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五十五章 开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现在,他们两个将互相残杀,生死相搏,只有一个还能活下去。

    “这真是悲剧,但是,正是因为有着这样悲惨的结局,才能显出人性是有多么的难能可贵,他们会怎么样战斗,我很好奇。”

    “上一场对骨魔还没看过瘾,这一场更有趣了,人类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通过通讯器收到了角斗场预告推送消息的贵族们兴致高昂了起来,对他们来说,道德或者角斗士的命运,不过是场游戏,而他们对游戏的期待,就是无限的追逐最刺激的戏码。

    囚室……

    烛魔微笑的告诉了艾俄洛斯和扎力罗晃这一可怕的消息,他的身后带着一整队的镇压者,如果得不到服从的话,他们会采取特殊措施来保障这一场生死战的顺利举行。

    然而,艾俄洛斯和扎力罗晃却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艾俄洛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准备镇压他们的战士,他们都是废物,但是,他们的装备却与埋设在他体内的禁制环环相扣,只要一点碰触,就可以剥离他对灵力的汲取。

    不过,这并不是绝对的压制,因为这个禁制的漏洞在于其禁止的是汲取外界灵力的能力,却并不能阻止他动用自身体内的力量,无论是灵力,抑或者是魂力。

    而扎力罗晃的嘴角是嘲讽的冷笑,他可以想象得到,这个安排的背后,有多少肮胀的交易,他甚至怀疑,他的那些泰坦同族是否也插足其中,因为他拒绝了某些所谓的“帮助”,这会让他们感觉受到了差辱,所以,他们希望他可以亲手杀死艾俄洛斯,而不是帮艾俄洛斯一起离开这里——泰坦可不觉得所谓的人类大师能够击败高贵的银电泰坦,哪怕他已经在无数场硬仗当中证明了自己,甚至击败了骨魔族的不灭之骨。

    烛魔确认了两人的状态之后,保持着他一惯的微笑带着镇压队伍离开了。

    艾俄洛斯转过头,看向扎力罗晃,他们的镇定是因为他们对此早有预料,假如没有合适的对手可以击败杀死他们,那么,也就只有现在“兄弟反目成仇”这一条套路可以运作了。

    他们早就谈论过,当这种事情发生时,他们应该怎么样去应对。

    “和之前说的一样,上了竞技场,就不能消极比赛,更不能手下留情,关注这一场比赛的贵族一定会比天上的云还要多,让他们失望了,就不是你我的事情,也许会牵连到我们的家人朋友,甚至文明。”

    艾俄洛斯点了点头,他知道扎力的意思,随便一个贵族的怒火,都可能为地球带去恐怖的灾祸。

    “如果我死了……”

    “我会最大程度的帮助地球人,同样,如果死的是我,帮我照顾我的妹妹……”

    “你不怕我对你妹有想法了?”艾俄洛斯笑了笑,他努力的找着可以排解气氛的笑话来讲。

    “你可以试试看!”扎力罗晃似笑非笑,然后又严肃了起来,“如果活下来的是你,一定要小心妖精族,我总觉得温蒂妮很不一样,她在妖精族的地位很奇怪……”

    …………

    因为看了场好戏的原因,泰坦督导又放大假了,一放就是半个月。

    这位督导大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要放假休息,心情好的时候也要放假庆祝,反正放假请假的理由是各种各样,就是这么任性,让修武堂的一众门徒也是无言以对,好在这次总算是扔了一本灵力掌控秘诀给大家,告诉大家通过这次生死擂,细节是多么的重要,让武修们自行参研。

    似乎最终决胜的是寒冰天赋吧?众门徒已无力吐槽。

    没有课上,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大多数修武堂的门徒这种时候都是无所事事的,这是天门里最闲的一群闲人,别说这一届,也别看修武堂号称课最多,可要说闲,修武堂历来都是如此,没课的时候逛逛街、参加参加组织会活动,又或是约上三五成群的好友去天门街奢侈一把,建立所谓的修武堂交际圈,那就是武修在天门的日常常态,在没有天门允许,门徒还不能任意的前往维度世界。

    可老王显然是这其中的异类,别说逛街和组织会了,就连吞天法最近都是几乎没时间修行,自打生死擂那一战之后,耳根子终于清静下来的老王早就已经把这一战的各种影响抛之脑后,这十来天,几乎天天都是全身心投入的泡在炼丹房里。

    最开始两天主要是要把之前剩下的那批补元丹材料统统变现成丹药。

    有这段时间的炼丹经验以及自我调整,老王现在炼制补元丹的成功率已经是相当高了,成丹率当然是稳定的百分之百,他就没感受过几次炸炉的滋味儿。当然,光是成丹还不足以体现老王恐怖的水平,更可怕的是炼制的品级,六成丹几乎都已经看不到了,最差都是七成丹起步。其中七成丹大概能占整体的五分之二,八成丹占五分之二,九成丹占五分之一!虽然仍旧还是没有炼制出十成完美丹的运气,但毫无疑问,补元丹的炼制已经被他推敲到了极致,熟练得很,现在是闭着眼睛都能凭感觉完美的操作。

    拿妮妮的话来说,炼丹追求的从来都不是极致的十成完美,偶尔炼出十成丹那种只能叫做运气,有不少丹师都属于是神经刀类型,偶尔发挥极佳,纯粹追着感觉跑都炼制出十成完美丹,但常常又犯些小错误,导致炸炉,这种人看似牛逼,其实永远都成不了丹道宗师,只有老王这种稳定才是丹道中真正值得称道的恐怖天赋。

    这样的天赋并不偶然,显然王重对灵力的细致控制是前所未有的,无论神化细胞还是灵海,这本就是王重擅长的领域,用在炼丹上也是一样。而他一直在追求的那种和丹的感悟,也逐渐的清晰起来。

    骨子里老王渴望成就虚丹,神化细胞的弊端在上一战已经出现,威力可以,但补充太慢,池子太浅,不能维持持久战,也不能支撑更强有力的战技。

    虽然一直没有得到更强的功法,但偶尔和妮妮还有乔纳斯聊天时就越发感觉到,似乎没有任何一种功法是像吞天法这么简单粗暴的,而在炼丹的过程中,吞天法更加的熟练了,在九品补元丹的辅助下,灵力也一直在稳定提升中。

    功法的本质其实就是提升灵力,在没有凝聚虚丹、没有出现修行进一步的质变之前,吞天法绝对已经算是筑基巅峰的功法了,有人说凝聚虚丹和功法有关,这是老王觊觎别的功法的主要原因,想借以参考,但更多的人还是说功法和凝丹是完全不相干的。

    凝丹等于说是一次生命进化,灵魂蜕变的过程,不单单是灵力提升就行,靠功法辅助也好、靠自身感悟也好,都是各有说法,至于更具体的,不管是妮妮还是乔纳斯都说不清楚,只能说顺其自然。

    当然,老王也知道凝丹这种事儿强求不得,内心倒是并不急躁,这几天炼制最后这批补元丹主要还是用来熟悉一下手感,包括自身的各种提升,都是在为接下来的动作做的准备,那就是阴阳丹!

    海爷那边阴阳丹的丹方和药材早都已经送过来了,这几天炼制补元丹的同时,也是在用碎片世界将那批药材做进一步的提升,不过这批药材大多是在冥界宗门买来的,品质本身就不错,碎片世界对之的提升有限,耗用的时间当然也就比较少,否则要培育一整批八级丹的药材,那还真不是几天能搞定的事儿。

    按照海爷签订的契约要求,在半年内的每个月至少要向那边宗门缴售一百颗阴阳丹,价格当然是按照市价,这是整个契约的基本条件,达成不了,毁约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要支付恐怖倍数的违约金,就算把整个天宝街一起卖了都不够赔的。

    签了这合同,在没有看到炼制好的阴阳丹之前,海爷现在已经是成天的睡不着觉,只有王重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心脏,慢条斯理的做好充足准备之后,带上妮妮,又是一次炼丹房的闭关之旅。

    这次租用的还是入门级的炼丹房,不是舍不得用更好的,也不是完全用不起,主要是自己刚刚上手,最近又一直都在用玄冰铜炉,对这个显然要更熟悉一些。对一个新手来说,最好的未必是最合适的,只有最顺手的才能做到最好的发挥。

    八品丹,看似只是提升了一品,可难度系数却是瞬间就倍增了不知多少。

    老王研究过阴阳丹的丹方,主药辅药足足有一百多种,是补元丹的一倍有余,越是复杂的药材比例,对布药、控火、掌控药性药理等等方面的要求就会越高,在那个复杂的操作过程中,每多增加一次布药次数,都意味着增加了一分失败的风险。更别说每一味药材的增加都意味着药理药性的组合会呈现出几何倍的变化。

    要分析的东西更多、要掌控的东西更多,就连操作量都是大大增加。而且阴阳丹还有一个普通八品丹并不要求的难点,那就是凝丹过程中要求把握那瞬间的阴阳药性平衡,这恰恰是王重现在炼丹最欠缺的环节……

    炼丹,前半截部分是基础的考验,后半截是经验的考验,而收尾时的凝丹则是你对整个丹道认知的汇聚,那看似简单的几分钟,却才是炼丹中最难的难点。阴阳丹的难点在于成丹过程,对一个连虚丹都没有凝结的筑基新手来说,可想而知其恐怖的难度。

    一般来说,没有个十几二十种不同九品丹的炼制经历,大多数丹师想都不敢去想炼制八品丹这种事儿,更不要说阴阳丹这种在八品丹中都称得上是很有难度的东西。也就是王重了,炼制了一种九品丹就敢直接跳八品阴阳丹,就算是对他信心十足的妮妮都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此时炼丹房紧闭,检查丹炉、清算药材、处理成药等等炼丹前的细节准备步骤,老王都是一丝不苟的亲自完成。

    尽管繁琐,可老王却并没有要让妮妮帮忙的意思,这不但是炼丹前的准备,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仪式感,只有亲力亲为才能做到一切了然于胸,更能让自己内心平静。良好的习惯其实都是从一开始培养起来的,很多新手在初学阶段都急于去尝试高深的丹道,却忽略了这些看似只是繁琐的杂事,事实上那本身就已经注定是一种失败的开始。

    一切准备妥当,控火开炉!

    和炼制补元丹时的要求不尽相同,补元丹入炉的那几样基本材料,本身的熔点并不高,药性也比较温和均衡,因此对开炉的要求是以一个不温不火的合适温度去孕炉,相当中庸的开局。

    可阴阳丹,一上来就是八种相互对冲的材料。

    极火藤、炙星草、卡拉赞野金精、烈凰火羽,这四种都是极其刚猛霸道的至阳材料;

    冥河泉、天河晶冰、玄晶月亮草、魔骓果,这四种则是极其阴寒的至阴材料。

    至阳至阴相互对冲药性的材料,想要中和的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光是入炉时对炉温的要求就已经比补元丹高出了一大截,手法方面倒是早已经和妮妮讨论过也预演过了,现在看的就是发挥。

    火晶石在王重灵力的催动下,在有序的加热着炉温,并不像之前那样整体加热,而是单单加热左侧丹炉,此外还要利用左侧丹炉的高温,违反常理的让右侧丹炉彻底冷冻下来。

    正常情况下这是需要一些辅助控火手段的,阴阳火,又或是称之为分控法,同时掌控两种不同的温度,这已经算是进阶控火中最基本的了,高阶一些的分控法,能同时在丹炉中控制出数种甚至数十种不同的温度,且还能完全保持其井然有序的状态。

    不过这基本版本虽然不是很难,但也是增加工作量、增加犯错率,对新手来说,八品阴阳丹上手的新控火方式就已经是巨大的挑战。不过好在玄冰铜炉本身的材质特性,使得聚热无比的集中,稍稍用上丹炉上的一点符文阵图,就将整个丹炉中的一切热能都集中到了左侧去,反而使右边变得越发冰凉。

    当然,光是这样也还不够,阴阳丹阴阳丹,一半阴一半阳,不动的只是死物,称不上阴阳,还要将这炉温旋转,阴阳交替。用热能去推动寒气、寒气再反过来带动热能,形成一个内部的交替循环,平衡温度,这就又涉及到新的控制手段……八品丹,仅仅只是一品的提升,可那真是从一开始就在技巧上全方位的跃进。

    虽然有过预演,一切都了然于胸,但这事儿是说起来简单,真正做起来才知道那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难度。

    光是加热炉温,让内部高温和严寒产生自然的阴阳交替,这起步孕炉的过程就让老王足足失败了四五次,也亏得这只是孕炉,否则四五份材料丢下去只换了个失败,这阴阳丹也就别想炼了。

    接连的失败反倒是让王重越发的觉得有趣了,这段时间炼补元丹已经炼得想吐,突然越级接手这‘高尖端’的玩意,不适应也是正常,丝毫不能动摇他的信心。这次的关键不仅仅在于控火上,更有那种阴阳交替的推动互融上,有点在凝丹的意思,简直就是用最直观的方式在展示和布置着一个成熟的凝丹环境,关键还是在于个人的感悟和对丹道的把控。

    旁边的妮妮不停的指导着那种阴阳交替,相互推动时的融合感,也在讲述着一些新的控火细节,分控火法的诀窍、阴阳融合交替的感悟,王重也是在迅速的提升着,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完美的阴阳火控制。

    老王也并没有着急,感觉对这阴阳火的理解和控制还是不够,凭这点操纵手段,只怕是没办法完全驾驭这一炉丹的。

    反正只是孕炉,用电火晶石而已,又没直接上材料,王重干脆直接放弃掉,再重新来过,

    如此足足又是十七八次,当第二块火晶石都在这种不停重复的过程中逐渐被消耗光时,王重才感觉对这双控法的手法慢慢娴熟稳定了起来。而几次成功后又放弃的反复试探性煅烧,反倒是让整个丹炉更加具有那种阴阳转换过程中的转换性。

    “差不多了。”王重也是在把握着感觉,暗暗点头,这次终于没有再重来,而是直接将手按到了炉鼎盖上:开炉,布药!

    ………………

    炼制阴阳丹主要是首尾部分最难,中间的布药过程和炼制过程,虽然因为药材的多样化而变得繁复亢长,但相对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容易的部分了。前段时间炼制补元丹打下的基础,给这个繁琐的炼制过程提供了最好的手感和经验,让这一路井然有序,无惊无险。

    一整套流程下来,等到第一炉丹进入凝丹阶段时,已经是足足八个小时之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