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上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事儿肯定是跑不掉了,我还是找人打听一下巴洛的情况吧。”乔纳斯垂头丧气的说道:“血魔族虽然都是一群狂妄之徒,可那家伙既然能在修武堂十几个血魔族中当上老大,真身实力一定很猛,老大你对他完全不了解,太吃亏。”

    知己知彼才是最好的准备,王重倒是没和乔纳斯客气,点了点头,要求生死擂是迫不得己,否则这事儿以后的麻烦还会更多,必须要让人看到自己强硬的一面,让以后那些敢来招惹自己的人都先掂量掂量分量。可这并不代表老王就不重视巴洛的实力,光是上次在雷阵课堂上见到过的血魔半真身,就已经让老王感觉足够惊艳了。

    战斗技巧经验方面,老王倒是真的不怵,对方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即便他有所保留也是如此,关键问题在于魂力上的差距,尽管最近吞天法加上补元丹让自己灵魂扩充不少,但正常情况下也就才只是二十万的当量,而巴洛的真身,保守估计都至少在三十五万以上,这是量级的变化,也是王重目前没法解决的。

    有一点,一个地球人,在面对挑战的时候,只有一个字——干!

    三天的准备时间,外面的各种热议已经吵翻天,乔纳斯也是忙东忙西,可老王却倒是相当清闲,临到开战的前一天还得到个妮妮送来的好消息,是来自天宝街那边,上次托老牛和海爷找丹方的事儿有结果了。

    八品阴阳丹。

    也是赶巧,听说最近冥界对阴阳丹有着大量需求,据说是不管成色、来者不拒!这玩意是冥界的必备,除了极少数完全适应了冥河的文明体质,大多数生命只要想在冥界生存,就都需要阴阳丹来化解冥界的阴气,冥界在阴阳丹上的储量一向都是极多的,突然大量收购大量需求,也是让许多人揣测是不是冥界出了什么事儿。或许是几个大宗派存放阴阳丹的丹房失窃或者被毁,又或许是最近冥界有什么围绕冥河展开的大动作,不一而论。

    那需求意愿是相当强烈了,非但一边高价收购,甚至几个主要收购的大宗门还一边主动向一些有志炼制阴阳丹的丹药房公开了丹方。当然,需要缴纳一定的购买金、以及签订一系列的合同,绝对不能外传是最基本的,更霸道的是,你要是拿了丹方却炼不出来,到时候缴不了货,后果非常严重,放谁的鸽子,也不能放地下世界的,毕竟那里都是亡命之徒……

    老牛和海爷也是询问过了王重,老王估摸了一下自己炼制补元丹时的顺利程度,对炼制这八品丹也算是有相当把握,最后通过海爷的丹药铺子,和那边签了个合同,将这丹方拿了过来,就是签合同的时候海爷的手有点抖,那边对接的可是他的丹药铺,但凡出任何事儿都是他先扛着。

    这也就是王重了,天宝街的奇迹传说,要是为了帮别人,借海爷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

    刚到老王兜里还没焐热的六万银星,眨眼间就没了,缴纳丹方的购买金就要一万银星,对于一个八品丹方来说,这算得上是跳楼白菜价了,人家就是需要阴阳丹,才故意设这么一个门坎而已,根本就不是真卖,否则只怕几十万都买不到,此外就是搜集阴阳丹所需要的那些灵药。

    正常情况下,天宝街是不具备搜集八品灵丹药材的能力的,可这次炼制阴阳丹是冥界的特殊需求,售卖丹方的几大宗门都会为购买者以成本价提供配套的灵药,老王那五万银星勉勉强强买了十份材料,也算是运气了。

    地下世界,对于冥河,很多种族都是又爱又恨,赞美却又恐惧这条孕育又毁灭的长河。

    地下世界是高等文明原来为他们的生物链条和一些低等追随者准备的,多少带点怀旧的意思,但由于神域的不断扩大,竞争的激烈,让一些文明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只能不断的向环境恶劣的地下世界前移,但意外的是,他们却渐渐找到了另外一条力量和生存之路,而神域处于某些方面的考虑,让他们存活下来。

    一群龙翼鸟正在龙头滩的上空焦躁的飞行着,咕咕的叫声连绵不绝,现在是龙翼鸟繁衍的季节,而龙头滩正是数百年以来龙翼鸟从未变更过的繁殖地,然而,现在,它们原本不受任何打扰的求偶温床,却被一群可怕的生物所霸占了,理智告诉它们,要远离这些危险的存在,然而,存在于它们生命记忆中的本能,驱使着它们在这里盘旋不止,它们需要在这里完成它们生命最重要的那一段旅程。

    鸟群尖叫着,妄想着这些强盗们会识趣的离开,然而,很快,龙翼鸟们的愤怒的尖叫,就变成了绝望,这些可怕的强盗不仅没有离开这里,一天,两天……更多的强盗从四面八方向涌进了这里。

    在凄厉的叫声中,龙翼鸟离开了它们数百年未曾变过的繁殖地,失去了这里,下一次繁衍季的成鸟也许会减少一半,甚至更少。

    地面上,没有人留意到他们对一个族群造成的巨大影响,他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原因——冥河行走者。

    彼岸花的交易地点,已经固定在了这里,虽然还没有到交易彼岸花的日子,但是这里已经聚集了各宗派数千人之多,人和势力如此之多,大家也没闲成傻等,人有了,财货也都带了,不知不觉,一个不大不小的交易市场,就在龙口滩上自然而然的形成了。

    不同于之前几次的混乱,在确定了冥河行走者大人可以稳定提供一定数量的彼岸花后,各宗各派的躁狂的心情都稳定了下来,不是万不得已,谁都不想血拼,地下世界是残酷的,没人在乎一个群体的生死,但是正因为这样,一旦力量衰弱,肯定会被其他势力盯上,弱肉强食一直是这里的主旋律。

    现在这种情况,符合了所有人的利益,这让市场非常的热闹,这一次各宗各派派来主持的头脑,一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神域威名赫赫,可以说个个都是杀伐战绩不带含糊的鬼神,别看他们在宗门中只是堂主或者执事的身份,真要打起来,除了宗主、大长老那个级别,最能打杀的就属他们了,甚至单论杀人的本领,也许各宗宗主都要给他们退让一分。

    各宗各派把他们派出来,倒不是来争战的,而是联袂震慑,地下世界以武为尊,这群杀才朝那儿一堆,只要他们不打起来,其他人别说放屁了,就连大点声说话都要先组织一下语气,免得犯了什么忌讳才好。

    一群杀神碰面,场面一度十分紧张,不过,各宗各派虽然少不了一些摩擦,但都控制在底下一层,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杀式甚至于功法,都反而淡去,更多是在杀意气场和意志上的捕捉,说白了,他们是以杀入道,实战到极致,反而需要由动转静,开始研究“理论”从而推动再进一步。

    到了这一步,即使互相切磋,也不会是动手的那一种,而是形而上,灵魂层次的一种较量。

    “哈哈哈,陆莲,许久不见,一百多年前,你胜我那半招,我可是还历历在目啊。”

    “炎兄,百年不见,你倒是变了性子了,你的魂炎已经大成,我可不是对手。”

    两道化形的凶猛杀念在空中碰撞。

    一边是一道九品杀伐红莲,其上狱火轮回,无数阴魄死魂于其上旋转,仿佛万千祭礼。

    另一边,是一头火焰巨虎,活灵活现,无数虚影的虎伥化成各种形态,种种异状透着死亡光影吞吐不定,这些虎伥,都是被火焰巨虎吞杀的灵魂扭曲合成所化,有着种种不可思议之威能。

    “你们烦不烦?能不能不要在公共场合装逼,不打个七天七夜你们分的出胜负?”

    一个痞气的声音嘶嘶响起,陆莲和撒炎的杀念像是云过的晴天一般从空中撤去,“牙勿兄,御魂宗怎么舍得把你放出来?”

    “你是想说我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大魔头怎么变了性子吧?可惜,老子不会告诉你们。”

    “不就是杀生诀修到最后一关,杀生杀到极致,要诞出一念仁慈才能让你的杀生金丹转化成婴。”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却是一言揭穿。

    “老妖婆管你毛事儿!”

    “随你说,我不死之身,一千岁和十八岁又有什么区别?”

    上层明暗交锋,种种杀念不时撩擦而过,很显然他们是来观察这个所谓的冥河行走者,这里面肯定蕴含着极大的机缘。

    “出售奴隶!机械族出品的武海之奴,十人起售,这是最好的矿工,便宜大甩!”

    “仿制龙丹鼎,虽然是仿造,但是文武丹火交替养了三年,增加成丹率,谁用谁知道,五千星币,也可换益神丹。”

    “高价收地狱萝,三生草,铜银花啦!量大者来!”

    “来自多目族的美食,快来尝啊……”

    人来人往,不时有人谈成交易,彼此交换到各自所需的物什,而且,因为是完全自由的交易,在这里真的是卖什么的都有,上有在拍卖行上才可得一见的极品丹药,下有随处可见的兽皮猎物,贩售吃食和服务的也占了大半边市场的天,他们大多都是来自商族的商人,抢了先机,在离河岸较远的一块平地上面搭起了许多简易却干净舒适的客栈,所以,现在的市场,是以他们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许多个简易木棚的各个摊位,当然,最好的摊位,还是客栈进出口两旁的门面,许多敢于冒险的的商贩把这些门面租了下来,准备在这里大干一场。

    大家来到这里都是为了等冥河行走者的,无论是为何而和等,等待的过程都一定会是痛苦的,而别人的痛苦,往往就是商人的商机。

    一名黑衣人独自坐在一处吃食摊前,慢慢享受着多目族的美食,如他这般的独行侠,在这里随处可见,虽然面目全遮,也不显得突兀,这许多独行侠多是带着一两样自以为是的“宝物”来碰碰运气的,这可不是空穴来风的异想天开,上一场交易,某个穷困潦倒的家伙竟然用十块能源晶石换到了一棵彼岸花。

    “那位大人真的是率性而为,虽然主要是交换功法和丹药,但也有看中什么就换什么的时候。”

    “故纵迷障罢了,他应该是某位大能的代言人,只是不知道那位大能想要做什么,彼岸花大量进入市场,地下世界许多种族门派这下崛起有望了。”

    “的确,许多特殊功法的晋阶都需要冥河力量的掺入,最好也是最安全的冥河媒介,就是彼岸花了。”

    “阴魔宗是最赚的,最先利用星可乐赚了一票,这玩意最近挺抢手,好像跟冥河的秘密有什么关系。”

    “上次在夏沙城也见到了,我喝过一杯,不贵,滋味也还不错,喝法挺多的,我喜欢添加冰橙草尤其刺激。”

    听到可乐的消息,正偷听对话的黑衣人的身体有些细微的动作。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呼声,远远的,一道金光直入空中散发着讯息。

    冥河行走者大人到了。

    轰……

    一下子,繁忙的集市,瞬间变得安静下来,除了少数留守看店的人员,所有人都朝着龙头滩的河岸奔去,这时真的是鸡有鸡道,鼠有鼠路,大家各显神通,一路狂飙。

    黑衣人也跟着站起,露在外面的一双眸子也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振奋了一下,并没有奔跑,而是慢慢走去。

    其实跑得快,也占不到河岸前面的位置了,那些宗门大派,早就已经分配好了,按照门派实力从前到后的分布排列,而没有门派的散人,就只能在边缘和后面碰碰机缘了——事实上,现在来到龙头滩碰运气的散人,大半都会将他们的宝物交易给各大宗门,现在还没交易的,多半是他们拿出来的东西实在太普通,各大宗门根本就没有收购的需要。

    “啧,这次来早了好几个时辰啊。”

    “这也正常,行走者大人只定好了日子,说实话,早一天,晚两天也都正常。”

    黑衣人走到外围,就听到一群散人们悉悉碎语的谈论着,他朝着远处的冥河看去,一片迷雾,正从上游徐徐飘下。

    须弥,迷雾停在离岸不远不近的冥河水面之上,渐渐散开,只见冥河滚滚而过,一艘小船却一浪不加其身,仿佛这船是冥河的一部分,是那运动中的一处宁静。

    轰隆,如之前数次交易一般无二,生死棺轰隆落在岸上,标志着交易开始。

    远处,十几名各大宗门的主事者彼此交换了眼神,他们同时确认着一件事实,他们也没能看清楚那些迷雾是怎么散去的,这有很多种解释,但是无论哪一种,这个人都通晓了冥河的秘密,比任何人都更加贴近冥河,更能取悦冥河。

    远处,黑衣人发出了长长的吐气声,随后,他将罩在头上的罩帽摘下,一张本应俊美的脸庞上面,被数道伤疤点缀出了冰冷的杀伐气质。

    他越过人群,朝着生死棺走了过去,随后,他又越过了生死棺,朝着行走者而去,似乎想要上船的模样。

    四周,没有人对他动手,小宗门和散人们的脸上俱是冷笑,这样的事情,过去发生过许多次了,总有人的脑袋里面没有长脑子,无一例外,这些脑子里面注了冥河水的蠢货们无一例外都被冥河吞噬了。

    而大宗门也都冷看相看,这样的事情,之前的交易,他们也都安排了许多次,这是一种试探,过去的人,不是功法特殊,就是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冥河宝物,只是接近冥河的话,不会有太大问题,然而,结果和真正的蠢货并没有什么不同,很显然,是行走者出了手,而他们却看不出一点痕迹。

    只是,这一次……

    他们皱起了眉头,以往还没到河岸边沿,冥河就会暴怒的卷起,这一次,冥河却异常的安静!

    “等等,船动了!行走者大人这是在……”

    “这是在接他?接那个傻……不,是接那一位大人?”

    所有人,看着船徐徐靠到岸边,将那黑衣人接上了船。

    大家目瞪口呆之时,迷雾再起,随即就看到那口生死棺猛地拔地而起,与迷雾一起,卷入了冥河深处不见,留下一群呆瓜。

    相比彼岸花,这里的所有人都想知道里面最深的秘密……

    木子笑得就像个第一次见到星星的傻瓜,他看着一脸伤疤的黑衣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格莱!”

    “好久不见,木子!”

    压不住喜悦和开心的声线,让两人都深切的感受到了对方内心的激动,两人用力的拥抱了一下,遥记着当初,他们一起代表着人类来到这里,传送的路途上,大家意气风发,相谈甚欢,哪怕不擅言辞的木子也不时爆出一两句秒语,那时,大家是那么的开心,对未来充满了人类式的希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