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二十章 天门执法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嗯?竟是真的。上回交易时,尸刹的感应是对的,这个冥河行走者的力量并不强,宝镜去妄显真,他不止是不强,根本就是很弱。”一个有着紫色皮肤的蝎人,他看上去有四条手臂,但只有那对长着螯钳的那一双才是他的,另外两条,分别来自两名强者的移植,他的声音有着刻意的冰冷,就像是深夜里的碎玻璃声。

    尸刹发出冷哼,他是一名天生拥有控制尸魔鬼物的尸鬼族人,一张平板的脸上没有鼻子,却有着一红一黑两张嘴,红色的嘴唇用来与人说话,而黑色的那张……很显然,和紫色蝎人的手臂一样,他的这第二张嘴,也并不是他天生长出来的,这时,红以的嘴唇张开,他针锋相对的发出了钢锯割在铁片上的刺耳声音,“只有活物才会失误,而我,从不犯错。”

    紫蝎幽深的瞳孔微微收缩着,他们是阴魔宗的十二副宗主,彼此间却并不和谐,然而,无论如何,他们仍然是一体的。

    阴魔宗曾经强大过,是天界的一员,但是,一场旷世之战之后,损失惨重的阴魔宗便失去了曾经有过的一切荣光,他们被贬入冥界,不断的堕落,现在的他们,虽然在这地下世界有着强大的势力,但是,相比过去,相比曾经在天界的荣耀,他们现在简直就连那些苟延残喘的野兽都不如!

    但是,这个情况,现在有了解药——有人在交易大量的彼岸花!

    阴魔宗对于彼岸花的需求,远远超过于其他任何人,宗门最强功法,曾经让阴魔宗横越天地两界的阴魔冥神诀的入门,需要大量的彼岸花,举行入蛊开窍大法!

    他们想要的不仅仅是彼岸花!而是那个人的秘密!

    阴魔宗也曾经拥有在冥河之上行走的能力,那是宗主口口相传的绝秘,然而,随着那场大战,这个秘密已经随着前代宗主的死去而失落了。

    “从镜上看,他恐怕连虚丹都没有。”

    “能够在冥河之上行走,依靠的是那艘船,还有那口棺材。”

    “冥河行走,嘶,要想办法针对他,获取他的秘密。”

    “我们无法靠近冥河,从他操纵迷雾来看,他也绝不会冒险出来。”

    “可以布局试探试探。”

    冥河……

    小船缓缓的飘行其上,幽深的冥河在这里平静得就像是一名睡着了的淑女,潺潺的流动宛如处子的呼吸,然而仅限于这小船的四周,百米之外,轰隆的幽冥哀嚎伴随着冥河的暴力而向着前方滚动。

    木子看着四周的平静,还有百米外的疯狂,他只是喝了口水,然后平静的吃着一块饼干,神域的饮食,还真的是令人怀念在地球的时光,同样是饼,地球总是有许多的花样,虽然不一定都合他胃口,可就是让人想,他并不喜欢呆下岛上,太枯燥了,漂流,沿岸漂流能给他不少新鲜感,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样是会被有心人监视的。

    丹法和功法还有一些东西,大多数是没用的,木子更多是为了储备,为了将来艾俄洛斯和王重用,就像一个孜孜不倦的工蚁一样,想到这里他就会很开心。

    小船变了,幽深的绿色已经在船底蔓延开来,在冥河的浸润下,它也变得与众不同,越来越像是法器。

    木子也有着显著的变化,冥河不再会伤害到他,他感觉到他体内的灵力,在长时间的冥河飘流中,渐渐与冥河变得合拍,在以一个节奏轻微的振动,而他的修炼,也和冥河进入了同一个节奏:当冥河涌动时,他也感觉活跃,当冥河暴躁时,他的情绪也像是一场正在酝酿的暴风,这个时候修行,他能感觉到灵力会事半功倍的得到增长,而当冥河静溢时……那一般是他大吃一顿的大好机会,因为他除了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有时候,木子怀疑冥河是不是也会饥饿,一道窥视的气息,从岸边的远处探了过来。

    木子不意外,也并不在意,反正就跟打招呼一样,还有三天就是约定好的交易日,只要朝着龙头滩的方向航行,找到他的行迹,并不是一件有多么困难的事情。

    对于这些窥视,木子一如既往的淡定处之,随着一些他也无法理解的变化,木子感觉冥河越来越像是他的主场一样。

    天空中的云,渐渐黯淡,地下世界的黑夜说来就来,最后一丝光线还没有来得及空中消失,冥河的绿色已经幽幽的亮起,各种负面的能量得到了升腾,从冥河之中涌了出来。

    木子打开了生死棺。生死棺中发出了呼啸的呜声,那些升腾起来的负面能量不断的被它吞食进去,而木子不断的将一些材料也投入进去,只见那些神域材料在负面能量和生死棺的共同作用下,缓缓的融解,然后渗入成为了生死棺的一部份。

    时间过去,忽然,前方的岸边一片火光,木子看了过去,烧着的是一座车驾,一头拉车的异兽倒在血泊之中,火光下,黑色的血还在土壤之上缓缓的向四周蔓延。

    一个雪白的女子正遭到围攻,一头乌青长发被打散开来,随着风在空中飘扬,一名围攻她的男人扯住了她的长发,将她一把拖倒在地,“啊!”

    女人惨叫着,但她并没有放弃,一伸手,一头秀发便从中而断,仿佛不经意间,她的眼睛看向了冥河,看到了顺流而至的木子。

    “救救我!”

    她向木子发出了一声短促而凄凉的悲鸣,求着救。

    “大人,宗门处置叛徒,惊扰大人行程还请见谅!”

    那几个男人忌惮的看向木子,其中一人发出了低沉的解释。

    “大人,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是……啊……”女人发出呜咽的叫声,但是很快她就被那几个男人一把抓住,她剧烈的挣扎着,身上的衣服被撕得更开了,雪白的胴体,闪烁着火光的明灭。

    木子看着一脸惊惶的她,这真是个漂亮的女人。

    清纯动人的类天人,端庄秀丽的眉眼因为惊急而像朵雨打过的春花般悸动,因为激战而破烂的白衣,让她内里的春光像出墙的红杏一样令人产生一探究竟的欲望,对此,木子也不例外,令他想起了丝袜的故事,那是在沙漠时,红姐和他聊过的事情,最勾人的手段,并不是让女人赤身裸体,那是原始低级而野蛮的,为真正的男人所不齿的,只有那些虚弱而不自信的男人会为之上钩,所以想要勾引男人,女人会穿上丝袜,让她原本平平常常的腿和脚变成男人潜意识想要深入去探索的尤物……

    当时的木子并不理解红姐的话,他不觉得脱光了的女人就不会比穿着丝袜的女人缺少诱惑,可是自从那个奇怪的女孩子出现之后,他的某部分情感似乎开窍了,可是那个女孩子却又消失了。

    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在一群男人中间挣扎,身上衣服的布料越来越少,木子却始终只是微笑的看着,他的一双瞳孔泛着和冥河一样的幽色。

    这真是一场精彩的表演,无疑,抓住了他的特点,这个女人的确激起了他的保护欲望,但是,另一个世界在他视野中打了开来。

    那些围杀她的人,虽然凶狠,可是身上却并没有散发出真正的杀机,而在女人的身上也没有面临死亡时的死气——这是冥河对他的恩赐,就像传说中的冥间使者,木子能够看到将死之人和杀人之人身上的特殊波动——死气,以及杀气。

    木子看着越演越拙劣的这场戏局,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那驾燃烧的车辇旁的地上,那里散乱着大量的星石,还有许多药材丹药,看上去,像是这个女人打算前往龙头滩进行交易,却在半路遭到了劫杀,对方还真是演戏演全套。

    木子看着这些东西,微微一笑,这些都是上一次他选择用彼岸花去交易的珍稀宝物,也的确是他现在所急需要的资源。

    于是他动了,迷雾泛起了幽冥色的波动,木子驾着船,朝着岸上划去,雾气渐渐弥漫上岸。

    阴魔宗众人看着雾气蔓延过来,但在灵力的作用下,并不能阻碍他们的视线。

    船靠了岸。

    轰……

    几乎是瞬间,一声轰鸣,已经演无可演的几个人立刻爆发了!他们身上的皮肉撕裂开来,露出了原本的模样,一齐运转着各自不同的力量,向着木子一拥而上。

    雾中的幽冥变得更亮了。

    然而,几个人一顿不停,一头扎进渐渐变色的迷雾之中,他们死死的锁定了木子。

    五米,四米,三米……

    嘭!水泡炸开的声音突兀的从雾中响起,先是一道孤零零的声音,但下一秒,这样的声音,如同擂鼓炒豆子一般不绝于耳的不断炸开!

    嘭嘭……

    阴魔宗杀向木子的坚定步伐陡然顿住了,随着那炸响声而来的是一股激烈的冥河气息!水,冥河水从空中暴雨一般落了下来!

    迷雾不再是迷雾,它席卷着,就像是暴怒的化成了狂雨的巨人冲上了河岸,对着他们施虐!

    轰轰轰轰轰……

    冥河暴雨落在他们的身上,发出的是攻城捶砸在城门上的哀鸣声。

    哇啊……

    杀进迷雾中的几人惨叫着,他们身上一道又一道亮光闪起,那是他们平常珍若性命一般的防御宝物在一件接着一件的炸开,但这仍然没有能够挡住冥河水中传来的灵魂拉扯,他们痛苦的嚎叫着,从肌里到骨髓,从表皮到灵魂,都在被那种力量像是拧毛巾一样扭曲起来。

    没有人再去想抓木子,再留在迷雾当中,他们就会死在这里,所有人都惨叫着疯狂后退,直到退出了那片迷雾,所有人都惊悚的看着迷雾中淡淡微笑的木子。

    木子微笑着,并没有追击,真打起来,他肯定是打不过的,最少都是虚丹,但是,只要在冥河边,冥河水对这些强者就是最有效的武器,他是渺小的,可是无论谁面对冥河,同样是渺小的,心中的忌惮就不敢施展全力,也没有施展的空间。

    迷雾外面,阴魔宗众人眼睁睁的看着木子将各种药材丹药装进了那口棺材当中,心里面憋满了火,堂堂阴魔宗几大副宗主,竟然被一个连虚丹都没有的小子给压制了,但是,看着迷雾中不时闪过的幽冥波纹,他们就只好敢怒不敢上了,最重要的是,谁也不愿意亮底牌为别人做嫁衣。

    第五维度,人类圣地……

    马东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神域又发来了一个大订单,这一次订购的是可乐。

    又是可乐,为了满足神域的需求,马东专门开发了神域“专供”,口感一样,但材料却昂贵无比,因为一般的可乐就算到了神域也会因为差异性变得完全走样。

    无论是王重,还是谁在背后鼓动,他都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一个反过来从神域赚取利润的机会,而这一切最终得到了元老会的支持。

    只是无论是元老会还是马东,都搞不清楚事情的内幕,因为来打听的势力五花八门,错综复杂,根本没有线索可言。

    似乎跟什么冥界行走者有关……那是什么鬼?

    如果人类能够通过可乐在神域站稳脚跟,在这上面赚取到足够培养新人的星币……

    这才是人类真正的希望之种。

    冥河深处……

    木子摸了摸有点痒的鼻子,他又一次回想起可乐的味道,嘴角顿时有些湿润了起来。

    组织会的这种活动,说白了就是拉帮结派,其他组织会搞活动这种一般都会特别‘高端’,说白了就是各种奢侈、内容丰富,彰显着自己组织会实力的同时,也是在通过各种内容去拉近会员彼此间的关系,建立稳定的权利利益圈子,简单天下文明是一家,在某些方面的选择上大同小异。

    因此大多数都会选择在天门街上的繁华娱乐场所又或是高端私人会所,各种奇珍异味、绚丽风情,可以想象那是多么的high,高等文明的高富帅世界,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这就是站在第五维度巅峰才能有的档次,不得不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老王过来的时候也是抱着见识见识的心态的,虽说机械族和虫族比较‘闷’,但这俩族可不是缺钱的主,天门街三百六十五号……

    这是一件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屋子,屋子里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别说布置了,空荡荡的连个凳子都没有,地上铺着十几个草垫蒲团,就是这个执法会欢迎仪式的全部。

    是麦卡登带着王重进来的,有九个机械族,还有三个虫族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所有人都是那种冷冰冰的表情,看到王重进来的时候,大家抱以了一个还算是友善的目光,紧跟着就重新大眼瞪小眼,目不斜视……这是欢迎会?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殡仪馆呢,王重也是醉了,和麦卡登找了两个空余的蒲团盘腿坐下,陆陆续续还有人过来,然后空气莫名的凝固。

    王重在不停的打量着,机械族的长相在他看来都是大同小异,最大的差别是头部,这里的机械族大多都并非是那种战斗型,和之前在卡坦克莱区审判所里见到的审判长一样,这些机械族大多都头部巨大,有的头壳透明、有的则是半透明,内部看起来像是一个深邃的宇宙,显然都是智慧型。

    天门的执法会,这里可不是培养那些在大街上巡逻执法的普通队员,而是培养专注于审判裁决的高层。

    而几个虫族也一样,不像老王在修武堂见到的那些战斗型虫族,没有坚硬的外壳、没有修长擅于战斗的肢体,反倒是一个个都显得有些臃肿,有的像是某种蠕虫,有的又像是某种大头怪物,但无一例外的是,它们的精神力都格外的发达,尽管在这房间中时保持着刻意的收敛,可王重还是能感觉到它们那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的强大脑电波,如同一层层无限电波般往四周不停的扩散,思维、精神极为发达。

    脑虫,又或是被称为王虫,是虫族中这一类型的统称,虫族可不像机械族那样讲究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在虫族内部,阶层分化森严,是星盟中等级制度最严明的文明。这些王虫或者说脑虫在虫族中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天生如此!除了那个在整个星盟都无比神秘的虫族女王之外,它们几乎就等于是虫族的代言。

    往常,这样的脑虫,想见到一个可是真不容易,可这里却足足有五个……

    等了大概四五分钟,似乎所有受到邀请的人都到齐了,总共十二个机械族,五个虫族,加上王重这一个地球人,十八个人,这已经是执法会近乎半数的成员。领头的机械族头目叫罗德d,机械族的身份跟后面那个字母的关系非常大,字母d已经算是相当高层了。

    他是最后一个进来的,此时所有人都围成一个圈,罗德d端坐在正中央的草垫蒲团上,用那种机械冰冷的声音说道:“欢迎卡姆利多e,德德西f……皮罗·珉、fir·珉、万万·珉……王重,加入我们执法会。”

    名字后面带字母的,显然是机械族,这届加入执法会的机械族新人总共就只有四个,其他则是老成员。

    而名字后面带‘珉’的,则是虫族王虫才独有的权利,意为虫民的王,前面的皮罗等等才是真正的名字。珉,相当于王子,毕竟都还年轻,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也还没有真正掌权。

    简单说,外界对虫族的看法很直接,有名字的都是大佬。

    这些都是常识,老王觉得别人奇怪,别人觉得老王才是最奇怪的,而在这个屋子里,老王确实是最奇怪的。

    屋子里寂静无声,那一双双诡异的眼睛,加上那一层层扫荡的脑电波,而且更奇葩的是,就连负责领头的罗德d,说完这句话后就像已经结束了全部的仪式以及过程,完全没有了后续,只顾盯着王重,把老王都盯得有点毛骨悚然。

    就这样?这就是执法会的欢迎仪式?这是恐怖大片吧。难怪没人愿意搭理这帮家伙,这也实在是太无趣了。

    “咳……”老王不得不干咳了一声,打破屋子里这诡异的氛围:“副会长,咱们都有些什么活动?”

    罗德d是执法会的副会长,此时微微一怔,只听旁边已经有相当生硬的声音说道。

    “学习章程,探讨律法。”

    “也可以模拟案件。”虫族的声音很奇怪,听起来只是一种‘嗡嗡嗡’的单一杂音,但那只是代表在发声的辅助,主要是通过复杂的脑电波来传达各种精确的意思。

    “最近天门似乎没有什么可模拟的精彩案件。”一个机械族面无表情的说道。

    “上个月有天明长老的丹炉失窃案。”一个机械族建议。

    “是他的徒弟偷走的。”另一个机械族摇头:“太愚蠢,还没走出天门就被抓住,人证物证俱在,太简单,没有可议性,也没有模拟价值。”

    四周立刻就沉默安静下来,有点头疼,天门内部的治安算是比较好的,很少有什么大案可以给他们模拟。

    老王要哭了,这帮家伙简直比和念经还无趣,如果这类活动多点,真会疯的。

    罗德d一直在观测,看到老王无语的眼神,双目依然是波段稳定,像是微风扫过,淡淡的问道:“王重,你有什么活动建议吗?”

    无数双冷冰冰的眼神都整齐划一的盯向了老王,是的,他们对王重很感兴趣,但是所有的表达方式就是这样,说真的,这也是外族根本无法适应这种风格的原因,机械族和虫族向来奉行这种交流方式,但这种看似高效却没有生活情趣的方式让其他族敬而远之,不是没有人想适应他们,但真的真的,适应不了。

    思维不在一个层面,这也是外族很难融入机械族和虫族的原因之一。

    “我觉得吧,”老王觉得那个跪着的坐姿实在是太不舒服,干脆盘起腿来:“作为天门执法会,首先我们要加强联系,彼此了解,我建议从这方面着手!”

    (二合一,求一张保底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