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零八章 老王要做出头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吼吼吼!”熊妖更刚猛,抢先发起攻击,它将自己的身体当作武器,像是炮弹一样冲射了出去,狠狠砸在蜈蚣虫的身上。

    轰!

    撞击力无比惊人,蜈蚣虫那十几米长的身子瞬间就被撞得卷缩了起来,可却是反守为攻,卷缩的身子顺势包裹住熊妖炮弹,锋利的百足狠狠裹了上去,腿部的无数倒刺钩拽,将熊妖全身的皮毛都给死死钩住。

    有墨绿色的液体立刻就从那些倒刺中流淌了出来,想要渗透进熊妖的体内。

    吼吼吼!

    熊妖发出怒吼,声波震荡扩散,带着一种强烈的震荡力,震得蜈蚣虫的身子不停的僵直,险些被他挣脱开,所幸靠着那些倒钩死死扣住。两只怪物缠绕在一起滚落地面,在地上翻滚,庞大的灵气四溢震荡、巨大的身躯翻滚拍击,地面轰鸣,直震得整片大地都嗡嗡作响。

    黑暗的阴影中,王重正在闭目旁观。

    这片黑暗世界根本就不是你眼睛能不能适应的问题,而是确确实实没有半点光亮,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凭借对灵力的感知来预判敌人的位置、动作等等,那些一个个气血冲天之辈在这片黑暗世界的感知中太显眼了,那种散发自身体的气血是根本就藏不住的。

    可老王不同,人类本就擅长控制灵气,可以把自己的灵力反应压缩到最低,而神化细胞则是可以让残余的那点灵气也差点消失,屏蔽成隐身人,同时在强大的气场和干扰,也无法影响到老王的心态,这份经验和控制根本不是这些人能比的。

    没有了气血反应、没有了灵力反应,他自然就‘消失’于熊妖和蜈蚣虫的视野中。

    老王感觉已经摸清了这黑暗世界的底细,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前面那两个家伙彼此实力相当,虚丹境,相比起阴蛟大概要强出三成左右,爆发出来的灵力值稳定在二十五万上下,这是一个标准的虚丹数据。别看只是比阴蛟巅峰爆发时强出五万左右的灵力,人家这只是常规战斗,王重估计这两个的极限能达到三十万灵力值左右。

    那就相当可怕了,如果换作是刚和阴蛟战斗时的自己,只对付一个肯定都有些勉强,但今时已经不同往日,两三个月的积累早已让自己的灵力提升到了一个瓶颈期,比起大战阴蛟时何止强出了三五成?再说了,那两个家伙的注意力此时全都集中在对方身上,同时惨烈的肉搏也让他们彼此的消耗极大极快!

    再等等,等他们再消耗一下……就是现在!

    噌!

    王重的脚尖一垫,在黑暗中如同一个幽灵般飞快的靠近交手中的两人。

    那两位正在彼此较着劲儿呢,丝毫没有发现这悄悄靠近的‘蝼蚁’,拼得正有些筋疲力尽,却陡然感觉到一股怪力从他们头顶上同时袭来。

    老王可没有客气,灵力在瞬间从神化细胞中爆发,三重劲运满,认准那两位的要害,只是两拳。

    轰轰!

    毫无防备的熊妖和蜈蚣虫瞬间就感觉脑子中天晕地转,看似只是普通力量的一拳,连绵的后劲一波却是一波接着一波,层层叠叠犹如推浪,将那两位的防御瞬间就瓦解,要害吃中。

    两人都是同时喉咙一甜,都没来得及将那口血喷出来,便即干干脆脆的晕厥了过去,不用老王继续动手,被打晕的两人同时从空间中瞬间消失,王重分明能感觉到两人是同时被这片空间给挪移出去了。

    “两个。”王重眼中精芒一隐,灵力内敛进神化细胞,瞬间便再次从界布中‘消失无踪’。

    “老大神了!”外面的乔纳斯来劲儿了,兴奋得尖叫,这大概是唯一让他没有睡意的课堂。

    皮格罗更是看得有些瞠目结舌,坦白说,干掉熊妖和蜈蚣虫那两下并不算太稀奇,感受到的力量层次最多也就和熊妖相当,主要还是那两人正在对峙中完全没有防备,被这小子捡了漏,可是,这漏也捡得太大了,而且在界布中说消失就消失:“这小子是变色龙吗……”

    莎娜里掩嘴轻笑:“看来你要输了呢。”

    “哼,”输一百金星对皮格罗来说无关痛痒,可要是在美人儿面前输了眼光,那就是丢脸了:“这才两个而已,看他下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

    话音还未落,皮格罗已经闭嘴,因为界布中又是两道光亮消失,两道人影同时被送了出来。

    又是王重!

    界布中此时可处处都在爆发着战斗,到处都打得惊天动地,要想找两个目标实在太容易。

    悄悄的靠近,手起掌落!

    “太皮实了!”老王对自己的攻击力还是有些不太满意,刚才有只长着坚壳的虫族,体长三米左右,可那防御力着实惊人,被自己一击拍中头部要害,居然只是打得它在地上翻了个身,紧跟着就跟个乌龟似的将脑袋四肢全都缩进壳儿里,死活不出来,老王费了半天劲都愣是没把那硬壳儿给敲碎。

    铁甲蛇虫,那身铁甲可号称是能与次元壁垒相提并论的超强天赋防御,即便这只铁甲蛇虫本身的实力并不算强,可仗着这完全不讲理的天赋防御,也是足以称霸一方了。

    这种时候往往就会特别想念自己上次在老牛店外被偷走的星云神剑,要是有星云神剑在手,砍这样的东西还不是如同切西瓜一样。

    “有机会得找把趁手的法器,就算没有法器,好一点的神兵也可以。”王重暗暗心道,脑子里已经冒出自己室友的身影:“嗯,幻族,擅长炼器,这事儿还得找小乔。”

    战斗进行得很快,而且是越到后面越快。

    界布中的其他人大多都是捉对两两厮杀,如果感觉到有人靠近想要捡漏,交手的双方只要不是已经胜卷在握,都必然会放弃战斗及时退开,没谁想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至于一些在新门徒中极强的个体,王重倒也碰上过两三次,比如他看到一个骨妖,看似瘦的跟个骷髅架子似的,可浑身的骨刺伸缩自如,攻击力极强,那身上凶焰滔天的邪气,简直是当者披靡,让老王都感觉倒压力,及时避让开,黑暗之中的强者可不是一个两个。

    “要抓紧时间了,这家伙灭那些普通武修应该会很容易吧,不能被这几个顶尖的拉下太多,争取前十。”

    啪啪!

    闲庭信步间,又是两个家伙倒下。

    “这个狡猾的家伙,这是作弊!他根本就没有和那些武修正面抗衡!”皮格罗有些恼怒了,那个地球人,竟然敢在自己看上的女人面前让自己失算。

    这次被干掉的是一个鬼族和一个妖族。

    鬼族让老王感觉特别有意思,他们近似魂族,但又不同于魂族可虚可实的身体,他们的身体完全就是虚化的,是一种意识凝聚,如同幽魂,极其擅长精神类的攻击,而且幽魂的身体对物理攻击有着极强的防御性。

    据说实力越强的鬼族,身体的实化感会越来越强,那种能成就金丹大道的鬼族,称之为天鬼,能将自身修炼到如同魂族那样可虚可实,甚至散布融合于天地间、不死不灭!

    干掉这个鬼族可不容易,要不是对方早已和那个妖族拼到两败俱伤,单凭那身缥缈的身子,王重一拳上去,感觉有九成五的力气都打到了空气上,正常情况,只怕自己的常规手段根本就伤害不了对方。

    叮~~

    这是第十个。

    随着那鬼族不甘的表情消失在黑幕中,王重感觉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叮声,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推攘着自己,感觉四周的黑暗猛然一消,人已经站到了武斗场上。

    四周光芒明媚,刚刚从那极度的黑暗中出来还真有点感觉刺眼,头顶的黑布仍旧还悬浮着,左侧则是横七竖八的倒着一大帮武修门徒,足有三四百个,九百修武堂门徒已经被淘汰了一小半,可这显然才只算是整个赛制刚刚热完身。那些被淘汰者有的已经微微醒转,坐在地上喘息着,揉着自己的额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有的则仍旧还处于昏迷中,他们的伤势颇重,早在来之前就听说过,修武堂的课程顶多保证你不会死,受伤什么的就是家常便饭了。

    王重倒是一眼就从其中看到几个熟悉的,正是被自己干掉那些,而自己所站的位置,则是在右侧一片空地上,自己貌似是第一个完成的,这里四周光秃秃的居然只有自己一人,让老王都有些诧异。

    新门徒中他能感受到不少强大的气息,门徒之间的实力差距分化很大,那几个最顶尖的居然比自己慢?可抬头一看黑布上的情况他就明白了,

    就像之前那个给他很强压迫感的骨妖,看似比普通武修强出一大截,可实际上它很难杀到人……因为他但凡往哪个方向一靠近,那附近实力稍次的肯定都是立刻就四散而逃,根本不会给他靠近的机会。这些毕竟也是正式的天门弟子,论实力或许高下有别,但要是光论速度、逃跑等等,其他武修门徒谁还能没两手绝活?全力防备之下,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别人干掉的。

    除了那骨妖,还有一个血魔族、一个银泰坦以及一个看起来如同幽灵似的鬼族都是异常强大,可他们的遭遇几乎相同,除了偶尔能捡到一两个跑的慢的,其他时候基本都是撵着一堆人满世界乱窜,哪像老王这样‘鬼鬼祟祟’的靠近、轻轻松松的解决……

    吁,自己似乎领先得有点多。

    老王摸了摸鼻子,外面一个突讹的声音炸响:“王重老大英明神武!王重老大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王重老大修武堂无敌!”

    公鸭子般破嗓声,瞬间就激起那边正在疗伤的被淘汰者的注意,有好几个先前被王重偷袭干掉的家伙都怒目而视,虽然是被偷袭,但他们显然还记得偷袭自己那个混蛋的气息。

    乔纳斯瞬间缩起脖子,然后仇恨的目光立刻就全部转移到了老王的身上,老王面无表情,心里恨不得把这个蠢货拍死,这种拉群仇简直是找死啊。

    “无耻的懦夫!”

    “卑鄙的偷袭者!”有人怒骂,不满有人用这样的手段得到优胜。

    “有种出来单挑!老子一个人就打爆你!”脾气急点的甚至已经忍不住想要发泄怒火了。

    “都给我闭嘴!”银泰坦督导的声音远远传来:“输了就输了,还不服,什么玩意!”

    闷雷般的吼声瞬间就将那些被淘汰者都吓得噤若寒蝉,憋得满脸通红的不敢再吭声,只见银泰坦督导扎格西蒙撑起了一把巨大的太阳伞,伞下摆着高桌子和厚躺椅,他正带着墨镜、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一根吸管插在一个大缸般的杯子中,仙草茶的香味从缸杯里四溢而出。

    ‘咕咕咕’

    他狠狠的吸了一大口,他可不是一莫长老,教修武堂,负责的人多,还没什么油水可捞,历来都是天门里的苦差事,可再苦也得苦中作乐不是,谁让自己摊上这破事儿了呢,而看界布里的表演就是这些菜鸟唯一能带给他的乐趣了。

    王重的表现他固然全都看在眼里,说实话,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在耿直泰坦人看来必然是相当LOW的,但扎格西蒙可不是正常的银泰坦人,呆在修武堂这种调教菜鸟的地方,还是专门调教一堆新人菜鸟,越正常的泰坦人越容易被逼疯。

    “小子,你挺会捡漏的嘛。”扎格西蒙喝止那些喧哗的门徒,再看向王重时笑得非常爽,他就喜欢看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特别是先前阴一个妖族的时候,照着下档那死命的一下,就像人家胯下那玩意跟他有杀父之仇似的,看得扎格西蒙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就要这样才有点意思。

    否则即便是这届新门徒里最强的骨妖帕瓦罗,那战斗层次在他眼里也是根本没有半点可欣赏性:“你是第一名,奖励十分!”

    他一边说,顺手拿出个小本子就做了个登记,王重微微一笑,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旁边那些被淘汰者大多垂头丧气,即便有怒目而视的,终归都是不敢再吭声了。

    “皮格罗,你输了哦。”莎娜里笑呵呵的冲皮格罗笑了笑。

    “哈哈,还是莎娜里你有眼光。”皮格罗的脸上看不出有丝毫不爽,大笑着将一百金星递了过去,当然也是趁机摸了摸莎娜里的小手:“这个地球人还蛮狡猾的嘛,但不会一直这样好运的,不过下次咱们可得多加点赌注才行了。”

    “一千金星?”莎娜里微笑着问。

    皮格罗嘿嘿一笑:“不过是些财物,赌那个多没意思,可以赌一下咱们的身体嘛,我输了,我陪你一晚上,你输了,你陪我一晚上怎么样?”

    “下次的事儿,还是下次再说吧,谢喽。”莎娜里咯咯一笑,扬了扬手里那一百金星石的袋子,正好看到王重看过来的目光,笑着冲王重挥了挥手。

    王重看到了,但也看到了莎娜里冲自己挥手时,旁边皮格罗那阴沉的脸色,有点哭笑不得,那两人的关系,明眼人一眼就看得清楚,自己这不是躺枪吗?

    可事实上,躺枪的事儿可远远不止这一件。

    在外面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第二个完成者出来了,正是骨妖帕瓦罗,那骷髅头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可当看到优胜区里站着的王重,那丝冰冷的笑容立刻就凝固在了骨头脸上。

    意外,相当意外!

    特别是当知道王重比他快了足足十几分钟时,他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的杀敌速度已经很快了,虽然那些被自己追杀的家伙一个个比泥鳅还滑溜,可好在自己对速度有着绝对的自信,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并没有耽误太长时间,他期间还看到在天门外时就是自己老对手的鬼族高手苟斯特,追杀别人追到了混战区,被七八个门徒联手反击,逼得他避其锋芒,那才是浪费时间。

    坦白说,这样的测试,除了实力,还要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帕瓦罗是有实力又有运气,可竟然被那样一个弱者领先了足足十几分钟……

    “帕瓦罗,第二名,五分。”泰坦督导懒洋洋的宣布,帕瓦罗虽然是修武堂里的尖子,可这种人每届修武堂都有,他看的太多,也提不起什么兴趣。

    紧跟着第三个出来的则是一个浑身血红色、长着山羊角的血魔族,浑身凶焰滔天,一脸戾气,据说和炼丹堂四大高手之一的卡卡丁目还是表亲关系,只是因为灵质没有偏向炼丹或炼器的侧重性,加上本身性子嗜杀难以静心,才被分来了修武堂。他第三个出来,看到帕瓦罗时还只是一声不屑的冷哼,显然相互间都是认识的,只是彼此不服,可等看到王重,那丝冷傲就和帕瓦罗一样在脸上凝固了。

    这种弱鸡也在自己前面?什么鬼?

    “巴洛,第三名,积分三分。”

    巴洛之后,等了许久才出现第四个达标者,那是一个浑身阴气极重的鬼族。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