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五十四章 喜闻乐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啪!

    眼珠爆裂,一股血色气息从那眼珠中飘散出来,很快就在空中化为虚无。

    整个会场彻底的安静了,死寂,死寂,死寂……

    没有人相信,王重敢出手!

    然而王重就是出手了,不断出手了,还干净利索,杀气十足。

    王重的脸上却古井无波,就好似只是干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是生死擂,他不需要说什么,更不需要解释什么,胜者收割!

    飞猪的眼珠子已经快要掉出来了,他忽然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王重,这已经不是闯祸这么简单了,简直是作死啊,大哥,能动动脑子吗?和气生财啊!!!

    泰坦督导率先鼓起了掌,打破了这尴尬诡异的寂静,随即响起的,还有机械族、虫族以及莎莉丝特、哈雷等人的掌声,只是在这数百人环伺的生死擂旁,这点掌声显得有点零落。

    不得不说,周围的人眼神都在变化,显然在更多人眼里,王重这看似霸道的行为倒更像是个不怕死的疯狗……这种人让人嫉恨,让人不满,让人讨厌,但更多的,还是……忌惮。

    无关实力,这世界总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也怕神经病的,这家伙却是全齐了……

    低等文明的晋升之路,总是充满了血与火,任谁都绕不开,即便是当年靠炼丹起家的贝族,旁人只看到了他们在丹道上的成功,似乎一路顺风顺水,可那只是因为历史的记载如此,要是有亲身经历过贝族崛起史的人,就会知道那到底是一条何等样血腥的道路。

    就连莎莉丝特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满意和好奇,如果说以前她只是对王重的元素精灵感兴趣,那现在,她就是真对王重这个人有点感兴趣了,甚至包括他背后的那个低等文明。

    什么样的文明可以培养出这样杀伐果断无所畏惧的战士?

    文明与文明之间有着天然的隔阂,但是本族则是另外一回事儿,十多个血魔族立刻冲了上去,在他们看来,一个低等文明竟然敢杀一个高等文明是不能允许的,这是冒犯天威。

    王重站着没有动,连续两次高强度的灵力释放,神化细胞没有那么快的补充能力,但他的目光很平静,或许是因为太安逸了,血魔族蠢的可爱。

    还没冲到战场,十几个机械族和几个虫族已经高速的把这些血魔族压制,王重也是第一次看机械族和虫族出手,只能说“精准打击”!

    机械族那恐怖的‘扑克脸’,虫族那可怕的精神感召,都不用开口,就已经让这些血魔族清醒过来,这里是天门,不是血魔族的自留地!

    这是生死擂,一个尊严的地方,胜利者有权处理失败者,无论双方的关系是多么的“不对等”。

    这只是个小插曲,没人在意,但是看王重的眼神已经不同了,对于“地球人”这个概念也不在等同于弱小。

    “麻蛋……”皮格罗差点就捏碎了他刚买来的玉核,这是最近两年贵族间十分流行的新玩意,拿在手上把玩可以宁神静气,孕灵养魂。可那其实是噱头大过实际作用,玩这种东西,真正能宁神静气的永远都是个人修养,像皮格罗这种,也就是玩个排场而已,毕竟就算最便宜的百年玉核,价格也是以金星石来计算的,动则便是三位数甚至四位数起跳,却只是有钱人用来把玩的玩物而已。

    原本眼看着那个小妞都已经要被摆到自己床上了,可是竟然……巴洛那个废物,还踏马是八级文明,真是不知道丢人怎么写,死了算便宜了他!

    “妖灵变。”莎娜里在旁边微笑补刀:“不强求看真本,手抄或是复制玉简也可以,皮格罗师兄不要忘记哦。”

    皮格罗为之一噎,这才想起妖灵变的事,随即就是满头大汗,刚才那点色心瞬间都飞去了九霄云外。

    妖灵变?那可是妖族的不传之秘,自己身为这一届妖族中屈指可数的天才,还进入炼丹堂,才得到族长的许可,可以观阅学习,这小妞随口打个赌就还真要看这东西?也不怕眼瞎……自己当时也是色心上头了,而且认定王重绝对没有任何胜算才应承下来,现在人家找上门:“咳,呵呵呵,这个嘛……”

    莎娜里睁大了又大又黑亮的眼睛,笑着说道:“我就是看看,而且人家得了好处也不会忘记师兄的,我想师兄的人品,不会做出尔反尔的事儿。”说着小手在皮格罗的大腿处画了个圈圈。

    “………”皮格罗刚刚还在嘴里转的借口瞬间就憋回去了。

    毕竟不是真蠢,看着莎娜里那笑态可掬的表情,他突然就意识到自己是被这小娘们坑了,如果传出去,无论借与不借他都没好果子吃,关键是以后就不用混了。

    皮格罗深吸口气,没有了花痴的负数智商影响,反倒是让他迅速平静,竟然也跟着笑了起来,缓缓说道:“你真是个坏丫头!”

    ………………

    老王“渡劫”成功,但艾俄洛斯却并没有那么容易,越是严酷的环境,等级就越森严。

    监牢不会因为它的富丽堂皇而变得让人忘记自由的滋味,哪怕是危险抑或是贫穷的自由。

    温蒂妮·艾贝利·唐尼从沉睡中醒来,她的眼角还挂着一缕晶莹的泪痕,她做了个伤心的梦,只是睁眼之后,她却只记得伤心,却想不起梦到了什么。

    温蒂妮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拭过泪痕,带着泪水的指尖擦过了嘴唇,于是她品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一丝丝的咸合着一缕缕的甜,在舌根聚成一团悠长的苦涩,却又在喉间化成一股温甜。

    妖精之泪,是珍贵的材料,既可以用来诅咒,也可以用来入药炼丹,这要看妖精落泪时的心境,若是怨恨之泪,那就是诅咒,因疼痛流血而落泪,就会是毒药,只有入情之泪,才可以用于做药炼丹。

    只是,尝着自己的这泪,温蒂妮也不知道这是诅咒之毒,还是灵药,抑或二者都有,她原本就是混血,她想,她和那些真正的妖精不一样。

    所以,她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一个人类——这连她自己都吃惊,一开始,她以为她是“喜欢”他,她关心他,重视他,可这种情感,距离“爱情”,还有很长距离要走。

    然而,望着他在竞技场中赢下了他绝无可能赢的那场战斗,看到他带着胜利倒下时,温蒂妮的心中瞬间被一股强烈的情绪充满,冲击着她的心防,她全身轻颤,当他消失在竞技场上,从她的视线之中消失,她猛烈的转身,所有的心防彻底的决裂,无法抑制也无法言表的复杂情绪像灭世的洪流一样冲垮了她一直以来的小心谨慎。

    她被爱情支配了身体。

    她冲出了她隐蔽的贵宾室,冲进了竞技场的后台,她看到了他,他正在死去,但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她毫不犹豫的对他用出了她绝不能使用的那门禁术……

    生死并缔,男女连枝,妖精没有婚娶,却有生死相随。

    咚咚——

    敲门声轻轻传来,温蒂妮起身站起,四名侍女已经推着金色的推车进来,她们都是纯血的妖精。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温蒂妮和她们问道,但她们始终一言不发,无论温蒂妮怎么哀求或者威胁,她们都只是沉默的做着例行的事情,布置餐席,将浴池注入温泉,洒上七色的花瓣,服侍她沐浴,细心的为她化上精致的妆容。

    温蒂妮没有办法反抗她们的“摆布”,她的灵力被封印,体内的功法也被禁锢,而且,她也不打算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她现在的生命,不止是她自己的了,妖精秘法治好了他必死的伤,也让他们的性命连接在了一起,两个不同的身体,以一种玄妙的方式共享着同一个生命。

    她看着四个服侍她的妖精,她们瞥向她的眼神,是同情却又嫉妒的。

    她知道这是为什么,她的身份,一直饱受嫉妒,明明是个混血,却倍受妖精主母的荣宠。

    但这一次感受到的嫉妒和以往完全不同,以往的嫉妒是因为憎恨,区区一个混血,凭借着狡猾的方式赢得了主母的荣光,她们经常把她当成主母的小宠物,对她的尊重只流于表面。

    然而,现在的嫉妒,是因为羡慕!

    她们知道她爱上了一个人——以妖精的秘术为证,如果不是真爱的话,这个术是无法成功的。

    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妖精们擅长魅惑众生——无论是纯血妖精还是那些混血——她们都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别人对他们的爱,但她们几乎无法爱上别人,她们只爱自己,甚至对自己的爱,都有着疑问,带着一种残忍的自私,所以她们放荡成性,她们追求一切快乐的东西,放任欲望在她们血液中就像黑夜吞噬光明一般的欢快流淌。

    但仍然有许多妖精想知道,爱上一个人的滋味。

    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就像一只小猫仰望悬挂在半空中的咸鱼,并不一定是真的嘴馋想吃,就是因为得不到而心痒难搔。

    她们嫉妒温蒂妮能够感受到爱一个人的感觉。

    但若是要问温蒂妮,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其实也回答不上来。

    她只知道她时刻都在担心他,无时无刻不在挂念他,“艾俄洛斯。”每当她在心里念出他的名字,就会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情绪涌出,像是有只手牢牢的抓住了她的心房,她的每一次心跳,每一个心念都又之悉悉相关。

    幸苦的负担,却一点也不想逃开。

    沐浴完毕,又用过餐,她求见主母的要求又一次被无视了,这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焦躁,她不知道族里会怎么处置这件事情。

    现在,只要她的秘法还起着效果,那么她的性命就和艾俄洛斯连在一起,所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她们并没有立刻对艾俄洛斯做什么。

    主母还宠爱她,她还有着独特的价值,她想。但如果主母放弃了她的话……妖精绝对不会放过冒犯了他们禁忌的人,而且,随着秘术的渐渐消褪,她与艾俄洛斯的生命连接同样会变得薄弱,在此之前,她一定要见到主母,说服她相信艾俄洛斯是个值得她付出的人,对她,对妖精族,都会是个有利的选择,这很难,但却是她现在唯一可以想到的办法,问题是,怎么才能让主母见她。

    门再次打了开来,温蒂妮抬头看去,看到进来的身影,她发出了惊喜的叫声:“佐伊娜!”

    佐伊娜正在门口和两名看守表达谢意,两个白色的瓷瓶塞入了她们衣袖里面,听到温蒂妮叫她,她转过头冲着温蒂妮一笑,然后就轻快的闪进了房间,又关上了门。

    “温蒂妮!”佐伊娜叫着她,一边小跑过来,两个人紧紧的拥抱着,佐伊娜担心的声音从温蒂妮的耳后传来:“你瘦了。”

    温蒂妮松开了佐伊娜,她摇了摇头,佐伊娜却不等她的话,盯着她的眼睛,又开口说道:“还有,你怎么这么傻啊!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样的大忌,我可怜的温蒂妮,如果不是主母,现在你早就已经化为灰烬,连灵魂都不能剩下来。”

    “你见到主母了?”

    “是主母召见了我。”佐伊娜眼神闪了闪,“温蒂妮,你现在的情况,就算主母也不能一直保着你,宴夜长老打算把你贬为庶妖,你知道那有多可怕!主母没有同意这个惩戒,她让我告诉你,只要你亲手杀死那个人类,一切都会恢复。”

    温蒂妮吃惊的看着佐伊娜,听着她不断从嘴里吐出来的字眼,后面的话她几乎听不清了,只有“亲手杀死”这一句在她的脑海里面不断的回响,这就像是她的心里面长出了一只丑陋的虫子,将她的心房当成了沙土,在里面钻来钻去,并且滋生壮大。

    “温蒂妮!温蒂妮!”佐伊娜喊了她好多声,才又重新夺回了她的注意力,她对她继续说道:“亲爱的温蒂妮,相信我,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现在一定要好好的冷静,你之所以会感觉到所谓的‘爱情’,只是因为你经历太少,而且天贝族的优柔寡断影响了你的判断,你会好起来的,忘记他,结束他,你会有更好的追求的,相信我,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温蒂妮怔怔地看着她一直以来的闺蜜,她们曾经是那么亲密无间,什么事情都一起去做,她相信佐伊娜绝对不会伤害她的,但是,现在看着她,温蒂妮却觉得她是那么的陌生。

    佐伊娜脸上却依然是温和的表情,“这都是为了你好!我也是这样想的,主母也仍然宠爱你,只有身为施术者的你动手,那个秘术才会自动解除,你总不会希望他被别人杀死,然后遭到死亡连接的反噬吧?”

    跟表情不同的是,佐伊娜的内心却充满了狂笑,是的,她等这一天很久很久了,这比最精彩的戏剧还华丽,她要充分享受这个过程,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同一时刻,神圣角斗场。

    场馆外正在更换着新的预告牌,许多好事之徒聚在那里等着新的角斗预告,他们一边聊着话,一边看着角斗场的工作人员将一面广告纸牌贴进了预告牌的灯箱当中,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预告中的内容,好盘算着明天怎么去买胜负。

    广告一点点展开,,随即,一个震爆的消息映入所有人的眼里。

    “生死战——战斗大师艾俄洛斯对银电泰坦扎力罗晃——两强相遇,只能活一个!”

    “这是要炸啊!”

    “兄弟相杀的剧情?这下有看头了,贵族一定会像潮水一样涌进角斗场!”

    了解的人,都知道,艾俄洛斯和扎力罗晃之间的关系,他们比兄弟还要更加亲密无间,他们在这个角斗场上互相依靠,互相扶持,生死与共才挨过了无名新人期的挑战,在这里站住了他们的脚根。

    然而,角斗士从来都不能控制他们自己的命运。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