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选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丹炉内阴阳转换的交替充斥了整个炼丹过程,一开始时是主动推动阴阳交换,现在则是要将之平衡稳定下来,由静至动难、由动转静却还要更难,重点其实只是在那一瞬间的平衡把握。

    “引导要轻柔,但动作却要快,不能让药灵感受到外力作用的同时逐渐渗透它,再用一种最突然的方式,趁它‘没反应过来’就将它全方位的固定住。”

    “形成外表的凝固,保持内在的运转……”

    妮妮的指导声不停,同时双手也已经和王重一起按到了丹炉上,对一个新人来说,炼制八品阴阳丹实在太难,考虑成丹的成功率,妮妮也是毫不犹豫的加入进来。一股比老王更加纯熟的水元素寒冰之力,在这玄冰铜炉的表面不停的扩散蔓延开,和王重掌控的炉火形成丹炉外部的阴阳交替,以此渗透带入,以此为引导。

    王重也是聚精会神,成不成就是看这一锤子买卖,此时两人的灵力交替已经在丹炉表面形成一种完美的循环,与丹炉内的药灵形成相互的感应和牵引。

    这下连妮妮都不再说话了,两人顺着那股感应和牵引再让灵力‘慢跑’了约莫上百圈,不止是灵力的渗透,感觉甚至连自己的灵魂、心跳、脉搏都已经完全契合了那药灵在丹炉内旋转交替的节奏。

    当一切完美,让人感觉丹炉即是我、我即是丹炉时,突然间,两人心生感应,不但全身的灵力、连同整个灵魂意识乃至心跳脉搏都在这瞬间猛然一定!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这刹那间彻底凝固了下来,嗡嗡颤响的丹炉变得安安静静、旋转的黑白变成了固定阴阳的图谱。

    直到一道白光从两人心中同时闪过,划破凝固的黑暗,将意识重新释放出来时,老王瞬间就感觉自己哪怕隔着厚厚的丹鼎,都已经能闻到那满屋飘散的清香。

    成了!

    妮妮有些激动也有些傲娇,主人这炼丹天赋真不是吹出来的,第一次炼制九品丹能成功,这第一次炼制八品丹,还是八品中比较有难度的阴阳丹,照样也是一次过!

    可惜的是这种事儿只能自己欣赏,很难拿出去吹牛逼,就像上次,她回去告诉那些小婊砸们,说主人第一次炼丹就直接成丹时,那些小婊砸愣是一人一句把她怼成了猪头,完全不带相信的,可是把妮妮给憋坏了好长一段时间,哼哼哼,要是有机会,一定要让那些小婊砸们都亲眼见识见识!

    旁边的王重也是抹了把汗,足足将近九个小时的炼制过程,再加上首尾时对阴阳转换的把控,比起炼制补元丹真不知道是要难出了多少倍,光是为了补充灵力就足足吞了两颗补元丹,更可怕的还是来自心神的消耗,以自己的灵魂之强大,炼制完这一炉,都已经是有点疲惫不堪的感觉。

    还好是成了,这要是最后关头失败,无论精力体力还是材料丹炉等等方面的投入,那可都是要人老命的节奏。

    他足足歇了好几分钟才去揭开丹鼎,八品灵丹的灵智显然比九品丹又要更高处不少,闲置了好几分钟,那裹挟在丹药上的灵智也未曾散尽,一股脑的从丹炉中冲飞而起,而且数量明显比以前炼制补元丹时更多,饶是老王眼疾手快又有准备,一把就搂了九成,都足足还是漏了七八颗灵丹,在这炼丹房中满屋子乱飞。

    这些拥有灵智的灵丹乱窜速度极快,费了不少劲才将之尽数收入盒中,细细一数,竟然足足有三十六颗。

    “主人太棒了!这个数字真好,三十六是天罡数,看来是天意呢。”妮妮叽叽喳喳的拍着马屁,当然在她看来这绝不是马屁,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成丹效果呢?”老王自己也在瞅,有个大概判断,还是要参考一下妮妮的意见,毕竟自己是新嫩,人家才是专业。

    “主人主人,不用看都知道啊,至少都是七成丹!这一炉的成色太好了!”马屁是不会少的,但这次妮妮倒是真没有夸大其实。

    每一炉丹炼制出的成丹数量,其实也是一种最基本的第一眼目测条件。能出天罡数,成色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不敢说稳七成,至少六成火候的下限是肯定的。

    这和王重自己目测的判断结果也是相当,保守估计六成到七成之间,第一炉八品丹,可以说是超水平发挥了,当然,最后凝丹时借助了妮妮的帮助也是关键之一。

    老王很满意,吞了颗补元丹补充元气,冥想静神让疲惫的灵魂得到一定修养,只是稍作修整,立马就是第二轮提枪上阵。

    “打铁就要趁热,再开一炉!”

    总共十份药材十炉丹,接连四五天的炼制过程,都是出奇的顺利,甚至比王重和妮妮原本预估中的还要顺利。

    十炉丹没有一炉失败,成色既好,平均七成丹,也出了一炉九成丹;且出丹数也是极高,整体算下来共有四百零三颗,基本稳定在一炉四十颗左右,第一炉都算比较少的了。

    能有这样的成绩,很显然,第一炉丹的成功并不是偶然。

    阴阳丹的难点在于阴阳交替的转换,而早在地球时,拥有大五行体的王重就已经早早的接触到五行转换以及五行交融了。虽说两者间的本质并不相同,但那种对于不同力量之间的平衡把控,这绝对算得上是老王吃饭的家伙、看家的本事,这让他在调和阴阳平衡时异常的得心应手,那是越炼越有心得。

    对于这种妖孽的表现,妮妮已经开始有种见怪不怪的感觉,虽然偶尔仍旧还是会一惊一乍的尖叫几声,但大多数时间都只是表达一下对主人的崇拜而已,反正现在不管主人再在炼丹上有什么逆天的表现,妮妮都不会再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儿了。

    出了炼丹房,老王也是难得的疲惫到有点睁不开眼的地步。

    阴阳丹这玩意自己基本用不上,除了留下三颗零头作为一个纪念之外,剩下的四百颗全都扔给了妮妮,让她直接带去天宝街拿给海爷和老牛。

    只不过回到蘑菇屋后那一脸疲惫、倒头就睡的架势,让碰巧看在眼里的乔纳斯想法多多。

    这要按照以往的正常流程,老大去炼丹房闭关几天出来,肯定都有一大堆丹药要扔给自己卖的,可是看这次,既没有丹药拿给自己卖,还那一脸颓废、连话都不想说一句的样子……这肯定是失败了啊。

    没有看不起王重的意思,但乔纳斯好歹也算是找回一点心理的平衡。

    我就说嘛,哪那么容易就出一个比贝族老祖还牛逼的炼丹奇才?打架那么牛逼,炼丹要是也那么牛逼,还让不让自己这个身边人带着自信、阳光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炼制补元丹什么的肯定是老大瞎猫装上死耗子,碰巧有那么一味丹药和老大相性比较合而已,居然就敢说自己要开始炼八品丹了,你看看,这就是‘嚣张’的代价……算了算了,自己也甭问了,炼了好几天的八品丹,这完全没成功,损失还不知道有多大呢,天知道老大现在心里到底是憋着多大的火,这几天自己最好玩玩消失,还是别凑上去找骂了。

    关于冥河,有无数的传说,可怕的,美好的,毁灭的,种种不一,几乎每一个文明对冥河都有他们不同的传说故事,任何智慧生命在一个艰难绝望的环境中,都会依赖信仰,而整个神域都无法解释冥河存在的理由,只能感受到强大。

    但在这些所有不一样的传说之中,却有着一个共通的地方,他们都提到了冥王,他们一致认为,冥河是有意识的,据说这是一些生活在地下世界的金丹强者的一种感觉。

    这本来只是传说,就像其他传说中的那些伟大的神明一样,冥王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地下世界到处都传扬起来,许多人信誓旦旦的宣称:“冥王现世了,他在挑选冥河的使徒,冥河的力量正在升腾,地下世界将要走向辉煌,而神秘的冥河行走者,以及第二个被接引的人就是冥王的使徒,冥王会赐予使徒永生。”

    这个谣言让本就对于神秘的冥河行走者心痒痒的人一下子得到了最满意的解释,内心深处,他们也就是这么觉得的,那个行走者虽然强大,但更多依赖冥河的力量,并不是顶尖强者,现在一切都得到了完美的解释。

    最关键的是,冥河的意志需要扩张,需要行走于陆地之上的使徒,伟大的冥王将赐予冥河之能,这才是致命的诱惑。

    风云卷动,整个地下世界都卷入进来!生活在地下世界,谁不对冥河既敬又畏?谁不知道冥河的无上威能?谁又不想成为冥河的代言人?光只是不会受到冥河伤害这一点,就足以让所有人都变得疯狂起来。

    没人怀疑冥王的真实性,行走者的存在,那不断交易的冥河彼岸花,是地下世界从未曾有过的新现象,他们早就在猜测,这一定意味着什么,而现在,隐密的消息终于见光,一切都有了能说通的原因,一切都有了更伟大的意义,“冥王,将从地下世界崛起,冥河的意志将会得到延伸。”

    同时,各大门派曾无数次试探,动用了多件神器对行走者进行观察,他们可以百分之一百的肯定所谓的行走者不过是区区一个筑基期,这不合理!冥河怎么可能会选择一个弱者?而行走者不过冥王使徒的消息,让这一切变得合理起来,他的力量是“被赐予”的,是从冥王处借来的。

    当然,他们并不敢因此而小看冥河行走者,他是第一个,正如他所言,他是冥王首徒,谁都看得出来,因为第一使徒的身份他和冥河有多么的亲近,冥河会自动的保护他的安全、藏匿他的行踪,甚至为他打开冥河之门,让他可以在一瞬间抵达他想去的冥河流域。

    于是,地下世界都在这个消息中变得疯狂,冥河的宝库正在打开,他们都亲眼看到过冥河行走者是怎么挥霍这些冥河宝藏的!

    一些强者也开始苏醒,这件事儿足够的大,整个神域飞升的力量掌握在地上的文明手中,天门也是钥匙,等于关闭了地下世界,而冥河或许是唯一突破的可能。

    地狱岛

    格莱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冥河,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有感觉到冥河的那蠢蠢欲动的可怕力量,他的灵魂受到一股无形的扯动,就像是在地球,通过灵魂进入第五维度时的那种感觉,但是,这里去的可不是灵魂能量可以塑形的第五维度,格莱很清楚,以神域的密度和压力,实力不过筑基期巅峰的灵魂一旦脱离了身体,瞬间就会被神域粉碎,而那些碎片,会被冥河所吞噬。

    没有任何可以侥幸反抗的空间。

    他感觉到冰寒,整个世界都没有了温度,身体越来越冷,温度正在从他的身体当中迅速流失……

    一只手,突然落在了格莱的肩上,轻松的温度,瞬间传递进来,刹那间,冥河的力量开始后退,他的灵魂也不再受到拉扯。

    “呼!”

    格莱猛地将手抽回,他转过身,看着木子脸上的微笑,他摇了摇头,苦笑说道:“还是不行,只要想汲取力量的话,冥河立刻就会打破安全的界限。”

    “有点可惜,但你已经适应了冥河,冥河的力量不再会伤害到你,所以,迟早你也会和我一样,找到和冥河沟通的方式。”木子笑着说,只有和冥河达成沟通,才能汲取冥河力量而不受到反噬。

    格莱点了点头,从某种角度说,传言并没有错,木子确实是接收到了冥河的意识,而其他人都做不到。

    王重、艾俄洛斯、木子,在格莱看来,绝对是地球的天选之子,木子能赋予其他生命“冥河印记”,免于冥河的伤害,这是他们营造“冥王”的一个关键点,当然他们轻易不会赋予,这也是获得立足的关键。

    而隐藏的杀手锏就是,木子可以赋予冥河印记,也可以剥夺。

    木子镇守冥河,而格莱则作为第二行动人,这样更容易掩护木子的存在,同时格莱在应对这些事儿上也更加的灵活。

    格莱推出了贡献值策略,也就是冥王发布的任务,谁完成的最好,将获得冥河功勋,而积累了足够功勋,将获得冥河印记,同时,还有一种方式,那就是机缘,但凡有机缘者,不需要任何贡献就可以成为冥河使徒。

    不得不说,格莱是看透了地下世界的节奏,疯狂、不择手段的同时又喜欢投机冒险,这两种方式可以让他们两人处于相对安全的境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