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功告成 ,抱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心念一沉,小小不适,分分钟就已经自行调整过来,灵力运行加速、甚至螺旋并行,以这样的低损耗带来更大的动能,翻过去带动符文阵。

    只是些微的适应,王重立刻就感觉自己能清晰的感知到火能由低向高的挥发过程,而且无比的形象真实,就像是在眼前看见的一样,通过自己灵力运转的快慢、强弱,火势也是跟着变化,掌控由心,完全没有任何的凝滞,简直是直接自成一体。

    旁边的妮妮简直看的脸上桃花满面、瞠目结舌,老王只是下意识的在去适应,或许还没感觉这有什么了不起,可妮妮懂啊!

    控火,炼丹最重要的步骤之一,那种因为符文阵传送时的迟滞感以及复杂符文阵路线的损耗、感知混乱等等,一直是困扰绝大多数丹师的瓶颈,比如明明知道必须马上给丹炉降温,可运转一迟滞一损耗,老是慢了半拍,就算靠着经验从其他地方弥补、炼成丹药,顶天也就只是个普通水准。

    只有那些极少数的天才丹师,本身有着极强的控制和感知天赋,再经历千锤百炼,方能将这看似简单的控火做到掌控由心,可主人这算什么?第一次炼丹、第一次开丹炉、第一次生炉火,只花了几分钟时间竟然就已经做到了这样的地步?

    用天才两个字来形容,妮妮都觉得那简直是侮辱,这简直就是奇迹!

    之前主人让她陪自己过来炼丹,还足足准备了二十份补元丹的材料,妮妮还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第一次炼丹,就算有自己指点辅助,二十份补元丹能炼成一份,那就已经算是相当不错还得带点运气成分了,因此妮妮也是抱着陪主人玩耍的心态来的,学习炼丹嘛,当然是先需要一个愉快的开始,那才是以后信心的基础,而不是灰头土脸、一脸郁闷的接受打击,成不成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可现在看到王重这表现,倒是让这妮子也认真了起来。

    主人既然有这么好的炼丹天赋,妮妮一定要帮助主人成为最伟大的丹师!如果第一次炼丹,第一炉丹就能成功,那对一个丹师来说,绝对是立刻就能建立起一种无与伦比的信心。这种信心,比任何经验和知识都还要更加宝贵!

    “主人别急,丹炉还没有完全均匀受热呢,这是玄冰铜丹炉,受热很慢的。”妮妮也飞快进入了状态,元素精灵能被称为最好的信使,可不是只会卖萌而已,该做事儿的时候绝对不含糊,此时看到王重准备去揭丹炉,妮妮在旁边提醒道:“火势先不要太大,可以转文丹之火让它再烧一会儿。”

    王重心领神会,其实他自己的感知中也能感觉到丹炉的顶部还没有热起来,只是缺乏经验,没有当一回事儿。

    此时听从妮妮的建议,灵力控火,感受着这块火晶石约莫三分之一的能量级,将火候稳定控制住。

    丹炉渐热,即便这玄冰铜鼎的外部仍旧清凉如初,可灵识连接丹炉的王重却已经能感觉到内部的高温变化,连内部丹炉的鼎盖处都已经变得通红。

    成了!

    “主人,可以开鼎布药了!”

    妮妮的判断和王重如出一辙。

    “主人主人,开鼎是用巧劲的,灵力透注可以让鼎盖周边的那层筋胶变得松软,加点旋转力就可以轻松揭开,动作要慢、力度要轻,控制好了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内部稳定,开鼎却不漏气。硬拔的话,内部的高温和巨大气压会炸开,那样非但会直接毁了内部的丹火气压以及药材,而且炸炉还会很危险哦。”妮妮又在提醒。

    又是细节,虽然简单但却无处不在,正准备用蛮力的老王满头瀑布汗,之前还觉得自己力拔炉鼎的霸道相当暴力美,要不是妮妮的提醒,只怕自己还没有开始布药就要炸炉了。

    此时左手仍旧执住炉耳,感受丹炉内部变化,右手则是按在炉鼎盖上,灵力透注,果然感觉到周边那一层严丝合缝的筋胶微微变软。小心翼翼的往左侧微一旋转,就像是揭开一个装满了水的水缸,揭开的盖子很轻柔,丝毫没有影响水面的平静!

    随着丹炉鼎揭开一缝,一股强光从里面透泄出来,刺眼无比,即便早有准备的王重都是忍不住微微闭目。可里面的高温却是丝毫都感觉不到,就像妮妮所说那样,一个标准完整的开鼎动作,能最大限度的保证内部气压平衡,说句俏皮话,就是你开鼎的动作太轻,让里面的‘高温气压’都完全没有察觉到,仍旧还维持着盖鼎时的状态。

    只是这种维持只是一个很短暂的过程。

    布药!

    这次妮妮没再开口提醒,也是生怕一点细小的声波都会破坏或者惊动了丹炉内部的气压平衡,老王眼疾手快,抓起早已准备好的第一份药材,那是补元丹的五味主药和六味副药,作为整个补元丹的基石,手腕一翻,统统扔了进去。

    如何布药,这也是有讲究的,动作要快是首要,一旦慢了半拍,稍稍有那么一点内部的高温气压泄露,丹炉内的温度就会不足,达不到完美就是瑕疵。此外还有布药的顺序、位置等等,以刚才的布药为例,扔进去也是要讲手法的,最好是让五味主药居中,六味副药分散四周排布,位置不均匀、不正确,乃至顺序出现问题,最后的成丹都会受到影响。

    这动作老王之前在蘑菇房里也是自己排练过好多次了,熟得很,手劲手法、一些巧力运用什么的,对神域那些讲究力量为尊、粗枝大叶的普通修行者来说是难如登天,可对老王来说却是拿手好戏,看似一把抓起来随手一扔,可十一味药却是均匀散布,看得妮妮又是两眼放光,主人真是第一次炼丹?

    丹药入炉,王重右手顺势一压,只听啪的一声,鼎盖瞬间合拢。

    前面一切都顺利无比,可到这一步终归还是出现了些许问题。

    似乎是压下鼎盖的动作力量太大、动作也太硬了些,能感觉到丹炉内原本稳定旋转的高温气压仿佛被这一声炸响惊动,微微混乱,刚刚布好的药材都受到些许冲击,在炉鼎内的排布不再那么整齐有序,随之而来的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平衡旋转的气压一旦失衡,炉温就会出现偏差,左边温度变高右边温度变低,这种破坏是恶性循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失误,稍一酝酿或是反应稍微慢上半拍,立刻就会成为无法弥补的失败,这也是炼丹难的主要原因之一。

    眼看丹炉内部的平衡很快就要被打破。

    妮妮在旁边急得乱飞:“主人主人,用坤孔放掉一些丹炉左侧的气压,加大火势弥补炉温。”

    不愧是辅助炼丹的好手,处理这些基本问题的经验相当丰富、反应神速,王重也是赶紧照她说的应对,拔掉塞的坤孔中有一股恐怖的热浪喷涌而出,温度之高,让远隔着两米外的妮妮都避之唯恐不及,王重却还要硬顶在那里感受着内部的平衡,然后及时用塞子重新塞住,饶是他身体神化细胞强悍,且火抗够高、耐受高温,可左手也是被那热浪冲起了一个个大泡。

    旁边妮妮小手一挥,一道天霖甘露凭空而降,浇在王重受伤的左手上,高热的表面立刻就得到降温,且带着奇异的治疗性,配合神化细胞的恢复能力,皮肤表面被烫起的大泡飞快的就消退下去,平复如初。

    牛逼的水系治疗能力,超强的神化细胞恢复性,可无论是王重还是妮妮此时都顾不得去赞赏对方的能力,一个治疗一个恢复,仿佛天然的默契,无比自然,转瞬间两人就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别的地方。

    丹炉内的混乱稍稍平复,可这种大刀阔斧的操作只能是先稳定一下局势,内部的失衡仍旧存在,此时考验的就是丹师控火的功力了。

    妮妮在旁观测着二十七个乾孔的光芒强弱,以此作为判断根据不停提点,王重也是立刻静心沉念,通过执掌炉耳的灵识来感知丹炉内部气压温度变化,比妮妮用眼睛来看乾孔还要更加清晰直接得多,同时操控炉火,不停的进行着温度的微调。

    如此忙活了足足十几分钟,因为那一点点小失误所引起的丹炉内部混乱才得以完全平复、回归正常。

    老王也是直到此时才忍不住抹了把汗,尽管自认为准备充足,还有妮妮在旁边指点,可这才刚开始而已,差点就出错,而且一点点小失误就造成这么严重的破坏,老王也是感觉倍儿有意思,这炼丹果然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儿。

    特别是控火方面,一开始的那种掌控由心只是在平静状态下,可一旦丹炉内部失衡,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会让火势变得不可捉摸,控制火力大小还简单,可是你让它往东、它偏要往西,炉温加热不均衡,先前足足花了十几分钟才重新微调平衡,就是因为老王对这种完全不听命令的炉火有点无计可施,如果是真正的控火高手,熟悉那成千上万种不同火势、不同丹炉和不同符文的一切变化,对症下药,只怕十几秒就可以调整完毕。

    老王也是感慨,自己还是有点太自信了,正如一莫长老所说,丹道千变万化、永无止境,即便是很多顶尖的丹道大师,穷其一身也不敢说自己在哪一方面达到了极致,就拿控火来说,那可不止是在平静的丹炉中去感受一下掌控由心就可以的。

    丹修重境界,武修重操作,在炼低级丹的时候,各有所长,还真看不出来,但是练到高品丹,操作是下乘,境界才是第一位的。

    这一炉丹,有这么大的失误在前面,完美是不要想了,就看能不能成丹。

    老王打醒精神,将刚才的失败抛之脑后,慎重以对。

    炼丹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枯燥的过程,所做的总结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只要有成熟的丹方,过程不外乎就是控火、开鼎、布药、处理应变这几样,虽各种错漏千变万化却不离其中,手感、控火手段、经验等等,都是在千万次锤炼中慢慢积累出来的,再牛逼的天才,只能说领悟得快、入门快,可要想一蹴而就、直接就是大师,那肯定是天方夜谭。

    尽管已经再三谨慎,可这第一炉丹足足四个小时的炼制过程中还是出现了好几次不同的失误,但老王的兴趣却更高涨,他能从中体悟到丰富的东西,不仅仅是炼丹本身,还能触类旁通,同一件事儿,不同的人能看出不同的层次,而这就是老王的天赋,也是人类的天赋。

    开鼎布药是最容易失误的地方,老王在这上面栽了四五次,而且每次的犯错方式都不一样,盖鼎太重惊动炉火,太轻又以至于太慢,导致炉火泄露,分心布药影响了左手控制炉火的火候以及平衡,每一次丁点的失误,都得手忙脚乱的调整半天,花费更多的代价才能将这炉丹重新又‘抢救’回来。

    此外,对丹炉的高温气压感知也是问题频现,判断不及时的、判断有错误的,都是一些极其细微的错漏,经验上的不足,可这种一时的不察,很快就会如同蝴蝶效应般成为丹炉内的大隐患。

    好在老王的心态无比的平稳有韧性,再大的变故他都能冷静对待,四个小时的炼制过程,妮妮却感觉已经炼制了一整天,各种手忙脚乱,心跳加速,有种连脚趾都抓紧了的感觉,好不容易才看到二十七个乾孔齐齐光亮,丹炉内部祥和生平。

    妮妮有种苦难快要到头的感觉,可也只是快要到头而已,接下来才是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步骤,凝丹,可是看到一旁的主人,那种平和和喜悦也让她渐渐的平静下来,主人……好帅!

    坦白说,老王炼丹,那可不止是想要成为丹师,更重要的就是为了要体验这种凝丹感,双手摊开,互执丹炉两耳,全身的灵气和感知都沉浸到了丹炉中。

    丹炉内部投放的数十种药材此时已经完全被炼化,成为一股股精纯的灵气,随着炉温和气压,在丹炉内部呈现一种规则的旋转。

    王重将灵力依附在丹炉内部的符文阵中,引导着这些旋转的灵气往丹炉正中央凝结。

    “引导要轻柔,顺势而为得天成,不能让药灵感受到外力的作用。”

    妮妮的声音正不停的在王重内心响起,元素精灵对凝丹感的把控绝对是信使中最顶尖的,妮妮更是个中高手,除了语言,她的心念能和王重共同,彼此感受、彼此引导,能让王重更清晰的体会到那种正确凝丹的方向。

    “凝丹最注重的是自然,天体凝聚,靠的是一种自然的向心力,灵丹也是如此……”

    此时顺着妮妮的感知配合小心引导着,那些药灵在感知中无比的敏感,灵力控制稍稍出现那么一丝丝的偏差,立刻就能被药灵感应到,进而产生自然抗拒。需要不停的安抚甚至阶段性的放弃引导,才能让它们重新平静、回复自然。

    凝丹是神圣的,是自然的,是不容外力玷污和操控的,那样的细致程度,老王觉得已经完全超过神化细胞对细胞掌控的层面了,太细微太精致了。

    这还只是炼制一炉九品丹而已……

    千辛万苦半个小时,各种紧张,最后还是在妮妮那种凝丹感知的帮助下,终于是慢慢完成了整个凝丹的过程。

    感知中,丹炉内部的一切变化都停止了下来,二十七个乾孔也不再光芒闪烁,而是整齐划一的透射着一种耀眼的光芒,一丝沁人芬芳的香味从那乾孔中散溢出来,飘荡在丹房中,让人心旷神怡。

    “成了!”老王早已是满头大汗,可却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

    “大功告成!抱抱抱抱!”妮妮更是兴奋得尖叫,猛冲上来抱着老王的脖子就是一阵撒欢的摩擦,逗得老王脖子痒酥酥,哈哈大笑:“等下再疯,咱们开炉收丹喽!”

    王重手按炉鼎,灵力灌注,松软了边缘的筋胶,微微一旋一提。

    噗……

    一阵浓郁的丹香从丹炉中四溢出来,白色的丹雾就像仙气一样不停的外冒,铺满整个炼丹房脚下一层,氤氲腾腾,让这间屋子宛若沉浸在仙境幻海之中。

    不等老王将炉鼎放下,十几道光芒从炉中猛然冲天而起。

    灵丹都是通灵的,哪怕是最次的九品灵丹也是如此,号称属于‘天生地长’,特别是在出炉的这一瞬间,灵性最足。

    王重早有准备,在那光芒冲出丹炉的同时,另一只手中的玉盒往空中一扫一收,然后飞快盖上盒盖,只听得一阵‘啪啪啪啪啪’倒豆子般的声响,那是灵丹出炉后灵性未散,在玉盒中不停跳动撞击出的声音。

    那玉盒也不是普通物件,内蕴抑灵符文,毕竟只是九品丹,而且又是老王初次炼制,估计成丹效果也一般,只短短三五秒间,那些灵丹上所蕴含的那层薄弱灵性便已在抑灵阵的作用下消失殆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