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五十章 创造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家被迫分离,地球,人类,区区一个四级文明的星球,在星盟,在这神域,就像是一粒普通的河砂般毫不起眼,除了最初的身份认证的指引,他们再也没有得到过星盟的一丝帮助,孤独无助,并且因为新的环境而失去了曾让他们独特与骄傲的力量,他们尝试过许多改变这一切的方式,在这些尝试中,他们从一开始的抱团渐渐散开,因为聚在一个地区,他们只会自己与自己人竞争同一个工作,那些奸诈的异族会利用这一点压榨他们。

    木子和艾俄洛斯是最先离开的。

    “你们走后,经历过几次艰苦的内斗之后,大家彻底的散去了,甚至有兄弟堕落了,成为了奴隶,不过,到了现今,也有不少同伴渐渐适应过来,只是没人像你一样,这么夸张……”

    木子点点头,有些信息,他也从某些途径听说过一些,只是并不详细,因为大家对地球并不放在心上,哪怕是做谈资也带着嫌弃的味道。不过,这也正是人类期望的局面,虽然不算好,但是低调发展无疑

    “你的脸?”

    “遇到了一些事情,算是成熟的代价吧,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们的外型,对某些异族来说,很有吸引力。”

    木子笑了,格莱的气质和样貌无疑是他们当中最出色的,有种美,叫祸源。

    “总之,杀出来后,我也到了地下世界,从听说到棺材的时候,我就猜冥河行走者是你,只是太意外了,好几次确认,直到刚才,才肯定就是你,你怎么成了冥河行走者?”

    “很快你就知道了。”木子微笑说着,手一挥,瞬间,格莱觉得天地反转,有一刹那,他们像是沉入了冥河之底,又像是在冥河的镜面空间航行,但转眼,他又看到木子再挥动手臂,所有一切又眨眼恢复正常。

    格莱眨着眼,一座巨大的岛屿出现在前方,小船悠悠荡荡的朝着小岛驶去。

    “这是……”

    木子说道:“这里是地狱岛,至少我这么叫它,暂时也没人反对,上岛吧,在这里,我且算是个岛主吧。”

    两人上了岛,格莱明显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敌意从岛上升起,瞬间,一股凝实如山般的压力将他死死定住,不等他开口,就见到木子轻声低语,那声音幽扬而深远,似乎在向解释什么,很快,这股敌意便飞快消退,那股压力也瞬间消失不见。

    “地狱岛有它的意识,不过很粗浅,目前我在帮它学习怎么凝聚意识,算是栖身于此交的房租吧。”

    格莱没觉得奇怪,在神域,任何古怪的事情其实都没有必要去觉得奇怪,大多数时候,觉得奇怪就意味着见识不够。

    来到木子自己搭建的房屋,最近一段时间的交易让木子生活用品充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给格莱泡了壶茶,两人简单的聊了一下各自的境况。

    格莱其实是一路杀出来的,在地面上已经被通缉,只能在地下世界生存,好在他的血族血脉适应力极强,否则早死了,但心思细腻隐忍,总算熬了过来。

    至于木子的经历,格莱只能啧啧称奇,冥河的亲和性,简直不可思议,很明显,在木子的周围,冥河和死气都没有攻击性,无疑这是天大的机缘。

    “对了,这次找你,还有一个好消息和你分享,王重学长他也来了。”

    在提到王重名字的时候,格莱的语调不由自主的向上提了一提。

    木子的眼睛睁大了一分,他的脸上也浮出了一个很惊喜的笑容,“啊!二哥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格莱深吸口气,语气轻快起来,说道:“是的,学长就是学长,我们认为的困难对他真不是事儿,他现在是我们地球人的荣耀,进入了天门……”

    木子听着格莱的讲述,他的表情就像是不肯睡觉要听故事的孩子一样专注而认真,听到最后,他长长的舒了口气,“我这里替二哥准备了不少东西,我就知道他到了这里,肯定会是这样,我们要去天宝街吗?”

    木子心里面有些痒痒的,他以冥河行走者的大能身份,交易了不少好东西,用在王重的身上,可以说是宝剑配英雄了。

    “最好不要。”格莱却摇了摇头,打断了木子的想象,注意到木子失望的神色,他解释说:“你现在的身份比较特殊,而且如果我们真的都去了天宝街,等于把所有压力都压在学长一个人身上,地球人想要崛起站稳脚跟,需要百花齐放。”

    王重就像是束射在夜空中的光线,生活在神域里面的人类都看得到他现在是如何的闪耀,天宝街!这个地名,对于人类,因为王重而有了新的意义,不过,只要强者,都能看出问题,墨问他们都是如此,他们的确可以去天宝街,却不会去,他们很清楚王重,从王重一开始放弃了来神域的选择上,他们知道,王重对责任有多么重的执着,他们去了,不会给王重提供多少有力的帮助。

    地球人或许喜欢内斗,但是,一旦面对强大的外在压力,团结、智慧,以及坚韧的特性,人类都会爆发出恐怖级的能量。

    木子也知道这一点,只是相比墨问,他和王重的关系更加贴近,他更希望能够和王重见面,他有许多的话和许多的想法,即需要王重的意见,也有给他的建议。

    “总会有机会的,你现在冥界行走者的身份,我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大一些,很多人怀疑你只是某位大能的代言人,我想,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格莱说着他的想法,把冥河行走者做大是他们能帮到王重的最理想办法,通过行走者的交易,他们可以整合出一股可以听从他们分配调动的势力——“不需要他们从属于我们,甚至不需要直接出手,只需要他们在关键时候可以为我们发出声音,当然,我们也要从中割出一块完全忠于冥河行走者的力量。”

    “另外,虽然你现在还没有被人看透迷雾,但是每次交易都需要亲自出面的话,迟早会发现破绽,所以,我们需要故弄玄虚,利用你的这个能力,让别人去猜,比如说创造出一个‘冥王’!”

    一个虚假而不露面的强者,他们狐假虎威,从而给人更具有威慑力的感觉。

    他和木子的实力,都已经达到了筑基巅峰,但是,和其他文明种族不同的是,他们没有找到进入虚丹境界的方法。

    一个筑基总是有问题的,可是如果只是代言人,那就另说了。

    “徐而图之,时势造英雄,一旦形成‘势’,而让别人都开始正视地球人的时候,才是我们重逢的时候!”格莱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坚定。

    离开圣地那一刻,格莱也迈向成熟,他不在是那个需要庇护的小学弟,木子的能力加上他的智慧,或许能在地下世界搅动风云。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这几天倒是风平浪静,一直在正常上修武堂的课程,可很显然,老王并没有得到所谓的声援和支持。

    欣赏他的勇气是一回事,支持他就又是另一回事了,且不说支持王重就等于站到了巴洛的对立面,就算没有这层顾虑,很多低等文明也是极其喜欢互踩的,相比起巴洛的霸道,他们更看不惯王重出风头,被巴洛比下去,他们会觉得很正常,可是被王重比下去,则只能显得他们更加无能。

    显然,没有任何人看好王重这一战,倒是执法会那边,罗琳J和万万珉等好几个好友都曾问过王重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以机械族和虫族的能力,就算生死擂已经定下,只要王重想反悔,他们都是有能力帮老王取消这次生死擂的,这让老王有种暖暖的感觉。

    但老王还是很干脆的拒绝了,要说必胜的把握肯定没有,但至少老王觉得可以一战,而且这事儿是自己主动挑起,和巴洛打生死擂本就是自己所愿,这关得自己过。

    是的,力量层级相差悬殊,这是所有人不看好自己的主要原因,当力量相差太大,技巧是并不足以去弥补的,这不能说没有道理,但他们忽略了很多关键的东西,独属于地球人的,对于神域,地球人跟路人甲路人乙没什么两样,他要改变这一点,他同样相信,其他地球人也在做同样的事儿。

    地球人来到神域,不是为了苟延残喘!

    从天京到斯图亚特,到圣地再到米索布达比,一路过来,自己遇到过各式各样的对手,超乎与技术层面,斗志、应变等等,这其中的经验是无比宝贵的可能追求力量极致的神域人不太看得起这些,但老王始终坚信这些都是足以决定胜负的关键。

    没有小觑神域的意思,神域确实有独到的力量,或许达到高层次后真能完全忽略技战巧的影响,但这绝不是目前修武堂门徒所展现出来的那些肤浅的战力,别人的所谓常识并不能左右老王的判断。

    就像泰坦督导,他的传授是相当吊儿郎当的,可老王却能从泰坦督导那表面放纵的言行举止中,感觉得出那种深藏于身体深处的锋芒,让王重都十分好奇这位泰坦督导的技战巧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层次,他肯定是能教一些高深的东西,只是不愿意在所谓的贵族子弟身上浪费时间罢了。

    就像历届的修武堂,最后能得到真传的只有极少数人,有些人可以直接被选入,但地球人不行。

    所以这一战也就显得更为关键,并不仅仅只是争强斗狠,而是老王想通过这一战引起一些决策者的注意,为自己,也为地球争取那么一个微小的机会…………

    王重过来的时候,武斗场的生死擂旁早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不止是修武堂的,炼器堂和炼丹堂也有不少人过来,不管怎么说,一个四级文明的筑基,主动约八级文明的虚丹上生死擂单挑,这种事儿无论放到神域的任何时代都绝对是极其少见的稀罕事儿,真有兴趣也好、看个热闹也好,乃至包括有不少老门徒,竟然有两三百人。

    “算计一个四级文明的筑基不成,还被人拖着打生死擂,这个巴洛……”有血魔族的老门徒暗暗摇头,输固然是不太可能,但赢了又怎么样呢,那可没什么光彩的,这种生死擂对有着血魔族背景的巴洛来说,上去就已经输了。

    “一场闹剧,只是不知那个地球人在擂台上能撑多久。”

    “听说生死擂是那个地球人主动提出,到底怎么想的?只是一个筑基而已。”

    “呵呵,他在修武堂赢过了好几个虚丹,大概是膨胀了吧。”皮格罗也在人群中,身为正统妖族,和血魔族也算得上有那么点沾亲带故的远亲关系,当然,交情肯定谈不上,巴洛这种混迹在修武堂的血魔族,在皮格罗眼里和那些垃圾没什么区别,但至少要比王重好得多:“虚丹和虚丹之间的差距也是能有天壤之别的,这种下界上来的乡巴佬就是没见过世面。”

    他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的看向旁边的莎娜里,莎娜里保持着微笑,并没有要反驳的意思。

    “皮格罗,话可也不能这么说,乡巴佬能搞到元素精灵信使?”有人故意唱反调,也是炼丹堂的门徒,这是一个圈子,站在生死擂的左侧,人数虽然最少,只有约莫二三十个,可却也最引人注目。

    皮格罗看了那说话的人一眼。

    卡曼,和自己是炼丹堂同一期的门徒,入门时的评测成绩不如自己,只是一个乙等学徒,但最近一莫长老布置的七品丹任务,他却是炼丹堂里第七个完成上缴的,而且成色相当不错,是达到了标准的五成丹,成丹快、成色好,丹道天赋相当出色。在炼丹堂,丹道就等于一切,卡曼最近也是在炼丹堂火了一把,小有名气,除了最上面的莎莉丝特等顶尖精锐之外,像皮格罗这等次一级精锐直接就被他给比了下去。这让皮格罗相当不爽,两人最近在炼丹堂针尖对麦芒,皮格罗时刻不忘挑事儿,卡曼也不是省油的灯,来而不往非礼也,只要有机会,必然也会损他几句。

    “兴许正因为他是乡巴佬,一片白纸、白痴得让人发笑,反倒让那些元素精灵感觉有兴趣呢?”皮格罗立刻反驳道:“别忘了,元素精灵认主可不是看实力,她们只是喜欢有趣的灵魂而已。像这种小丑,最适合了。”

    “也许吧。”卡曼笑了笑,他本就不是要帮王重说话,不过是挑逗挑逗皮格罗而已,炼丹堂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这家伙说是妖族,可实际上倒是很有血魔族的‘天赋’,一样的冲动鲁莽,就像刚才,随便反驳他一句话,他就非要立刻争个输赢,却不知道这样急急忙忙的态度,对比自己的淡定自若,就像在逗猴子,无论结果,皮格罗早就已经输了。

    皮格罗眉头一挑,旁边有人打圆场说道:“呵呵,两位说得都不错,不过下界的一些文明,特别是那种刚到星盟的,确实是爱用下界的眼光来打量神域的新鲜事物。但这也是无可厚非、难以避免,适应和进化也是神域的一部分,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初入星盟者,至少几百年内,怎么都不可能真正融入进来。”

    皮格罗和卡曼都点了点头,一场小小战火消于无形,四周的人也是在对此战议论纷纷,不过神态放松,筑基和虚丹之间的战斗,尤其双方还隔着四个文明等级,这样的生死擂,着实是没什么悬念,也就因为王重和莎莉丝特的诡异关系、以及元素精灵信使才引起大家的好奇和兴趣而已。

    此时渐至正午,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莎莉丝特来了。”有人看到天贝郡主驾到,身为这届天门门徒最耀眼的代表,也号称四大高手之首,莎莉丝特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总是那么引人注目。在她身边的还有另一个人,丹一会的哈雷学长。

    最近常常有看到这两人成双入对,但却又不同于情侣那种成双入对,是人都知道金泰坦和贝族之间是绝不可能产生什么爱情的,体型相差太悬殊,彼此也不是能看得对眼的审美,但交情却就不用说了,可以说整个神域中,除了当初对贝族帮助最多的自然族外,就要数泰坦一族和贝族的关系最亲密无间了,而且听说莎莉丝特和哈雷所在的家族又是世交,两人又都是同在丹一会,常常一起出入倒并不让人觉得奇怪。

    这两人来之前,现场要数皮格罗等炼丹堂门徒聚集那里最为耀眼,可这两人一到,随意往场边一站,立刻就成了现场最耀眼的明星。

    “执法会的人也来了,这可少见。”

    那两人刚到,立刻就又有重量级的过来,让人侧目,万万珉、罗琳J、罗德D等等,五个虫族、九个机械族,都是执法会的成员。

    执法会的人居然会过来观看生死擂,这可是件相当稀罕的怪事儿,虽说早就知道王重是执法会的一员,那边的人过来替自己组织会的人摇旗助威似乎也没什么不妥,但你先得知道执法会在天门门徒心中是种什么样的印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