刺的七品丹打个基础、培养一下手感。

    按照之前的成丹率,两百颗阴阳丹其实只要五份材料就足够了,要六份也是以防万一。

    海爷和老牛那边也是雷厉风行的就去冥界宗门的汇聚点交货。

    那是一座矗立在卡坦克来区郊外的巨大宫殿,也称之为两界部,说白了,就是冥界各大势力在地界设立的一个外交或者说商贸地点。当然,能在这两界部直接进行交易的,大多都是一些便于携带的东西,比如丹药类,其他像很多巨型货物、日常物资或是地界的特殊物质,这里是神域的“官方部门”。

    这次阴阳丹的收购就是两界部发出来的,不止是卡坦克来区这边的两界部,听说在地界范围内,但凡中环往上区域的两界部,都有发出类似的收购任务,这也使得两界部最近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宽敞的大厅中人山人海,周围有着数十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都连同着一个独立的传送阵,代表着的都是不同的冥界宗门,老牛和海爷看准了幽冥宗的牌子好不容易挤了过去,负责和他们对接的并非是之前和他们签合同那个普通弟子,而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恐怖的家伙。

    只见他面相凶恶,可怖的额骨外鼓,六只眼睛分成三排列在脸上,且每一只眼睛的瞳孔都完全不同,透着一众让人无比心悸的冷漠,他的鼻子被一根不长也不断的尖角护住,头顶还有一堆如同绵羊般的弯角,颜色翠玉,隐约可见其中有阴魂涌动……

    这是个多目峭人,在冥界中也算得上是声名赫赫的种族,且看他的穿着打扮和眉宇气质,也与老牛他们之前见过那个签约的普通弟子完全不同,明显高着一大个档次。

    面对这人,老牛和海爷都显得有些紧张,战战兢兢的说明了来意,那边让他们将阴阳丹呈上来一瞧,六品七品为主,八品九品混杂,这样的成色,让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多目峭人,瞬间就变得有些神采奕奕了。

    坦白说,这次冥界上来收购阴阳丹的效果并不怎么好,毕竟八品阴阳丹,高级丹师对这个没兴趣,也不屑来赚这个钱。而低级丹师呢,炼制阴阳丹这样的东西又不好掌控,失败炸炉什么的太常见了,有很多低品丹师接这个任务都是为了得到一个八品丹方,毕竟在地界,八品丹方太难得了。

    于是一个个拼了老命、亏着血本和冥界宗门签的合同,这些人往往都是平均三炉丹才能成一炉,能勉强保个本而已,但这种情况下,丹药的成色可想而知。

    宗门最近收到这批,基本都是三成到五成之间的,三成以下的宗门也不收,至于六成丹以上,那是基本就没有见过,让这几天过来负责收丹的多目峭人相当不爽。这种差事儿就是坑,自己又不能掌控,结果被动的收一堆垃圾回去,还要被人质疑办事能力。

    没想到这盒子一打开,最次都是六成丹,简直就是让人闪瞎了眼……

    这样的丹师才稍微像点样子嘛!多目峭人总算是感觉心情变好了不少。是那条花皮蛇炼的吗?看起来可不太像是有着这种水准的丹师,何况,宗门这次收购的阴阳丹成色不好也是有原因的。高等级的丹师不屑炼制,都是些低等级的、大多冲丹方而来的丹师,结果可想而知。可这份丹药,水准明显超出了平均水准,这样的丹师肯定不会是泛泛之辈,不太可能瞧得上宗门给的那点钱?是本身对阴阳丹有着格外强烈的追求?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反正这里呆着也是无聊,多目峭人也是稍稍留了下心,等到那两人结算了丹药费,再重新又领走一批药材后,多目峭人翻开之前的契约看了看,结果却发现契约合同上,丹师的名字并不是海爷,而是一个叫做王重的家伙,当初海爷倒是想把这名字换过来着,可惜神域契约是带有相当强**则作用的,必须用真名。

    王重?多目峭人皱了皱眉,感觉有点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是在哪里听说的。

    奇了个怪了,自己可是很少来地界,怎么会听说过一个地界人的名字呢?

    ……………………

    虽说是由幽冥宗提供丹方、提供药材进行的任务,但说实话,幽冥宗给出的回收丹药价格还是相当公道的。

    按照统一的市价,六成丹给了一千银星,七成丹给的是一千五,八成丹两千二,九成丹则是给的三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